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带你去约会
四喜丸子2016-08-22 00:003,076

  一路心神不宁的回去,冯姨娘看她心情不好还以为是受了什么委屈连忙过来问她,周芮想了想,拉着冯姨娘坐下,“姨娘,今天我看到周艳和吴姨娘了。”

  “她们?”不怪冯姨娘疑惑,先前的时候冯姨娘不受宠,性子又软,吴姨娘从来都没正眼看过她,两人之间的走动也仅限于初一十五逢年过节的时候点个头。如今出来了,冷不丁的听见他们的消息自然要惊讶的。

  不过转念一想也就了然,就连她有个庶出的儿子大太太都不放过,更何况吴姨娘曾经那么得宠呢。

  曾经周献礼那么宠她,如今周献礼没了,大太太还不得往死里整她?

  “怎么了?可是他们过的不好?”冯姨娘不甚在意,吴姨娘跟她没什么关系,可是也没对她多好,活了半辈子,她不会去做一个烂好人。“不奇怪,她们现在没有进项,三小姐上学又是个花钱的事儿,日子自然不会好过。”

  “恩,吴姨娘身上的钱都被人骗走了,现在他们还穿着刚入秋的单衣……”周芮犹豫了一下,实在是不知道该不该提搭把手的话。

  看出了她的犹豫,冯姨娘叹了口气,把周芮拉到自己怀里,“你啊,跟你娘一样是个心善的,可是孩子,现在咱们也是寄人篱下,自顾不暇,虽说现在看上去一切在慢慢变好,可若是将来一个不留意,会不会跟别人一样还未可知。”

  “恩,我知道了。”周芮点了点头,冯姨娘说的没错,他们现在也是寄人篱下,若是有一天自顾不暇,只怕会落人埋怨。

  见她听进去了,冯姨娘反而内疚,怎么说也是曾经的熟识,这么放手不管良心上也过不去。想了想,冯姨娘放开周芮,试探着问道:“这房子是钟先生的,要不问问看钟先生的意思?”

  没错,房子是钟厚骁的,若是不问问他的意思就把人接来也不合适,周芮点了点头,放下书包拿了荣妈做的点心就往外走。

  羊肠小道,周芮走的很慢,也想了很多,周艳怎么也跟她是姐妹,今天犟着不说话,可她却不能不管。虽然周艳嘴巴很坏,可是本性并不坏,能帮一把她还是想帮一把。

  到了钟家大宅,书房里,周芮看着钟厚骁在桌子上写着什么东西,她忍不住屏住呼吸悄悄的走过去把东西放下然后贴着墙坐好。似乎过了很久,天色一点点的暗下来,钟厚骁开了台灯,周芮所在的阴影在台灯晕染不到的地方就更加阴暗。

  “来人,弄点吃的来。”钟厚骁饿了,高声冲着外面喊道。

  周芮被他的喊声吓了一跳,连忙拿了糕点递给他,“你先吃点这个垫垫吧,荣妈做的蟹壳黄。”

  没想到她会在这里,钟厚骁愣了一下,接过东西放到一边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额,我想找你商量点事情,可是你好像在忙我就先等了一下。”周芮揉了一下衣角,微不可查的又退后了一步。自从另立门户之后,她就越发的卑微,尤其是在钟厚骁面前。

  见她这个样子,钟厚骁皱了皱眉,把手里的笔放下问道:“什么事?”

  “我想接两个人来梧桐公馆住,行么?”

  “你妹妹和她生母?”林真可是不敢隐瞒周芮的事情,下午一回来就把周芮的经历一五一十的说了,所以钟厚骁这会儿自然一猜一个准。

  “恩,梧桐公馆这么大,多两个人不成问题的,你放心,他们的伙食什么不用你来负责,我……”周芮想说我付,可是一想她的钱不也是钟厚骁给的,又忍不住沉默了。

  钟厚骁点了点头,但是出了一个条件,“可以,不过要等进了腊月之后再接,我让你接的时候你再把人接过来。”

  周芮一头雾水,不明白钟厚骁什么意思。

  下人们端了吃的进来,开门的时候顺便把书房里的灯也开了,光芒大盛,周芮清清楚楚的看到钟厚骁的左肩上一片殷红。

  “你的胳膊!”

  她惊呼,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下人见了也是一惊,连忙放下托盘里的饭菜跑去找医生,可是却被钟厚骁制止了。

  把下人打发走,钟厚骁差使周芮去拿东西,“门口那个柜子中间的抽屉里有药和纱布,你帮我拿过来。”

  周芮连忙小跑过去拿了东西过来,接着就看到光着上身的钟厚骁。

  本来他是穿了衬衣的,就在周芮转身的时候他把衣服脱了,裸着上身扭头查看伤口。

  拿药的脚步顿了一下,周芮犹豫着走了过去,把东西放在桌子上,接着连忙转身背对着他。

  被她的样子逗笑,钟厚骁摇了摇头,故意逗她,“我一只手不方便,你来帮我一下。”

  “那你把衣服先穿上。”周芮拒绝,钟厚骁好像有暴露的爱好,她记得有一次过来,钟厚骁就没穿衣服。

  “穿上就盖住伤口了,这种情况下,明显是我比较吃亏。”钟厚骁逗她,整个梅城想看他不穿衣服的女人多了去了,唯独这个女人竟然转过身。

  似乎是觉得有道理,周芮红着脸转过身来,然后认命的拿起桌子上的药和纱布。上药包扎倒是难不倒周芮,可是空气中不一样的味道让她忍不住的有些不舒服,于是她只好开口转移注意力。

  “你这伤怎么弄的?昨天不还好好的么?”

  “东边码头的人今天去闹事儿被我撞见了,顺手收拾了。”钟厚骁好像并不怎么在意,就连那伤也好像不在他身上一样。

  周芮觉得自己有点明白为什么钟厚骁不让吴姨娘和周艳现在就搬过来了,毕竟这里距离钟家大宅太近,若是她们嘴巴不严,那么危险的人一定是钟厚骁。

  现在世道这么乱,让人之心不可无。

  “你们,经常打架?”周芮轻手轻脚的把药撒上去,钟厚骁感觉她猫一样的手脚忍不住挑眉。

  难怪铁老五总说有媳妇的好处,平时他上药都是药粉随便一撒,然后纱布一包,疼就疼一点,男子汉大丈夫怕什么?可是有个女人在身边上药,轻手轻脚的,香喷喷的,伤口的那点疼也可以忽略不计了。

  他不说话,周芮的脸却更红了。难道不是么,后背上大大小小的疤痕不下十条,不是经常打架,怎么来这么多疤痕。

  拿纱布裹好了钟厚骁的伤口,周芮也松了口气。就在她转身要走的时候,钟厚骁却一把抓住她,把她困在腿上。

  “怕了?”

  那张脸上有一丝戏谑,肩膀上还有她包扎的妥妥帖帖的伤口,被她如此戏弄,周芮不生气是不可能的,瞪了他一眼,粉拳毫不客气的招呼上他的肩膀。

  在钟厚骁躲闪的时候她连忙跳到地上跑的远远的。

  “你得寸进尺!”

  周芮只觉得自己就不该好心去帮他包扎伤口,她帮忙的结果连一句谢了就没有就算了,竟然还被调戏!

  想着想着,脸更红了!

  气鼓鼓的把东西放回去,周芮打算回家!才不要跟这种人在一起,没羞!

  看着她跑远,钟厚骁笑了笑,然后去拿吃的,普通的阳春面也多了几分滋味。本来打定主意一个月不理他的周芮却不得不在第三天食言。

  第三天学堂放假,没什么事儿,周芮本来是要在家里温书的,谁知道林真死皮赖脸的非要来接她说大哥找她有事儿,她要是不跟他走就得挨鞭子。

  “你挨鞭子关我什么事儿。”周芮转过身子不理他,一看就林真她就想起来钟厚骁,想起来他书房里的那一幕。

  从下去看钟厚骁,那张脸格外的好看。

  周芮的脸又是一红,接着就拿书拍林真,“去去去,别烦我,我要温书!”

  拿书把林真拍了出去,周芮却再也看不进去,默默的坐在书桌边发呆,一直到院子里传来喇叭声。

  周芮探出头,发现钟厚骁竟然亲自过来了。

  天气很冷,院子里一地落叶,钟厚骁就穿了一件毛呢大衣站在落叶上冲着她笑。

  “下来!”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周芮却没骨气的放下书乖乖的跑了下去,然后气鼓鼓的看着他问道:“你要干什么!”

  “带你去约会。”钟厚骁好像没觉得这件事有什么不对,说的理直气壮却让周芮瞪大了眼睛。

  约会?!

  “怎么了,不愿意?”钟厚骁也不太擅长去哄女人,毕竟他的女人从来都不需要他去哄,眼睛一瞪自己乖乖的该干啥干啥去了。今天还是铁老五说要想要媳妇,得靠哄。

  “要去你去!我才不去!”

  周芮炸了,还有这样的?合同里面可没写她还要负责约会!

继续阅读:第18章 原来你要的是这个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墙里佳人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