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终极考核(三)
李布衣2016-08-14 05:552,657

  林百灵拖着行李箱走出了招待所。

  半个月的假期很快结束了,她即将告别这座单调枯燥的军营,回到繁华的大都市海城,回到属于她的生活中去。离别之际,她的心中充满了不舍,但这份不舍只系于秦岳身上,与旁的事一切没有太大的干系。

  这是她第一次走进军营,并在这里生活这么干的时间。半个月,让她懂了许多事情,也看到了军营最真实的一面。她敬佩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因为他们可以把一天做的事情重复地做上一年、两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并甘之如饴。平凡蕴育伟大,在她看来,这也是种牺牲,属于和平时期军人特有的牺牲。但是,这样的日子是极度苍白的,因为了解她更渴望远离,更渴望秦岳的归去。

  她也喜欢猎鹰战队的那些士兵,因为他们是一群很阳光的年轻人,他们身上充满了青春的气息和满满的正能量。但是,她却无法接受他们的许多观点。

  有人希望秦岳留下,所以一边赞美军嫂的伟大,一边告诉她,结婚后她也可以随军。林百灵听了,只能无奈地苦笑,因为她实在无法想像自己随军后会过上什么样的日子,但她相信那种日子会彻底毁掉她的人生。她是跨国企业的部门经理,难道让她辞掉职务,像其他军嫂一样到黑鹰特战大队的军人服务社里打工?又或者到数十里外的城里去重新找一份工作,那不依然是两地分居吗?

  牺牲,可以。如果现在秦岳要上战场去保家卫国,她绝对不会拖他的后腿。可是这是一个和平的年代,牺牲价值何在?这一次,秦岳只是受了伤,如果他牺牲了,他的身后除了家人和她,还有谁会为他流泪?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现实就是如此残酷。她不希望自己和秦岳会成为悲剧的主角。

  “不用送我了,我知道你今天有事。既然当了临时队长,就把最后的一班岗站好吧!”快到大门口的时候,林百灵看到送她的那辆军车后,勉强对身边的秦岳笑了笑。

  “尽管你在笑,但我却能感受到你心中无尽的幽怨。”秦岳苦笑道。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林百灵恰好把离开的日子选在了猎鹰战队新队员考核这天,让他陷入了两难的境地。豹头儿和参谋长倒是很理解他,痛快地给了他一天假,但身为队长的他,哪怕这个队长只是个临时的,他也觉得自己不能太潇洒了。毕竟,猎鹰凝结着太多人的心血,他今天若不出现在训练场上,就是对它的未来严重不负责。

  “一直听人说,锦城是个旅行的好地方,周边有许多著名的景区。我来了半个月,出门看到的就是那个小镇,进门看到的就是齐整的营房,所以秦队长应该能理解我的幽怨。”林百灵俏皮的说道,但眼中却有掩不住的失落。

  “情况特殊,我实在抽不出时间。这件事,你也记在小本本上吧,反正我欠你挺多的,将来慢慢还你。”秦岳尴尬地挠了挠脑袋。这样的话,秦岳说过许多次,但他觉得其实这是极不负责的。因为人生如旅行,景色一旦错过便是错过了。就算景还在,观景的人也找不回当时的那份心情和感觉。从这个意义上讲,许多事情其实是根本无法弥补的,而所谓的弥补,大抵不过是求个心安罢了。

  “我才懒得记……”林百灵摇头,“你自己记得便好。”

  “要走了,没有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之类的向我宣布?”秦岳笑着,转移了话题。

  “没有。出门在外靠自觉。”林百灵妩媚地白了他一眼,“不自觉的话,转业回来后我会教你键盘、搓衣板、遥控器等等设备的正确使用方法……”

  “亲爱的,你好像忘记了,我的膝盖可以碎大石。”秦岳打趣道。

  “碎了,你就没得地方睡了。”林百灵回道。

  “……”

  两人很快来到了车旁。驾驶员急忙跑了过来,帮忙把行李给放上了车。

  林百灵转过身,静静地看着秦岳。

  “这些天还没看够?”秦岳轻拂着她的秀发,心中生出了强烈的不舍。

  “分开的时间长了后,你在我心里的影子就会慢慢变淡。我害怕这种感觉。”林百灵轻语着,眼中腾起一片水雾。

  “傻丫头……”秦岳找不出合适的话来安慰她,只好轻轻地将她拥进了怀中。

  林百灵双手环住了他的腰,用尽全身力气搂紧了他。

  “答应我,早点回来。我真的过得很辛苦!”她呢喃着,两行清泪无声滑落。

  秦岳默然,只用力地搂紧了她。他的心里隐隐生出一种感觉:如果他不离开这座军营的话,他将永远失去眼前的人。

  “注意安全!到家了给我电话!”轻轻拍了拍她的背,秦岳叮嘱道。

  军车启动,林百灵透出窗户定定地望着他,渐渐远去。秦岳站在那里,一瞬间心里空落落的。

  舍与得,如何选择?秦岳面临着人生中最为艰难的抉择。如同雷豹给出的终极考核一样,一条线摆在了他的面前,线的两边,是截然不同的未来和生活。

  秦岳走进训练场的时候,最后的二十五名参选官兵,已经站到了那条黑线前面。

  他悄然走了过去,站在了雷豹的身后。

  “这是最后的一道考核,迈过这条黑线后,你们将成为猎鹰战队的一员。”雷豹的声音低沉有力,“迈之前,我给你们讲一个故事。”

  一条红线,淘汰了二十八个人,每一个都是在考官暴风雨般的拳腿下挺过来的强大战士。在见识过红线威力后,没有人敢轻视眼前这道黑线,因为黑色通常代表着寂灭与死亡。所有人都安静地等待着,秦岳也凝神听着。

  “曾经有一个军官,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战场抗命追杀一个贩毒团伙的首领。他说,那个家伙活着,会害死无数人,现在有杀他的机会,挨个处分算个球,就算上军事法庭他也愿意。敌人在逃跑的路上抓了几名村民当人质,他又挺身而出给敌人当人质换回了村民。他说,保护民众是军人的职责,死了也没啥好后悔的。敌人将他打成重伤,用他作诱饵重伤了两个前来救他的战友。他为了保护战友,拉响了敌人身上的手雷,选择与敌人同归于尽。他死后,没有被评为烈士,而他战场抗命的恶劣行为,在很久一段时间成为了军队里的反面教材。但很多年后的事实证明,他比所有人都看得远,他当初的决定没有错。他一心想杀死的那个贩毒团伙首领,现在成为了东南亚最大的毒品军火贩子,过去数年中至少有数十名华夏国边民死在了他的军火实验中。”

  雷豹想起往事,眼中尽是悲伤与痛楚。

  “这条黑线,就是这个军官人生的剪影——舍弃荣誉,舍弃生命,在黑暗中战斗,在黑暗中牺牲,在黑暗中守护。他牺牲后,没有成为万众瞩目的英雄,没能化成烈士陵园里的一块墓碑。荣誉重于生命,你们有舍弃荣誉只求杀敌的勇气吗?生命只有一次,你们有牺牲自己保护民众的勇气吗?为了战友活着,你们有引爆手雷将自己炸得粉身碎骨的勇气吗?”雷豹的问题,尖锐有力。

  二十五人沉默着,最终有二十二人迈了那条黑线。

  “可以告诉我他的名字吗?”秦岳听得心神剧震,忍不住出言问道。

  “他叫赵灵风,是猎鹰战队的上一任队长。”雷豹看着他,低语道。

继续阅读:第21章 神圣的誓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铸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