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巧言善辩
一寸相思2019-11-29 16:322,211

  迎上林雪儿饱含挑衅的目光,月白衣衫的少女淡淡一笑,“不错,你说的,句句为实。”

  此话一出,当即便让林雪儿心头暗喜,“姐姐这话是承认了?”

  “我乘着来到广阳侯府的马车,乃是一辆翠盖珠缨八宝车,堪称林府中最华贵的马车。车中犹有空位,我也的确严词拒绝让你上车。”林绯叶双眸清亮,眸光炯炯,眸光直直地望进了她的心底。

  见她承认,林雪儿眼中划过一丝得意,当即便挤出满脸委屈,眼中的雾气愈发浓重,仿佛下一秒便要掉下泪来。

  围拢来作壁上观的闺秀们则是竖直了耳朵,静候下文。

  “但——”林绯叶话锋一转,“却是事出有因。”

  林雪儿唇边笑意一僵,不过转瞬便恢复成了恶毒的眼神。此刻,她已经成功给林绯叶扣上了苛待庶女的罪名,即便她再如何巧言善辩,也不可能洗的清了!

  “这辆马车,乃是我娘亲嫁至林府时的嫁妆之一,自然是极尽华贵。若是外祖知道,妾室之女都能坐上马车,恐怕要气得吐血了呢。”林绯叶声音轻轻,话语中却暗蕴着三分厉色。

  嫁妆,无论是出嫁前还是出嫁后,都是女方的私有财产,即便是男方也不能轻易妄动。

  说白了,嫁妆便是女方带去男方家中的私房,殷实人家嫁女儿准备的嫁妆更是应有尽有,繁复华丽,让女儿哪怕不花夫家一分一毫也可以过很好,这样在夫家才有底气,不必看人脸色。

  薛氏在出嫁前,也是家中的掌上明珠。她的父亲——林绯叶的外祖父,也曾是金戈铁马的一员武将,脾气异常火爆,对这个女儿更是无限疼宠。

  如若知道薛氏的嫁妆被这般糟蹋,恐怕要气得找上林府来才是。

  林绯叶睫羽轻颤,美眸望向身畔的众多闺秀,唇边含笑,笑意不入眼底,“在场的诸位都愿觅得一良人,但将自己的嫁妆,拿去给妾室之女,不知何人有如此宽广的心胸?”

  此话一出,众女都不禁面色一变。

  嫁妆再多再华丽,也是女方独有之物。即便是再贤淑的妻子,也不会心胸宽广到如此地步。

  见久久无人出声,林绯叶转眸,面色凉薄,“亦或是……林雪儿,你日后若是嫁与他人做正妻,还会大方到将自己的嫁妆也分出去?那可真是温婉贤淑呢。”

  被众人以嘲讽的眼光上下打量着,林雪儿小脸泛白,眼里的水光淡去,转而换上难以遮掩的阴毒。

  几乎化为实质的恨意,如潮水般涌来,她咬着唇,将所有怨毒的话语深藏心底。当着所有上流权贵的面,她决不能失态!

  十根青葱玉指,掐得她娇嫩的肌肤一阵青白疼痛。

  林绯叶,这一切都是你害的!

  此刻尝到狼狈滋味的林雪儿,死死咬住唇不愿意多生事端,但是,林绯叶又岂会这么轻易地放过她。

  不让林雪儿付出代价,又怎么对得起她死去的孩子?

  “至于我是嫉妒你的才能这一点……”林绯叶勾唇,几欲笑出泪来,“更是无稽之谈。今晚的才女大会,我倒要看看,你的吹箫之艺,又有多少长进。”

  吹箫。

  此二字听来正常,但却又有着另一层暧昧绮丽的歧意。

  林雪儿气得俏脸通红,却要强忍着怒气无法宣泄。

  倏地,一道灵光在她脑中掠过,刻意压低的声音里,藏着只有林绯叶和她二人才能听见的怨毒,“你如此自信,不就是仗着有飞泉琴那样的绝世名琴吗?只可惜,这琴,早就已经被我毁了!”

  “哦?毁琴一事,是你亲眼所见?还是你亲手所做?”林绯叶唇边的笑容,怎么看怎么嘲讽。

  “琴毁已是事实,你就不要横加狡辩了。没了飞泉琴的你,恐怕只能发挥出七成的琴艺吧。这样的你,还凭什么和我争?”林雪儿双眸大张,眼中涌动着恨意。

  “既然你没有亲眼所见,就休要如此笃定。毕竟,这世间充斥着无数的意外。”林绯叶丢下这么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傲然转身而去。

  她的重生,是意外。

  飞泉琴的完好,亦是意外。

  所谓人生如戏,满是意外。

  希望林雪儿,不会因为今日的这个意外而大惊失色呢。

  林绯叶轻勾唇角,一抹讽刺的笑意逐渐在唇边盛放。

  而林雪儿望着她的背影,脑中不住地回荡着‘世间充斥着无数的意外’这句话,心中激荡起伏。

  这话是什么意思?

  再回忆起林绯叶听闻琴被毁时,眸光淡然,没有半分慌乱之色。难不成,她早有准备?

  徒留林雪儿立于原地,眼神闪烁不定,脑中思绪不断,如同一团乱麻般,夺去了她的心魄。让她失了原先的冷静自持,整个人都慌张起来。

  一切,朝着未知的方向发展而去。

  但,这绝不会是林雪儿所乐意看到的!

  与林雪儿争执一番,反倒让林绯叶心头痛快了许多。她舒了一口气,转而步向这次牡丹宴的重头戏——并蒂牡丹。

  广阳侯夫人是名年愈四十却保养得宜的贵妇,面上觅不到一丝皱纹,年轻得犹如二十韶华的女子。此刻与周围的人言笑晏晏,可见其交际手段也是一流。

  传言中,广阳侯夫人爱极了花,因此广阳侯中满园尽是春色。各色品种,繁花似锦,在明艳艳的阳光下闪烁着七彩光芒。飘香阵阵,浓郁而不失淡雅。

  林绯叶徜徉于花海中央,心中倒也别有一番新奇。

  “方才不动声色暗贬林二小姐的那一席话,说得可真好。”

  轻而淡的男声,平和中透出温润,一如他此人般,拥有着玉的质感与品质。

  “一舒心中的郁结之气罢了。”她回眸一笑,宛如画中人。

  立于她身后的,正是那谪仙般的男子,温书墨。

  人如其名。

  既有温润如玉的品质,又有书卷般的气质,更有墨的内敛深沉。

  “你瞧这并蒂牡丹,盛放时绝色艳丽,万千宠爱集于一身,但待到败落季节,花开凋零,便再也无人问津了罢。”林绯叶支着腮,略显惆怅的眼神,定定地望着枝头盛放的两朵牡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药香逃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药香逃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