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杀机
上官熙儿2019-12-07 03:022,365

  “以为自己是王母娘娘啦?谁要求你!呸!”宋巧儿对着陈媒婆肥壮的背影啐道。陈媒婆还没走远,宋青青害怕被她听见,连忙捂住宋巧儿的嘴:“休要胡说!”

  旁边,凤瑶冷眼观着,微微皱起眉头。她自然可以打得陈媒婆满地找牙,叫她再也不敢来撒野,可是宋青青的婚事怎么办?如果陈媒婆心怀怨恨,真的去破坏这桩媒,倒霉的却是宋青青。严氏和吴氏都不曾如何,凤瑶却不好自作主张。

  天近黑透,吴氏等人才回来:“福瑞啊,待会儿把这两只甜瓜送到你大姑姑那儿去——”

  话没说完,只听院子里头响起一个稚嫩的声音:“福瑞哥哥,福瑞哥哥!”吴氏定睛一瞧,立时笑了,看着迈动两条小腿儿跑过来的豆豆道:“豆豆怎么来啦?吃过饭没有?叫你福瑞哥哥给你洗瓜吃。”

  “没吃呢,今晚要在你家蹭饭了。”凤瑶站在屋檐下,露出一丝笑容。

  宋巧儿清脆的声音飞快响起:“娘,大姑姑逮了一条鱼,给我们送来啦!”

  “是吗?”吴氏有些不相信,“那可真不容易,陌水河里的鱼儿最难逮了。”兴许是一条小鱼吧,吴氏心想,这凤氏总是如此脸皮儿薄,没有吃的只管来便是了,还找出这么个借口来。

  正想着,只听宋巧儿噼里啪啦地接着道:“大姑姑还给我们做好饭啦,爷奶,爹娘,你们快洗手吃饭啦!”

  “呵呵,这就来。”宋如山和严氏也没有当真,凤氏一个小妇人,怎么逮得到鱼呢?多半是家中没有粮食了,想来吃两口饭才找的借口。

  一家人放下家伙什儿,洗了手坐到桌边。只见桌子中间摆着一盘芡汁鲜亮,散发着似酸似甜的香味的鱼,同时愣住了!“妹子,你怎么逮到这么大的鱼?”吴氏脾气最急,看着桌上满满一大盘子鱼肉,忍不住急忙问道。小闺女宋巧儿爱吃鱼,曾经央着宋胜才去逮,可是根本就逮不着。凤氏不过是一名小妇人,怎么就逮到了呢?旁边,宋巧儿也竖起耳朵听起来,若是叫她学到逮鱼的法子就好了,那样就可以天天吃到鱼啦!

  被一双双热切的眼睛望着,凤瑶有些无奈。非是她不肯说,而是她逮鱼的法子太过匪夷所思。若是说了出来,只怕也没人会信。便笑了笑,说道:“嫂子要是爱吃,回头我逮着再给你送来。”

  吴氏闻言,脸上有些失望,但却没有再问,抬手招呼道:“吃吧,快吃吧,瞧巧儿的口水都快流到地上了。”

  宋巧儿收回失望的眼神,飞快夹了两块鱼到宋如山和严氏的碗里:“爷奶先吃。”然后给自己夹了一块,急急忙忙地咬了一口:“唔!唔唔!”咬了一口鱼的宋巧儿,两只眼睛瞪得滚圆,众人都以为她被刺卡着了,谁知她匆忙咽下,两眼发亮地看着凤瑶:“好吃!又酸又甜!大姑姑的手艺真棒!”

  “瞧这孩子高兴的,好吃就再吃一块。”宋如山笑呵呵地说道。

  严氏瞥了他一眼:“什么好吃就再吃一块?这是大侄女逮的鱼。”说着,给豆豆夹了一块:“来,豆豆快吃,瞧这小身子瘦的。”

  “都是一家人,什么你的我的。再说,若非大伯大婶一直照顾,也没有我的今天。”凤瑶从来不是知恩不报的人,能够跟朱氏断绝关系,少不了宋如山和严氏的功劳。此时说出这番话来,自是十分真心。

  宋如山和严氏听了,心中十分熨帖:“不错,即便你跟那边断绝关系了,咱们还是一家人。”

  吃过饭后,吴氏拉住凤瑶,神情有些严肃:“跟我到屋里来,有件事儿跟你商量。”

  凤瑶见吴氏表情认真,不似闲聊的样子,便拍了拍豆豆道:“去,找你福瑞哥哥玩。”等豆豆跑出去后,跟吴氏走进里屋,盘腿坐在凉席上,看着一本正经的吴氏问道:“嫂子有什么事?”

  吴氏看着凤瑶,几次欲言又止,最后狠了狠心说道:“妹子,你该找个男人!”

  凤瑶挑了挑眉。

  吴氏既然开了口,后面的话便不难说出来:“我知道你舍不得豆豆,怕豆豆受委屈。可是你想,这家里没有个男人,日子可怎么过?寡母孤儿,等到豆豆长大了,往后也不好娶媳妇。再说隔壁那家,你以为一封断绝关系书就能断啦?说句难听的,狗改不了吃屎,猫改不了偷腥,我瞧着他们还得缠着你……”

  “嫂子,我知道了。”凤瑶笑了一下,打断她道。

  吴氏以为她不愿意,拉住她的手背,苦口婆心地劝道:“咱们找个好的,肯对豆豆好的,往后也有个男人教导豆豆不是?豆豆总是跟在女人身边,他长大了也不像个男人……”

  “嫂子,我愿意。”凤瑶微微加重语气。

  “你呀,你怎么就这么倔……什么?你愿意?”吴氏顿时反应过来,愕然地看着凤瑶,仍旧有些不敢相信:“你真的愿意?”她原以为得费一番口舌才能说动她呢。

  “嫂子是为我好,我心里知道。如果遇见好的,我自然愿意。”凤瑶说道,“我也不是什么未出阁的大闺女,我懂得好歹,若是碰见相中的,不要人说,我自己就扑过去了,到时嫂子可别拦我。”

  凤瑶知道,如果她今天不点头,恐怕吴氏不会轻易放她走,便半真半假地应下。正如她方才话中所说,若是碰见好的,她才不会错过。可是这世道,当真还有好男人吗?脑中闪过沈从之那张清秀的脸庞,迅速掐灭这个念头。

  “哎哟!你这么一说,我心里可松一口气!”吴氏笑得灿烂,“看来你是个懂事的,那我们就放心啦!”心中松了一口气的吴氏,想起在田里时跟婆婆严氏聊的话——陈媒婆虽然是个贪心的,但是人脉广泛,改日叫她给凤瑶介绍一个好的。

  此时,凤瑶也在想陈媒婆。傍晚时分,因为宋青青的事,曾生出些龃龉。叫凤瑶来说,陈媒婆必不会善罢甘休,定会再出些妖蛾子。然而想到宋青青委屈泛红的眼眶,不禁犹豫了。宋青青虽然性子软,自尊心却是强,此事却不好叫严氏和吴氏知道。最终犹豫过后,咽下了提醒的话。是好是歹,还看男方那边,如果他们轻易相信陈媒婆的话,那么这样的人家不嫁也罢。

  两人又这么拉着手聊了一会儿,凤瑶便带着豆豆告辞了。

  空气中的热度已经降下来,从河边吹来的风已经带着丝丝凉意,凤瑶估摸着,大概九点多钟了。吃饱玩足的豆豆在身边蹦跶着,说不出的开心与满足。蓦然间,凤瑶忽然有种感觉,这种宁静的生活也不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弃妇难为:第一特工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弃妇难为:第一特工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