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报仇不隔夜
灯下无语2020-01-15 08:053,693

  入门仪式完毕。

  众弟子纷纷离去,前往外门驻地。

  “陆恒,夏悠悠,你们急着走?不觉得还有一些私事没有解决么?”

  正在此时,陆争喊住了将欲离去的二人。

  “我们之间,什么好说的。”夏悠悠冷冷道。

  她知道,既然已经撕破脸,那就不可能再重修旧好。

  反正自己也是剑凌宗弟子了,不需再依仗陆争什么。

  “你确定?”

  陆争淡淡一笑。

  同时,他戏虐的目光,扫向脸色铁青的陆恒。

  从陆恒的表情不难看出,他已经猜到,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事了。

  “你我现在是同根同门,当真如此不留情面?”

  陆恒语气很软,似乎在向对方示弱。

  察觉到事态不妙,夏悠悠神色一变,连忙询问:“恒哥,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为何要对他低声下气?”

  “哦?原来你还不知道?我以为你的恒哥,不会对你有所隐瞒。”

  陆争讪讪一笑,随即,他话锋一转。

  “既然你不知情,那正好,回去把你爹夏正阳也一起叫上,晚上到我府上一聚吧!”

  ……

  夜幕降临。

  陆王府大殿,灯火摇曳,气氛严肃。

  烛火映照在大长老等人脸上,倍显苍白。

  大殿内,除却陆家高层之外,夏悠悠和他爹夏正阳也赫然在列。

  夏正阳,夏家家主,经营丹药生意,同时也是一位小有威名的炼丹师。

  四十多岁的年纪,魁梧挺拔,再加上一脸络腮胡,原本应该显得颇为霸气。

  可此时,从他眼神中全然看不到霸气之色,反而多了几分忐忑。

  陆争通过补考,成为剑凌宗外门弟子,这个消息早就不胫而走了。

  夏正阳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人精般的东西,岂能不知道这个消息传回来后,意味着什么?

  “难道……我的计划要泡汤了么?”

  夏正阳满心不甘。

  半年前。

  夏正阳偶然得到了一张稀世丹方,凭借此方,可炼制出一种全新的丹药出来。

  只要这丹药问世,市面上其他的同类丹药,便几乎没有生存的空间。

  凭借这一手,夏正阳完全有机会挤垮其他的几个竞争对手,独领风骚。

  于是,夏正阳和大长老商议,想要进行独家合作,让陆家把药材专供给他一家。

  而作为回报,则会瓜分巨大的利益给大长老。

  不过。

  陆老爷子生前下过禁令,严禁将药材独家专供,以免得罪其他几大巨头。

  陆争自然不会违背陆老爷子的命令,便当场拒绝。

  这无疑是断了夏正阳和大长老的财路,二人对陆争也是怀恨在心。

  陆争是陆家家主,话语权在他手上,二人虽然怨气不小,却也只能憋在心里。

  可,就在一个月前,事情迎来转机。

  陆争龙门落榜,并被诊断出灵魂残缺,无法修炼图腾。

  这个契机的出现,让夏正阳和大长老看到了希望,只要把陆争踢出陆家,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水到渠成了。

  这一个月间,双方甚至已经先斩后奏,迫不及待的展开了秘密合作。

  只等陆恒一上位,再补上一份光明合约……完美计划!

  可谁也没想到,陆争居然以补考的方式,完成自我救赎,成为了剑凌宗弟子。

  保住了家主之位不说,还确立了更大的威信。

  现在,陆家的一些下人议论起这件事,提及起陆争的名字,无不肃然起敬。

  这会儿再想搬倒陆争,根本是天方夜谭。

  “陆争他……他当真通过了补考?”

  大殿中,有位老者忍不住怀疑起来。

  毕竟,补考当时,只有大长老几人在现场,更多的人,只是听外界传回的消息。

  非亲眼所见,大家自然很难相信,五十年一遇的奇迹,居然在陆争身上出现了。

  “咳……不好意思各位,我来晚了。”

  就在此时,侧厅中传来一声轻咳。

  陆争回家后,换了一身新衣,黑色修士服,胸口刺绣着一道剑痕标记,那是剑凌宗的象征。

  “回来的时候风尘仆仆,去洗个澡,换了身干净的衣服,让大家久等了。”

  陆争笑了笑,随意拍打了一下身上的衣服,大大方方的坐在了家主之位上。

  对于那位老者心中的疑惑,不需言语解释,陆争这身衣服,就是最好的回应。

  见状。

  夏正阳,大长老二人彼此交换了个眼神,纷纷摇头一叹。

  “夏王爷,你是大忙人,有些话,我也就不绕弯子了。”

  陆争目光一凝,慢条斯理的道:“我已经决定,即日起,我陆家与你夏家的合作关系到此为止。”

  果决!霸道!

  到此为止,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什么?合作已经展开,岂能说断就断?”

  夏正阳怒了。

  他好歹也是一方诸侯,陆争一句到此为止,就要切断合作关系,半点情面不讲。

  更何况。

  他和大长老是先斩后奏,这一个月中,已经投入了大量资金,开始推进合作计划。

  现在让他停止合作,那可就是血本无归了!

  “笑话!我乃陆家家主,跟谁合作,不跟谁合作,自然我说了算。你和大长老先斩后奏,到底是谁给你们的胆子?”

  陆争一声厉喝,气势骇人,似有一股凛冽的气息直逼而来。

  呼……

  大殿内的烛火都是一阵乱舞。

  夏正阳怔了怔,他有些讶异。

  这还是自己所熟知的那个陆争么?

  简直判若两人。

  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蹊跷?

  “陆争刚刚入选了剑凌宗,又测出了上品天赋,人心所向,气势正盛,恐怕不能硬来。”

  夏正阳暗暗思忖,迅速冷静下来。

  还是先放低姿态,跟这小子磨一磨。

  “哈哈,陆少主,你误会了。夏某怎敢让你违背陆老爷子的祖训?”

  “事情是这样的,一个月前,小女夏悠悠已经和大长老之子陆恒定下婚约。”

  “说来,我们也算一家人了,这药材也不算外供了吧!既然不算外供,那便是自家之事。既然是自家之事,也得罪不到其他人吧,这也不算违背陆老爷子的初衷。”

  夏正阳这一番解释,倒是有些晴天霹雳。

  “原来你们早已定下婚约?”

  陆一峰愕然。

  陆家不少人都是神色大惊,显然毫不知情。

  原来那个时候,这对狗男女就开始算计自己,把自己当傻子一样玩弄了。

  陆争沉着脸,心底升腾起了一股无以名状的怒火。

  “陆、夏两家联姻这等大事,居然连我这个家主都不知道,还真是讽刺啊!”

  “这不是怕你受刺激么?我和恒哥是两情相悦!”

  夏悠悠嘀咕着,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我们是真爱!真爱懂不?”

  闻言。

  夏正阳瞪了她一眼,让她闭嘴。

  “陆少主现在成了剑凌宗弟子,志得意满,今后还有大好前程,想必不会计较这点小事吧?”

  夏正阳一脸干笑,连忙出来打圆场。

  “外家事,自然不会计较。”

  陆争平静下来。

  闻言,夏正阳心头一喜。

  不过,他很快就意识到哪里不对。

  “外家事?此话怎讲?”

  陆争笑了笑,不答反问。

  “夏王爷,既然你对陆恒这个女婿很满意,那就让他入赘你夏家如何?”

  “入赘?”

  夏正阳一怔。

  陆争端起茶杯,浅尝一口,无奈笑道:“陆恒已非我陆家之人,除了入赘,我想不到什么别的法子了。”

  陆恒非陆家之人?

  夏正阳懵了,扫了一眼大长老,后者那苦笑的表情,极为精彩。

  很明显,大长老并没有勇气,把赌约之事如实交代。

  看着一脸茫然的夏正阳父女,陆争缓缓起身,从衣袖中取出那张和大长老签订的赌契。

  “这东西,你一定会很感兴趣。”

  陆争将赌契公之于众。

  轰!

  看到赌契上的内容,夏正阳父女如遭雷击。

  “什么?净身出户?真是荒唐……”

  夏正阳的世界仿佛崩塌了,面色死灰。

  大长老若是净身出户,等于毫无利用价值,自己的苦心经营一切,都化为泡影。

  此前投下去的大笔资金,也将血本无归。

  苍天啦!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夏正阳恨不得把大长老身上的肉,一口一口给咬下来。

  “陆争,你当真要把事情做绝了?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大长老咬着牙,忍着屈辱,一脸苦涩的向陆争求情。

  “不好意思,我这个人,就喜欢把事情做绝了。”

  陆争斩钉截铁的道。

  “你……”

  大长老气得浑身发抖,满目通红。

  可惜,陆争赌契在手,这事就算闹到王宫去,自己也是理亏的一方。

  看着大长老气急败坏的模样,陆争心里那叫一个痛快。

  再让你蹦跶?有你报应的时候。

  很快。

  陆争的注意力又转移到夏正阳父女身上。

  “夏王爷,你若还想继续和我陆家合作,也不是没有可能。”

  “当真?什么条件?”

  夏正阳也不傻,知道陆恒一定有条件。

  “条件很简单,正如你此前所言,只要夏悠悠嫁入我陆家,我们便是一家人,自然能够继续合作。”

  陆争戏虐的扫了一眼陆恒。

  “此法甚好,甚好啊!陆少主能不计前嫌,瞧得上小女,那是小女之福啊。哈哈……”

  夏正阳万喜,仿佛一下子从地狱到了天堂。

  只要可以保全生意合作,兴旺家族,改嫁陆争也不是不可接受。

  更何况。

  现在陆争恢复了天赋,又成为剑凌宗弟子,嫁陆争,也算高攀。

  “悠悠没什么意见吧?”陆争又问。

  夏悠悠低下头去,事到如今,不依也得依了。

  她是个明大局的人,如果不能和陆家合作,夏家必定衰亡。

  而修炼,需要巨大金元的支撑,若家族衰败,她在剑凌宗也没有好日子过。

  夏悠悠这默认的态度,让陆恒抓狂。

  “悠悠,我们是真爱,不要相信他的话。陆争,你这卑鄙小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凌天剑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凌天剑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