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原来你要的是这个
四喜丸子2016-08-25 08:173,158

  钟厚骁没明白问题出在哪里,眼睁睁的看着周芮满脸通红的跑进去,“哐当”一声关了门把自己晾在院子里。有些莫名其妙,钟厚骁抬脚上楼却被冯姨娘给拦住了。

  “钟先生且慢。”

  对方是长辈,钟厚骁自然是不会太跋扈,停下了脚步乖乖跟着冯姨娘去了客厅。

  “钟先生错爱我家芮芮是个好事儿,可是有件事我想先跟先生商量商量。”冯姨娘刚才在屋里看了半天,见周芮捂脸跑上去才连忙出来阻拦。

  “什么事儿?”钟厚骁不解,冯姨娘平日里沉默寡言,最多就是让周芮或者周树育带了自己家里做的点心什么的给他,不会有事儿求到他身上。

  可是求上门,钟厚骁又不想推掉。

  冯姨娘准备了一下措辞,打量了一下钟厚骁见他没有不高兴的成分这才开口:“钟先生,虽然我是个做妾的,可是芮芮是正儿八经的周家小姐,是个好孩子,若是钟先生喜欢芮芮,那就正儿八经的纳聘下礼,正正经经的把芮芮抬回家,我和芮芮的娘已经看了别人一辈子的眼色,不想自己的女儿也得看人脸色行事,不知钟先生可明白我的意思……”

  本来冯姨娘是绝对不会想要去说这番话的,怎么着现在也是人在屋檐下,可是此时不说芮芮的名声坏了可要如何?

  女儿家最重要的就是清白名节,若是芮芮遭受非议,她将来百年的时候有何脸面去见芮芮的娘亲。

  她这一番话也只是想要钟厚骁以后不再这么冒冒失失的,若是被有心人看去只怕得戳芮芮的脊梁骨。可是出乎她意料的是钟厚骁竟然真的点头了。

  “我是个粗人,对于这种事情不是很清楚,冒犯之处还请夫人见谅。”钟厚骁抱了抱拳,承认错误起来也是分外的干脆利落,“夫人,不知三媒六聘什么的请谁比较合适?”

  愣头愣脑的样子让冯姨娘也是一愣,这什么意思,她是想让他注意点,没说让他现在下聘啊。

  “钟先生,这可使不得使不得,芮芮的主我可做不了,你若是想娶她还得她点头才行。”冯姨娘连忙摆手,吓的脸色发白。

  周芮同意才行?钟厚骁有些费解,这个模式和他以前经历的完全不一样,以前他的女人,哪个不是欢天喜地的,就算有那么几个不是很高兴的可也半推半就的从了。

  周芮这把他扔在外面,是同意还是不同意?

  得了冯姨娘的话,钟厚骁轻手轻脚的上楼,到了周芮房间门口,她正侧头在窗前写着什么,阳光透过来,在她的头顶射出一道光圈,钟厚骁忍不住放轻了脚步,然后站在门口等她发现他的存在。

  等了一会儿,钟厚骁忽然间转身下楼,在出门的时候吩咐林真,“去,打听一下周芮喜欢什么。”

  女人嘛,哄好了就乖乖听话,什么都不挑。

  这话也是铁老五说的,他脸上那么大一块疤都娶上媳妇了应该没说错。

  这事儿闹了一波,周芮也只当钟厚骁喝多了,尴尬过后再见他也没提起这茬。见她下楼,钟厚骁随手拿起斗篷盖在她的肩头。已经十一月了,天上开始下了小雪,纷纷扬扬的雪粒在这个夜晚分外的古灵精怪。周芮穿着毛呢大衣漂亮归漂亮,可也耐不住那刺骨的冷风往骨子里钻。

  “我们去哪里?”周芮好奇,今天杨倩倩神神秘秘的凑过来说今晚上她们两个要一起睡,她没答应还被她说了一顿。

  好端端的,她们两个怎么睡。

  “今天渣打银行的大公子结婚,我们去捧个场。”替她裹紧了斗篷,钟厚骁就把她塞进车里。

  “诶,那不是杨倩倩的堂兄么。”渣打银行是杨倩倩大伯供职的地方,说起杨家也是人才辈出,杨倩倩的大伯在渣打银行,杨倩倩的父亲在花旗银行,不怪有些人说杨家的孩子都生在前堆上。

  钟厚骁点了点头,让车子开快点,“恩,今晚估计会闹到很晚,我跟冯姨娘说过了,你不回来了。”

  周芮也了然,最近梅城特别流行什么狂欢派对,一群人闹闹哄哄的一个晚上,再加上今天是杨大公子新婚,还要闹洞房,最后回来的时间还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车子踩着雪到了杨家,周芮一下车就看到杨倩倩飞奔着冲了过来抱住她,“我都跟你说了今晚我们要一起睡,结果你还不肯,哼,今天晚上你睡地板去吧。”

  “我这不是不知道你哥哥成亲么。”周芮笑眯眯的捏了捏杨倩倩的手,然后回头看向钟厚骁,钟厚骁过来,一把拉过周芮护在斗篷下面进了屋子。

  屋子里暖洋洋的,不知道是不是生了地龙,周芮和钟厚骁除了斗篷,一起去跟新郎新娘打招呼。西式酒会自然也是西式婚礼,新娘一身白纱看的周芮羡慕不已。

  新娘周芮也算认识,是周芮他们学校校长的女儿,知书达理,平日里在学校当个教员,跟周芮他们见过不少次。杨倩倩的哥哥杨炳卿也是去学校接杨倩倩的时候才对她一见钟情,追了三年才追到手。

  周芮羡慕的就是这种锲而不舍此生此世为情不变的爱情。

  她在学校,教员说过很多次平等,自由,民主,可是她见过太多不平等,不自由,不民主。就比如说周家,大姨娘把持着家里,嫡姐能吆五喝六,而她说话嗓门大一点都要被说没规矩。所谓的平等不过是旗鼓相当的时候,而不是跟对方不在同一个水平线上的时候。

  杨家是豪门,可是校长也不算卑微,是梅城的豪绅,又是书香门第,自己的女儿楚樾嫁给杨炳卿也是门当户对的。

  “我大嫂的婚纱是从法国送过来的,一件婚纱要上万块大洋,啧啧啧,我哥可真舍得。”杨倩倩见周芮一直在看那件衣服开口跟她介绍,说完了还憧憬自己的将来,“唉,要是谁送我这么一件婚纱,我也嫁。”

  “是么?谁都肯?那我回头就让城门口的乞丐买一件送你。”周芮揶揄,这姑娘说话依旧没遮没拦,要是让她娘听见了指不定又得怎么说。

  “嗤,你就笑吧,刚刚你不也是看的转不过弯。”杨倩倩毫不在意的拉着周芮跑来跑去,至于钟厚骁早就不知道被甩到哪里去了。

  “打住,我只是羡慕他们两个人的感情而已,如果是我,对方是个我喜欢的穷小子我也嫁。”周芮拉住杨倩倩,周围这么多人,她这么横冲直撞也不怕撞到人。

  “真的?”

  “真的,如果能给我这么一个感情,我才不在乎他是不是有钱人,是不是浪漫呢。”周芮和杨倩倩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踢着脚拿着旁边的东西边吃边说。

  西式酒会就这么一个好的,吃啥都不会有人注意,吃了这个桌子可以跑到下一个桌子,换个地放也没人去注意你是不是把面前的东西吃了个洞。

  “也是,有一个全心全意对你好的人也好。不过周芮,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娶妾这种事情早就没有了吧。”杨倩倩明白周芮的心思,她没见过宅子里的勾心斗角,可是周芮的父亲周献礼可是有七个姨娘,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他们周家加上周献礼都能三台大戏天天唱了。

  “还少么?不如你去看看外面多少人养小的。”周芮摇了摇头,她是不信,就不说别的,前些日子听说她那个大哥周耀辉就领了个女人进门,到今天也没见出来。

  冯姨娘还在说这是要给周耀辉纳妾呢,可这太太也真的是太着急了,周献礼的百天都没过就让自己儿子领了一个不清不楚的人回来,说白了这还不是在打周献礼的脸。

  被她说的无话可说,杨倩倩从椅子上蹦下来端了一杯香槟递给周芮,“算了,不想那么多了,今天我们不醉不归,祝你以后一定能找一个特别好的夫婿!”

  “我也祝你找一个门当户对对你体贴入微的好夫婿!”周芮接过来,敬了杨倩倩一下。

  两人笑闹着,倒是肆意欢乐。

  闹了一会儿,杨倩倩被自己娘亲叫走跟长辈行礼,周芮无聊,左右找不到钟厚骁,屋里闷的难受索性推开侧门去了花园。

  冷风一吹,方才的闷热和不舒服瞬间消散,周芮在花园里漫无目的的乱走,之间划过那些枯萎的枝叶,有些欣喜那种粗糙不平的触感,又有些怅然冬日的萧索。

  一不留神,周芮撞进了一个人的怀里,本来就有些微醺的脑袋更加昏昏沉沉,抬起头,借着屋里明亮的灯光,她只知道面前这个人很熟悉。

  “你喜欢那样?”

  “哪样?”周芮不解,这人说话说一半,什么意思。

  “我知道了。”说完,那人笑了笑,拍了拍她的头,让她更晕了。

  周芮踉跄了一下,那人却没怎么在意,笑眯眯的转身回去,而周芮则在花园的长椅中默默的跟雪花玩。

继续阅读:第19章 你们还不成亲?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墙里佳人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