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别来无恙
四喜丸子2016-08-14 17:383,211

  价格也不贵,三百多块,杨铭自然是买得起。可是出门的时候他的姑姑,也就是杨倩倩的母亲杨夫人千叮咛万嘱咐,千万别纵容她胡乱买东西,家里她喜欢的那些小玩意都已经快堆不下了。

  见杨铭不点头,杨倩倩索性整个人都趴在杨铭的背上赖着不起来撒起娇来。

  “表哥,我知道你最疼我了,我们这么久没见,我生日你也没来,你说好不容易来了你还什么都不送我,你还是不是那个疼我的表哥了嘛!”

  杨倩倩也知道杨铭顾虑的是什么,可是她就是喜欢嘛,母亲不让买,只好赖了表哥来买。反正这几百块对他们来说也不是什么大事儿。

  看着上面的标牌,周芮的嘴角有一些苦涩。如今虽说周家还是按着最初的俸禄给他们银钱,可是入不敷出的,莫说是三百块让她买一个项链,就是三块钱她都要好好想想。

  杨铭被杨倩倩闹的头疼,把杨倩倩从身上扒拉下来之后无力的拿出钱包招来服务生买单。

  目的得逞,杨倩倩自然就放过了杨铭,笑嘻嘻的从他身上跳下来跟着服务生去挑选其他的东西。

  等到杨倩倩心满意足的从百货公司出来,天刚刚擦黑,看了一眼天色,杨倩倩说去附近的西餐馆吃饭,但是周芮心心念念着要回去吃,两人无奈之下,只好分离。

  杨铭说让她等一下,他把杨倩倩送到餐馆就送她回家,周芮不想再麻烦杨铭,就告诉百货公司门口的门童一声,自己悄悄的一个人往家里走。

  转了个弯,周芮的手腕忽然间被人扣住。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的周芮惊了一下,抬起眼睛看到是钟厚骁,于是就更加惊慌。

  “我们去吃饭。”

  钟厚骁擒了她的手腕,不等她拒绝就拉着她上车。心情忐忑的被他拉上车,周芮忽然想起今天下午那个熟悉的身影是谁了。

  是钟厚骁。

  悄悄抬眼看了一下,发现钟厚骁的心情似乎不错,完全没有生气或者想要耍流氓的样子,周芮聪明的没有提起话头。

  钟厚骁也不知道自己高兴个什么劲,早上看到周芮上了杨铭的车他就一整天都在气闷,连着杨真也被骂了不止一次。下午他有事要出门,碰巧看到周芮又跟杨铭在一起更是怒火万丈,不过所有的火气在看到杨倩倩贴在杨铭身上的时候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不但消失了,反而很高兴。

  这次钟厚骁没把周芮带到什么西餐馆,而是选了一个临江的酒楼,见周芮还在发呆,钟厚骁洗了手,自己拿了一只螃蟹慢慢剥。

  正是秋天蟹黄肥美的时候,一盘螃蟹配上二两黄酒,那简直是美上天。

  压了一整天的心事在见到钟厚骁的时候全都爆发了出来,周芮虽说昨晚已经想好了船到桥头自然直,可是她无法面对冯姨娘和二哥失望的眼神。

  一个谎言需要无数个更多的谎言去圆,到最后等到她最亲近的人发现所有的一切都是谎言的时候,她究竟要如何……

  吃着饭,周芮忽然间觉得味儿不对,一回神就看到钟厚骁在冲着她笑。钟厚骁的眼中平日里总是很残忍,这会笑起来不会让人觉得毛骨悚然,反倒多了几分柔色,看的周芮一愣,又吃了一大口姜片。

  那姜片本是跟那些大闸蟹在一起的,钟厚骁见周芮一直闷头吃饭起了玩心,于是就把那姜片放到了周芮的碗里。第一口把周芮给辣的回了神,谁知又被他一笑给笑懵了,无知无觉的吃了第二口,又被辣的清醒。

  “你!”再次回神,周芮说不出的愤怒。

  钟厚骁挑了挑眉,好笑的看着周芮反问,“恩?”

  那一瞬间,周芮的所有火气“噗”的一下都没了,胳膊拧不过大腿,她还是乖乖吃饭吧。偏生钟厚骁不会让她好好吃饭,提起了她最在意的问题。

  “你是在想怎么跟家人解释?”

  “恩。”

  被他说破,周芮也没理由掩饰,钟厚骁这么聪明掩饰不过是徒劳而已。

  “我有个建议,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

  “什么?”

  “我娶你。”

  三个字,把周芮给震了一下,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钟厚骁。十八岁,她该成亲了,不过之前在周家的时候大姐周玥一直挑三拣四不肯好好的找个婆家所以才耽搁了下来。姐姐没成亲就先让妹妹出了门子,要是不知道的,指不定以为周艳得败坏到什么地步了。

  大夫人自然是不允许自己女儿这么没头没脸的……

  摇了摇头,周芮不同意。周围的空气一下子寒了下来,林真着急的看着面前这个小丫头,生怕自家老大一个不高兴把人给扔江里去。

  明明看上了,要是真的扔进去,到最后跳进去捞人的还不得是他么。

  “虽然现在已经分家,可是若是我先成了亲,大太太保不齐要怎么闹,到时冯姨娘和二哥怎么办?”周芮欲言又止,想到这里,她抬起头,眼神坚定的看着是钟厚骁,“我不能让他们受到伤害。”

  “接到山上的别墅,我看谁敢来。”钟厚骁的眼里闪过一抹血色,对于豪门争斗这些东西他不陌生却也谈不上熟悉,他一向直来直往惯了,这种弯弯绕绕的东西他猜得到,但是细节上却未必能懂。

  周芮又摇了摇头,她肯定不愿意冯姨娘和二哥在山上的宅子里住,那里很明显是钟厚骁的大本营,现在可以住过去,但是想要出来就难了。只是她自己倒还好,冯姨娘和二哥我完全没必要卷到这里来。

  见钟厚骁有些恼意,周芮决定聪明一点,“那个宅子虽说很大,住人是没什么问题,可是里边想必也少不了钟先生你的秘密,二哥和冯姨娘在里面怕是你也不放心。”

  这话倒是在理,钟厚骁听了思考了一下,也点了点头。周芮猜得没错,那个宅子算是他的大本营,周芮娶个一两次倒还没什么,但是时间久了,怕是有些不太适合让人知道的东西得被人翻出来。

  谁都有一些无法公之于众的东西,他有,怕是她也有。

  “那你说怎么办?不娶你,你也嫁不出去。”

  合同上说的很清楚,需要她跟着钟厚骁去参加一些宴会,需要跟钟厚骁一起公之于众。既然公之于众,那流言蜚语肯定是少不了,等到合同结束,她想要安安静静的过日子怕是有些难度。

  薄薄的唇抿成一线,周芮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钟厚骁方才说娶她的时候她也有震撼,可是她下意识的就是不想答应。如果说钟厚骁告诉所有人,他要娶她,那么他们做的所有事情都是理所应当的。

  如果不娶,就这么不清不楚的跟着,周围人肯定会说些乱七八糟的闲话,那些话难免会让姨娘和二哥抬不起头来。

  林真看着他们沉默,急的也是抓耳挠腮,这么费劲做什么,不如直接抢回家藏起来,谁都不知道她是谁!至于说闲话的那些,直接拖出去一枪蹦了或者扔江里就好,费劲不费劲!

  旁人自然不知道林真在想什么,就在林真以为钟厚骁真的会抢人的时候钟厚骁终于开口,“好了,我知道了,今天先送你回去吧。”

  周芮跟在钟厚骁身后下楼,不曾想,到门口的时候竟然撞见了一个人。

  周耀辉正带了几个人在楼下谈事情,见周芮从楼上下来,身前是钟厚骁的时候手不可觉察的停了一下,连忙放下手里的酒杯快步走了过来。

  “钟帮主,别来无恙。”

  “嗯。”钟厚骁鼻子里哼出一个字,看也不看周耀辉继续往前走。见他如此,周耀辉连忙拦住了也跟着走的周芮。

  “芮芮,多日不见,怎么见到哥哥也不说话。”周耀辉料定周芮不会不搭理他。周耀辉是嫡子,自小就有与生俱来的优越感,对于家里那些庶子庶女也看不上眼。

  苛待说不上,不过是不怎么说话罢了。

  说实话,周芮是真的不想搭理这位哥哥,毕竟不熟。可是既然人家搭话,她也不能不说话,只好停下脚步笑着弯了弯腰算是问好。

  “大哥,不是妹妹不给哥哥问好,而是刚才哥哥给钟先生说话,妹妹不好打扰,让哥哥见怪,妹妹在这里赔不是了。”

  声音不大不小,偏巧能让旁边的人听清楚。你看,你跟人说话不搭理妹妹还怪妹妹不跟你说话。

  周家分家的事情在清水镇不算是小事,不过一两日的时间就传了个遍。古往今来就算分家,也没见说把姨娘给分到家外面的,说好听的是分家,说不好听的,可不就是在把人赶出家门么。

  现在是民国了,可是还承袭了不少以前的规矩,即使家里孩子大了分家那也是成了婚以后的事儿,周家两个儿子周耀辉和周树育两人一个都没成家,再加上周献礼新丧,不管从哪里来说都不至于分家分的这么早。还有就是,即使分家,有儿子的接了寡母去奉养无可厚非,但是有女儿的,自然是留在家里由本家养老。

继续阅读:第12章 不敢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墙里佳人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