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棒打鸳鸯
灯下无语2020-01-15 08:053,547

  陆恒憋屈得厉害。

  原本。

  自己应该踩着陆争上位,抱得美人归,风光无限。

  可不知怎么,居然演变成了现在这种境遇。

  不但没能踩着陆争上位,甚至,在入门仪式上,反而成为了陆争风光的背景板。

  眼下,他们父子二人还要净身出户,就连夏悠悠都可能抛弃自己。

  一切的美好,刹那间化为粉碎。

  惨!惨!惨!

  “恒哥,我……”

  夏悠悠轻咬樱唇,低下头去。

  她现在很为难,和陆恒的感情,倒也不假。

  相比陆争那种盛气凌人的天才光环,愿意放低姿态,油嘴滑舌的陆恒,显然要更讨少女欢心。

  可惜。

  为了家族兴衰,为了以后能在剑凌宗能有更好的发展,她不得不向现实低头。

  见得夏悠悠一脸为难,陆恒更显焦躁,胸口似有一团暴戾之气在横冲直撞,让他憋屈无比。

  “悠悠,你不能这么自私。”

  闻言,夏悠悠娇颜一变,不由微微蹙眉。

  自私?

  呵呵,若不是你们父子太无能,陆争岂能翻身?

  居然还有脸说我自私?

  夏悠悠神色不喜,陆恒这话分明有推卸责任之嫌,这让她产生了一股不小的抵触心理。

  原本她内心还有一丝愧疚,现在,陆恒的表现反而让她轻松了。

  “陆恒,你现在看起来就像一个无赖,别让你在我心里最后一点好感都破灭,别让我瞧不起你。”

  夏悠悠漠然道。

  陆恒一怔,瞪大眼睛。

  “什么意思?夏悠悠,你这话什么意思?说好的真爱呢?”

  陆恒急了,一把冲上前去,抓住少女的皓腕。

  或是情绪太激动,他手掌用力很大,迅速的在那雪白皓腕上,留下了五道血痕。

  “你干什么?你弄疼我了。”

  陆恒的粗鲁之举,顿时让夏悠悠产生了本能的防卫之心。

  啪——

  夏悠悠反手就是一耳光,狠狠抽在了陆恒脸上。

  霎时,大殿死寂。

  陆恒仿佛被定格住了一般,僵在原地,脸上迅速肿起一大片。

  众人也都有些震惊,没想到前一刻还眉目传情的二人,一个照面间,就反目对立了。

  而陆争,则是继续品着香茶,完全一副看好戏的姿态。

  在大家惊讶的同时,更多的还是对陆争手段的叹服。

  “三言两语,就让他们反目成仇,太可怕了,陆争年纪不大,可这手段,却令人难以望其项背。”

  不少陆家长老都暗暗感慨。

  “大长老,赌约这件事,是你们知情不告,你不仁,我不义,没什么好说的。”

  夏正阳显然也被陆恒的蛮横举止所激怒。

  被陆争摆了一道,已经够窝火了。

  现在,你大长老父子净身出户,还想拖自己下水不成?

  “好,好!夏正阳,陆争,算你们狠。恒儿,我们走……”

  大长老咬着牙,气得浑身发抖。

  他自知,再多呆下去也只有自取其辱,只得带着陆恒愤然离去。

  见状,大殿内传来了少许唏嘘。

  半日前,大长老还高高在上,呼风唤雨。

  半日后,却灰溜溜的离开了陆家。

  “大长老都走,二长老,你不还赶紧去找个地方投宿么?入冬了,天冷,露宿街头可就不好了。”

  陆争吹着热腾腾的茶水,玩味的扫了一眼二长老。

  赌契上,也有二长老的名字。

  “家主大人,我……罪人知错了,罪人该死,罪人都是受了大长老的蛊惑啊……”

  二长老连忙跪地求饶,丑态百出。

  相比之下,大长老至少还有一个入选了剑凌宗的儿子。

  可二长老孑然一身,又没有武力,如果被扫地出门,不难想象其后半生的日子该多么惨淡。

  “你想留在陆家?”陆争问。

  “只要能留下,让我做什么都行,我愿将功赎罪。”

  二长老一脸悔意,言辞郑重。

  “那好,我要是没记错,马棚的老王病逝,你去顶替他的位置吧。”

  什么?

  让我去养马?

  二长老嘴角微微一抽,眼底泛红。

  “当然,二长老若是不愿,我也不勉强……”

  “多谢家主大人开恩,我这就去马棚。”

  二长老干笑一声,连忙消失在了大殿中。

  大长老被连夜踢出家门,二长老贬为马奴,陆争这手段,还真是令不少人心悸。

  大长老和二长老,背地里没少坑害陆争,死不足惜,陆争没弄死他们,已经算是手下留情了。

  “你们呢?考虑得怎么样?”

  片刻后,陆争目光锁定夏正阳父女。

  “悠悠当然愿意嫁入陆王府,能嫁给陆少主,那是小女之福。哈哈……”

  夏正阳哈哈一笑,连忙表态。

  “嫁给我?夏王爷说笑了。”

  闻言,夏正阳父女纷纷失色,不明其意的看着对方。

  “没错,我是答应过你,悠悠可以嫁入我陆王府,但并没有说是嫁给我。”陆恒耸肩一笑。

  “这……”

  夏正阳懵了。

  “陆争,你到底什么意思?莫非我夏悠悠配不上你?”

  夏悠悠恼羞成怒。

  “我现在一心武道,对儿女私情没兴趣。况且,我陆王府还有些适龄才俊,你也可随意挑选不是?”

  “看样子,陆少主是早有人选?”

  夏正阳一脸严肃,似乎有种不祥之兆。

  陆争不置可否的笑了笑,随手招来了老管家徐福。

  “福伯,我记得你有一幼子,年方十六,是也不是?”陆争问道。

  闻言,老管家呆若木鸡。

  在场之人,无一不是惊掉下巴。

  莫非,陆争是要让夏悠悠嫁给老管家的儿子?

  一个是夏家郡主。

  一个是陆家小奴。

  “这……这简直是羞辱!”

  夏正阳终于安奈不住,怒火爆发。

  “爹,我总算是明白了,这小子分明就是存心报复,什么合作,什么联姻都是骗人的。他根本不会给我们活路。”

  “陆争,我恨你!我恨你一辈子!”

  夏悠悠狠狠瞪了陆争一眼,夺门而去。

  “陆家的手段,夏某领教了,咱们来日方长,哼!”

  多留无益,夏正阳带着满腔怒火,也离开了。

  看着夏悠悠离去的背影,陆争缓缓起身,脸色沉静。

  “夏悠悠,你有一点说得没错,我们早已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了。你这无情无义的女人,不配与我并肩。”

  ……

  夜深,夏王府。

  “夏王爷,你连夜把我们父子招来,到底什么意思?”

  大长老一脸阴郁,陆恒半边脸也还没有完全消肿。

  在陆家时,彼此就已经闹翻,可夏正阳却连夜将自己招入府邸之中,究竟意欲何为?

  “此前在陆家,有些话得罪了,夏某也是被逼无奈,还望大长老和陆恒公子莫要放在心上。”

  夏正阳端起酒杯,连饮三杯,权当赔罪。

  见状。

  大长老心头一惊,但很快就明悟了过来。

  “看来,陆争不但把我们父子耍了,夏王爷也没讨到好吧?”

  “哼!说起这个就来气,这小畜生竟连本王都敢耍。”

  啪嚓!

  翡翠酒杯,被夏正阳摔得粉碎。

  而后,夏正阳又大吐苦水,将后续发生的事尽数倾吐,惹得大长老父子也是哭笑不得。

  “这小畜生把我们都耍了,难道你们能忍这口气?更重要的是,我们的合作计划,难道就这么胎死腹中了?”

  夏正阳不甘道。

  “那么,夏王爷有何高见?”

  大长老眉尖一挑,似乎在试探对方。

  “大长老,你手上难道就没有陆家什么把柄?或者小秘密之类的?”

  夏正阳眯着眸子,阴冷道。

  大长老敢这么硬气的离开陆家,要说没有后手,夏正阳也是有所怀疑的。

  那二长老就是一个活生生的反例。

  但凡二长老手上有些底牌,也不会留在陆家,忍辱负重,甘当马奴了。

  “把柄?我不懂夏王爷你这话的意思。”

  大长老愕然。

  夏正阳沉吟少许,随后,他目光落在陆恒身上,点头一笑。

  “陆恒公子,此前给你《落星剑诀》的剑招部分,想必你已经修炼娴熟,这里是心法部分。”

  夏正阳从袖子里取出一卷秘籍,放在了陆恒手上。

  “心法部分?有此心法,到剑凌宗后,我必将陆争打成死狗。”

  陆恒惊喜交加,他连忙翻看起来,沉迷其中。

  “大长老,这是一块一品长老令,代表着我夏王府一品长老的身份。”

  紧接着,夏正阳又将一块金色令牌交给对方。

  若要人开口,先抛敲门砖,这个道理他夏正阳岂会不知?

  不拿出足够的诚意,谁会把自己保命的底牌随便亮出来?

  大长老手握金令,展眉一笑。

  刚刚从被陆家赶出来,立马又成为夏王府的座上宾,这让大长老心情好转不少。

  “夏王爷真是诚意十足啊!既是如此,在下自然也会坦诚相待。我手中,的确有个足以击垮陆家的秘密……”

  “当真?”夏正阳大喜。

  大长老左右扫了一眼,似乎怕被人窥视。

  “事情是这样的……”

  他靠近夏正阳耳边,低声私语。

  “原来如此!有此底牌在手,的确可以痛击陆家。”

  夏正阳倒吸了一口凉气,很是震惊的样子。

  “不过,既然你有这等底牌,为何以前没有施展?”

  他又疑惑道。

  “此前,我并没打算动用这张底牌,那是因为,我本来有机会执掌陆家,根本不需走到这一步。”

  “而现在,自然也就没有必要为陆家保守这个秘密了。只要夏王爷全力支持在下,陆王府一定会彻底消失……”

  大长老眯着眸子,一脸诡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凌天剑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凌天剑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