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浴血战神
李布衣2016-07-11 08:284,037

  天色已明。

  晨光洒落在大地,密林中却依旧无比阴暗。

  枪声依旧没有停止,残酷的战斗在阴暗潮湿中发酵,渐渐充满了血色的仇恨。

  “追上去,杀光他们!”古特里挥动着手里的枪,红着眼睛朝着佣兵们怒吼着。

  佣兵的生涯里,他经历过无数次战斗,却从未像今天这样沮丧。

  密林中的缠斗,已经持续了将近两小时。敌人一直在撤退,但每一次反击都异常凶狠凌厉,停下后转身挥出的一记记重拳,揍得他的鼻青脸肿憋屈无比。

  十八名佣兵战死,他依然没有看到一具敌人的尸体。在这片丛林,对手似乎拥有某种神奇的魔力,总能从意想不到的地方突然杀出来,又从容地撕开他布下的网离去。从他手下的两名狙击手被敌人干掉的那一刻开始,占据人数和火力优势的他便一直处于被动挨打的状态。

  预料中半小时结束战斗的情景没有出现,完成雇主的任务似乎已经不可能了。

  杀红了眼的古特里,现在一心想做的,就是报仇,替死去的佣兵们报仇。如果连这一点都做不到,今日的失败,将成为他一生无法洗刷的耻辱。

  “我的人撤了。敌人太强,我们挡不住。我想,他们很快就会得手,继续打下去没有意义。”耳机里,突然传来了残狼无奈的声音,让古特里心中最后的一丝期盼化成了泡影。

  青狼很快也率手下撤出了战斗。

  “滚吧!老子的游戏还没结束!”古特里狞笑着,抱着枪冲了出去。

  史密斯接到毒狼的电话后,苦涩地笑了笑,转身朝着远方走去。军方不动华夏动了,实际上完成这次任务的可能已微乎其微了。作为资深的情报人员,他了解华夏国的作风,不出手则罢,出手便是雷霆,华夏军人为完成任务可以牺牲一切,没有人能轻易从他们手中夺走胜利的果实。

  事情到了这步,多留再无益处,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只要SA型新材料的技术不外流,飞行器的残骸、电脑芯片、数据盒等等,落到谁手里,都不过是一堆废铁罢了。

  密林中,古特里率领的疯狂佣兵,又一次与猎鹰断后的队员交上了火。

  弧形的火力网不断收缩,压缩着韩正风和猎鹰队员们的生存空间。几次接触下来,对手变得异常狡猾,以缠斗的方式不断消耗猎鹰的弹药。而只要猎鹰打算撤退,他们就会嗷嗷叫着发动一次冲锋,迫使猎鹰回到阵地。

  “这可真是王八咬住不松口啊!”头上缠着绷带的韩正风,带着几名队员顶在阻击阵地的最前沿,看着那些在林中时隐时现的敌人,不禁摇头苦笑。在这种情况下,他已经没办法下令撤退。留在战场的三名狙击手,都在敌人的重点照顾下受伤失去了战斗力,失去威慑力量的猎鹰再退的话,必定会遭到敌人的穷追猛打。

  “前沿的所有人都听好了,把你们的手雷集中起来,送到伤员手中!每人留一个弹夹,多余的弹药,也交给他们。”韩正风一咬牙,作出了一个沉重的决定。

  他要留下来,和几名伤员一起阻击敌人,为其他人争取撤退的时间。

  分队频道里,一片死一样的静寂。

  “都发什么呆,执行队长的命令!”有伤员怒吼。撤退路上,他们不只一次向韩正风提议留下断后,但都遭到了他的拒绝。

  “滚你么的,猎鹰没这传统!”有人愤怒回应。

  “要死一起,屁大个事!”有人慨然笑道。

  “执行命令!”韩正风怒吼。

  身侧队员扭头看着他,坚定地摇头。所有在前沿的队员,没一个人动,猎鹰战队的命令,在战斗中离奇地失效了。大家心里都清楚,任务已达成了,副队长带着人和第一战斗小组汇合后正朝D区快速撤退。

  既然任务达成了,要撤当然得一起撤。活着,谁他么不想!但若是要抛下受伤的战友逃命,爷们儿丢不起这人!更何况,秦岳和柳森这两尊杀神还在奔向战场的路上。

  “都他么要翻天了!好吧,要死死一堆,热闹!”韩正风笑骂着,收回了自己的命令。

  他的心中却感欣慰。秦岳这个混蛋抗命返回战场,不仅鼓舞了众人的斗志,也影响了他们的决定。不舍不弃,信心信任,猎鹰的精神已经悄然传承到了新一茬队员的身上。这个舞台终属于年轻人,就让这场注定要浴血的战斗,将他们的心凝聚到一起!

  就在韩正风调整战力准备与敌人决死一战的时候,秦岳和柳森已经抵达了战场。

  秦岳隐在距离佣兵数百米远的右侧林中,聚精会神地观察着敌人,想要找到敌人的指挥官。擒贼先擒王,只要干掉他,突围和撤退就会轻松许多。而柳森呢,已经占据了一处至高点,漆黑的枪口瞄着战场,等待秦岳的命令。

  两分钟后,佣兵们突然停止了对猎鹰阵地的攻击,战场出现了诡异的平静。

  秦岳目光落在一棵大树后面,不由目光一亮。树后面,蹲着四个人。一个赤膊大汉拿着根树枝在地上写写画画,另外三人则神情专注地听着。

  柳森接收到了秦岳传来的信息后,从瞄准镜锁定了目标,然后朝秦岳打了个OK的手势。

  四人很快起身,佣兵开始涌出向战场,战斗的号角再度吹响。

  这次,敌人选择了猎鹰前沿阵地左侧作为突破点。

  简单的火力准备后,数十名佣兵发起了冲击。

  肩扛火箭筒的古特里站在几棵大树中间,悄然将火箭筒探出,瞄向了战场。他想起了史密斯在他走向战场时说的话,冷静地寻找着目标。

  柳森屏住呼吸,一瞬不瞬地盯着目标。那是个狡猾的家伙,站在了一个由大树构成的射击死角中,无论在哪个攻击都很难伤到他。但是柳森相信,只要敌人微稍一动,他就有信心抓住机会将他当场击杀。

  “糟了!”秦岳注意到了大树后探出的火箭筒,心中不禁凛然。左侧阵地遭到猛攻,队长韩正风正带着几人往那里奔去。

  举枪,跃出丛林,秦岳朝着古特里藏身处扫射。树皮纷飞,火箭筒飞快地缩了回去。

  几名佣兵转身,朝他开火。

  “嗖嗖嗖——”

  秦岳提速,穿行于密集的弹雨中。灌木、大树、岩石、浅坑,都成了绝佳掩体。利用敌人射击的间隙,他在数息间就狂奔出近五十米远,顽强地朝着目标挺进。

  古特里注意到了他,后者完美的战术动作让他心中暗震。

  “这家伙,难道就是留给史密斯深刻印象的人?”他的心中,生出了一丝警讯。史密斯的实力深不可测,能让他印象深刻的人,值得重视。

  韩正风带人来到了左侧阵地,很快组织起了强力的反击,顽强顶住了佣兵们的攻击。他看到了秦岳,知道柳森定然在暗处。虽然不知道两人要做什么,但他仍然下定决心硬碰硬,给两人争取寻找战机的时间。

  古特里依着树,冷笑着扣动了扳机。

  “嗖——”火箭弹朝着左侧阵地而去。

  剧烈的爆炸,在阵地上激起了巨大的烟尘。

  滚滚气浪掀飞了韩正风和他身侧的两名队员。弹片夹着碎石,呼啸着淹没了他们。

  “不!”秦岳怒吼,从大石后闪出,举枪急射,顷刻间打光了弹夹里的子弹。

  子弹如雨,纷纷击在古特里身前的大树上,树皮木屑朝着四周激射。

  “啊!”古特里低头捂着脸,朝后急退了两步。

  这两步,很要命。

  柳森手中的枪响。

  古特里的脖子上炸开了一团血花,惨叫着扑在地上,连滚带爬地躲进了草丛中。

  秦岳扔掉了手中的枪,拔出匕首疯狂地追了上去。

  几名佣兵冲了上来,开枪阻拦。

  一颗子弹穿透了秦岳的肩膀,另一颗子弹钻进了他的大腿。

  鲜血狂涌而出,秦岳依然在狂奔。浴血的战神,不斩敌酋誓不归。

  柳森又一次扣动扳机,一名追在秦岳身后的佣兵扑通倒地不起。

  但仍有三名佣兵凭借地形掩护,紧紧追在秦岳身后。

  柳森不停扣去扳机,形成了短暂的火力压制,努力为秦岳争取时间。

  林中,血流满面的古特里听到脚步声,惊恐地拔出手枪从草丛中爬了起来。朦胧的视线中,有一道黑影正高速逼近。

  “呯!呯!呯!”古特里举枪一阵急射。

  秦岳闪避中猛地一抖手腕,匕首破空而去。

  惨叫声起,古特里食指断落,手枪坠地。他咬牙捂着手急退。秦岳猛地跃起,凌空一脚飞踹,踢在了古特里的胸口。

  古特里倒地后一阵翻滚,忍痛拂去了脸上的鲜血。弹身而起,他瞪着血红的眼睛盯着秦岳,神情狰狞恐怖。

  “你究竟是谁?”他用生硬的华语道出了心中的疑问。

  “华夏军人,秦岳!”秦岳冷笑,脚尖轻轻一挑,地上了匕首飞到了他的手里。

  “来吧,像绅士一样决斗!”古特里双拳紧握,拳头滴血。

  秦岳揉身而上,手中匕首闪耀起一片雪光。

  “你……”古特里急忙闪避,身上依然留下了数道伤痕。

  “中国有种死法,叫凌迟。”秦岳狞笑着扑了上去。

  队长和战友生死不明,他恨不将眼前的杂碎千刀万剐。绅士,去你么的,老子会让你生不如死!

  一地血肉泥泞,秦岳巍然屹立。

  三名佣兵终于成功地冲了林中,却瞬间石化。

  “上路!”一个血人扛着火箭筒,笑着扣动了扳机。

  古特里虽死,但佣兵们已经完成了对猎鹰的包围。韩正风和两名队员重伤后,又有几名队员负伤失去了战力。柳森打完了子弹后,也在撤向阵地的路上挂了彩。

  交战双方都停了火,似乎都在等待着古特里和秦岳战斗的结果。

  秦岳在爆炸声中走进了战场,一手拎着一把枪。

  “来啊,老子在这里!”他怒吼着,用力挥动手中武器。

  佣兵们看着他,眼神中有莫名的惊恐。古特里完了,他们该何去何从?

  此时,远处突然传来直升机螺旋桨的巨大轰鸣声。强烈的气流,吹得林中的树林东倒西歪。

  佣兵们抬头望向天空。

  三架没有涂装的武装直升机出现丛林上方的空中,寒光闪烁的机炮指向地面。

  佣兵们急速退却。

  秦岳无力地倒在了地上。

  “队长他们怎么样了?”阵地上,秦岳努力睁开眼睛,紧张地问道。

  “都伤得很重,但不致命。”一名队员应道。

  “那就好……”秦岳心神一松,疲惫与伤痛齐齐袭来。

  “秦岳,你的狗胆越来越大了!战场抗命,你不怕老子送你上军事法庭?”信号切入,秦岳的耳边响起了一声炸雷。

  “狗RI的张大雷,你他么告老子黑状。”秦岳念叨着。

  “你说什么?”雷豹喝道。

  “我说,要上法庭,那也得让我睡会儿吧,我实在撑不住了。”秦岳说完,昏死了过去。

  “你这个混球!”雷豹的吼声中,有一丝暖意。

  “他么的,都睡吧!可以睡个安稳觉了!”听着两人的对话,西南战区指挥部里,张振华将军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

继续阅读:第9章 军装与爱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铸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