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穿越火线
李布衣2016-07-11 08:283,158

  丛林,很容易迷路。

  但秦岳不会。千百次残酷的丛林搏杀训练,让他一入丛林便如鱼得水,可以像野兽一样寻路、奔跑、跳跃,并随时准备扑向猎物,给予它致命的一击。

  紧紧跟在他身后的柳森,身形同样快若闪电。大家都知道他是狙击牛人,但却没人知道,他还是秦岳丛林训练的专职陪练。

  “他么的,有本事你跟我玩狙击啊!”在被秦岳虐了千百遍后,柳森终于忍不住发出了他军旅生涯中最激情澎湃的呐喊。

  没想到,秦岳居然答应了。在五局三胜的较量中,秦岳以三比二的成绩击败了他。这是他军旅生涯中第一次在自己最擅长的领域被失败,而且败得口服心服。这一败,他收获巨大。秦岳击碎了他身上的傲气与自大,让他变得更加沉稳内敛,由此步入了一个狙击的新境界。

  前方,秦岳一扬手,身形消失在一颗大树后面。

  柳森凝神,耳边传来了鸟儿扑腾翅膀的声音。

  有敌人!

  在这时段,野兽穿林是惊不起飞鸟的,只有外来的力量会让丛林的原住民们感受威胁。

  两人会合到一处,悄无声息地潜行,秦岳在前,柳森在后,恰似一把刀,一面盾。

  “草他么的,今天这罪遭大了!”前方,有微弱骂声传来,紧接着便是哗哗的撒水声。

  “可不是,折腾他么半宿,鬼都没见一个,反而弄得自己遍体鳞伤。”有人附和。

  “听说前面打得很惨,这回大概是遇上硬茬了。”

  “听二哥说,好像是华夏国的军人吧!天下掉下来的到底是他么什么东西,竟然把他们给招来了。”

  “鬼知道。走吧!”

  “听说那伙狠人正朝这边撤退,咱们可要小心点,别挂在这里了。”

  声音渐远。

  秦岳神情凝重。他料到了前方的形势不妙,却没想到敌人竟然在猎鹰撤退的路上布下了伏兵。

  “冲?”柳森轻声问道。以他和秦岳的配合,在这样复杂的地形环境下,他有信心轻松穿越眼前的火线。

  秦岳摇头,接通了张大雷的通讯,及时发出了示警。

  “走,转转去,准备好打猎。”切断通讯后,他叫上柳森,悄然摸向了隐在丛林中的敌人。

  另一边,收到警讯的张大雷暴跳如雷。

  “他么的,老子就知道这小子要出问题!战场抗命,老子真恨不得一枪嘣了他!”

  在讲明敌情后,秦岳完全不理会他的愤怒,还提出了两面夹击的作战方案。夹击,夹击个毛线啊,老子看你们两个是要日天了!

  虽然对秦岳无视指挥部命令,擅长返回战场并置任务于不顾的行为极度愤怒,但此时的他,却只能把心思放在如何应对前路敌人上面。他现在所在的位置,距离敌人的伏击区域不到三公里。急是没有用的,眼下最重要的是如何突破封锁线。至于秦岳,等这仗打完了,就算拿枪架着也得把他给弄回去。

  至于秦岳的安全,他倒也不担忧。柳森和他组成的二人组,即使是遭到围攻,自保也不是问题。不过,秦岳的反常举动,倒让他无比担心韩正风等人的安危。队长负伤了,断后的十五名队员能不能带着他安全突围呢?

  “150米,九点方向,三人。”

  “130米,十一点方向,两人。”

  “130米,一点方向,三人。”

  “140米,十二点方向,三人。”

  秦岳在林中自如地穿梭游移,在抵近侦察的过程里,悄无声息地用手势向隐在远处树梢上的柳森标定了敌人的大致位置。柳森收到讯息后,枪口微调,从瞄准镜里一个个地搜索目标。只等秦岳一声令下,他就会把眼前的敌人一个个送进地狱。今夜的丛林,是他与秦岳的舞台,他们将在鲜血中漫步、起舞,演绎一个属于华夏军人的神话。

  秦岳匍匐在草丛中,前方一个落单的身影,吸引了他的注意。

  “就从你开始吧!”挥手,示意柳森警戒,他缓缓抽出了战靴上的匕首。

  寒光一闪而过,带起一蓬血花。

  秦岳收刀,左手捂住敌人的下巴猛地一拉。

  “咔嚓”一声轻响,敌人瘫倒在地,秦岳冰冷的目光四下游移,开始搜索新的目标。

  第三个敌人毙命的时候,在挣扎中扣动了扳机。清脆的枪声,在寂静的林中听上去格外惊人动魄。

  隐在丛林中的残狼,听到身后传来的枪声,不由面色一变。枪支走火这种事情,绝对不会发生在这些佣兵的身上。唯一的解释就是,敌人来了。

  “二哥,后方有敌人偷袭,死了三个兄弟!”没过多久,耳机里传来了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

  “多少人?”残狼怒气冲冲地问道。他的心思全在猎鹰的身上,却不料背后竟然被人捅了一刀。

  难道说,华夏的援军这么快就到了?他心里一紧。

  “看样子是一个人下的手。我正带着几个兄弟搜索,目前还没有……”

  “呯!”清脆的枪声传来,耳机里的声音嘎然而至。

  看着正在汇报情况的佣兵脑袋猛地炸开,周围的几名佣兵扑通一声趴在了地上,慌张地举枪朝着前方胡乱一通扫射。经验告诉他们,敌人离他们并不远,因为只近距离上的狙杀才会有眼前这种效果。

  “找出来,干掉他!”残狼下令。他从前方调来了两名狙击手。两人很快找到了合适的狙击位置,在静寂中等待着枪声再起。

  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在战场上。他像豹子一样在丛林中奔跑跳跃,一路枪声,一路火光,子弹如雨点般落向了佣兵们隐身处。

  “找死!”看着穿行于阵前并疯狂扫射的敌人,毒狼的一名狙击手狞笑着,扣动了扳机。在有狙击手的战场上,这样的挑衅无异于送死。

  枪口的清烟还没散去,敌人的身影消失了,一声清脆的枪声从远处传送来。

  开枪的狙击手听到了生命中最后一个声音。滚烫的血液,从他的额头滴下,他惨叫着从树上摔落了下来。

  隐在他身旁不远处的另一名毒狼狙击手,手心冷汗直冒,颤抖着一枪打向了黑暗中。回应他的,是又一声清脆的枪响,以及一颗准确钻进太阳穴的弹头。

  两名狙击手的死亡,顿时让佣兵们心中寒意大作。没有人敢再现身挑衅,没有人敢继续搜索。他们只能默默地伏在地上,焦急等待着残狼的命令。

  “五人一组,派出四组人,给我搜!”残狼再度下了命令。敌人的凶残,让他动了真火,不惜调动伏击猎鹰的人手,誓要将暗中的敌人铲除。一个诱敌,一个杀敌,两个人公然的挑衅,更让他无法忍受,一次性派出了20名佣兵进行围剿。

  四组人出动后,敌人似乎消失了。丛林里恢复了平静。

  分散敌人兵力的目的已经达成,秦岳和柳森自然不想再冒险,干脆爬到了两棵大树的树梢上,静待最佳的突击时机。

  “队长,你们要坚持住啊!”秦岳眺望远方,忧心如焚。

  远处,晨光渐盛,云彩隐现,光明就要降临了。

  “打!”张大雷一声吼,猎鹰的队员们汇集在一起,像一柄利刃直接插进了伏兵的左翼。

  伤员,依旧是军人。使命的召唤和战斗的激情让他们忘记了身体的伤痛,如出林猛虎般冲向了敌人。

  子弹,疯狂地泻出密林。吼声,如惊雷响彻大地。

  华夏国的军人,在冲锋的时候,永远都有一往无前,视死如归的豪情。这份豪情,曾经无数次救华族于危难之际,救民众于血火之中,留下了无数可歌可泣的往事,也给对手留下了一个个难解的迷团。

  张大雷独臂携枪,冲在了队伍的最前面。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他要用这一波攻击,彻底把毒狼的人打痛,疼到他们哭爹喊娘,失去继续战斗的勇气!

  残狼很快收到了左翼遭受猛攻的消息。按照战前的计划,他现在应该马上合兵围歼敌人。可是,他现在做不到。因为战场后方的两个杀神又出手了,佣兵们稍微一大意,便会遭到致命的一击。如果此时合围敌人,那隐在暗中的两名狙击手,就有打不完的移动靶了。

  就在他犹豫不决之际,两名狙击手出现在了战斗最激烈的地方,左翼立刻遭受重创,九名佣兵阵亡。

  “撤!”残狼仰天长叹,下令撤退。十几个兄弟死了,大哥不会原谅他,但继续打下去,大哥会杀了他。

  战场很快恢复了平静。张大雷四处寻找,没有找到秦岳和柳森的身影。

  “秦岳,你他么要对你的决定负责!”战场中央,张大雷转身,朝着身后的密林大吼,猛地将手里的枪砸向了地面。

  “我要对我的战友负责!”秦岳的声音,从远方传来。

继续阅读:第8章 浴血战神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铸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