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终极考核(二)
李布衣2016-08-14 02:493,095

  是驴子是马,拉出来溜溜就知道了!官兵们被雷豹的一句话激得热血沸腾,纷纷摩拳擦掌等待着战斗的开始。

  “全体都有,面向考官,成四路纵队!”赵擎天的口令声响起。

  收回愤然的目光,官兵们很快列队完毕。

  “第一轮考核的规则很简单,参加考核人员分组按队列顺序逐一挑战本组前方考官。战斗时间为一分钟,一分钟后……”赵擎天说到这里,顿了下,脸上浮现出一抹让众人心悸的笑容,“一分钟后还能从地上爬起来的,过关!”

  靠,一分钟算什么?

  一分钟都坚持不住,我自己找块豆腐撞死!

  大家都是血肉之躯,谁比谁差多少啊!

  话说得这么满,要是考官躺下了的话,首长你的脸该往哪里放呢?

  赵擎天极度轻蔑的笑容,显然收到了效果,许多人听完他的话,眼神灼灼地盯着前方考官,心中已是按耐不住。

  “第一组,上!”

  赵擎天一声令下,排在队列前方的四名参选官兵飞快冲出,朝着各自的目标冲了过去。

  正所谓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这四人回时比去时要快得多,因为出去是跑,回来却是飞。

  “啊!”

  场中白烟弥漫,第一波出去的四名参选者躺在地上捂着眼睛痛呼不止,愣没一个能从地上爬起来。白烟很快消散,场中现出四名考官的身形。他们怜悯地看了眼地上的伤者,转身回到了白线上。

  一个回合,直接KO,干净利落。

  列队中,正准备发起第二波冲锋的四个人不由惊得一身冷汗,急忙收住了脚,神情紧张盯着那条白线。

  挑战的全程,他们看得很清楚。在参选者冲到距离白线两米左右时,四名考官的脚不约而同的在地上轻轻一划,四团白烟顿时将挑战者笼罩其中。紧接着,他们飞身跃起,凌空闪电一脚重重踢在挑战者的胸口,战斗便宣布结束。

  有人用力地嗅着。

  “是石灰,他么的!”闻到了空气里熟悉的刺鼻味道,一些人顿时明白过来,在心中暗骂不止。

  部队里身手好的人很多,但身手好还这么不要脸的,他们真没见过啊………

  明明可以靠实力击败他们,偏偏要敲闷棍出阴招,谁带的兵这么腹黑啊……

  特,就是特殊……大家很自然地想起某位首长的话,目光集中到了雷豹身上。嗯,首长真黑,那张脸不黑,但心黑啊……

  看着愤愤不平的参选者,四名考官一脸冷笑,似乎在说:

  怪我咯?老子站在石灰线上,你他么连战场环境都不观察下就往上冲,不阴你阴谁啊?

  “第二组,上!”

  四个参选者又冲了出去。

  有了前面四位兄弟惨痛的教训后,他们看到考官脚一划,四人本能地一个急刹,急忙朝后退去。

  “还想阴我们,没门!”有人得意地想着。

  虚实的变化,只在一瞬间。考官们划地的脚突然发力在地上猛地一蹬,整个人便如离弦的箭一般冲到他们身前。

  狂风暴雨般的攻击降临了。失去先机的四人,慌乱地招架着,越退越远,最后一起倒在了出发线上。

  相比起第一组被一招KO,他们这一组更惨,倒下前都挨了好一顿胖揍。

  不过,四人中有一人的表现倒有些出人意料。这名少尉在倒地的时候团身一滚,带着满身的灰尘一跃而起,怒吼着冲向了自己的考官,展开了凌厉的反击。

  可惜的是,他的反击并没有给考官造成太大的麻烦,反而激怒了对方。别人都躺下了,你小子非要站起来,这不是存心让我在那三个家伙面前丢脸吗?

  作为回应,考官毫不留情地将他揍了个鼻青脸肿。在强大的精神和不屈的意志支配下,少尉不断倒地,又不断地站起来,终于挺过了一分钟的时间。

  和他战斗的考官无奈停手,在三名同伴嘲讽的目光里退回了白线内。

  少尉一瘸一拐地走近白线,昂首挺胸跨了过去。

  “好!”

  “好样的!”

  方阵里响起了震天的喝彩声,参选者的士气大大提振。少尉转身,朝着众人用力地挥了挥拳头。狼狈虽然狼狈了一点,但作为第一个通过考核的人,他的表现让大家看到了通过考核的希望。

  半小时后,第一轮考核结束。

  白线前,四名来自猎鹰的考官,淘汰掉了六十七人,用恐怖的实力征服了所有参加考核的精英们。即便通过考核的人也不得不承认豹头儿的话是对的,在猎鹰队员面前他们确实没有值得骄傲的本钱。

  伤者很快被送了下去,被淘汰的官兵们黯然离开了训练场。

  余下的五十三人来到了第二条线。想像中的危险或者考验没有如期而至,雷豹领着他们径直走到了红线前。

  “红线即火线,也是生死线。跨过这条线,你们将走上一条九死一生的路。”雷豹冰冷的声音响起,“站在这条线前,你们有权知道一些事情。这个世界是和平的,但暗战从未休止。一个月前的一场战斗中,猎鹰战队遭遇了数倍于己的敌人,但他们顽强地击溃了敌人,完成了战区赋予的任务。在这场战斗中,有九名队员身负重伤不得不离开战队,其中包括猎鹰的现任队长、副队长。因为这个原因,你们才有机会参加这次选拔。这场战斗,我们非常幸运,因为没有人长眠在战场上。但是,战争是残酷的,幸运不会一直陪伴着军人,猎鹰的官兵随时都得做好为国牺牲的准备。”

  8月的天气,还有些闷热。雷豹的话,却让所有参选者心生凉意。

  来自各部队的精英们,虽然在训练场上流血流汗,但从没有真正上过战场,许多人甚至根本没作好上战场的心理准备。毕竟,华夏沐浴在和平的阳光里太久,战争的阴云变得格外遥远。如果不是雷豹提起,他们根本不会知道,于无声处于无人处,有这样一支部队一直在战斗着。

  战场并不遥远,硝烟从未散尽,战斗还在进行,于是死亡的威胁在这一刻变得异常真切。

  猎鹰队员的实力,他们刚刚见识过。由这样的精兵组成的队伍,依然在战场上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他们这些人去了,还有活着回来的希望吗?

  震骇中,一些人心里开始打鼓,曾有的骄傲和自信也随之动摇了。

  “这条线,我相信你们中有很多人可以凭着血气之勇迈过去,但这样的人将来面对死亡注定无法坦然。所以,我给你们十分钟时间去想,想想日日盼归的父母,想想倚门而望的妻子,想想承欢膝前的儿女,想想或许还不知道在哪里的漂亮女友,然后再想想这个世上还有多少值得你留恋的美好!”雷豹平静地说着,每一句话都直刺人心最柔软处。

  “你们一定要想清楚,跨过这条线,你们真的放得下舍得掉自己拥有的一切吗?十分钟后,你们可以选择退出,绝不会有人笑话你们!军旅本就是多元的,有人把部队当熔炉,有人把部队当跳板,有人把部队当饭碗,还有人把军装当门面,我从不认为谁的出发点有错。因为这是和平年代,军人也有选择不同人生的权力!而我今天要选的,是甘愿抛弃一切为国赴死的战士!跨过这条线,他们不再是称职的儿子、丈夫、父亲、男友,但他们将成为民族的盾,华夏的枪,战场的神!”

  雷豹说得真诚、恳切。数十年军旅中,在烈士的善后工作中,有太多泪水太多凄凉太多心碎让他不忍直视。他必须让这些热血的青年官兵明白,进了猎鹰就意味着随时要准备牺牲。明白这点后,他再把选择的权力给他们。

  取舍,很难。生死间的取舍,更难。

  十分钟,很短,但对天人交战中的年轻官兵来说,很漫长。

  首长的话,说得很清楚,但他们却想不明白。因为当他们细细思索后,突然发现自己生命中真的有很多放不下舍不得:休假归队前妻子收拾行李时幽怨的眼神,看到穿军装的人就傻呼呼叫爸爸的儿女,在邻居面前炫耀在夜晚独自垂泪的母亲,看着别人花前月下浪漫却在电话中哭着说我等你的女友………

  这些人和事,他们宁死也不想失去。最终,面对红线,有二十八个人没有迈过去。

  “这条线,跨或不跨,都需要勇气,都应被理解!”雷豹看着没有跨过那条线的官兵说道,目光中满是鼓励,“和时家国,战时国家!我坚信若有一天战争爆发,你们会义无反顾地走上战场!去吧!”

  “谢谢豹头儿!我们会的!”二十八个人昂首离去。

继续阅读:第20章 终极考核(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铸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