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不敢赌
四喜丸子2016-08-15 15:453,168

  年纪大了,没个一技之长,又没个儿子养活,把人这么放出去,不是把人往死里逼么!

  是以,周家现在是整个清水镇的笑柄。

  周耀辉没想到周芮如此伶牙俐齿,脸上白了一下,看了一眼一起来的那些人,眼中闪过一丝愤恨却又很快的恢复如常。

  “倒是哥哥的不是,如今你和冯姨娘在外面多有不便,有什么需要的尽管来找哥哥。”面子上的功夫自然是要做足的,周家的脸面能挽回一些是一些。

  今儿个周耀辉来这里也是为了周家的事情,俗话说人走茶凉,人都走了,没人会看在周献礼的面子上给周耀辉几分情面,原本顺风顺水的生意一落千丈,原本合作的一些酒楼趁机压价或者另买别家,周家的桃花酒连日来除了一些散客,竟然一坛都没卖出去。

  周耀辉的心思可不是那些散客,而是这清水镇中的茶楼酒肆,或者西餐厅也能推荐一下,今儿个来这里也就是为了接着吃饭的机会拉拢一下老顾客。

  没曾想,见到了另一条活路。

  有了钟厚骁这条门路,难道还怕周家不能恢复门楣?

  “我和姨娘虽然居住在周家之外,这日子倒也自在。”被赶出门了还能更自在,周芮笑了笑,见钟厚骁在外面等的不耐烦了,这才有弯腰行了一礼告辞,“今天哥哥有事,妹妹就不多打扰了,告辞。”

  眼睁睁的看着周芮走出去钻进钟厚骁的车子,周耀辉笑眯眯的回到原来的桌子上跟那帮老狐狸继续周旋:“诸位,抱歉,看到我妹妹打了个招呼,让各位久等了。”

  能做生意的都是人精,见着周耀辉过去打招呼又笑眯眯的回来,客套寒暄了几句,倒是比刚开始的时候热络了几分。

  跟几个老狐狸散场的时候虽然依旧没一个点头的,可周耀辉依旧笑得见牙不见眼。这帮人,不见兔子不撒鹰,什么时候他那个好妹妹真的去了钟厚骁的府上恐怕他们才会跟他合作。

  不急,有的是时间,就看他这个妹妹争不争气了。

  思及方才周芮的态度,周耀辉觉得有必要让她懂点事,别太把自己当个人物。

  坐着钟厚骁的车回去,周芮有点芒刺在背,整个清水镇有车的不过几家,早上出门一辆车,晚上换了另一辆车的更是扎眼,隔着玻璃周芮都能看到在门口闲聊的那些人疑惑的眼神。

  到了门口,周芮想要下车却被钟厚骁拉了一下。踏出去的脚顿了一下,周芮疑惑的回头不明白这个男人又要做什么。

  薄唇微微勾起,看着周芮浅笑,笑的她一佛出世二佛涅槃,两人对视了一会儿,周芮见钟厚骁什么事儿都没有,这才继续下车回家,刚好在门口碰上出门的冯姨娘。

  见着周芮从一个男人的车上下来,尤其是车上还不止一个男人,冯姨娘吓了一跳,连忙拉了周芮护到身后虎视眈眈的盯着钟厚骁和林真。

  “你们是什么人,想要对我们芮芮做什么!”

  庆余帮杀人不眨眼没错,但是也分是非,林真见冯姨娘是个妇人,又一心为周芮也不得不收敛几分,乖乖下车行礼。

  “夫人好,我们家当家和周小姐是朋友……”

  林真话还没说完就瞥见钟厚骁也下了车,傻了一下,话就没继续,接着就见钟厚骁变戏法似的从车里拎了两个盒子拿出来,谦和有礼的跟冯姨娘说话。

  “打扰夫人了,今天和周小姐偶遇,耽搁了周小姐回家,让夫人着急,实在是我的不对,两盒点心,小小礼物不成敬意,还望夫人收下我的赔罪。”

  冯姨娘一个深宅妇人不知道钟厚骁,看着眼前的年轻人谦和有礼,又看着周芮没有一点受委屈的样子也放了心,笑了笑拉着钟厚骁就让他进门坐。

  “麻烦先生送我家小姐回来了,不知道您是好意,对不住,还请不要见怪,家里备了热茶,进来坐坐再走吧。”

  钟厚骁摇了摇头,表示自己还有事情就不多叨扰,改日再来,冯姨娘也不强留,目送林真开车出了巷子才拉着周芮进门。

  “到底怎么回事!”冯姨娘一进院子脸就拉了下来,她虽然没见过什么世面但是刚才的两人一看就不是什么易与之辈,尤其是那个开车的,转身上车的时候,腰间黑漆漆,鼓囊囊的,一看就是揣了东西。

  现在世道不太平,冯姨娘只想这一对儿女能够好好的活下去,比什么都强。

  偏生一切都不能顺风顺水,周树育进门就看见她们两个在院子里说话,疑惑了一下,连忙问道,“娘,可是有人来找麻烦?”

  “没有没有,你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晚?”自从三人搬到这里之后,大太太是眼不见心不烦,除了有时候让人送些月钱意外是恨不得一次都不来,怎么会有人找麻烦。

  倒是自己儿子自己了解,冯姨娘见周树育神色不对猜他是有了麻烦。知子莫若母,冯姨娘猜的是一点都没错,今天晚上下工回来的时候工头找到周树育,很抱歉的跟他说明天不用来了。

  在他追问之下才知道,原来一直以来周树育找不到好差事竟然是大太太做的。周家虽然现在不显,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再加上大太太的娘家杜家在清水镇也是一个大户,有些势力。当初分家的时候基本上就让冯姨娘和周树育净身出户,如今更是暗中使坏,告诉清水镇那些招人的地儿说要是敢雇佣周树育,杜家第一个不放过他们。

  清水镇里能跟杜家红眼的没几家,那几家人是懒得惹这个泼皮破落户,其他人也不好去触杜家的霉头。是以到现在周树育也没找到一个好差事,现如今连做零工的地方都被辞了。

  眼下也不好说周芮什么,冯姨娘连忙拉着两人进屋。周芮已经吃过饭了,草草吃了几口就等着两人吃完,冯姨娘看她心不在焉也不好说话,三人沉默着吃完饭,周芮帮冯姨娘收拾了碗筷然后就回房间休息,正写作业的时候听见敲门,见是冯姨娘,他连忙放下手里的书本过来开门。

  “姨娘快坐。”让冯姨娘坐下,周芮低着头坐在书桌边上不知道该如何跟冯姨娘开口。她很矛盾,如果是在周树育回来之前她会毫不客气的骗冯姨娘说钟厚骁只是普通朋友。

  端详了周芮一会儿,冯姨娘开了口,声音中拖着一股子疲态,“芮芮,你读过书,想必很多道理都不用我跟你说了。只一点,我不想你赴了我和你娘的后尘,你懂么。”

  “姨娘,不会的。”

  “不会自然是最好,我跟你娘都是苦命人,若不是为了给家里换一条生路也不至于被人送来做妾。你既然有了一个小姐的身份,不管嫡庶,到底是有头有脸的,千万不可入了后宅做了小,到最后落得跟我一样……”

  说到这里,冯姨娘忍不住的又开始抹泪。她们是八国联军的时候从天津卫逃难到这里来的,冯姨娘和周芮的娘亲一路扶持过来,如今二十多年过去,物是人非,不变的就是这乱世。

  “姨娘,他还没成亲。”看着冯姨娘抹眼泪,周芮顿时有些慌了,手忙脚乱的帮她擦了擦,等她平复下来才温声说道。

  见冯姨娘不信,周芮想了想,还是不说钟厚骁的身份的好,免得她担心。不过冯姨娘心有疑惑,她就把钟厚骁的事情大致的给介绍了一下。

  “他是混帮会的,上次杨倩倩生日的我回来的时候碰巧救了他,所以他现在对我上心了些。其实,我去过他家里,确实没有夫人,也不曾婚配。姨娘,你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自己。”

  “哎呀,帮会?那我跟你讲,你可千万别沾染,这些人的营生都危险着呢,跟了他们,只怕没个安生日子过。”

  冯姨娘抚了抚胸口有些心有余悸,她今天看着周芮下车的时候最担心的就是周芮耐不住这贫苦日子跟了哪个富人做了小,这要是让周芮的娘亲知道了,还不得从地底下爬出来骂她?听说没有夫人她真真的松了口气,可一听是帮会的更提心吊胆了。

  那些人都是拼命的,要是真的……

  “我懂,不过姨娘,我想跟你商量一些事情。”有些话既然已经说出来了,那不如索性说个彻底,也好让她的心头松一口气。

  “姨娘,二哥是个有能耐的人,可是被大夫人和大哥压一头总归不是事儿,总不能一辈子都这么碌碌无为吧?我想拖今日那人给二哥找个合适的活计,不说别的,至少能让二哥有个施展拳脚的地方。”

  “这……”这是好事儿,冯姨娘却不想让周芮开这个口。如果对方对周芮有所图,那么将来势必不好脱身,可是有周芮的救命之恩,若是将来两人一拍两散,对方也不会强人所难。

  今儿个看着那个人,像是个讲理的……

  可是若是牺牲周芮的幸福和清白,她又不敢赌。

继续阅读:第13章 小蹄子,跟我回家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墙里佳人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