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得罪
上官熙儿2019-12-07 03:022,402

  宋青青望了望天色,答道:“快了。他们叫巧儿回家烧水,此时掐着时间来算,应该在回来的路上了。”

  “那正好,我去做饭,等他们回来就该吃着现成的了。”凤瑶挽起袖子,对走在前头的宋巧儿道:“过来给我搭把手,给你爷奶他们做饭。”然后对旁边的宋青青道,“妹子就帮我看着豆豆吧。”

  宋青青忙道:“那怎么行,怎么能叫大姐做饭?大姐跟豆豆到檐下凉快,我跟巧儿去。”嘴上虽然说着,脚下却没有立刻就动。

  凤瑶淡淡一笑:“你就快嫁人了,这些粗活少沾。”村里的姑娘们与城里娇生惯养的大小姐们不同,自懂事起就跟着大人做活,把一双本该娇软的手磨出厚厚的老茧。许多疼闺女的人家会在姑娘出嫁前就不让姑娘做活,仔细保养双手,娇娇嫩嫩的,这样到了夫家后被丈夫疼爱。所以宋青青的言不由衷,虽然不那么讨喜,却也没什么可讨厌的。

  听到凤瑶的话后,宋青青犹豫了下,微微红了脸:“那好吧。”

  “我跟大姑姑去做饭,小姑姑快去绣你的嫁妆吧,省得到时来不及,嘻嘻。”宋巧儿跑过来道。

  宋青青有些羞恼,伸手在她额头上一点:“小丫头片子,再乱讲话,拧你的嘴。”

  “豆豆,跟着小姨进屋去,乖乖的听话。”凤瑶摸了摸豆豆的脑袋,嘱咐一句。

  “嗯。”豆豆乖巧地点头。宋青青便领着豆豆到屋里去,一边走一边道:“你福瑞哥哥一会儿就回来了,你且在屋里等他一等。”

  “姑姑,我们快去做饭吧。”宋巧儿早已等不及,灵活的小身板就仿佛那野猫儿,挎着篮子咻的一下钻进了厨房里。

  凤瑶跟在后头走进去,目光落在灶边上的佐料上。

  吴氏一家从上到下都是勤劳能干的人,连宋福瑞和宋巧儿这两个孩子都不例外。是以,吴氏家中虽然算不上富裕,却从未缺米少面。只见厨房里头,油、盐、酱、醋、糖都有不少。

  “姑姑,你是怎么逮到鱼的呀?”就在凤瑶观察的时候,宋巧儿已经麻利地把鱼儿冲洗一遍,放到了盆里。

  凤瑶收回目光,对宋巧儿往灶边一指:“去烧火。”

  “哦。”宋巧儿拢了一堆易燃的树叶子,开始生火,嘴上仍旧不放弃地问道:“姑姑,你是怎么逮到鱼的呀?能教教我吗?”

  凤瑶不由偏头瞧她:“你想学?”

  “想学!想学!”宋巧儿拼命地点头,望向凤瑶的目光火辣辣的,热情得仿佛要烧起来。

  凤瑶上下打量两眼:“等你再长大些。”

  宋巧儿撅起嘴巴,正待说什么,忽然看见凤瑶接下来的动作,不由得张大了嘴巴。只见凤瑶从盆里捞起白鲢,拿起一块干净的笼布擦净鱼身上的水分,把鱼儿扔到案板上,操起菜刀手起刀落,数下之后鱼儿便断成几段。这一番动作又快又准,帅气干练,惊呆了宋巧儿。

  凤瑶望着灶边的佐料,吴氏一家虽然能干,然而到底是农户人家,平日里舍得吃油盐就很难得了,其他佐料并没有备着。心中有数个菜谱闪过,最终决定做一道糖醋鱼。

  此时锅已经烧热了,凤瑶浇了两勺油进去,然后飞快剥了一段葱背,劈成四股,落刀咚咚切成葱末。宋巧儿刚要埋怨凤瑶费油,然而见着凤瑶利落的刀工,瞬间惊讶地忘记要说什么。

  锅里的油热了,兹兹地冒出一缕烟来。凤瑶把葱末倒进锅里,拿起铲子拨拉几下,待葱香飘了出来,便把鱼段放进锅里,煎了起来。阵阵香味飘了出来,把宋巧儿诱得直咽口水。如果说方才还有什么怨言,此时全都抛到九霄云外!宋巧儿早就听说这位姑姑能干,从前还不信,如今一见,何止是能干,简直是太能干了!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凤瑶的动作,不停地吞着口水。

  锅里的鱼段很快被煎成金黄色,凤瑶找了一只碗,依次倒入白糖、酱油和醋,动作利落又稳当。拌匀后浇入锅内,握住铲子,巧劲翻动,让佐料均匀渗入鱼肉当中。

  不时探头看过来的宋巧儿满腹疑问,糖和醋怎么能一起放?能好吃吗?然而看见凤瑶冷静沉稳的侧脸,不由得咽下疑问,好吃不好吃,待会儿不就知道了?

  芡汁淋在鱼段上,翻炒几下之后,凤瑶倒了半碗清水进去,滋啦冒烟的锅底顿时咕嘟嘟地冒起泡来。凤瑶耐心地翻炒,等到汁水收得差不多了,略微洒了少许面粉进去,收汁儿出锅。金黄的鱼段盛在白瓷碗里,说不出的诱人。宋巧儿伸长脖子瞅着,情不自禁地吞了下口水。

  “哎哟!这院子里怎么这么香啊?”忽然,一个大嗓门在院子里响起,“秋兰妹子,你家里又吃肉啦?哎哟,秋兰妹子可真是好命,嫁到这样能干的人家,一天能吃两顿肉,可比得上城里的地主夫人啦!”

  秋兰正是吴氏的闺名儿,凤瑶正在调动记忆,跟吴氏如此熟稔,这个婆子是谁呢?

  “陈媒婆!谁叫你进来的?”这时,宋巧儿的人未起身,脆利的声音已经传了出去:“出去!你给我出去!”

  “哎哟?是巧儿呀,怎么跟大娘说话呢?”陈媒婆走进厨房,目光落在灶边刚出锅的糖醋鱼上,顿时眼睛一亮:“这可是鱼哪?平安兄弟可真能干,你们家晌午刚吃了野兔子,晚上又吃河鱼!”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往盘子里伸去。

  鱼是凤瑶逮的,愿意拿到吴氏家里,是因为吴氏一家对她多有照顾,她愿意分享。这个陈媒婆是什么人,也敢肖想她的东西?纤细的手指捏住筷子,正欲给陈媒婆的手来一下。谁知宋巧儿仿佛有深仇大恨一样,从地上站起来,一头顶进陈媒婆怀里:“我家吃什么跟你没关系!你出去!”

  宋巧儿只是个七岁的孩子,跟身材肥壮的陈媒婆比起来,尚且不及她的一条大腿粗。只见陈媒婆一只手捏住宋巧儿的脖子,拎小鸡仔似的把她撇开,又肥又白的手指头朝盘子里伸过来:“巧儿这孩子真是的,都是一家人,见什么外呀?大娘就尝一口。”

  肥胖的油脸上,一双豆大的眼睛满是奸馋,令人作呕。凤瑶举起筷子,朝陈媒婆的手背上用力一敲:“放开巧儿!”

  陈媒婆吃痛,抬起诧异的目光:“哟,我当谁呢,这不是那偷汉子生野种的凤氏吗?又来秋兰妹子家蹭吃蹭喝呀?”居然被这么个没羞没臊的小娘皮给打了,陈媒婆十分不快,扭头对宋巧儿道:“巧儿呀,做人不能这么善良,人家会把你们往死了欺负呀!你瞧瞧,她的东西全都贴补你二奶奶了,却来你家里吃饭,岂不是相当于你们家贴补你二奶奶家?多可气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弃妇难为:第一特工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弃妇难为:第一特工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