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当春天来临的时候
尾葵2016-07-21 08:055,790

  睡到下午,我到出版社询问新画集出版的事情,第二本画集的名字叫做《Day Dream》。第一本画集是林在帮我出的,他认识出版界的朋友,一顿饭没吃完就搞定了画集的事情,第一本画集上市没多久出版社就答应我出第二本,恐怕也是因为林在的关系,其实第一本的销量也不怎么样。

  出版社的朋友看见我就说,S,你的脸色好差,是不是昨晚没睡好?

  我笑而不语。他也很快转入了正题,告诉我,《Day Dream》已经拿去印刷了,估计下个月就可以上市,宣传的方案我们也都想好了。这次绝对会大红的。

  我问他,这本画集能不能不出?

  他像是被我的话吓到了,立刻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说,也没有什么,就觉得画集里的画也不是特别好,就想等我的作品再成熟一点再推出。我刚刚说完,他为难的告诉我,一切都搞定了,还已经开始印了。现在别喊停好吗?你的作品绝对会有很多人喜欢的,即使你不相信我的眼光,你也要相信你的能力。否则我们也不会这么支持你。

  我听后再也没能说什么,盛情难却。

  离开出版社已经下午六点了,跟昨天的时间奇妙地重合。给我的感觉就像是昨天在海印桥画完画后就变成现在这个状态,中间的二十四个小时似乎不存在。我极力想要忘却一些东西,它们都漂在我的头顶上。

  离我不远有一个地铁站,站前红色的标志牌特别显眼,看上去特别有G城的味道,朴实而华丽。刚刚入春,天气也不是特别好,天空总是灰暗暗的一片,看不清楚是喜是背。湿气很重,但我也不觉寒冷。我喜欢G城的气息,因为这里到处都隐藏着一种如荔枝般的甜味。

  街上的人很多,特别是在出版社拐出来的这条主干道上,店铺云合。可是周围对于我来说是静悄悄的,只剩下高跟鞋砸地的声音,我心中仍旧有点阴郁。我只生存在痛苦与非痛苦的生活之中,在我看来,梦想是痛苦的,感情也是痛苦的。

  高中时代语文老师就说了,二十一世纪的我们没什么资格谈梦想,她说,容易的梦想容易变成现实,那就不算梦想了;困难的梦想难以实现,机率只有千万分之几,除非你真迫切地渴望,否则你还是别说追求什么梦想吧。那时候我也觉得她说得好,把那个唤作什么梦想的东西丢弃在高中校园的校道上。

  隔天就不见了。

  所以我考上了Z大,G城最好的大学。考了大学之后父亲也不管我,他们说我长大了,有很多事情就放手去做吧。他们的意思是让我放手飞翔,待我张开双手想要从百米高的G城标志建筑“小蛮腰”上跳下去的时候,我忽然觉得我的羽翼早就被我扔了,谈何飞起,于是我又从“小蛮腰”下来了。我时常画画,时常画不出我要的东西。

  这让我的脾气变得越来越不好。

  其实我很想出版我的画集,只是它现在带有林在的味道实在不合适出版。我不想要依靠他的关系,让我的事业能够如日中天。这跟宣告我是一名失败者大同小异。

  我不自觉地走回了Z大校门,遇到了提着大包小包的戾天,她脸红地告诉我,我刚刚出去扫货回来。我看见她袋子里装着一箱旺仔牛奶我就笑了,我说,你真的好有童真,就像是一个小娃娃。

  我接手她一大袋生活物品,不是特别重。跟她走在Z大的校道上,她跟我说,一会儿一起到饭堂吃饭,她请客。我说,你客气了,我还是回家自己煮吧。其实我从来不煮饭的,我心情好的时候叫外卖,心情不好的时候直接倒头睡觉。

  古典乐理的作业很多,很多时候占据我生活中的大部分时间。我也从来不逃课,特别是外语我更是一节不逃。我听戾天说话,她也与我一般。但是她说她自己生活稍微枯燥一点,除了学习就没有其他了。

  我本来想叫她交一个男朋友谈谈恋爱,后来想到那晚我就没有说了。来到她宿舍放下了东西,她就进洗手间换了一套轻便的运动服。这时,不知道是不是冤家路窄,凌微微跑了进来,她惊讶地看着我说,S,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肯定她是伪惊讶,因为她刚刚一直跟着我和戾天上来,我不知道她到底是安什么心,于是就没有搭理她。想不到她直接跑过来把我推到在地上,揪住我的头发便说,我真想看看你是哪只狐狸化的精,竟然当什么画家,还狗屁地当教授的情人。

  我想,她肯定疯了。

  “你到底在干什么!”戾天换好衣服出来看见她把我按在地上,拼命地揪扯着我的头发,立刻跑过来帮我推开她。戾天顺势就把我护在她的身边,然后质问微微:“你这个疯子,你跑进我宿舍干嘛?还打S,你小心点,我把你扔出窗外做自由落体运动。”凌微微像是被人泼了硫酸似的,一脸狰狞的表情。

  她原本以为没有人才敢放肆。她也千万想不到,她揪住我的时候被戾天拿手机拍了照,戾天威胁她说,我告诉你,别以为不要脸是你的武器,你以后离S远一点,否则我就把照片放到公告栏让大家看看你的真面目。

  凌微微一直“你、你”不出来。

  她临走的时候我把她叫停了,我对她说,凌微微,你此时的眼眸是碧绿色的,请别再彰显你的丑陋了。徐夕曾经对我说,女人太多闲话是因为她们单纯,但是记住了,对于你来说,是傻逼不是单纯。

  她气得脸都涨红了,但还是嚣张地走出宿舍门口。我坐在地上对着戾天笑,这让我想起我的高中时代,瞬间觉得那时候没有遇见戾天是生命中的最可惜的事情。我们一直在聊高中时代的东西,一边吃薯片一边坐在地上聊,知道戾天的舍友回来我才告辞。

  戾天本来想要送我回家的,我说待会她还要回来还不是一样,送来送去多没意思。她想想也是,然后就送我到宿舍楼下,在楼下与我话别。这个晚上我过得很安稳,脑海里就只剩下高中时代一些美好的回忆。

  那些回忆吧,再也回不来了。很多人当时坐在课室里,觉得窗外即使是一朵白云,甚至是一只苍蝇,也比他们要自由,要幸福。高考毕竟是一场苦难。但很多东西经历过才知道,直到它们拥有都不会回来才知道,很是珍贵的。

  我的心中暖暖的,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翌日,接到徐夕的电话才起来的。曾经来过有那么一会我嘲笑自己,我的生活与世隔绝,如果我把电话关了,基本上死在这栋公寓里也没有人会知道的。我一边看着窗户前流落的雨滴,一百年听徐夕说话。

  他的语气很急,一开口就问我在哪里,怎么样了,听见我说在家。他就突然安心下来,然后对说我,你别离开家,在公寓里等着我,我这就过去。他好像真有什么急事,我没回话他就挂了。握住手机,听着忙音,我心中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苦难的前兆来了。上帝每次都是这样,把一颗糖果送到我的面前,待我正要吃下去的那刻扇我一巴掌,我就知道它不会对我这么好,天上也不会掉馅饼。它给我送来郦戾天的同时必定会带走我的一件东西。

  这次带走的是宁静。

  时钟大约走过九十度,家里的门终于被敲响了。之前的胡思乱想被打破,我立刻跑过去开门,看见徐夕的脸后我立刻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徐夕也在喘气,看见他是跑过来的。他把手中的一大叠照片放到我的手上,然后解释说,我今早听见同学们议论,跑过去公告栏看见这些照片,我立刻就撕下来了。

  我看见这些照片,有种心碎之感。

  里面全是我跟林在约会时的照片,有些是牵手的,有些是亲吻的,甚至有一张还拍到我们一起上我的公寓。我生气地把照片都扔在地上,照片洒落一地,飘到屋子的各个角落,这些照片都像是激光般刺痛我的眼睛。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问徐夕。

  徐夕无奈地摇头,然后问我:“不知道是谁干的,可是在学校引起了很大反响,听说学校董事们也知道了,早上就把林教授叫去开会。很多人都把照片上传都论坛,在议论呢。我来告诉你,暂时先别回校了,请几天假。你待会把假条写好,我帮你拿上去交。”

  我没理徐夕的分析,直接打开了Z大的论坛,上面真的有许多贴,都是在议论这件事情。有几张帖子题目甚至还用了“不乱之恋”“校耻:女大学生勾搭教授”……这让我十分不了解,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你未婚我未嫁,身份真的有这么重要吗?撇开这些不说,还有一张贴是“现时报道”林在的状况的。里面有一张照片,是最新上传的,林在一张冷酷无奈的脸无限放大,深深印在我的脑海中。

  我对徐夕说,林在怎么了?

  徐夕说,他毕竟是一个公众人物,大学教授。本来你们地下恋,其他教授或者校长知道也装不知道,现在把事情明显摆上桌了,恐怕很棘手。听说他今天下午本来准备飞日本在某大学开讲座的,临时也被取消了。

  我此时真的很乱,比一万只苍蝇在头上乱飞要心烦千万遍。我拿出手机拨林在的号码,对方关机了。我很急忙,于是冲出了公寓。徐夕想要跑上来阻止我,他说,S,你现在回校也于事无补,可能还会遭到大家的言语攻击。

  我说,徐夕,我真的不怕。我是听着那些话长大的,现在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比去弄清楚这件事更急切了。徐夕听后愣了一会儿才下定决心放开我,他跟着我跑下楼,如果我和他不是太急,也不会没看清站在我家楼下的人。

  来到Z大门口,周围走过的同学已经开始对我指指点点了,我随手抓住一个人问他,不好意思,同学,你知道林教授在哪里吗?

  那个同学先是被我的动作吓了一跳,然后才说,我不知道,我知道也不告诉你,好端端的一个才子教授,看现在被你害得怎么样了。你怎么还敢回来呀,不要脸,是回来退学吗……他的话没有说完,就被徐夕捂住了嘴巴。

  我像是一块海绵,对他们的恶言恶语照单全收。这时,我看见林在想要驶出校门的车,他似乎看见了我,车速放得很慢。我走到车子的前面,把车拦了下来。在人行道上走着的学生或是不属于这个学校的人看见我的举动都停了下来,然后好奇地看着我。

  林在下车之后愤怒地骂我,S,你是不是疯了。

  我看了他一眼,然后说,你们现在都看着,听着我说。关于学校谣言这件事,绝对不关林教授……

  “你们别被他们欺骗了。他们就是社会败类,被学术和文凭包裹起来的骗子。社会就是因为有他们,才变得这么肮脏。”这把声音让我回过头,也让许多人回头,我看见了凌微微的出现,可是她还没有说完,就被跟上来的戾天扇了一巴掌,戾天对我喊说,S,你的照片肯定是这个贱人贴的,他妈的。你们相信S,她绝对不是这样子的人,当中肯定有误会。

  徐夕也上来拉着我,示意让我冷静点。他跟林在打了一个眼神,让他先离开别造成更多人围观。

  “别走。你们都不能走。你们都被我骗了,为什么林教授一直不说话,因为他由始至终都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照片里的男人,你们看清楚他的正面了吗?照片里只有我,里面的人是我男朋友,他与林教授无关。可是,这有多大件事啊?我不就交一个比我大一些的男友,你们就那么无聊,连这个都拿出来大肆宣扬吗?”

  “哈哈,不过也好。就当作是炒作吧,你们都记好了,我是S,记得每个人都去买我出版的东西。顺便看看里面有没有勾搭别人的妙招。林教授,对不起,这件事连累你了。是我个人单恋你,时常在我的同学面前提及你,才会让他们误以为是你,凌微微也是被我欺骗的其中一个人而已。”

  我走到林在的面前,向他道歉似的鞠了一躬。林在一声不吭地看着我,目光深邃得就像猫眼石。凌微微也半信半疑地看着我,我低着头,像一个等待宣判的罪人。徐夕走到我的身边,在我耳中说,你到底在说什么傻话。

  我被徐夕护着离开了Z大,戾天跟了上来,她叫停了我和徐夕。像一直懦弱的小羊发出的低哑的声音。她走近我问,S,你真的像是你所说的那样子吗?我坚定地对着她点头,然后说,对不起,戾天,其实我没有你想象中的好。

  我看见她眼中的绝望,像是一直深信的某种东西忽然间破碎了,我看着也很心痛。我捂住那颗疼痛的心,然后对徐夕说,我们走吧。我觉得刚才我在众人面前所说的话不需要力气,我真正需要力气的是面对林在,站着不抬头说完那席话,还要令一个一直对我存在信赖的女生失望。我觉得我的人生快要走到尽头了。

  这场风暴对于我来说没有完全过去,但是经过我这么一闹,学校董事那边说开始彻查,结果得到,林教授一直忙于工作,根本不可能有时间跟女大学生在一起胡混。况且照片里的人越来越不像是林教授,估计是学校同学恶搞,才把恶名放到林教授的身上。这种情况必须严查,我们也提醒,大学生要慎重交友,不得滥交。

  其他教授还就这一交友问题在学校西区搞了一个讲座,谈现在90后交友问题的。网上的消息仍旧很快,论坛的首页仍旧对这件事情议论纷纷,大家都站出来帮林教授澄清,说林教授不予回应是因为他不屑这样的传闻。

  甚至还有人采访把照片贴出来的凌微微,微微回答:其实照片是我无意中看见S的时候跟拍的,我那时就觉得她凭什么出画集,凭什么出名,原来只是勾搭上一个金主,甚至还跟别人唱说自己跟林教授多好关系,我当时以为她就这么不要脸把林在给勾搭了,想不到不是林教授。原来都是她的炒作啊。

  我看见这条新闻就笑了,徐夕也笑了,新闻社那边的人就这么傻逼,这样的说法也信,大家也这么傻逼,这样的说法也信?这个世界到底还有多少傻逼啊。徐夕问我,现在的心情如何。我告诉他说,我其实想要去吃四川的麻辣火锅,虽然春天到了,但天气还有一点风,现在吃罪爽了。

  他说,好,我下次陪你去吃。

  我立刻就笑了,你还敢跟我呆在一起啊。不怕凌微微下次拍我和你,然后放上公告栏,你下次就跟我一样变成一个没有道德没有人品的人啦!而且你最近几天都跟我呆在一起,小心你老婆叫你回家跪键盘去。

  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瞬间变得那么多话,怕是心里再也装不下那么多东西了,才会溜出来的吧。我的脑海中仍然浮起戾天当日的失望的眼神,每当想起,我心中就会一阵苦痛,从来没有人如此信任我,崇拜我,我这样的做法,到底是对我太残忍,还是对她太残忍。

  徐夕也只是笑笑,他对我说,S,已经那么多天了。我想不到林教授真的不站出来说话,他是真的爱你吗?

  哈哈,徐夕。你忘记我所说的吗?对我来说,爱情只不过是一个鸟蛋,拥有得越多,打碎得越多。林在那时候每次上来都只是工作,你永远不知道工作对他来说有多么重要。况且他也说过,他不爱我。我自嘲地回答他。

  那你……为什么还要帮他。徐夕问我。

  既然一定要伤害,两个人受到伤害不如一个人受到伤害,况且你知道的,任何伤害对我来说只不过是虚无的。你也是理科生,你明白一小于二的关系吧。你别把我想成什么言情电视剧里不顾一切为爱情付出的喜宝,在我的生命中,没有“爱情”。

  这句话说得很无情,无情得连我都相信自己是一个这么无情的人。话已至此,我把徐夕赶回学校,我对他说,没事。我没有问题的。

  ——你要相信,待春天来的时候,我想到的不是春暖花开,而是我即将会被埋在哪里。

继续阅读:5 度过生命的荒芜清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漫长的白日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