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伊人初嫁
花开不息2018-06-06 03:163,344

  当今天下之势,乃三国鼎立之姿,分别是夏国、凌国、云国。

  夏国煜帝,自即位以来,一心一意于国事,以社稷安稳、国富民强为己任,大力发展经济、改革国制,近年来百姓安居乐业、国力蒸蒸日上,渐成富饶之邦、三国之首。

  煜帝五年秋,凌国使者来朝,期间表示凌皇愿以十里锦红为聘礼,为太子凌逸风求亲夏国第一异姓公主鄢纯然。

  此举震惊三国,民间朝野竞相揣度个中因由,乃街头巷尾茶余饭后极具分量的谈资。

  同年初冬,煜帝颁布圣旨,应凌国之请求,同意将公主鄢纯然赐婚于凌国太子凌逸风,于来年春天,举行婚嫁仪式。

  不日,公主鄢纯然不顾冬日严寒,雪中跪请三日有余,直至晕厥。

  无独有偶,凌国太子凌逸风则日日沉醉于温柔乡,流连忘返,醉酒时,还不忘念叨,“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这样的盛世联姻,怎能不令人侧目,这一对年轻人,又终将何去何从?

  ……

  来年,初春。农历三月三,大吉,宜婚嫁。

  清峡谷,位于夏国南面,乃通往凌国的必经之路。

  清晨白雾,宛如天边的仙气,将一切都刻画的如同绝美的仙境一般。

  远处,敲锣打鼓声幽幽传来,在空灵的谷中不断的回响,伴随着溪水潺潺的叮铃、鸟语绵绵的鸣叫,演绎着天然而欢庆的乐曲。

  如此美景,令迎亲队伍遗忘了路途中的颠簸与辛苦,舒心的沉浸其中。

  十米开外,浩浩荡荡的队伍中,走在最前端的骑在马背上的一位白衣男子,模样俊秀而干净,目光专注的看向四周,时刻防备。

  他的身后,一丈长宽的奢华马车平稳走来,发生哒哒哒的马蹄声。

  马车内,鄢纯然静静的坐着,目光潋滟,垂眸看着纯手工制作而成的绫罗上,绣有清新淡雅的百合图案,寓意百年好合。

  多美的寓意啊,只是,人的幸福,怎会是穿上一件衣裳就能够拥有的?

  离开熟悉的国度,离开熟悉的人群,前往陌生的国度,面临陌生的面孔。

  前途漫漫,她无法预知,将要面临怎样的局面?

  想到此,鄢纯然自嘲一笑,无论如何,从她坐上和亲的花轿开始,一切都已然改变。

  倏然,一阵阵冷风飘过,周边的人发出一声声尖叫声,“有人抢亲啊!”

  鄢纯然倏然一惊,心想,不会这么巧吧。

  混乱中,掀开车帘一角,外面白色浓烟滚滚,一批蒙面黑衣人意外出现,四周陷入无尽的迷雾当中。

  耳边是一阵阵打斗的声音,急促而狠戾,让她听了,不免心一颤。

  “快!保护太子妃!”混乱中,有人如此喊道。这个声音她认得,是凌国太子派人迎亲的人。

  恰时,一阵疾风扑面而至,一蒙面黑衣男子赫然出现在跟前。甚至来不及作何反应,身体被点中穴道,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掳走,毫无半点反击之力。

  当黑衣人正欲一跃时,意外被人挡住去路,听得他大声斥道,“你是谁?还不速速放下太子妃?”

  只听到黑衣人冷哼一声,一手控制鄢纯然,一手与男子正面交锋,打的难舍难分。末了,失了耐心,对准敌方的胸膛猛击一掌,年轻男子被震的一声闷哼、连连后退,一脸痛苦。

  趁此空隙,黑衣人随即将人带走,空有一阵阵余风飘过。

  年轻男子半捂住胸膛,冰冷的目光扫向两人消失的地方,气的面色铁青,“快放烟火,告诉太子事情有变,速来支援!绝不能让人给跑了!”

  ……

  凌国边境,一望无际的麦田,春风吹起,漾起层层绿浪,甚是壮观。

  只是,如此美景,却来不及被人欣赏。

  “放开我!是谁派你来的?你掳走我,究竟有何目的?”

  疾风拍打在面颊上生疼生疼,大红花嫁衣好似朵朵盛开的玫瑰傲然怒放,却吹不散鄢纯然心中的不安。

  马背上的阵阵颠簸,荡的她头晕目眩,五脏六腑都要被吐出来的感觉。

  她没有想到,会有人如此大胆截住朝廷的喜轿,他们的目的是想要破坏夏国与凌国之间的关系?还是为了私人恩怨?又或者是为了种种猜想,都是她所不能够承受之重。

  “说话啊!你有本事抢人,为何没有胆量说出你是谁?”鄢纯然焦灼着呼吸,大声呐喊道。

  “嘶”的一声,骏马一声长叫,万物似乎在刹那间静下来。

  鄢纯然刚踹上一口气,身体就被抽离马背上,双腿发软的站在地面上。

  抬眸间,意外对上一双冷漠而复杂的眼睛,顿时杏眼圆睁,“怎么会是你?”

  黑衣人扯开面巾,一张英俊而冷漠的脸庞彻底的暴露在日光下,一身黑袍更衬的他的冷。

  然而,他看向眼前这个女子的目光是无比的温柔与怜爱。

  “本来就是我。”

  “你疯了吗?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我没疯,我知道我在干什么,我唯一的目的就是要将你带走。我绝对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你嫁给那个风流太子,任由其糟蹋!”

  “你……”他的话重重的敲打在鄢纯然的心中,她瞪大眼眸,面对着打小视为哥哥一样的庆生,心中又感动又气恼,感动他对她的好,恼怒他的不顾安危,只是为自己考虑,只为不让自己嫁给那个男人。

  这般的情深意重,这般的恩情似海,鄢纯然突然间有一种想要落泪的冲动。

  庆生抓住她的手,语气中带有几分急切,“纯然,我们一起离开!”

  “不……”鄢纯然摇头,情绪极度苦涩,继而劝阻道,“从我踏上花嫁的那一刻,我就没有想过要离开!庆生哥哥,谢谢你的好,你走吧!”

  她消失这么久,凌国自会派追兵而来,他们又身处于如此显眼的地方,极容易被人发现,一旦被抓,后果不堪设想。而她绝不能够连累庆生哥哥。

  “要走一起走,我是绝对不会放任你一个人。”说着,就要将人带上马车,鄢纯然却是大声喊,“我不走!你快逃吧!追兵就要来了!”

  “现在才想逃,怕是来不及了!”倏然,一道好听而玩味的男性嗓音乍然响起,两人错愕的循声望去。

  麦芽田边,何时站立着一道身影,他们却丝毫没有察觉。

  那人年约二十上下,一袭华贵的锦缎长袍,包裹着俊秀挺拔的身躯,宽肩窄腰,如松竹翠柏。腰间佩戴着一条白玉带,正中镶嵌着一颗红色的宝石,甚是妖媚。

  鄢纯然看着那红色宝石,极少有男子会带有红颜色的饰品,因为只觉得俗气。如今,瞧见他身上的那颗,倒是觉得与他个人极为相符。

  这么想着,目光慢慢往上移,差点发出一声惊叹,世间还会有这般出色的美男子。

  美如冠玉,浓眉秀雅,鼻梁高挺,唇形绝美,脸庞白皙,棱角分明如鬼斧神工雕刻,如诗似画。但更美的不是他的五官,而是他整个人的气质。

  那是一种从骨子里透出的美,不同于高贵与优雅,不具有风华与飘逸,反倒是带有几分玩味与懒散,邪魅而风流,同时又结合了深沉和内敛,阴郁和深邃,整个人从内到外,透着一股子无与伦比的风流气息,出众的五官在他特有的气质下反倒是显得无关紧要了。

  这样一号人物,他就那么突兀的出现在麦田内,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他都是一具吸引力,又带有神秘感的男子。

  鄢纯然看他愣愣出神,莫名的感觉心口有几分不正常的跳动,呼吸有一两秒钟停止流动……这一种极度陌生的感觉,令她异常不安。

  与此同时,她的脑海中怵然冒出一个念头,该不会他就是凌国那号风流太子爷凌逸风吧。

  凌逸风悠闲的看着对面的一男一女,目光触及到两人过于亲密的身子,狭长的眸子内掠过一丝冷光,低低的笑,“你真是好大的胆子,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劫走本太子的妃子。”

  此话一出,便已道明自己的身份,鄢纯然心中的猜测便得到证实。

  察觉到鄢纯然的目光,凌逸风突然朝她好色一笑,“太子妃,乖乖的,等着本太子来救你!”

  鄢纯然眼底掠过一丝寒意,身子直打哆嗦,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

  “来人啊,将此人抓住!本太子要将人五马分尸!”

  鄢纯然瞪大眼瞳,不敢相信,他竟然会是这样一个无情的人。

  静谧的四周,涌出一大批的暗影,如疾风般朝他们这边袭击而来。

  “纯然,抓紧!”庆生面色一沉,将鄢纯然抱住,从腰际抽出一把软剑,单手与众暗影产开激烈的争斗,一时间耳畔是阵阵滴沥啪啦的异响,听得令人心乱如麻。

  感觉到此刻的危险,鄢纯然屏住呼吸,硬大气不敢出一口,就怕连累他。

  那头,十米之外的凌逸风,狭长而浓密的眼眸微微眯起,盯着整个人扑在别的男人身上的鄢纯然,只觉得甚是刺眼,当即开启菲薄的嘴唇,无情的命令道,“谁取下此人首级,本太子许他千金万两。”

  阴鸷的声音如同修罗殿传来,鄢纯然身子一抖,凌乱中,她错愕的看向凌逸风那一方,触及他眼底的浓浓杀意,从头到脚,从里到外,冰冷刺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君霸爱,凤后撩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君霸爱,凤后撩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