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教授归来
空船2016-05-17 13:353,552

  “看来鬼信息上说的很对,无知是一种幸福。

  其实有时候我很羡慕你,能够天真无邪,无忧无虑,没心没肺的活着。”

  姜若水没有理会我,对着二胖悠悠说道,似乎有些感慨。

  “姜老板,你少跟我拽,你的意思我是缺心眼的傻叉?

  我现在要死了,也不用你的钱,要不你把10万元换成冥币,我还听你的,关键你也没有冥币!

  只希望你不要再忽悠,胖爷喜欢直来直去,最讨厌你们这些说的天花乱坠的奸商。”

  二胖说话也不客气。

  死到临头,情绪多少有点激动,这也可以理解,更何况二胖刚才被3个铜人一顿狂殴,打了个鼻青脸肿,现在正在气头上。

  “你少做剧烈运动,不要大笑,尽量不要情绪波动。”

  姜若水冷冷说道,“你有没有发觉现在,一部分藤蔓的刺,已经刺入你体内,正在慢慢吸食你的血,你的肉吗?”

  “你当我是吓大的,胖爷不怕,不要危言耸听。”

  二胖不以为然的说道,突然哎哟一声惨叫,大呼道,“不要咬,不要咬我,疼死我啦,好痒,好痒痒!

  姜老板快告诉怎么办,胖爷感觉一大堆虫子咬我,喝我的血,好痒,我错了,快告诉怎么办?”

  二胖的声音越来越痛苦,在那边拼命晃动。

  “姜大小姐,快告诉他怎么办?”

  我有些着急的嚷道,虽然明知必死,但是死的不要这么痛苦。

  “二胖我早就告诉你了,这是青龙偃月藤,对活人的气息非常敏感,你不要挣扎的太剧烈,也不要大哭,大笑等情绪剧烈的波动,也不要大声呼喊,否则这些藤蔓很容易渗入你的皮肤内,吸食你的血肉。

  那种感觉如万蚁噬身,会生不如死。

  当然我们这些人,就算一动不动,也没有太多办法,只是死的能慢些,能稍稍减轻一些痛苦而已。”

  姜若水的声音,果然没有太多波动。

  “好,我不哭不笑,不大叫。”

  二胖此时也不再嘴硬,收敛了情绪,也不挣扎扭动,果然疼痛减轻了许多。

  “姜老板,我这下算服了,你们读书人就是厉害,摸金校尉果然强悍,这个青龙偃月藤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有这个霸气十足的名字?”

  二胖轻声说道,语气十分冷淡。

  “是啊,姜大小姐,临死前也让我们知道知道。”

  我也开口问道,语气冷冰冰的,谁也不想那种万蚁噬身,被逐渐吸食血肉的痛苦感觉。

  尽管这时候,我已经感觉到有一些藤蔓的小刺,已经渗入我血肉之中。

  “传说中这是一种变异的生物,与冬虫夏草有些类似,既是植物,又是动物,当它没有激活时,是很寻常的植物,和寻常的藤萝没有太大区别,只是覆盖范围大一些。

  但遇到有气血的生物闯入,往往会被激活,藤蔓狂暴起来,讲这些生物卷起来,吸食血肉,从这方面看,与那些传说中的食人花,倒有几分相似。

  姜若水的声音,依然是平淡如水。

  到了这个时候,都知道挣扎反抗是没有用的,全在倾听。

  “这种藤蔓,通常都会生长在阴气极重的地方,以大型的陵墓最为常见,有一个怪异的特点,能够吸食金属材质。

  黄金白银青铜黑铁,都能成为它的养料,而且能形成一种奇特的共生关系,有的甚至能凝结出刀枪剑戟等金属形状。

  其中尤其以金属青铜,尤其是夏商周三代的上古青铜,和这种藤蔓共生的最好,甚至能结出惟妙惟肖的铜人,简直比最精妙的机器人还要厉害。

  之前我们遇到的18铜人,极有可能就是这青龙偃月藤结出来的果实。”

  姜若水的声音,回荡在空空的洞穴中,放眼放去,视线所及,全都是铺天盖地的青黑色藤蔓。

  我们一个个都有些呆傻,这实在太不可思议,这样精妙的18铜人,已经让我们颠覆了对古代机关术的认知,

  现在姜若水告诉我,这18铜人,甚至只是这个巨大藤蔓的一个个果实,实在有些难以理解,难以接受。

  这简直比现在的智能机器人还要强大。

  “这种藤蔓,通常长在龙脉附近,吸收龙脉精华,已经有了些许的灵气,或者说风水之气,

  再加上经过千百年的演化,藤蔓盘根错节,多呈青黑色,犹如一条条青龙,据说有的可以铺满整座山脉,可以遮蔽了天上的月光。

  至于名字的来历,还有一种传说,就是上古青龙之血,浸染了这藤蔓,可以吸纳月光之精华,覆盖数十里,霸道无比。

  这种说法有传说中,关大王的青龙偃月刀形成之谜,有异曲同工之妙,因此称呼这诡异的藤蔓为青龙偃月藤。”

  姜若水看我们听得兴致勃勃,反正现在什么也做不了,只能讲话,因此接着讲道,

  “先说说青龙偃月刀,这是纵横乱世的一代神刀,关羽关大王温酒斩华雄、斩颜良文丑、过五关斩六将,单刀赴会,都是这柄刀。

  相传,天下第一铁匠选月圆之夜打造它,当炼到最后一火,天已黑了,一轮皓月当空,突然炉火迸出雪亮无比的毫光,直射天空,老师傅吓的大喊:“快躲开,刀要炸了!”

  如此宝刀,一旦爆炸,恐怕方圆数里将有大量死伤。

  这时天上有一条青龙经过,被毫光击中,毫光斩了青龙,随即退回刀内,龙血染了刀头,刀没有炸——青龙偃月刀则炼成了。

  之后天上风起云涌,从空中滴下1780滴鲜血,所以有青龙偃月刀之名。

  此外,还有青龙偃月刀要杀1780人之说,据说后来,这把刀杀1300人,斩首480人。

  那滴落的青龙之血,渗入地下,渗到了这藤蔓的种子之上,最终成长为吞噬绞杀一切活物的妖藤,因此,称之为青龙偃月藤。

  任何盗墓者,一旦遇到这种青龙偃月藤,几乎没有生还的可能,你看,那边不是挂着许多干尸。”

  姜若水滔滔不绝的说道。

  我们的视力,现在已经逐渐适应昏暗的环境,抬头看去,果然,不足百米之处的藤萝上,挂着一具具的干尸。

  阴风呼啸,这些干尸随风摇摆,显然里面的血肉都已经被吸干,成了一具具空壳,场面足够惊悚。

  我心中骇然。这是刚出龙潭又入虎穴,没被虫子咬死,没被母虫王吸成/人干儿,想不到还是难逃一死,被这恐怖无比的青龙偃月藤吸干。

  “无所谓啦,怎么死不是死?20年后又是一条好汉,更何况这种死法,总比被母虫王吃掉那种死法好一些。

  死在这种绝世妖藤之下,不丢人,也不枉费我搬山道人的威名,能够打通到第7层地狱,可以给自己一个交代,给打个59分。”

  我暗暗的安慰自己。

  随后我苦笑了一下,59分和一分,又有什么区别?

  终将离开这个世界而去,迈向死亡。

  折腾了这么半天还是难逃一死,只是可惜,就算死了也没弄清楚楼兰古墓的最终秘密。

  这个地狱,到底是来干什么的?绝对不仅仅是防止盗墓。

  地狱的第二十层,究竟是什么鸟东西?

  这时,我已经感到这青龙偃月藤的小刺,已经逐渐刺入我皮肤内,那种感觉仿佛,已经和我融为一体,我已经成为藤蔓的一部分。

  我感到了自己的生命力在流逝,这个时候,死亡阴影,死亡的恐惧才真正笼罩在我的心头,因为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真实了。

  还有什么比死更真实的事情?

  千古艰难唯一死,多少大英雄豪杰,帝王将相,倾国倾城的美人儿,到头来终究化为一抔黄土,烟消云散。

  从这一点上,死亡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一个帝王,一个乞丐,死后没有什么区别。

  这个死亡游戏的GM,或者说游戏设计者和管理者,很可能已经玩腻了,终于让我们死了。

  我思绪飘飞,胡思乱想。

  这时候其他人,也都面临着真正的死亡,一个个变了脸色,但挣扎着不让自己情绪流露出来,因为越大喊大叫,藤蔓刺入吸允鲜血的速度会越快。

  死亡越来越近,绝望的情绪,在每个人心底蔓延。

  飕飕!

  一道黑影突然出现,黑的如墨一般,从天而降,手中方天戟闪耀出森冷的寒芒,犹如死神的镰刀般当空劈落。

  咔嚓!

  我周身上缠绕的藤蔓,被方天戟一划,纷纷散落,我感到浑身有一种轻飘飘的感觉,只感到面前的吕教授实在太凶悍,太强大,凶悍的有些不真实。

  吕教授,一个血肉之躯,怎么可能逃脱的了青龙偃月藤?

  此时吕教授并不是黑西服的打扮,而是套上了一个黑色斗篷,看上去,更加阴冷,犹如黑暗中的幽灵般,如果不是那锋锐的方天戟,在这黑暗的藤蔓上很难认出来。

  吕教师仿佛已经与黑夜融为一体。

  我愣愣的看着面前的吕教授。

  如此恐怖的青龙偃月藤,绵延方圆数十里,没有什么生物可以逃避,没想到吕教授却破了它,破了这个上古妖藤。

  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变态存在,难道当真幽灵之子,不是活物,不是血肉之躯?

  只有幽灵才不受青龙偃月藤的束/缚。

  “赶快穿上它!”

  吕教授从背后的背包中甩出一个黑乎乎的包袱。

  我伸手接过,凉丝丝的,犹如蚕丝一般,像一个大蚕茧。

  很快明白,这正是在第六层地狱的虫巢中,母虫王吐出来,包裹我们的大蚕茧。

  我现在看出,吕教授身上的黑色斗篷,正是由这大蚕茧改来。

  “这个东西能屏蔽活人气息,更有效的保护你不受到这藤蔓攻击,赶快穿上,我去救其他人。”

  吕教授说完,挥舞方天戟,纵身在藤蔓跳跃,去解救其他人。

继续阅读:第 47章 青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鬼墓迷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