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同是月白衣
一寸相思2019-11-29 16:282,280

  牡丹,堪称花中之王,而这稀奇的并蒂牡丹,乃是牡丹中最名贵的品种之一,粉荷飘江。不仅名字富有诗意,碗口大的花朵更是艳丽多姿,此刻芬芳吐蕊,馥郁馨香。

  只是待到花朵凋零,如今被人连连赞誉的过往,也不过是过眼云烟。

  “你未免太过沉郁消极了。”温书墨轻轻上前一步,与她并肩而立,温和的眼神望向牡丹,饱含着温柔细腻,“一朵花的生命,便是为了这刹那的盛放。人说昙花一现,不过一个时辰便会凋落,但人们所记住的,只会是它美丽光鲜的那一个时辰。花开,并非全无意义。”

  “也许吧……”林绯叶轻轻牵起唇。

  重活一世,她的思想,早已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孩子的惨死,成了她记忆中难以抹去的一幕。

  而她,也不再似寻常十四韶华的少女,对于情爱抱着无限绮丽的幻想。

  一颗心,早已鲜血淋漓。

  “快看,那是摄政王专享的坐轿!”

  “摄政王来了!”

  “小玉,快看看我的妆花了没有。”

  女客所在的地方,顷刻间便是一片嘈杂,因为一名风华绝代的男子,而掀起了无数滔天巨浪。

  锦衣华服,浓妆淡抹,尽是为此一人。

  原本犹镇定自如的林绯叶,身躯小幅度地颤抖起来,一对墨眸,朝着人海之中望去。

  世上有一种人,生来便是那般出类拔萃,即便身处万千人海之中,也能在第一时间成为人群的焦点。

  而当朝摄政王段傲阳,无疑便是此种人中的佼佼者。

  他,便是人中之龙。

  凭借着冥冥之中的熟悉感,林绯叶几乎是转瞬间便在茫茫人群中觅到了那一抹颀长身影。

  身着月白色银丝暗纹团花长袍的高挑身躯,是多少女子梦中的良人。

  林绯叶面上掠过一抹难言的惊异。

  他今日……竟也选了一条月白长袍,款式一如他所偏爱的那般简单,唯有少许华贵的暗纹,由巧手的绣娘细细绣在衣摆处,端的是风流而又洒脱不羁。

  远远望去,他与林绯叶的衣裳款式,竟是像到了极致!如果不仔细分辨,甚至会误认为是量身定制的同款。

  环视全场,独独她与摄政王二人,穿了月白色的衣裳。

  面对这般巧合,林绯叶嘴角一抽。

  她本无心引起注意,但事情却并未如她所愿。

  上一世,摄政王分明是穿着墨绿长袍,俊朗威严;而今日,却奇迹般地换成了与她款式相似的月白衣。

  这究竟是由天注定的巧合,还是冥冥中的孽缘?

  那一抹颀长伟岸的身影逐渐走近,男子俊逸的面容映入眼中,充满阳刚气息的面部线条棱角分明。

  并非是时下女子们所钟爱的阴柔妖娆,段傲阳固然俊美,但却是一股浑然天成的阳刚之美,从面容到身躯,无不坚毅俊朗。

  林绯叶眼神凝住,一时间竟是看得痴了。

  这便是她曾倾心相许的男子。

  亦是他,让她的美梦就此破碎,满腔少女情怀,皆因林雪儿的挑拨离间付诸东流。

  曾经,她如飞蛾扑火般,奋不顾身地去爱这男子。但最终,却落得个凄凄惨惨戚戚的悲惨结局,这一世,她又能否不顾一切地再去爱呢?

  林绯叶喃喃自语。

  这一刻,身处人群中央的段傲阳若有所察,缓缓抬起头来,一对鹰隼般犀利睿智的眼眸,带着审视的目光逼向那身着月白长裙的少女。

  素来雷厉风行、铁血手段的他,眼神中自有一股霸道恣意的气场,但偏偏是这眼中的锐利,却在林绯叶柔和而平静的视线中,化为了虚无。

  这如风中纤竹般柔弱的少女,对他的霸道视线凛然不惧,甚至依旧平静无澜。

  她的眼中,并无同龄少女看他时的火热与痴狂。恰恰相反,这一双淡淡凤眸中,竟有一丝抵触的神色,转而避开他的视线匆匆而去。

  望着与自己如出一辙的月白衣裳,段傲阳唇畔扬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

  “有趣。”

  方才与段傲阳眼神交汇的那一刹那,男子视线中一如既往的凌厉霸道,让林绯叶心头一惊。一股被扼住咽喉般的难耐感受,让她匆忙低下头,避开那道冷厉的眼神。

  段傲阳,仍是她初见时的模样,俊朗非凡,霸气若天成。

  只是她,却早已不再是与他初遇时,那个单纯天真的林绯叶了。

  “大小姐,你莫不是看傻了吧?”温书墨笑吟吟地打趣她。

  若说他像是一块玉,那么段傲阳便是一团火。

  温书墨能够在无时无刻都让人倍感舒适,即便是揶揄的话语也饱含风趣;但段傲阳却不尽如是,他的火热、霸道、炽烈,总让林绯叶产生被烧灼的错觉。

  “唔,我只是觉得摄政王好生俊美。”林绯叶晃了晃脑袋,眼眸归于平淡。

  在所有人眼中,她不过是个第一次见到摄政王的少女罢了。即便是段傲阳,也对她无法释怀的那一段过去,毫无记忆。

  这个世界,只有她一人,清晰地知道发生过什么,亦或者未来会发生什么。

  譬如,即将到来的才女大会。

  ——时间过得飞快。

  转瞬之后,申时的钟声已然敲响。

  广阳侯夫人乃是今晚的女主人,此刻对着众人含笑扬声道,“此次的牡丹宴,赏花固然是一大目的,另外,我想各位更像看看这些花儿般娇嫩的闺阁千金们表演!”

  “既然人已经到齐……”广阳侯夫人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高台上的摄政王,这位,才是今晚的重头戏。她眼角的笑容愈发浓烈了起来,含笑道,“那么,便来一观诸位小姐的才情如何?”

  才情,总共不过四个方面。

  吟诗作画,声乐妙舞。

  但凡是贵族千金,大多都有自己擅长的才艺。众人皆是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力求在摄政王身前展现出自己最美的仪态。

  而高台上的段傲阳,斜倚在裘皮软榻上,拈起一粒水晶葡萄送入唇中,饶有兴趣的双眸,望向殿内一直低着脑袋的小女子。

  “墨桓,你可知那是何人?”他眯起狭长的眼眸,鹰眸中有点点笑意闪烁。

  被唤做墨桓的贴身侍卫望了一眼,收回视线后面色古井无波,恭谨地低声答道,“此乃林大将军家的大小姐,名曰林绯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药香逃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药香逃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