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与君初遇
花开不息2018-06-06 03:161,716

  “想杀我,没那么容易!”头顶上的寒音将她拉回来,鄢纯然抬起眸,心里又慌又乱,“庆生哥哥,你放开我吧,赶紧逃!”

  “不!我一定会带你离开的!”庆生坚定不移的看她一眼,英俊的脸庞上浮现出点点汗水,在阳光的照耀下,泛出点点光芒,一双凌厉的目光防备的盯住面前的敌人,就连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可是腰际的力量却不从松懈过,那么小心翼翼的将人护在怀中。

  这一刻,鄢纯然感觉到无比的苦涩。

  以他的武功,想要逃开,根本就不是问题。可是,他宁愿带她走,也不愿意独自离开!

  庆生哥哥,你对纯然的恩情,纯然该如何还给你?

  不知大战了几十个回合,两方的战斗力正在逐渐的消耗。

  鄢纯然甚至能够感觉到庆生的回击慢下来。

  倏然间,“嘶”的一声,庆生的身子一颤,触及他右手上的伤口,鄢纯然面色灰白,语带颤音,“庆生哥哥,你受伤了!”

  “没事!”庆生开口安慰,解开她的穴道,还不忘安慰,“相信我!”

  鄢纯然死死咬住嘴唇,鼻尖酸酸的,心中的不安越来越浓。不行,她不能够眼睁睁的看着他送死!

  就在这时,一人倏然出现在庆生身后,动作凌厉的朝着后背就是一掌,只觉得庆生一颤,硬生生的吐出一口鲜血,浓郁而血腥,甚是刺鼻。

  “庆生哥哥!”鄢纯然尖叫一声,慌乱的扶起他,心中无尽愧疚。

  要不是因为她,他不会不远千里,不顾生死的来阻止;要不是因为她,他也不会面对这样的局面?一直以来,只要是她想要的,他都会想尽一切办法来满足她。

  这一次,难道要让他用生命来付出吗?

  不,她不要这样,她希望他好好活着。

  鄢纯然倏然转过头,泪眼朦胧的看向那个唯一有权利放人的身影,语气近乎哀求,“太子殿下,我求求你,放他一条生路,不要再打了!”

  庆生听到她的话,大声制止,“纯然,不要求他!”却也因为太激动,拉动了胸口的内伤,随即又吐出一口黑血。

  鄢纯然死死扶助他无力的身体,沙哑道,“你别再动了!”

  看清这一幕,旁侧的白青不禁感叹,谁能够想到,好好的一双新人,会面临这样的一幕?

  下意识的往身旁的主子看去,触及到那一抹动人心魄的微笑时,心中遽然一颤,复而看向一身嫁衣的纯然公主,无声的叹息。

  太子妃想要保住的这个人,凶多吉少!

  下一秒,凌逸风一步一步的靠近,鄢纯然本能的用身子挡在庆生前面,如果他想要杀人的话,先从她的尸体上踏过去。

  凌逸风眯起眼眸,一只修长而干净的手捏住她的下巴,鄢纯然触及到那一双琉璃般璀璨的眼瞳,清晰的倒影着她的无助,只见他嘴角扬起一抹弧度,听到他一字一句的说,“公主刚刚在说什么,本太子刚刚没有听清楚,公主再说一遍才好!”

  明知道他不过是想要借此机会来羞辱自己,可是,她却不得不再开口重复一次。

  指甲深深的渗入皮肤内,随之而来的疼痛时刻在提醒她是如此的清醒,毫无畏惧的对上他嘲讽的表情,一字一句说,“太子,请求你大发慈悲,放过他吧!”

  “纯然,不要!”声音几近乎悲凉。

  “堂堂一国公主,竟然为了一个奴才开口求人,真是稀奇!”

  “对,我求你!我跟你回去,只求你放他一马!”

  凌逸风温柔的笑了,抓住她的右手,狠狠一用力,拉开他们的距离。

  眼底寒光乍起,无情的吐出一字,“杀!”

  “不!”鄢纯然大喊一声,接踵而至的是一声声凄厉的痛苦声,划破天际,生生的敲砸在鄢纯然的心口,血色从她的脸颊上急速褪去,剩下那一抹的惨白。

  鄢纯然缓缓的,缓缓的转过头,震愕不已的看着背后不足十米处,浑身是伤的庆生,身子蠕动几下,最终无声的倒在的血泊中。

  更令人触目惊心的是,一把银白色的刀刃无情的穿过他的右腿,流出来的是好似她花嫁衣上的那抹红,深深的刺痛了她的眼瞳。

  那一瞬间,鄢纯然有一种坠入千年冰窖的错觉,身子与心灵,凉透到了极点。

  难以支撑,身子无力的跌坐在冰冷的地上,泪水悄无声息的垂落,心痛的让人难以呼吸。

  “对不起,都是我害了你!对不起……”

  凌逸风眸子内掠过无数风暴,将一脸死白的鄢纯然从地上拖起来,对着白青下了命令,“将他的尸体丢去喂狼!”

  鄢纯然倏然歇斯揭底起来,“凌逸风,你简直不是人!”

  凌逸风面色铁青,直接将人击晕,把包带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君霸爱,凤后撩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君霸爱,凤后撩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