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为什么是我
四喜丸子2016-08-07 20:083,086

  随后,钟厚骁带着周芮来到了一家西餐厅,内部的装潢格调十分优雅,看起来不太是钟厚骁那样的人喜欢来的,怎么会想到带她来这种地方来吃饭,而且看样子价格还不菲。

  “想吃什么自己来点?”服务生将他们带到一间包间,刚坐下钟厚骁就把菜单甩在了周芮的面前让她还点。

  周芮打开菜单看着上面的价格有点不大敢下手,这么贵的消费。反正是他说要请她吃饭的,这样一想,周芮看着几个顺眼的菜名点反正他是庆余帮老大肯定是不差钱,自己何苦巴巴地替他省钱。

  “老样子,牛排七分,再来瓶拉菲。”钟厚骁样子熟练,估计是常客,钟厚骁看了眼对面的周芮又开口“再来两份慕斯蛋糕,饭后再上。”

  “好的,钟先生。”服务生有礼貌地退下了。

  房间里又剩下他们两个人了,一时间周芮也感到有些尴尬,特别是钟厚骁还一直盯着她看,不知道他在打什么坏心眼。周芮不自然地别过头去,感觉周围的空气都快凝固住了。好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菜才上来,周芮如释重负,终于不用干瞪眼了。

  没想到像钟厚骁这样平时看着粗俗的人,吃起饭来却十分的斯雅,不急不慢很有条理。周芮心中暗暗吃惊,感觉每次跟钟厚骁接触都会发现他身上不一样的东西,总会打破她之前对他的各种印象,他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呢,感觉特别让人难以捉摸。

  “看我看得这么认真,我想我会误会周小姐你对我有什么其他想法的,不妨说出来,看在下是不是可以满足周小姐……”钟厚骁看着对着自己发呆的周芮突然抬头,声音里带着调戏。

  周芮闻声尴尬地低下头,盯着眼前的牛排不知道如何开口。这边钟厚骁大致已经用完餐,擦拭了几下嘴角,拿起一旁的红酒杯微恍了几下,抿了一口,一系列动作显得他此刻十分慵懒魅惑,突然那双严厉的眼睛闪过一丝狡黠的,嘴角噙着不易察觉的笑开口,“周小姐,贵府的桃花酒可是远近闻名,不知这几年光景周大公子接手还有没有当年的光景?”

  “大哥也是刚刚接手,但相信在大哥的打理下,我们周府的桃花酒会比家父掌管下更加出色的。”周芮摸不透钟厚骁打得是什么注意,心下疑惑,便跟他打起了官腔。

  “哦,是吗?希望周小姐是真心这么想的。”钟厚骁眸子带着邪笑直勾勾地看着周芮,看的周芮心里底气都泄了一半。

  “大哥是迟早要接手家业,再说这是我们周府自己的家事,好像和钟先生没太大干系吧。”周芮不悦,冷冷地说道。

  “是跟我没什么关系,但是这恐怕会让周小姐很是烦恼吧。”钟厚骁顿了顿,喝了口红酒继续说道,“据我所知,周小姐是周府二小姐,从小在姨娘身边长大,周献礼子女又多,也不见得能想起有这么个女儿,再者周大太太又极度贪婪,想儿子接管家业后独吞整个周府,我想周小姐也懂其中的利害,所以……”

  “我想这些与钟先生没有任何关系,这是我自己的事。”周芮被人戳中痛处,变了脸色,又猜不透此时钟厚骁的想法,一下子就坐不住了,站了起来,打断了钟厚骁的话,“我想我还是早些回去的好……”

  “周小姐何必这么急恼,我没什么意思,只是想说其实我可以为周小姐解决这些麻烦。”钟厚骁并不恼周芮的打断,反而有种在他意料之中的感觉。

  “我并不需要。”周芮断然拒绝。

  “周小姐,你不需要这么着急的回答我,你不妨想想,一旦分家,你和养你长大的姨娘二哥如何安置,想明白了这些再回答也不迟。”钟厚骁知道自己现在是有些卑鄙,但是他从来也不是什么善人君子,只是那一晚的吻,在他脑海里时时挥之不去,本来不想再招惹她了,可是偏偏控制不住地想把她留在身边。

  “所以,你的要求是?”钟厚骁的那番提醒倒也说中了周芮内心的担忧,看似平静的周宅,实则风云暗涌,大太太虎视眈眈,大哥势在必得,周艳和她妈步步紧逼,其他的各路姨娘小姐这几年来各自谋后路,这几年来,周献礼也是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大家都在等他归西后各自找出路,就是可怜了她姨娘没有什么实力,也是一天天跟她诉苦以后还不知道是怎样一番光景,每每她都开导姨娘不要担心,船到桥头自然直,但实则她也是每天都在担心。

  “我的要求只有一个,我只要你。”钟厚骁很满意周芮的反应,看着她眼神里充满了势在必得。

  周芮刚要开口拒绝,钟厚骁又说,“你应该再好好想想,我给你三天,三天后我来你们学校接你。”钟厚骁顿了顿,想起来什么,说道“你不用觉得这是卖身给我了,我只是需要一个女伴来配合我出席一些应酬场合。”

  “为什么是我?”对啊,她周芮只是个涉世未深的学生妹,外加周府众多子女中不受重视的一个,对于那些帮派之间的事她也是一无所知,肩不能抗手不能提,于他,似乎并没有什么用处。

  “这你不需要知道。”钟厚骁的语气冷到了极点,被周芮问得有些心烦,不知作何解释的他,只得冷下脸来掩饰道。

  吃完饭后,钟厚骁亲自开车载周芮回去,周芮本来想开口拒绝,奈何钟厚骁的眼神太过专制不容拒绝,只好让他载自己回家。车子刚在周府大门口停下,周芮就急着往外走,只感觉一股不容反抗的力量把她拽回了座椅,周芮一脸不解地看着有点生气的钟厚骁,便只觉得这人莫名其妙。

  “这么着急走?”钟厚骁语气里微微带着些怒意,自己竟就这么让她呆不下去吗。

  “我到家了,今天谢谢钟先生的款待。”周芮尽量让自己的语气趋于平缓。

  “我希望今天的建议周小姐回去好好考虑一下。”钟厚骁看着小脸有些泛红,那张平时不饶人的小嘴微微张开,眼神有些呆滞,就有一股冲动想要吻她,心乱索性就不看她了。

  周芮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有些无措,就像个做错事的小孩。突然感觉到一个身躯向她靠了下来,钟厚骁这么近的俯身过来,让周芮有些吓到,鼻子里充斥着的气息都是钟厚骁身上独特的专属味道,那味道对周芮来说并不是讨厌,但是却很霸道,让人喘不过气来。

  “咔”安全带开了,周芮悬着的心算是放下了,原来钟厚骁只是给她解安全带。压制在身前的那身躯终于挪开了,重新获得了呼吸,周芮跟钟厚骁匆匆道了别,就直奔周宅去了。

  钟厚骁看着那个慌张的身影,嘴角不经意上翘,很好,至少她面对自己时还会紧张,这样的她才可爱嘛。

  周芮刚跨进周家大门,就让周艳给拦住了。“哟,看不出来啊,周芮你行啊,学了一身的狐媚手段,勾搭了这样的有钱人,这是要飞上枝头当凤凰啊。可惜啊,你就不想想人家看得上你吗,到时候赔了夫人又折兵的可不好看啊,你还是做做梦吧。”周艳上来就是一顿冷嘲热讽,周芮也不知使了什么手段,居然钓到这样豪气的有钱人,那车在清水镇不是一般人可以开得起的,想来对方的身份非富即贵,她就不信周芮有这样的好命。

  周芮本来不想搭理她,让她说说就过去了,但是周艳越说过分,让周芮实在听不下去了,“周艳,你也做这种梦都没资格,有本事你也去勾搭啊,你这分明是嫉妒,可惜别人还瞅不上你。”周芮的话把周艳气的脸一阵红一阵白,从小到大,周芮什么都比不上她,可是在吵架上面,周艳从未赢过,但是她就是不甘心。

  周芮躺在床上,反复思考着钟厚骁的话。他的话虽然不中听,但是道出了实话,现在她在周宅的处境就是处处看人脸色。虽然他提出的条件能解决她内心最担心的问题,但是她周芮再怎么说也是周家二小姐,出身名门正派,如果呆在他钟厚骁的身边,难免会遭人口舌,再说姨娘和二哥恐怕也是不同意的,毕竟钟厚骁他是什么人,他是虎口下生活的庆余帮大当家,下面兄弟万千,她一大户人家女子虽说不得宠,但是呆在他身边,且不说会败坏周家名声,还搭进去了自己的清白。思来想去,周芮还是觉得这件事还是要再三思量。

  第二天,天微微亮,东方才露出白鱼肚皮。荣妈就来敲周芮的房门,平时荣妈不会这么早就来找她的,今天肯定是有什么事。“二小姐,快起来快起来。”荣妈的声音还有些慌张不稳。

继续阅读:第5章 选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墙里佳人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