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端午佳节
花开不息2018-06-06 03:163,243

  凌逸林俊脸一垮,可怜兮兮的说,“还不是四哥,莫名其妙的让我去跟着翰林院的张大人去修改古书籍,忙得不得了。我今天还是托了端午节的福,不然四嫂你还看不到我呢?”

  “难怪!是要修改的书很多吗?”

  “那也不是。最主要的还是修类似于文学著作,历史古籍,天文地理之类的重要书籍。”

  鄢纯然眼睛倏然发亮,有些激动的说,“所以说,那些都是很重要的?”

  “没错!”凌逸林不解的问,“四嫂,怎么呢?”怎么看上去怪怪的?

  自知有些过激的鄢纯然干咳一声,“没事,只是兴奋而已。对了,逸林,能不能帮我去看一下?”

  “可以。”

  “那明天去好不好?”

  “没问题。”

  正说着,青桐带来一位秀气干净的宫女走来,手中捧着一件水蓝色的华丽罗裙,与鄢纯然往日的素雅截然不同。

  鄢纯然来意外这人是谁,凌逸林却已然开口,“雪娇,你怎亲自过来了?”

  雪娇扬起一抹舒心的笑容,道,“启禀十皇子,太子说今日设宴,特意让奴婢过来伺候太子妃梳妆!”

  凌逸林顿时兴奋,对着鄢纯然道,“看来,四哥对四嫂很上心啊。”

  鄢纯然无言以对,他对她上心吗?答案是否定的。

  但是,他为何要有这样的举动呢?想来是要维持那表面的平衡吧。

  沐浴梳洗,窗外已是暮霭沉沉。

  端看着铜镜内的自己,不得不感叹这雪娇的手艺之精巧,既顺了她的喜好,又不失太子妃的端庄,看来身后的这位女子也不是一般的聪慧。

  倏然间,一道过于锐利的视线直勾勾的压过来。鄢纯然抬眸,意外发现,不知何时,凌逸风悄无声息的站在身后。

  一袭水蓝色的锦绣长袍衬托着他的俊美,懒散的笑容下是一双琉璃般明亮的眼眸,一瞬不瞬的看向自己,似笑非笑,道,“太子妃的美,无人能及。”末了,伸出手,朝着明显惊讶的鄢纯然,说,“纯儿,出发!”

  ……

  怡和殿

  这一片,早已经是人海茫茫,宾客来来往往,气氛非常融洽。

  当凌逸风带着鄢纯然一同出现在殿前的那一刻,所有的人都非常有默契的安静下来,异口同声的请安,“微臣(臣妾)参见太子殿下,太子妃娘娘!”

  鄢纯然被这声音震得有些头晕,一只手带着霸道又不容拒绝的姿态紧紧的搂住她的腰,鼻尖是淡淡的栀子花香味,不用猜想也知道是何人所为。

  本欲挣扎,结果换来腰际的力量越来越重,最终放弃。她早就应该记得,这个男人是有多么的腹黑……

  “平身吧!”懒散的声音,带着一贯的玩世不恭。

  坐在殿前的第一排位置上,鄢纯然清楚的感觉到太多的目光投射在自己的身上,虽说畏惧于身侧之人,不敢明目张胆,但是依旧小心翼翼的打量,几乎令她有几分错觉,自己是那奇怪的人群一般。

  罢了,谁让自己是刚来的‘新人’呢,以不变应万变吧。

  “在想什么?”

  鄢纯然本能转过脸,意外的擦过他的朱唇,两个人同时一惊,鄢纯然更是忘了反应,感觉着温热的气息扑面而至,热的脸颊不自然的红起来。

  凌逸风挑起眉头,凤眸中流光溢彩,嘴角勾起一抹赏心悦目的笑容,幽幽道,“纯儿这是在引诱我吗?”

  声音不大,一字一句,蛊惑人心,一股电流瞬间渗入全身,陌生而热情。

  这一幕,在外人看来,两人格外亲密无间,羡煞旁人。

  “天啦,那真的是太子吗?”

  “谁曾见过太子殿下如此深情的一幕?”

  “哇!真羡慕太子妃!”

  ……

  人群中,有尚未出阁的女子们开始小心议论着,一字一句皆不意外的落入两个人的耳畔,也令窘迫中的鄢纯然回神,眨眨眼睛,随即朝他嫣然一笑,“太子说的哪儿话,那只是个小小意外,不必挂怀才是。”

  对于她一反常态的表现,凌逸风是极度满意,眼眸微微暗沉,“纯儿可要一直这般表现才好。”

  鄢纯然尚未了解其中含义,刚要再问,发现凌逸风的视线转移,投至在一旁。

  “四弟四弟妹真是恩爱情深,令尔等羡慕!”阴柔的声音从一旁传来,鄢纯然本能看去,好个美艳的人啊!

  来人年约二六七岁,生的美艳动人,肌肤白皙无暇,吹弹可破,乌黑的头发用金簪高高束起,身着一身绛紫色锦袍,腰间系着一条金色的腰带,脚踩着镶有鸽子蛋大小的蓝宝石,朝气十足。

  此时,他正睁开一双笑眯眯的眼眸,上下打量着面前的鄢纯然,直道,“四弟妹,今终见到庐山真面目,实在难得。”

  他的声音虽不见得多大,鄢纯然却还是能够听出几分嘲讽的味道,不禁讶然一笑,无辜的说,“虽说不常出门,但应该不至于这么神秘啊。”

  那人明显一愣,旁侧的凌逸风眸光微亮,慢悠悠的道,“纯儿,这是二哥凌逸文。”

  “弟妹见过二皇子。”鄢纯然微微一笑,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凌逸文瞥她一眼,别具深意,“弟妹,你笑起来真的好美,难怪四弟要将你藏起来,要是二哥,也要金屋藏娇啊。”

  没头没脑的说完这一句话,无视鄢纯然错愕的表情,悠然的离开,嘴角还勾起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容。

  周边的气氛瞬间就降了很多,她可以想象某个人无敌大黑脸了,在心中暗暗说,好个没品的男人!往后撞上直接闪人!

  正沉默间,凌逸林欢喜的来到身边,嚷嚷道,“哇!四嫂,这套衣裳穿在你身上真漂亮!”

  鄢纯然咦上一声,故意一叹,“看来今日是托这衣服的福呢?”

  凌逸林看她兴致不高,以为说错话,急忙赔笑道,因此也忽视某人眼底的狡黠之意。

  “我的意思是说,四嫂本来就很漂亮,这衣服就是锦上添花的作用,衬的四嫂如同天上的仙女一样美。”

  “难道你见过天上的仙女吗?”鄢纯然眸光一闪,笑盈盈的问。

  凌逸林顿时一窘,顽皮道,“天上的仙女没见过,地上的仙女就是四嫂这样的。”

  “谢谢!”鄢纯然眨眨眼,意思不明而寓。

  旁侧的凌逸风狭长的眸子微微眯起,心中甚是火大,她从来都不会在自己的面前流露出如此纯真的一面。

  紧跟着,白崇两兄妹也出现,鄢纯然一看便有些想笑的感觉。这两兄妹啊,姓白就罢了,穿衣服都要挑白色的,实在是令人惊叹来着。不过,说实在的,白色还真的很适合他们。

  彼此打了个招呼,各自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安静的等待。

  直到一道尖细而刺耳的声音传来,“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

  殿前,那一抹明黄色的身影在众人的请安声中走上龙椅,盛装出席的萧皇后理所应当的坐在皇帝的右侧,同样不甘人后的玥贵妃打扮的花枝招展,没有争议的坐在皇帝的左侧。

  鄢纯然注意到,尾随皇帝一同出现的还有两位中年男子,各自坐在左右两排的重要位置,一看就知地位不低。

  似乎是察觉到探究的目光,对面的中年男子看过来,长得不错,目光炯炯,偏向儒雅型,年轻时必定是个美男子。

  触及鄢纯然时,脸色微微一变,错愕不已的看向自己,她甚至看到他的身体微微一颤。

  鄢纯然蹙眉,她长得应该过得去,不至于把人惊吓成这样吧。

  随着美食摆起,美酒举起,歌声响起,舞姬跳起,晚宴算是正式开始。

  鄢纯然看向周边纵情享受的众人,一脸事不关己的模样。

  美女她不爱,歌曲同样不热衷,唯独对一个吃字,还有几分兴趣。

  宫中的东西自然是全国顶好的,不论是陈年美酒,还是美味佳肴。

  鄢纯然将盘中的食物各自都尝了点,便不再动筷,随手摘过一颗晶莹的紫葡萄,剥去外皮,一口吃下,顿时甜味浓浓,甚是好吃。

  “众卿家,今夜乃一年一度端午佳节,吾等尽情举杯。”倏然,凌皇的声音响彻宫中的每个角落,满殿的人纷纷举杯,齐声呐喊,震耳欲聋。

  鄢纯然微微蹙眉,真心不适应这样的氛围,举起酒杯,一口喝完。反观旁边的凌逸风,挂着漫不经心的脸,周旋在众高官之间,来者不拒的架势。

  殿上,坐着的是一国之君,殿前坐着的是凌国的满朝文武,凌国的脊梁。

  此时,这里不是宴会,而是政治的顶端,一个不留神,便是粉身碎骨。

  凌逸风转过头,目光流转千百回,朝她灿烂一笑,“吃点东西,宴会不会这么快结束!”

  有那么一瞬间,鄢纯然沉浸在他的笑容当中,不知所措。

  有时候,她真心看不懂这个人,他的性子暴躁,狂戾,乖张,有时会难得的温柔……那种感觉好像是有一样盖有白纱的物品放在你的面前,若隐若现,忽明忽暗的感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君霸爱,凤后撩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君霸爱,凤后撩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