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选择
四喜丸子2016-08-08 12:023,045

  “怎么了?”周芮急忙穿戴起来,打开门看见一脸慌张的荣妈急急的问。

  “二小姐,老爷他快不行了,昨天半夜开始犯病,请了郎中也不管用,大太太都照顾了一宿,还不见好,现在大家都聚集在前屋,二小姐,你快收拾收拾去看看吧。”荣妈也没太多时间跟周芮解释,只能三两句说个大概。

  “好,我这就过去。”周芮这下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也不知道到底怎么了。

  周芮随荣妈来到了前屋,屋子里黑压压地挤满了人,只见大太太面容憔悴地坐在床边,大哥周耀辉也在床头站着,二哥正赶上去外地进货没赶回来,周芮刚进去,冯姨娘就看见她用眼神示意她过去。周芮刚过去,冯姨娘就把她带到角落边。

  “姨娘,现在是怎么一个情况?”周芮刻意压低了声音问。

  “大太太都照顾了一宿了,郎中也看了,还是没有起色。”姨娘的声音里带着哽咽,这一宿把她的眼睛都熬红了,整个人都瘦了一圈。

  “没事的,姨娘你不要太担心了。”周芮安慰性地握了握冯姨娘的手,虽说嘴上说着没事的话,可她这心里却是也没有底的,万一她这爹爹真要去了,这往后的日子可还没计划周全啊。

  看着床上的周献礼早就没有了当年的意气风发,现在也只是个卧病在床的普通老人,消瘦的脸庞,紧闭的双眼,微弱的呼吸。

  这些年来,周献礼毕竟是老了,比不上年轻力壮的那会了,以前年轻有点病都能扛过去不当回事,现在老了一点病就要卧床不起。

  以前周芮觉得周献礼是天一样的存在,他是要扛起周家的顶梁柱,现在这个顶梁柱到了,再也撑不住起周家的一片天了。周芮心里头很酸很酸,虽然周献礼从小就对她不怎么关心,但是血浓于水啊,他再怎么说也是自己的亲人,他们之间存在的亲情是割不断的。

  这时,大太太突然发话了,“你们都累了一宿了,都回去睡觉吧,这边还有我呢,这会子人多,也不利于老爷休息,都散了吧。”

  说完,看到一旁的周耀辉,对着他又说道,“耀辉啊,你也回去吧,酒庄里的事还要你处理,这边还有我打点,你快回去休息吧。”

  周耀辉“哎”了一声就出去了,众人听到大太太的话也一个个地告退了。周芮也随着冯姨娘退了出去,刚出来冯姨娘就拉着周芮进了她的偏房。

  “芮芮啊,老爷他。。他恐怕……快了,这以后……你是知道的,大太太的心思,还有你大哥他,我们恐怕要提前好好打算打算了。”冯姨娘一进屋就把门窗掩实了跟周芮讲道。

  “姨娘莫要着急,眼下二哥不是也在酒庄里干事吗,再说大太太现在应该没时间想这些事,而且爹的病说不定有转机呢,还不到那种时刻。”周芮安慰地说,其实她也是知道那一天迟早是要来的,但是她没想到会来的这快,这么让她措手不及。

  冯姨娘只是摇头,“芮芮啊,你不懂,你二哥虽在酒庄里干事,却也只是给周耀辉打打下手,没有什么得利的地方,以后那么大的家业也不会有他一份。怪只怪我没什么实力,让我儿子一辈子都要低人一等,如履薄冰。”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

  “姨娘,哪就那么严重,你就放宽了心地过,到时候总会有办法的。”周芮嘴上虽是这么说,其实心里头都明白,现在最主要的就是安定姨娘的心。

  说了好一会子话,周芮终于把冯姨娘安抚住了。但是她自己却是烦恼了,这边处境越加艰难,但是钟厚骁的条件正能解眼下的问题,只怕是姨娘他们不会同意,可是自己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

  就剩一天了,后天就要给钟厚骁答案了,好像上天在故意为难她似得,烦心的事一出接着一出,在她想拒绝时出了这么多事。算了,真到那时候在想吧,船到桥头自然直。

  “芮芮,那天你被那群黑衣人带走,吓坏我了,他们没对你怎么着吧?”刚到学校,杨倩倩就拉住周芮左看看右看看地问道。

  “没事没事,不用担心,他们那是找错人了。”周芮现在没工夫跟杨倩倩解释,现在的她正恼待会怎样应付钟厚骁,他说过今天回来找她的。

  “他们是什么人啊?”

  “我也不清楚,反正我现在也没事,好了,倩倩,别去纠结这些了。”周芮有些撒娇地说道,她实在没办法回答倩倩这么多问题,对于钟厚骁她也是心烦得紧,不愿再提,只好转移话题,“上次都没陪你上街买东西,要不明天我们去吧,我知道有一家好吃的甜品店。”

  “好啊好啊,这次不许食言。”

  “知道了,杨大小姐。”总算逃过了杨倩倩的炮轰。

  这一整天,周芮都处于走神的状态,没听进去一个字。好不容易挨到放学,周芮不禁感叹这一天也过得太快了,太还没思考完就一天快要结束了。

  走出校门,周芮特地环顾了四周,没有看到钟厚骁的身影,不由得松了口气。看来他是把这事给忘了吧。正当周芮放大步子走的时候,一辆黑色的车迅速地停在了周芮面前,着实把她吓了一跳。车窗缓缓地落下,车内的钟厚骁对着吓了一跳的周芮说了句“上车”满是不容拒绝的语气,周芮还没缓过来,目光呆滞地像小鸡啄米似得点了点头,便打开了车门上了车。

  车子一下子飞驰出去,真是什么样的人开怎样的车,周芮暗暗地想。一路上,钟厚骁没看她也没跟她说话,两个人一直没有说话,周芮也不知道钟厚骁会把她带到哪去。只是车内气氛过于安静,一时间竟有点尴尬,周芮索性干脆把视线放在窗外。

  车子开了好一会才到目的地,周芮一下车,发现这次钟厚骁没有把她带到上次吃饭的地方,而是直接带回了上次山上的那套别墅,看来这里估计是钟厚骁的家里,只是周芮想不通钟厚骁为什么会喜欢住在离市里那么远的山上。

  周芮低头不语的跟着钟厚骁走进里面,一进去,钟厚骁就把外套脱了扔在了沙发上,回过身来对着还在神游的周芮说道,“厨房有吃的,要吃什么喝什么自己拿,等我十分钟。”说完转身就往楼上走去,留下还一头雾水的周芮。

  大约过了7、8分钟的样子,钟厚骁换了一身居家服下来,钟厚骁本身就是属于五官长得十分硬朗,很有男性气质,之前他穿衣服大都都是黑色,显得十分冷酷难以接近,但是今天的一身居家服把他衬得十分温和帅气,有同一种让人挪不开眼的感觉。

  “看够了吗?周小姐。”钟厚骁心情大好,语气里带着掩不住的笑意。看着瞬间变成红柿子的周芮,又步步紧逼地调戏道,“我发现周小姐很喜欢盯着别人看,还是这只是我一个人的殊荣?”

  周芮大窘,清了清嗓子,强迫自己跟钟厚骁对视,“钟先生,有什么事请直说。”

  “那我就开门见山了,这有一份初步拟定的合同,你看看有什么要补充的。”钟厚骁把一份合同扔在周芮的面前。

  周芮看了一眼桌上的合同,不紧不慢地说道,“钟先生为什么这么自信我一定会签这份合同呢?”

  钟厚骁不以为意的说道,“因为我知道你别无他选。”

  “钟、厚、骁。”周芮愤然,一下子就从位子上站了起来。她讨厌钟厚骁那势在必得胜券在握的语气,她讨厌被他操控在手里的感觉,她是没有更好的选择,但是她也可以选择不答应,她只想自己做主,讨厌钟厚骁的自信,这会让她感觉被戏耍了一样。

  钟厚骁没想到周芮会这么过激,他只是陈述了事实,让她知道只有他现在可以护她安宁,保她周全。他钟厚骁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从一介默默无闻之辈到掌握庆余帮大权的大哥,都是他一步步策划谋取而来的,他从不会做没有百分之百把握的事情,因为他没有回头路,只能赢。

  钟厚骁看着周芮的眼神,有被说中心事的受伤,有无奈的委屈,有对他的愤怒,钟厚骁心头不由得一紧,本来他应该是开心的,至少这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可是看到周芮眼里的难过,他心里却不是滋味。

  正当周芮和钟厚骁陷入沉寂的时候,电话突然响了,打破了结冰的空气,钟厚骁看了眼周芮,起身走向书房去接电话。

  看来那个电话事情比较棘手,钟厚骁过来的时候还眉头有些紧缩。

继续阅读:第6章 落荒而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墙里佳人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