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你是?第一次?
四喜丸子2016-08-06 11:563,680

  自从那件事情之后许久,周芮都不敢随便出门,生怕再见到钟厚骁他们。后来转念一想,人家肯定是日理万机哪有功夫理她一个女子,何况那不过是清早的一个小插曲,也犯不上什么得罪的,再说这事也快过去一个月了。这样一想便渐渐地把这件事抛在了脑后。<p>  “二小姐,今儿怎么起这么早了?”自从上回回来,二小姐要比以前都晚很多,今儿却又这般早,荣妈不由的疑惑。<p>  “这天太热,在床上躺太久就燥的慌,想着早起图个清凉。”周芮说着端起一碗早就凉了很久的粥喝了起来。<p>  这时,周艳走了进来,看见一旁正在喝粥的周芮,“哟,周芮还没走呢?”虽说周芮只比周艳大了二岁,但是她俩从小不对头,周艳打小就没叫过周芮一声姐。周艳虽说也是偏房所出,但是毕竟娘亲在身边,而且吴姨娘是姨娘中最是受宠的一个,打小周艳就是在众姐妹中骄傲的不可一世。<p>  对于周艳的冷嘲热讽,周芮以前总是要把她气得直跺脚,后来大了点觉得跟她争吵没大意思,就干脆不搭理她。可是越不打理她吧,她就偏偏找上门来不依不挠的。<p>  “周艳大小姐有什么事你大可直说,这一大早的不要阴阳怪气的怪令人吃不下饭的。”周芮连头也没抬一下不紧不慢地说道。<p>  周艳本来挺来气,但是转念一想说道“周芮,最近月钱挺紧的吧?大太太可真是狠心啊。幸好我不像某人,大太太哪敢多扣我的月钱,要知道爹向来最疼我了,周芮,要是缺钱的话,你来找我借,也许我会看在姐妹的份上考虑考虑的啊。”<p>  周芮闻言不禁嗤笑,“周艳,别怪我不提醒你,这周宅人多杂乱的,你在这公开说大太太的不好,再说大太太这样做爹是同意的,你这样不避讳让人听了去在背后嚼你舌根子,你猜大太太会怎么做?哦,不需要让人听了去,我这就可以亲自告诉大太太去。”说完不等周艳接话,周芮放下碗就起身离开了。<p>  气得周艳破口大骂“周芮你这个有娘生没娘养的,你别得意……”<p>  这周艳骂人的话是从小听到大的,周芮也不恼她,只当没听见,拿起书包就去上学了。<p>  刚到学校,杨倩倩就一脸兴奋地凑过来,“芮芮,芮芮,明天是我生日,我邀请你明天晚上来参见我的生日宴会。”<p>  见周芮面露难色犹犹豫豫的样子,杨倩倩立马又撒娇地补到“芮芮,你要是不来我可是会生气的啊,好朋友的生日一年可就一次。”周芮看着杨倩倩一脸期待的神情,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杨倩倩见周芮答应了立马喜笑颜开。其实周芮挺犯愁的,现在月钱少了,不知道还能不能拿出份像样的礼物,幸好平时冯姨娘都有给她钱零用,她也不乱花私下还有些积蓄。杨倩倩是周芮最好的朋友也是唯一的朋友,杨倩倩可是真的算的上千金大小姐,家里是开钱庄的,又是唯一的掌上明珠,但是却为人单纯善良,没有一点大小姐的架子。<p>  下了课,周芮便去给杨倩倩买礼物去了。总觉得杨倩倩应该啥都不缺,而且自己资金毕竟还有限,便挑了一份自己看着挺喜欢的礼物希望倩倩能喜欢。<p>  周芮特地让荣妈把她妈以前留下的那件白色的旗袍找了出来,虽然年代有些久远了,但是袍子的做工还是非常精细的,是当时专门请有名的裁缝给做的,只可惜物是人非了。这旗袍周芮现在穿也不为奇怪,还别有一番风味。<p>  “二小姐,真是长大了,越发出落的俊俏了。”荣妈看着周芮穿着旗袍端庄柔美的样子不禁夸赞道。这旗袍意外地合周芮的身,仿佛量身定做似得,把她身上柔和的曲线承托的十分纤细,再配上周芮眉清目秀的五官,仿佛从诗画里走出来的江南小家碧玉的妙龄女子,旗袍给她增添了一些女人的韵味,窈窕淑女,款款而立。望着镜中的自己,周芮一时竟然也有些愣住,如果她娘亲还在,应该比自己还要美丽吧。<p>  “荣妈,你等会告诉冯姨娘,就说我今晚去同学生日宴了,可能回来晚些,不必等我吃饭了。”周芮看着时间也差不多,便拿了礼物,临出门前叮嘱了荣妈。<p>  “哎,二小姐早点回啊,晚上小心些。”荣妈看着那抹美丽的倩影直到消失在了巷子里才转身回去。<p>  果不其然,倩倩的生日会让周芮感到十分的拘谨,周芮对所谓的上流社会的交流方式素来不大喜欢,而且周芮不喜欢跟不熟的人主动聊天,也觉得没什么可聊的。所以一场生日宴会下来,对周芮来说挺无聊,虽然期间还有不少男的过来搭讪,但是周芮都一一回绝了。<p>  好歹总算是熬到了宴会结束了,可是天色已经挺晚了。“芮芮,今天幸苦你了,知道你不喜欢人多的聚会,但是你能来我很开心。这么晚了,我让他们送你回去吧。”杨倩倩一脸抱歉道。<p>  “不用麻烦了,又不是离很远,我自己走几步就到了,没事的。”周芮谢绝的她的好意。<p>  “那你自己路上小心点啊。”杨倩倩不放心地叮嘱。<p>  “知道了,我又不是小孩子。”周芮无奈地抱了抱杨倩倩就走了。<p>  外面很黑,街上几乎已经没人,周芮不禁加快了脚步。正走到巷子里的时候,一个黑影突然窜了出来倒在地上,硬生生地把周芮吓得不轻。好不容易镇静下来的周芮走上前一看,那人满身是血,好像是经过了一场恶战,身上的伤势还不轻。在往上看去,对上一双鹰利的眸子即使在黑夜里依然感受到眼里迸发出的寒光,好熟悉,是他---钟厚骁!周芮心里一惊,看来他是遇到仇人的追杀。周芮不敢跟他对视,但感觉到他的目光一直在自己的身上。算了自己还是不要在卷入这种危险的纷争中了,她只想过自己平静的生活。<p>  就怪她自私吧,周芮一狠心没管地上的人就离开了。可是周芮心里此刻特别乱,他为什么会独自一个还身负重伤,他的手下呢?他躲那里会不会被发现啊?应该不会吧,天这么黑就算她不救他也会没事的吧?不知道为什么周芮总觉得心里乱乱的。<p>  “去,那边看看,今天老子就让那姓钟过不了今晚。”完了,那群人他们好像往小巷子那个方向去了。算了,不管了豁出去了,周芮掉头就往小巷跑,幸好自己知道近路,应该会比他们快。<p>  这可能是周芮此生跑得最快的一次了,钟厚骁你一定要撑到我回去啊!<p>  看见他还在巷子里躺着,周芮松了口气。连忙跑过去扶起他,“不要说话,我知道有个地方可以藏身。”周芮顾不得钟厚骁的一脸不解,把他搭在自己身上。两个人费了好大的力气,一路上磕磕碰碰终于到了一偏僻的废弃的老房子里,周芮一把把钟厚骁撇下,自己瘫坐在一旁,又是累得,又是吓得,只顾着喘气不说话。他们应该是安全了吧,周芮时不时地往外张望,生怕有追上来的。<p>  感觉到背后一股炽热的目光,周芮转过头来,对上那双令她慌乱的眼睛。<p>  “为什么已经走了还要回来?”男人冷冽的声音突然响起。<p>  “救你就是救你,问那么多干嘛?今天就算我倒霉好了。”周芮现在是一头乱,希望过了今晚不要再碰到他了。“我看你伤的挺重的,你手下的人呢?”<p>  钟厚骁没有回答她,就定定地看着她,看的她的心挺乱。今天晚上的周芮跟那天学生装的她很不一样,多了一份抚媚与妖娆,让钟厚骁一时失了神。突然脑海里闪过了什么,一把将周芮扯到眼前,鼻子都快要贴住她的脸颊了,“你大晚上干不回家穿成这样做什么?”说完还往她身上冷冷地瞥了一眼。<p>  有没有搞错,她救了他,他还怀疑她干不正经工作,“我……我今天参加同学的生日宴会,回来……回来晚了。”靠的那么近一时间周芮讲话都不顺溜了,用手推了推他的胸膛,将距离稍微拉开点,真想不通这人,每次说话都要考那么近。<p>  “你以为我想救你吗?要不是见死不救我于心不安我才不想管你。”周芮愤愤道,不过听到她的解释钟厚骁颜色缓和了许多。<p>  “我欠你一条命,以后出去有什么麻烦尽管找我。”听不出任何情绪的语气。<p>  “别别别,今天的事我们就当没发生过,你也没欠我是什么,我也不要你什么恩情,往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周芮连忙打断他,跟他扯上关系估计以后就没什么太平日子过了,她可不想卷入这些江湖恩怨中去,于是便急急忙忙撇清关系。<p>  “那你要什么?”钟厚骁语气里透着一丝不解,什么都不要?那为什么还冒险折回来救他。<p>  “我……”周芮被他盯得一时半会不知道说什么好,其实连她自己都没有明白为什么会回去救他,按照周芮的性格从来不喜欢插手别人的事而且还是只见过一次面的人,本来就不会有这么多事,自己为什么还费了劲跑回来呢?<p>  看到走神的周芮,钟厚骁感到不悦,一把拉过还在沉思的周芮,对着拿着那张微微张开的红润的小嘴,附上了自己唇。<p>  周芮脑袋一片空白,只觉得唇上有两片湿糯软软的东西,乘着周芮还没有反应过来,钟厚骁就加大了的力度,更加深一步地摄取她口中的美好。等周芮反应过来她嘴里的那个灵活的软软的东西是钟厚骁的舌头时,挣扎着想要伸手推开钟厚骁,奈何她的力气太小,并没有起丝毫作用,反而让钟厚骁将她的双手禁锢再来胸前,发狠似的加深了这个吻。<p>  良久,钟厚骁终于放开了她。周芮因为这个突如其来的吻,呼吸不畅,脸憋的通红通红的,双唇红肿带着亮泽,“早知道你竟是这般的无耻流氓,就因该让你被他们乱刀砍死算了。”周芮恨恨地说道,真是太后悔救了他了。<p>  “你刚刚心跳的怎么这么快,第一次?”说完,钟厚骁痞痞地一笑。看她刚刚生涩的表现肯定还是初吻,想到这钟厚骁心情就大好。<p>  “你去死啊。”周芮呸了一口钟厚骁恼羞成怒地落荒而逃。<p>  钟厚骁看着那抹落跑的倩影,嘴角不经意地上扬。

继续阅读:第3章又见面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墙里佳人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