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要挟
上官熙儿2016-06-23 01:172,289

  “放屁!这鱼是姑姑送来的,姑姑才没有蹭吃蹭喝!”小孩子的爱憎都是很明显的,宋巧儿曾经十分瞧不起凤氏,是因为凤氏懦弱,任由人欺负。但是今天凤瑶露的一手,却把她给震住了,想起凤瑶跟宋如海家断绝关系的事,对她的印象便有所改观。一边叫着,一边挠陈媒婆的肥手:“你才来蹭吃蹭喝呢!今天我娘不在,你休想从我家拿走一根线头!”

  吴氏救济凤氏也就罢了,凤氏虽然可怜,却是个肯干活的人。而陈媒婆成日里什么也不干,今天蹭一勺油,明天蹭一把盐,简直把宋巧儿恶心坏了。偏偏陈媒婆给宋青青拉了一桩媒,全家人都不愿意得罪她,让宋巧儿很是厌恨。

  “婶子没想拿你家线头,婶子今天有点不爽利,想吃个鸡蛋茶,偏偏家里的糖没有了,巧儿快把糖罐子拿来,婶子吃完了就还你。”陈媒婆贪婪无厌地目光落在了灶边的糖罐上。严氏和吴氏的一次次容忍,把陈媒婆的胃口养得愈来愈大,从一勺油、一把盐、一只蛋,如今陈媒婆已经敢开口要一罐糖了。

  宋巧儿人小力微,挡不住陈媒婆的脚步,气得眼睛都红了:“不要脸!不害臊!吃死你!大肥猪!”

  陈媒婆笑眯眯地伸出手,眼看着糖罐子就要到手,高兴得脸上的肥肉都颤了颤。谁知糖罐子上忽然出现一只纤细的手掌,抬头一看,只见凤瑶站在前方,挡住了去路,顿时不悦地道:“凤氏,少给脸不要脸,快点闪开!”

  陈媒婆还不知道凤瑶跟宋如海一家断绝关系的事,不过就算知道,她也不认为兔子会变成咬人的狼。在她眼中,凤氏仍旧是从前那个和善老实的女人。只见凤瑶站着不动,不耐烦地去推她的肩膀:“让开——啊!”看着突然出现在身前的锋利菜刀,陈媒婆吓得朝后退了两步,拍着胸口怒道:“凤氏,你想做啥?吓唬谁呀?”

  “未经主人同意,私自拿取东西属于偷盗。”凤瑶一只手按着糖罐,另一只手握着菜刀横在胸前,刀刃向外,冷冷地盯着陈媒婆。一边朝宋巧儿使了个安心的眼神,吴氏对她有恩,她自然不会看着吴氏的小女儿吃亏。

  陈媒婆望着凤瑶冷峻的脸庞,但见那双漆黑的眼睛,仿佛蕴含着深不见底的大恐怖,不知为何心头有些发寒。随即撇起嘴,什么玩意,也敢在她面前装得人模人样,立即啐道:“放屁!”

  “姑姑!不能让她拿我家的东西!”宋巧儿没想到向来懦弱的姑姑居然会出手帮忙,连忙抹了把眼泪跑到凤瑶身边,厌恶地瞪着陈媒婆。

  姑侄两人把灶边守得严实,陈媒婆见一时半会儿拿不到糖罐子,眼玲珑一转,扬声朝正屋里面喊道:“青青呀!青青妹子呀!你忍心看着我叫这小鬼头欺负吗!”厨房门口,陈媒婆的话语刚落下,宋青青的身影便现了出来。仿佛早早便预料到了这一幕,只等着陈媒婆来唤。只见她的手心里托着一张草纸,低垂着眉目朝厨房里头走来,并不敢看向凤瑶,甚至不敢看向宋巧儿:“我这就给您拿糖。”

  凤瑶挑了挑眉,松开糖罐子退到一边。吴氏对她有恩,若是宋如山一家被人欺负,看在吴氏的面子上,她必不会袖手旁观。可是如果他们愿意让人欺负,那么她也不会多管闲事。

  “小姑姑!”看着没骨气的宋青青,宋巧儿气得直跺脚。

  宋青青仿佛没有听到,走过去揭开糖罐子的盖子,舀了两大勺白糖放在草纸上,包起来双手递给陈媒婆,恭恭敬敬地道:“您拿着罢。”

  “青青呀,你什么时候变得这般小气啦?”陈媒婆却不肯接。她原本的目的是抱走糖罐子,只见陈青青竟然只给她包了两勺,脸上露出不满意的神色。

  宋青青低着头,黝黑的脸上挤出一丝讨好:“这些足够您吃上几回鸡蛋茶啦。”

  陈媒婆皱着眉头,十分不悦地道:“青青呀,你一把年纪嫁不出去,是老姐姐我给你说了好亲事,你怎么不念情呢?”

  宋青青因为生得黝黑,虽然勤快能干,却一直没有说到好亲事。不久前陈媒婆给说了一户人家,是隔壁村的苏姓人家,虽然穷了些,又是寡母独子,好在人长得周正,便应了下来。自此以后,全家把陈媒婆当成恩人,但有所求,无不答应。

  “您不能这样说,谢媒礼我娘给您送过的。”宋青青低着头,有些难堪地道。

  给媒人的谢媒礼通常都是半吊钱到一吊钱,当初说下这门亲事后,严氏不仅给陈媒婆送了一吊钱,还送去两只正在下蛋的老母鸡,表达他们对陈媒婆的深切的感激之情。没有想到,陈媒婆越来越过分,隔三岔五请帮忙,三五不时要东西,并且理所当然。

  只见宋青青不肯遂她的心意,陈媒婆立时扬起嗓门喊道:“从没见过这么小气的姑娘家!今儿我算是见识了!连一口糖也舍不得借给邻里,回头人家再来问我——”说到这里,陈媒婆停了下来,等着宋青青诚惶诚恐地道歉。

  宋青青委屈得眼睛都红了,泪玲珑在眼眶里直打转:“您说这话,可冤枉人了。我们家统共就这一罐糖,我方才给您包了一小半,足够您吃上半个月的。”

  宋如山和严氏生了老大宋胜才后,许多年都没有再怀上。宋青青算是中年得女,一直被全家人当成眼珠子宝贝着,自来舍不得说一句重话。此时被陈媒婆如此胡搅蛮缠,宋青青只觉得一口气堵在心口。

  “哼,瞧不上就别要啊!”宋巧儿却不是个好气性,趁机去夺宋青青手中的白糖包,简直一粒糖都不想给陈媒婆。谁知陈媒婆眼疾手快,劈手抢过来,一把塞进怀里,恼哼一声:“如此小气,也不知道夫家消受不消受得起!”

  闻得此言,宋青青的眼泪夺眶而出,说不出的屈辱。她生得丑,便一直勤恳干活,想着虽然不够漂亮,便足够能干,说上一门好亲事应当不是问题。可是前来说亲的人家不是懒汉,就是爱喝酒打架,没有好姑娘愿意嫁的混账。熬到今日,终于说上一门还不错的亲,心中再不喜陈媒婆,也不敢得罪了去:“您慢走。”

  陈媒婆没讨到便宜,脸上的肥肉抖了抖,不甘不愿地甩手走了。临走之前,狠狠剜了凤瑶一眼,小蹄子,最好不要托她找男人,否则看她不介绍一个臭的烂的给她!

继续阅读:第19章 杀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弃妇难为:第一特工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