第45章 青龙偃月藤
空船2016-05-17 13:483,788

  我们刚才跑的还是太快,铜人感觉不到我们气息,所以准备回去,我们再扔石头激怒他。

  姜若水嚷道。

  “有道理,这些铜人太狡猾,狡猾狡猾的,实在太气人。”

  二胖大怒,再次跳过陷阱,抄起一块儿不大不小的石头,奋力扔过去,口中大吼,

  “大铜疙瘩们,过来,过来跟胖爷决战,有本事和我打,不服你咬我。”

  我们也都跳过陷阱,纷纷拿起小石头,打向十五铜人。

  忙了一大阵,如果引不来十五铜人,我们七个简直比白痴还要白痴,当杨白劳了。

  果然,这些铜人脑壳儿被石头砸的火星四溅,非常愤怒,再次冲了过来。

  我们这次退的比较慢,掌控着距离,防止铜人再次离开。

  飕飕!

  转过这道弯,铜人果然追在身后,紧追不舍。

  我们纵身一跃,跳过陷阱。

  噗通!

  足足有七个铜人,并排着冲来,接二连三的掉在我们挖好的陷阱内。

  “啊呀!”

  二胖惨叫。

  原来他绝对速度虽然很快,但高估了自己的跳跃能力,踩到了陷阱边缘,差一点儿掉下去。

  还好,仅仅是栽了一个趔趄。

  更惨的是,他身后的铜人,距离他太近了,虽然掉下陷阱,但手指乱抓乱打,也把二胖顺势抓了下去。

  我们这个陷阱,基本上连成了一片,像个小型战壕,有一米多深。

  这些铜人在陆地上,前后,左右进退自如,但是和我预料的一样,并没有太强的跳跃能力,半米已经是它们的极限,这一米多深的陷阱,短时间内是不可能跳出来。

  这些晕头转向的铜人,掉入陷阱乱作一团。

  现在二胖成了它们唯一的目标,一个疯狂的发泄口。

  好在陷阱比较狭窄,距离二胖最近的,也就三个铜人。

  否则这些铜人一拥而上,二胖当时就得爬下。

  二胖被狂殴,杀猪般的惨叫起来。

  蓬蓬!

  现场一阵混乱,我们自然先解救二胖,也不敢乱砸大石,怕是砸伤了二胖,好在南哥吟风刀及时劈出,将这三名铜人脑袋全部消掉。

  这些无头铜人,依然狠狠砸了二胖好几下,这才摔倒在地,彻底被废掉。

  砰砰!

  这时候我们才敢抄起大石头狠狠砸,很快剩下那四个铜人砸趴下,散落一地。

  毕竟铜人虽包了一层铜皮,里面全是木头,而且还有一些关节处不那么结实,被我们居高临下,用这么重的大石头一顿猛砸,自然难以坚持住。

  还剩下的那八个铜人有些慌乱,似乎没见过这样的场景,在原地挥舞着手臂,没有后退,也不敢前进。

  我们趁机又砸趴下三个铜人,剩下的五个铜人见势不妙,仓皇逃窜。

  “你妹的,这铜人也有人工智能,怎么和那鹿王老粽子一样,打的过就打,打不过就跑,会玩可恶的游击战,设计这个铜人的到底是什么鸟人?”

  我气愤急了,没见过机关铜人还能跑的,智商不低,绝对超过了十岁以上的少年。

  “我们处于强势,趁机把它们全部追杀掉。”

  姜若水大声喊道。

  现在,兵力对比是七比五,而且有南哥这样的高手,我们手中又有石头,而且士气正旺,正是追杀这些铜人的大好时机。

  我们咬牙切齿的杀过去,与铜人战在一起。

  不过并没有想象中的顺利,将铜人彻底快速击杀,而是陷入了苦战,因为我们失去了一个强有力的打手,二胖现在还在陷阱中大叫。

  他被三个铜人围住一阵狂打,剧痛无比,腿脚被打得有些麻,另外肥胖的身子,被卡在陷阱口,一时间难以跳出来。

  这五个铜人,凶悍非常,负偶顽抗,和我们打了个难解难分。

  在南哥奋力杀死两个铜人之后,我们占据了绝对上风。

  在一番惨烈的厮杀后,我们终于将最后顽抗的3名铜人,砸了个稀巴烂!

  “胖爷日/你们铜人,胆敢围殴胖爷,不服单挑,胖爷打你个生活不能自理。”

  二胖咬紧牙关,终于挣脱出来,抱起一个巨型大石狠狠砸向地上的铜人。

  “行了行了,消停点儿吧,他们已经死了。”

  我拦阻道。

  现在我们弹尽粮绝,最重要的是保持体力,二胖体积大,消耗也大,再这样蛮干,恐怕最先撑不住。

  “气死我了,终日打雁今日让雁把眼睛啄了。”

  二胖愤愤不平的嚷道。

  “咔嚓!”

  耳边突然传来了撕裂一般的声音,但相距很远,听得并不是很清楚。

  “怎么回事,难道有怪兽?”

  二胖警惕的站了起来。

  我们全都听到,在微弱的光线中往四周瞧看。

  “咔嚓咔嚓!”

  声音越来越清晰,我们现在都已经看清,洞穴远处的大地,竟然如蜘蛛网一样不断的开裂,往我们这边延伸。

  一道道裂痕纵横交错,之后伴随着大片的土石纷纷崩落,露出一条条漆黑的大裂缝,我们脚下的大地也在不断的摇晃,似乎随时都能够塌陷下去。

  那场景竟然和电影中末日来临的大地震一般,更可怕的是,裂缝已经越来越近,脚下的晃动也越来越剧烈。

  我们几乎难以维持身体平衡。

  “快往回跑,不好,这里要崩塌了。”

  姜若水大叫道。

  我们7个人历经艰辛,此时神经十分紧张,反应非常快,一个个撒丫子就跑。

  可惜根本赶不上地面碎裂的速度,我们刚刚没跑几步,脚下的大地就如同玻璃一般破碎,全部沉降下去。

  我们一个个尖叫着下坠,但仅仅坠落十几米,就停下了,被包裹在一团团藤蔓一般的树枝上。

  这树枝犹如深山中的藤条,坚韧无比,死死裹住我们的身躯,越挣扎越紧,很快我们几个人都被困住,难以挣脱。

  四周都是藤条一般的树枝,看上去和端午节吃的真粽子,倒是有几分相像。

  南哥手里有吟风刀,情况比我们好一些,挥刀不断的劈砍,不少树枝被劈断。

  但旁边更多的藤条树枝,犹如一条条细蛇,密密麻麻的蜂拥而来,南哥砍得越多,涌过来的藤蔓越多,终于连人带刀,捆了个结结实实。

  “真是日了狗,这他妹妹的到底是什么东西,食人藤么?我算明白了,这才是地狱第七层的杀手锏,之前的18铜人,只不过是开胃小菜而已。”

  二胖被吊在藤蔓之中,悬在空中手舞足蹈,却丝毫挣脱不得,他肥胖的身躯被捆的非常严实,活脱脱的一个巨型大蜘蛛,样子十分滑稽。

  我这时候才看清,不由得震惊了。

  这个洞穴极大,现在四周土石纷纷掉落,而目光所及之处,全被这密密麻麻的藤蔓所笼罩。

  这藤蔓根本看不到边,至少比两个足球场还要大,往上看看不到顶,往下看看不到底。

  只觉得四面八方就像藤蔓的海洋一样,这藤蔓颜色也十分怪异,有点儿和18铜人的颜色差不多,呈现出一种古青铜的深绿色,近处看杂乱无章,远处看仿佛一条条虬龙在盘旋纵横。

  四周的光线,更加昏暗,仿佛这龙形的藤蔓能够吸收光线,在这地下深处的幽暗洞穴,更加显得神秘无比。

  18铜人虽然凶悍,毕竟看得见摸得着,优缺点,有打败他们的希望,但是这藤蔓铺天盖地,如海洋一般,困得结结实实的,就算有利刃在手也蛮难挣脱。

  我仅是挣扎了3分钟就知道,想要靠自己的力量逃脱,是绝无可能。

  想不到这地狱第七层竟有这种古怪的藤蔓,这简直可以用妖藤来形容,遮天蔽日,怎么可能冲得出去?

  “这个藤蔓到底是什么东西,临死了也没弄明白,这家伙太厉害,我估计吕教授就是被这食人藤斩杀的。

  这个天杀的楼兰女王,从哪里弄了这么多怪异东西,有粽子,有机关,有动物,现在植物也来了。

  死在这样的对手下,也算不虚此行了,不过这家伙到底为了什么?就为了防止我们盗墓吗?弄这么一大片妖藤?”

  山哥气呼呼的说道。

  “肯定不是就为了防盗墓,否则不至于弄这么大的排场,据我判断,此事背后定然隐藏一个惊天的秘密。”

  二胖大叫着说道。

  我们这个7人小队一直在一起,因此下坠后被藤蔓缠绕,彼此之间的距离也不远。

  现在每个人都已经彻底绝望,经过挣扎发现根本不可能挣脱,而且越挣扎越紧。

  “我明白了,死在这种最诡异的防盗机关之下,也不算冤枉。”

  姜若水微微叹了一口气,轻声说道。

  “难道你认识这种妖藤,到底是什么鬼东西?快说出来,让我们临死也死个明白。

  我按耐不住了,大叫道。

  接连遇险,对死亡有些麻木,正所谓好奇害死猫,我们现在对于这谜一般的楼兰古墓,好奇心简直压倒了一切。

  “这是传说中最神秘,最诡异,最难控制的一种防盗机关,青龙偃月藤!

  这腾原本属于传说中的存在,几乎没有人见过,之前我也是一直怀疑是杜撰出来的,万万没想到,这个世上果然有传说中神乎其神的青龙偃月藤。”

  姜若水不紧不慢的说道,看语气并不像是在开玩笑。

  “哈哈哈!”

  二胖一听大笑,笑得周身的藤蔓直摇晃,

  “我说姜老板呀姜老板,都这个时候你还在装,你还在装什么知识分子?奸商,真是奸商。

  往好了说,真是生意人,你把卖东西忽悠人的手段弄出来了。

  青龙偃月藤,你这是给我讲评书,还是唱戏呢?怎么没有丈八蛇矛树?怎么没有方天画戟花?有没有擂鼓瓮金果?

  青龙偃月藤,你当我白痴,还是3岁的小孩子?”

  二胖不以为然的大笑,死到临头,对于能给他发钱的姜老板,也没有那么尊重了。

  姜老板都被困住,难逃一死,这钱没处要去。

  “都这个时候,你们还有心思斗嘴,一旦风度都没有,像小孩子一样,不过也好,有你们两个,在黄泉路上不会寂/寞。

  这正是,万里黄泉无旅店,三魂今夜落谁家。”

  我尽管已经绝望,依然努力做出镇定的模样,吟出了一首诗,表明对生死从容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

  心里却有些哭笑不得,心说二胖这个二货,生死关头还是这么一副混蛋的模样,也不保持点风度,实在有些辱没四大盗墓门派中搬山道人的威名。

继续阅读:第46章 教授归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鬼墓迷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