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仙女传说
花开不息2018-06-06 03:163,220

  散场后,鄢纯然带着青桐,凝香回了栖凤殿,茶都还没有喝上一口,面色难看的凌逸风似一阵寒风的出现,开口便命令道,“滚!全部滚出去!”

  凝香不满,想要开口,关键时刻被青桐直接连打带拽的拖到殿外等候。

  砰的一声,殿门合上,惊的两人一颤,纷纷担忧的看向里面。

  殿内,鄢纯然冷眼看着面前这个像只刺猬一样的凌逸风,无视他眼底的怒火,慢条斯理的喝上一口香茶,下一秒,他却直接将手中的茶杯抢去,狠狠的摔倒在地,顿时发生清脆的响起,周边碎片四溅,整个宫殿鸦雀无声。

  鄢纯然冷冷看着,“太子这是怎么了?心里不痛快干吗拿茶杯出气?”

  “你还好意思问我?”凌逸风阴寒一笑,“你刚才一直在跟那个白崇眉来眼去,你以为我不知道?”

  什么叫眉来眼去,她不过就是跟他对视了两眼,就成了他肆意妄为的不堪了?

  鄢纯然心中冷笑不已,开始反击,“太子,说话要有依据。”

  “笑话!这是我亲眼所见,岂容你狡辩?”

  “那敢问太子,你是亲眼看到什么了?亲眼看到我跟他举止暧昧,还是有肢体上的碰撞?”

  凌逸风语气一睹,他也知道自己是莫名其妙了,但是那熊熊怒火偏偏压抑不下来,心中烦躁。最后,狠狠瞪上一眼,怒然离去。

  几乎是人刚一走,凝香便冲进来,异常紧张的问,“公主,您有没有怎么样?”

  鄢纯然摇头,“没事,只是茶杯碎了而已。”

  “那奴婢这就让人去收拾。”青桐说完,便离开去安排。

  凝香蹙眉,担忧不已,“公主,太子一直都是这样对你的吗?”

  “他精神不正常,我不理他就没事了!”

  “可是,太子这样吵,别人会怎么看?”

  “别人怎么看,不是我们所能够控制的,我们要做的是自己怎么看,明白吗?”

  “公主,您的话说的好深奥。”凝香发出感叹声,鄢纯然淡淡一笑,喃喃自语,“这话不是我说的。”

  年幼时,她曾听到那个人说,当时并不明白,如今却是真实的感觉到了。

  ***

  晚膳是与凌皇皇后以及白氏姐妹一同用的。

  桌上,因白静提议太子妃带领出游,凌皇意外同意,由此鄢纯然得到出宫去的机会。这个消息,对她来说,无疑是惊喜的。

  唯一遗憾的是,为了避免引人注意,在人员上要求的比较严格,所以不能够带凝香与青桐两个人出宫。

  次日,天刚亮,鄢纯然便坐上出宫的马车,同车的还有凌逸风,白氏兄妹三人。

  一路上,鄢纯然多半都听他们在说话,她则是保持沉默。

  等到马车外传来熙熙攘攘的声音,鄢纯然知道,她终于出宫了。

  迫不及待的揭开车帘,入目的便是热闹而繁华的集市,琳琅满目的商品,以及噪杂的交谈声,以及小贩的吆喝声。

  她想,她是过于激动了,不然在场的三人怎会有一种诧异的目光看向自己呢?

  不过,鄢纯然也不讲究这么多了,她真的有太久没有过这一种平民般的生活了。自从……似想到什么,脸上的笑意淡了些,眼底多过一层阴霾,稍纵即逝。

  这一天的行程,都是以白氏兄妹为主,毕竟他们是作陪的一方。

  而凌国,鄢纯然并不熟悉,以至于这个任务便交给了凌逸风。

  他们先去看了凌国有名的雪峰,据说那里有一年四季都不会融化的冰雪,地势高的吓人,气温亦冷的惊人。

  鄢纯然原本是想要去见峰顶见识见识,行走到半路,白静坚持不下去,怎么都不肯再爬上去。无奈之下,众人妥协,她与目的地遗憾错过。

  一来一回,一个上午便悄然不见,四个人去了京城内有名的来客酒楼解决了午膳,稍做休息后便转至另外的景点,这一次他们去的是有名的仙女湖。

  这湖有一个很凄美的故事。

  传说,很多年以前,有一位仙女在渡劫的时候,不小心坠入凡尘。偶尔间,被一名凡尘男子所救,悉心照料,两人渐生情愫,最后私定终生。

  两年后,仙女在凡间私自成婚一事被天庭发现,玉帝震怒,派天兵天将来擒拿仙女。仙女不愿离开心爱的丈夫,与众神展开激烈的抗战。也就是在这时候,凡尘男子才知道自己的妻子是一位仙女。

  他惊讶,他茫然,他不知所措,他难以接受,最后却不顾妻子生死,狼狈而逃。

  仙女眼睁睁的看着心爱的男子渐渐离去,心痛不已,以至于被天兵天将重伤,元气大伤。

  玉帝下界,仙女苦苦哀求玉帝多给她七日,七日后,她便自行回宫。最终,玉帝同意了。

  这七日,仙女在她与男子原本生活的木屋内等啊等,日日夜夜都在等待那个男人回来,她希望他能够回来,哪怕只是再让她多看一眼也好。可是,昔日的爱人再没有回来。于是,仙女哭了,哭的绝望而凄凉。

  最终,仙女消失了,没人知道她去了哪里?

  而原本的木屋,以及周边的土地却在一夜间变成眼前这一片清澈见底的湖水,美丽而干净,柔和而清澈,好似仙女的心灵一样。

  有人说,仙女最后在等待中放弃了自己的生命,这一汪湖水就是她的一滴滴眼泪汇聚而成的,也有人说仙女心存怨恨,一怒之下将负心男的房子土地全部淹没,自己回了天庭,还有人说……

  几年后,有位途经此处的官员听到这则故事,被仙女的痴心与追求爱情的勇气所感动,将这一湖水命名为‘仙女湖’,一直流传至今……

  听完这一则故事,单纯的白静气得开口大骂,直言道,那样的男人根本就不值得人去爱,仙女真是瞎了眼落得丢掉性命的悲惨下场。

  听到白静的看法,白崇的脸色略显苍白,眼眸中多了几缕令人看不懂的情绪。

  “一个人的心受伤太重,活着也不过是行尸走肉,也许死亡才是最终解脱的唯一办法。”

  凌逸风则是眉头微挑,并不发表意见。在他看来,这不过就是世人口中随意编制的一则故事而已,并不真实存在性。

  而另一女子鄢纯然则是站在原地,狭长的睫毛遮住她眼底的情绪,让人看不到她的心思。

  良久,她抬眸,面色沉静,看向宁静的湖水,幽幽的道,“可是,她难道没想过,那个被遗留下来的人会怎样?”

  ……

  一个时辰之后

  栖凤殿

  浴桶内,鄢纯然疲惫的闭上眼眸,浓密的发丝飘洒在浴桶边缘,白腾腾的热气渲染着脸颊一片绯红,如同可口的红苹果一般,瑰丽的花瓣沾满白皙的身体,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宛如清香秀丽的茉莉花,散发着令人窒息的美感。

  此刻的情景,太美好,美好的让人不忍破坏。

  然则,脚步声渐渐来袭,鄢纯然倏然睁开眼,亦听到凝香的请安声,“奴婢叩见太子殿下!”

  什么?凌逸风来了?这下子,鄢纯然淡定不下来了。

  霍的一声,猛然从浴桶内站起来,乍时四周溅起一阵阵晶莹的水珠,掉落在绒毯上,留下或大或小的痕迹。

  跨出浴桶,刚从屏风上取干净的衣物,还来不及穿上,只听砰的一声,紧闭的大门倏然推开,惊的鄢纯然身子一颤。

  与此同时,凌逸风却依然出现在面前,她错愕不及,下意识的将衣服遮住身体上的关键部分,语气不稳的说,“太、太子……你怎么来了?”不,不是,眼下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太子,你能不能先转过身去?”

  凌逸风玩味一笑,非但没有转身,反而上前迈出一大步,直接将人搂入怀中,道,“纯儿,你这是在引诱我吗?”

  “不……不是……”鄢纯然慌乱解释,想要挣扎出他的怀抱,身子扭动不停,却忽视了凌逸风眼底那渐渐暗沉的眼瞳,他似笑非笑,“极好!这可是你自己跳起来的火。”

  末了,直接将人横抱起来,大步走向床榻,鄢纯然杏眼圆瞪,不知所措。

  “呜呜呜……”争议的声音,到了最后是这样无助的低喃声。

  ……

  次日,醒来时,已经日上三竿。

  得知凌逸风带着白氏兄妹已然出宫,鄢纯然罕见的骂了脏话,惊的人不免错愕。

  时光总匆匆……

  阴历五月初五,一年一度的端午佳节。

  这一日,宫中异常忙碌,就连栖凤殿的宫女太监都去帮忙。

  多日不见人影的凌逸林倏然来访,笑嘻嘻的打招呼,“四嫂,我来了!”

  鄢纯然正专心练习手中的字,听到他的声音,意外之余,不免惊喜几分。

  “这些日子你干什么去了?影子都没瞧见一个?”

  “说起这个,我就比较郁闷。”

  “怎么?”鄢纯然替他倒上一杯茶水,关心来着,凌逸林苦着一张脸,可怜兮兮的说,“还不是四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君霸爱,凤后撩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君霸爱,凤后撩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