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惊艳四座
花开不息2018-06-06 03:163,188

  当你以为你看清它的黑暗时,却意外发现它的另外一边不是想象中的那般,它多少有些光彩;可又当你以为它是明亮的时候,事实却在提醒你,它是多么的黑暗。多么的让人痛恨。

  这一种类似于光明与黑暗,干净与浑浊的矛盾对立,却是真实的存在他的身上。

  察觉心思放在他身上太多,鄢纯然心一惊,急忙转移视线,却对上凌逸文放肆打量的目光,多少觉得很不舒服,心中没来由的厌恶。

  白崇淡笑着喝酒,旁边的白静则是细心的将食物放入他的碗中,看到鄢纯然时,不禁抬了抬手中的酒杯,算是打了招呼。

  坐在隔壁的凌逸林看过来,笑嘻嘻的朝她一笑,鄢纯然顿时乐了,他真是个活宝。

  宴会还在有条不紊的继续,鄢纯然隐隐有些坐不住,不禁看了一眼旁侧与人相谈甚欢的某人,眼底掠过一丝狡黠,趁人不注意悄然离开。

  殿内的歌声笑语渐渐褪去,鄢纯然浑身轻松,就连空气都变得新鲜些。

  转弯左侧,有一处清幽的小亭院,她兴冲冲的走到那里,却意外发现亭内有人。

  那人听到声音,侧头看来,轻松一笑,“看来,不止我一人爱清静。”

  鄢纯然大步向前,道,“倒是没料到会遇到白公子。”

  纵然,稠密的墨色将他的脸颊遮住一半,月光照耀下,若即若离,却丝毫不损他的独特气质,依旧耀眼的令人移不开视线。

  白崇淡淡一笑,说,“白某爱静罢了,怎么太子妃也爱清静?”

  “很奇怪吗?”鄢纯然在一旁坐下,一眨不眨的看人,白崇同样坐下来,一字一句说,“你身为夏国的第一公主,对于这一种宴会不应该是习以为常了吗?”

  没想到他会突然提及到夏国,鄢纯然的神色有片刻恍惚,不过才两个月,她却感觉漫长的好似两年的时光。

  今日是端午节,也不知他怎样了?是否可从想起她?

  白崇见她神色不定,也不打扰,抬眸看向那一轮明月,波澜从眼底掠过,归于平静。

  接下来,他们谁也没有说话,各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内,无法自拔。

  直到,一道如同鬼魅的身影倏然出现,冷漠而疏离,“启禀太子妃,太子让您即刻回殿。”

  鄢纯然打了个机灵,对于凌逸风的脾气,她心有怯怯,打完招呼之后便随着白青回到殿内,看到凌逸风坐在那里,不由暗叫糟糕。

  “你去哪里了?”果然,刚坐下,凌逸风面无表情的开口发问。

  原本,有些心虚的鄢纯然见他这般态度,骨子里的反叛因子开始作祟,她倔强的说,“去解决一下生理问题,难道不可以吗?”

  凌逸风一听,嗤之以鼻,“你真的是去解决生理问题去了吗?而不是看到某个人离开,就迫不及待的闪人?”

  “什么?”鄢纯然不明所以,凌逸风原本有几分怒火,却看得她一脸茫然的样子,不免泄气。

  为何他们之间,总是他在愤怒,她却是一副不知何处的无辜模样?

  火气没地方发,端过桌上的酒杯,一口喝完。

  面对他这种做法,鄢纯然无言以对,摘下一口葡萄,剥皮,吞入腹中。

  “听闻,太子妃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不如借此机会,展示一下如何?”殿前,有人开口说出一句,让所有人的目光一次集中到鄢纯然的身上。

  鄢纯然始料未及,吞下口中葡萄,不慌不忙的抬眸,对上玥妃那没有什么感情的眼睛,露出一抹温婉的笑意,“让娘娘见笑了,那都是传闻说得好。”

  “太子妃何必谦虚,众人皆知,你深得夏皇疼爱,这其中必有乾坤。”

  鄢纯然面色一凛,定定的看向那不怀好意的玥妃,心中不由冷笑。

  第二次,这是玥妃第二次当着众人的面,表面称赞,实则暗讽。可偏偏,她就当真了,没有人可以玷污她与桀哥哥的感情。

  “娘娘说的是,臣妾与桀……夏皇感情非常好。”说到这里,故意一顿,余光瞥到有默契停下来的众人,继续道,“臣妾乃夏皇一手带大,夏皇对臣妾有养育之恩,兄妹情谊自然是旁人所不能及。”

  几句话便清楚的交代了自己与夏皇之间的关系,玥妃见她这般无谓,气的衣袖下的双手死死攥紧,恨不得将鄢纯然深生生撕裂。

  强烈的恨意,致使几米开外的鄢纯然敏锐的感觉到,她在众人异样的目光下,缓缓站起身,浑身散发着不可忽视的高贵,面对当今帝皇,一字一句道,“父皇,娘娘既然开了口,臣妾便恭敬不如从命,在此献丑了。”

  “准奏!”

  “谢父皇成全!”鄢纯然说完,又补充几句,吩咐下人去准备道具。

  离开前,对上凌逸风无声的注视,也没有多想,与人擦肩而过。

  很快,东西一一上来,众人好奇看去,有文房四宝,以及四扇空白的屏风。所有人都不解,全神贯注的看着即将要开始的表演,整个宫殿安静的鸦雀无声。

  鄢纯然左右看了下,满意的点头,最后道,“父皇,臣媳有事相求。”

  “说。”

  “臣媳需要一位精通音律的女子协助完成。”

  凌皇一听,来了兴致,威严的目光扫过在场的女眷,“你们中间有谁愿意协助太子妃!”

  在场的女眷皆是你看我,我看你,一时间还真的抓不住主意。

  一方面是因为当家人没有吱声,另一方面她们都隐约感觉到盛宠中的玥妃并不爱眼前的太子妃,若是帮了太子妃,无形中就得罪了玥妃;可若是不帮太子妃,太子那边……

  就在这时,殿堂之上,响起一声轻柔又细腻的嗓音,“皇上,臣女苏洛愿意一试!”

  此话一落,众人皆看去,一袭淡黄色罗裙的苏洛,落落大方的站起,美丽的容颜上是波澜不惊的平静。

  凌皇目光一扫,自是欢喜,“准奏!”

  在众人的注目礼上,苏洛垂下眼眸,踩着莲步,缓缓到达鄢纯然的身边,请安道,“臣女苏洛参见太子妃。”

  刚才因为距离远,灯光暗了些,如今走到跟前,越看越觉得她美丽的紧,模样亦是一等一。当然,更令人印象深刻的莫过于她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质,沉静而典雅,如菊般的清香。

  鄢纯然不禁想,这女子如此镇定,如此气魄,将来必定不是普通人。

  凌逸风斜坐在座位上,右手持酒杯,却没有喝的念头,视线定格在殿中央准备的鄢纯然,凤眸微眯,俊美的容颜上看不出情绪。末了,目光扫向身边面色如常的中年男子,最终归于平静。

  倒是白崇有了几分期待,久违的心间泛起不可控制的心跳声。

  白静淡淡的看白崇一眼,心思不定。

  两人寒暄过后,各自站定,一切即将开始。

  鄢纯然手持墨笔,站立屏风两侧,朝着坐在古琴前的苏洛点头示意,众人只见芊芊玉手轻挑琴弦,清幽而空灵的琴声缓缓传出。

  与此同时,殿上一抹蓝色的身影,顺着琴声开始翩翩起舞,舞姿优美而轻盈,如同花丛红翩翩起舞的蝴蝶般,放肆的飞舞着,跳跃着,欢腾着,浑身散发着浓浓的快乐与喜悦。

  更令人意外的是,随着舞蹈的浮动,原本一片空白的屏风却留下或深或浅,或大或小,或粗或细的墨迹,端庄却不凌乱。

  绚丽的舞姿,华丽的墨迹,随着那琴声,琴声慢时,舞姿慢,琴声快时,手中的墨笔一样的快,一曲一舞,融洽万分,默契非常。

  此时的凌逸文早已忘了手中的美酒,目光灼灼的看向殿中央不断飞舞的倩影,狭长的眼眸内带着几分难以察觉的深邃。

  随后转向漫不经心的凌逸风,冷然一笑。

  一曲终落,舞蹈结束,墨笔收尾,全场静默无声。

  只除了殿中央摆放的四幅缓缓摇曳的屏风以外,然则,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殿中央,烛光下,依次摆放的屏风在转动了几个来回后停下来。

  之前洁白如空的屏风上,此刻却填的满满的。

  白云下摇曳的朵朵桃花,呈现生机盎然的春;碧池中绽放的层层翠莲,意喻豪情奔放的夏;丛林中簇拥的盏盏金菊,象征硕果灿烂的秋;而峻岭间傲然的树树寒梅,诠释银装素裹的冬。

  只见那画栩栩如生,活灵活现,令人叹为观止。

  其中寓意心领神会,大有跃然而出之势,不过一曲光景,能得如此佳作,称之神品亦不为过,怎能不让人惊叹!

  站稳后的鄢纯然轻喘几口气,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饱满的额头溢满着晶莹的细珠,顺着绯红的脸颊点点划过,看上去甚是耀眼迷人。

  一道灼热的视线那般强烈的存在着,鄢纯然不禁侧目,对上一双深邃中带有几分凉意的凤眸,她于心中冷冷而笑,他是在担心她会丢了他的颜面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君霸爱,凤后撩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君霸爱,凤后撩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