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又见面了
四喜丸子2016-08-07 00:043,118

  “二小姐,你可吓坏我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不是说好吃完饭就回的吗?”荣妈看见急匆匆回来风尘仆仆的周芮紧张地问道。

  “哦,倩倩拉着我说了好一会子的话,把时间忘记了,这不才回来么?”周芮看着一脸担忧的荣妈虚心的说。

  “那快去洗洗睡吧,二小姐累了一天,要不我给打壶热水去?”荣妈说完转身就要往厨房去。

  “不麻烦了,我也不是特别累,不碍事。”周芮连忙拉住了荣妈,今天一晚上发生太多的事了,她现在的心特别乱,就想自己一个人安安静静待会儿,哪里还有心情去干别的了。

  “那二小姐你早点睡啊?”荣妈又再三叮嘱。

  “哎。”周芮跟荣妈说完,独自一人回到房中,怎么睡都睡不着,一直在床上翻来覆去。今天晚上发生了太多她无法想象的事了,受伤,救他,逃跑,还有……还有那个令她羞愧恼怒的吻。一想起他居然在那样的情况下就吻了自己,那还是自己的初吻,周芮就来气,自己好心救他,不求他对自己报恩,但是他却对自己做出这样的事,简直就是一地痞流氓,谁能想到当今庆余帮的当家的居然是一忘恩负义的流氓。以后祈祷不要再见到他了,今天就当自己被恶狗咬了。

  还好之后周芮就在也没有遇见钟厚骁了,只是有一次跟倩倩上街逛的时候,路过茶舍,碰巧听到有人在说那天钟厚骁遭暗算追杀的事。

  “诶,你们听说了么,前几日庆余帮的当家的遭人暗算险些就丧命了。”一神神秘秘的声音突然钻进了周芮的耳朵里,周芮不自觉地放慢了脚步。

  “可不是吗,这事早就传的沸沸扬扬的了,说什么东边那头等不及了想要趁这边新当家的刚接手不久暗杀他,这事跟东边估计脱不了干系。”另一个人也突然接话,说的有模有样的。

  “这其中有什么隐情吧?”又有人提出了疑问。

  “我听说是庆余当家的一上来就出手太狠,把东边的河上生意给抢了,断了那边的发财路,这现年东边这边历来都是你走你的我过我的,相安无事,各自发财,可偏偏好,这年轻的新当家刚上来就坏了老规矩,可不招来那边的毒手吗?”那人刻意压低了声音。

  “你这话可不能乱说啊,这可一弄不好就是杀身之祸啊。”有人赶紧提醒。

  “得得得, 就当我没说,都散了吧散了吧。”大家都生怕祸从口出,也就当没过这事谨慎地去各忙各的的了。

  “芮芮,你怎么了?怎么停住不走了?”倩倩见发呆不走的周芮疑,以为她身体不舒服。

  “没……没事,就是刚刚肚子有些不舒服,现在好点了。”周芮回神,对着倩倩打了个马虎眼。

  “那我们赶快回去吧。”倩倩担心地说,赶紧扶着周芮。

  “好,那我们回去吧。”周芮此刻也全无了逛街的心情。原来帮派之间还有这么多复杂的恩恩怨怨,这其中的缘由恐怕也不是她一个小女子能知晓的,希望上次的事件就到此为止吧,毕竟她和钟厚骁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她要的只是一份现世的安好,而钟厚骁注定是一个生活在风口浪尖上的人。只是她不知道的是,从她救钟厚骁的那一刻起,她这一世和钟厚骁的情再也分不清了,她怎能独善其身呢?

  从那天逛街回来,周芮对钟厚骁多少存在一些担心,看来他虽是叱咤风云的大哥,但是时时都有可能丢了性命,但是想想眼下自己也是考虑下自己的处境比较现实。大哥最近接手家里的事业,她爹周献礼儿女众多,这僧多粥少的局面已不是一天两天了。关键周献礼还不见得能时时想起他那可怜无靠的女儿,分家肯定是迟早的事,一旦分了家,还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呢?

  “哟,周芮,一大早的就堵在这煞风景,还让不让我吃得下饭。”听这声儿,嚣张跋扈的,周芮不用看就知道是那讨厌的周艳,“荣妈,还不给我盛粥。”

  “哎,三小姐,我这就去。”荣妈急忙跑去厨房。

  周芮是最见不得周艳这样的仗势了, 一副高高在上的大小姐的样子,张扬跋扈,不可理喻,非要教训教训她不可,“我说周艳,你一大活人有手有脚,非得搞的跟三等残疾似得要人给你端茶送饭端屎端尿,你要是真残,我劝你早点去看,以免脑袋哪天也跟着残掉。”

  “你……”周艳气的一时说上话,周芮最喜欢看她一副恼羞成怒还不知怎样反击的样子。

  “你什么你,你不会身体残疾,现在还口吃了吧,啧啧啧,真同情,我要去上学了,你慢吃啊。”周芮拿起自己的书包,看着周艳生气的快要炸了,心情大好,大步走出门去上学。

  最近几日天气也不似之前那样热得让人心烦意乱了,看来夏天也要很快过去了。夏天对周芮来说,说不上喜欢,但是也没有那么讨厌,只是这个夏天热得让她经常心乱。上了一天的课,终于熬到了下课,周芮不急不慢的整理自己的书包。

  “芮芮,等等我们去街上陪我买点东西吧。”杨倩倩早就整理好了自己的书包,在一旁等周芮,顺便便开口询问周芮。

  “好啊,你等等,我就好了。”周芮一口答应。

  两人墨迹了好一会才从校门出来。

  “芮芮,他们是谁啊?”刚出校门,就有一群黑衣人冲这她们走来,着实把杨倩倩吓了一跳,扯了扯周芮的袖子。

  周芮抬头一看,几十个彪壮大汉穿着黑衣服正气势汹汹地冲她们走来,说不害怕是假的,但是也不能乱了阵脚。

  “周小姐,请随我们走一趟?”走在最前头的那个肌肉男挺有礼貌的开口。

  “我与你们并不认识,恐怕你们是认错人吧?”周芮压制住害怕,故作镇定地说道。

  “周小姐,是我们大哥有请,你到了就明白了。”那人还是坚持。

  “看来我是非走这一趟不可了。”周芮虽然不知道是谁非要见她,但是今天想逃肯定是不能的了,周芮安慰地握了握身边害怕的杨倩倩,跟她轻声说了句没事放心,就上了那群黑衣人的车。

  车子开的特别的快,车上没有一个人吱声,周芮有些坐立不安,也不知道请她去的是谁,这车不知道还要开多久,究竟是要开到哪里去。

  终于车子停在了山上一处独立的别院前,黑衣人给周芮开了车门。周芮在黑衣大汉的指引下走进了那间别院,屋子很大布置干净简单有条理但是却有点昏暗,可能因为房子的主人不喜阳光,在房子每处窗户都设置了厚厚的窗帘,随后黑衣人将周芮带上了二楼一间宽敞的书房。

  黑衣人嘱咐周芮在此等候即可,说完这些就退出去了。周芮打量起这件书房,书房很宽敞,书架很大但是书虽多却摆放很有规律,各类书都有分类,有摆放的顺序,看的出来主人是一个做事有条理的人。而且书桌整理的十分干净整洁,整个房间的基调给人一种严谨的感觉。正当周芮好奇这件房子的主人时,身后面传来声响打断了周芮的思路,周芮转过身去,看到的一张以为可以再也不用看见的脸---钟厚骁。

  关键他身上还只穿了一件浴袍,胸膛微露,头发还滴着水,分明就是刚刚洗完澡出来,看到一脸吃惊的周芮他不以为然,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

  “是你?”周芮看见他这样的场景不禁脸微微泛起红晕。流氓就是流氓,穿这样就出来见人,不要脸。

  “怎么,你不想见我?”见到周芮这副小女人的娇羞样子,钟厚骁一时兴起便语气暧昧,玩味地看了她一眼。

  “你把我带来就是欣赏你出浴吗?如果这样,那我没兴趣。”周芮睁着一对美目大眼恨恨地瞪了他一眼。

  “看来你是真的不想我啊?”钟厚骁语气故作失落,其实他还挺喜欢周芮被气得小脸通红眼睛瞪得老大的样子,比她故作镇定的样子可爱多了。

  “你大费周折请我来到底要干什么?还有,能不能跟别人说话的时候穿上衣服,这是尊重懂不懂。”什么人嘛,这样讲话很尴尬好不好,人家还是未出阁的黄花闺女呢。

  钟厚骁并没有理周芮的不满,说道“我只是想请我的救命恩人吃顿饭,表示感谢就这么简单而已,难道你以为……。”

  就这么简单?周芮总觉得他才不会大老远请她过来就是来吃顿饭,看见周芮一脸狐疑,钟厚骁又补充道,“如果你非要觉得我不是那么简单想吃顿饭,那我可以考虑做点别的……比如……”说着就要伸手去脱身上的浴袍,周芮吓得一惊,赶紧制止,却引来钟厚骁更大的笑声。

继续阅读:第4章 为什么是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墙里佳人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