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你们还不成亲?
四喜丸子2016-08-25 23:513,133

  江南的小雪本就温婉,下了一小会儿就悄悄停了,周芮在花园里捏了一只胖乎乎的小兔子然后拿着进屋。刚刚喝的有点多,这会儿免不了的有些虚浮,下人见状连忙把她扶到钟厚骁的身边。

  “你看,兔子。”见了熟人,周芮咧嘴一笑,举起手里的兔子献宝似的递给钟厚骁。

  钟厚骁本来在跟人谈事情,一回头见她路都走不了连忙一把扶住,那小兔子在周芮的指尖化了稍许,雏形仍在,周芮高兴,眼睛里,指尖,发梢都是闪闪发亮的颜色。本来还稍有怒火的钟厚骁见她这个样子也气不起来了,无奈的把她夹在胳膊下,跟船行的孙老板说了声抱歉走到一边。

  对于周遭的一切,周芮浑然不觉,拉着钟厚骁非得让他看兔子,钟厚骁眼见着她捏的兔子把杨炳卿家的桌子打湿了一片只好无奈的问她,“你喜欢兔子么?”

  周芮点头,笑眯眯的样子终于有了几分属于她这个年纪的纯真和娇憨。

  坏笑一把,钟厚骁把周芮推给了侍从然后走了出去。

  第二天早上,周芮是在杨倩倩的床上醒来的,揉了揉发昏的脑袋,她费劲的拨开杨倩倩横在她身上的胳膊腿,然后起身,接着就被床上的一个物件吓了一大跳。

  她和杨倩倩中间横着的那是啥?

  如果她没记错,那个东西应该是杨倩倩大伯母的抄手,昨天天冷,就算屋里烧了地龙,外面可是冰冷刺骨的,所以作为做了婆婆的人只好全副武装在门口招待女眷。

  可是,这个抄手为什么在杨倩倩的床上。

  兔子……

  冷不丁的两个字让周芮狠狠的打了一个哆嗦。

  一连串的动静把杨倩倩给吵醒,伸了个懒腰也摸到了那个兔毛抄手。

  瞅见周芮一脸被雷劈的样子,杨倩倩打了个呵欠说道:“我说你,喝醉了和真够磨人的,昨晚上闹着非得要兔子兔子,钟厚骁找了半天没兔子只好借了我伯母的兔毛抄手给你过瘾。”

  果然……

  现在,周芮真真的恨不得把自己埋进这兔毛抄手里,昨天那么多人,她的脸算是丢完了。

  “我怎么过来的……”周芮面如死灰,要是杨倩倩敢说是钟厚骁把她抱过来的,她真的会考虑下死给她看。

  “你自己走过来的啊,我都佩服你都醉成那样了还能走到我家,准确的找到我的房间。”杨倩倩翻了个身下床,然后一把把她拉起来,“好啦,你不用觉得丢人,昨天你很安静的坐在那里一直念叨什么兔子兔子,别的出格的事儿什么都没做。也是我不好,不知道你酒量浅还拉着你非要喝酒。”

  “不怪你,我也不知道自己酒量竟然这么浅。”周芮赧然,也下了床跟在她的身后收拾自己。

  细弱的身子薄的跟纸一样,包裹在大大的睡衣里面怎么看怎么想跟棍子。杨倩倩一边换衣服一边说她,“周家世代做酒,你的酒量居然这么差。”

  “照你这么说,御厨的后人出生就会做菜了?”周芮拿起自己的衣服一件件的换上,然后把睡衣叠好递给杨倩倩。

  “这不是我的,昨天钟厚骁送来的。”杨倩倩摇了摇头,周芮愣了一下默默的把那件重紫色的真丝睡衣塞进包里,脸颊通红一片。

  杨倩倩见她这个样子,忍不住揶揄,趴在她的肩膀上嬉笑着问道:“哎呀哎呀,我是不是快要准备礼物了啊!”

  “什么礼物啊,你,你太讨厌了,我不跟你说话了!”周芮气的转过身收拾自己不理她,杨倩倩自然不肯放过她,缠着她说着钟厚骁的好。

  “别害羞啊,钟厚骁虽然是庆余帮的,看上去大老粗一个,我娘可是说了,他其实心细着呢,要不然还大半夜的把你衣服送过来?”见周芮还不理他,杨倩倩跳过来掰着周芮的脸问道,“你究竟怎么想嘛!我跟你讲,你要是不跟钟厚骁成亲,怕是要丢死人了!”

  “我知道你的意思,但凡是钟厚骁出席的地方,身边肯定有我,恐怕不少人在背后议论我了是不是?可是倩倩,你难道想让我重复我娘的路么?我不想!”周芮放下手里的包,看着杨倩倩也颇为无奈,“钟厚骁是什么人,我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学生,随便去学校找一下就能找出来一大把,如果我们两个成亲,我难道要做钟厚骁的姨太太?”

  “现在哪儿还有什么姨太太,你肯定是正经夫人!”杨倩倩不满,周芮怎么能这么妄自菲薄,“教员不是教了我们么,人人生而平等,你跟钟厚骁本来就是一样的人,什么姨太太不姨太太的,要是他敢看不起你,我第一个饶不了他。”

  “好好好,你说的都对。”周芮无奈,杨倩倩肯定不会懂她的心思,毕竟杨家别说姨太太,就是外面起个别的公馆的事儿都没有,所以她理解不了女人之间的事儿。

  “你就放宽了心吧,钟厚骁敢欺负你我帮你出气!”杨倩倩可不是说说,钟厚骁最近准备从花旗银行贷款不知道要做什么,她动动嘴皮子就能让钟厚骁这事儿办不成。

  点了点头,周芮抱了抱杨倩倩,“谢谢你。”

  谢谢你在这个时候还能对我如此信任,还能如此为我考虑。

  外面的事情,周芮其实听到了很多。在梧桐公馆,从来没有人会来8号串门子,有时候在街上买东西,她也能听见别人在她身后指指点点说她是钟厚骁的情妇什么的。

  她不介意这些虚名,在签那合同的时候她就已经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只是没想到她变成了这个样子,杨倩倩竟然还愿意跟她来往。

  “好了,咱们是朋友嘛!”

  两人相视一笑,然后拿起书包一起上学。杨铭又充当了一把司机,把两人送到学校,路上看到周芮书包里的衣服还贴心的提醒她把包放车上,他回去的时候顺便给送梧桐公馆。

  带着睡衣上课,若是被教员知道了肯定要罚抄书,周芮想了想也同意了,笑眯眯的拉着杨倩倩跑去教室。等到下午放学回家,周芮发现家里多了一个不速之客。

  “二姐……”周艳哭的眼睛都红了,身上穿着周芮的旧棉衣,想必是荣妈给找出来的。

  周艳在周芮面前,吵过闹过,却从来没哭过,周芮冷不丁见她掉眼泪也吓了一跳,“怎么了怎么了,这是怎么了。”

  本来放学她就该回来的,杨倩倩非得要去逛着玩这才耽搁了。冯姨娘见她回来,也忍不住掉泪。

  “二小姐,你回来了。三小姐是走过来的,想找咱们借点钱,你哥哥没回来,我拿不定主意……”

  周芮惊讶,从周艳的学堂到梧桐公馆至少得三里地,她就这么走了过来,可怎么吃得消。忍不住低头看了一眼周艳的鞋子,还是先前的一双,穿了这么久已经破了,红彤彤的脚趾头露在外面透着一股子青白。

  心疼,周艳从小哪儿受过这罪啊。

  “借钱?可是吴姨娘的病又重了?”周芮放下书包,拉着周艳的手,回头让荣妈把她的衣服鞋子找出来一些给她带回去。

  她的一连串动作让周艳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她来是瞒着吴姨娘的。她跟吴姨娘两个人不比冯姨娘这里,冯姨娘这里周芮虽然上学可是有周家的月钱也花不了多少,再加上周树育现在有工作能赚钱,房子又是钟厚骁的,就算将来钟厚骁不给他们住了,有了进项日子也不会太难过。

  可是,吴姨娘和周艳就完全不同,两个人没什么工作,全靠周家那么点月钱,大太太还三不五时的克扣一下,日子自然是紧巴巴的。

  还有吴姨娘的兄弟一家时不时的来打个秋风,他们的日子自然更加紧巴巴的。

  现在已经进了十一月,冬衣还没做,吴姨娘又着了风寒躺着起不来,周艳无可奈何,只好来求助周芮。

  毕竟她是这么长时间里唯一施以援手过的人。

  大致了解了情况,周芮想答应,却看到冯姨娘微不可查的摇了摇头。

  “三妹,家里的事情都是哥哥做主,要不你稍等会儿?荣妈,给三小姐拿点吃的,让林真去接哥哥回来。”吩咐完,周芮起身说跟冯姨娘一起去给吴姨娘找一些过冬的衣裳。

  进了冯姨娘的卧室,周芮忍不住问道,“姨娘可是担心什么?”

  “芮芮,我知道你想帮她们,可是这真的是个负担,我们尚且自顾不暇,再加一个他们……”

  “可是也不能看着他们就这么冻死吧?”

  “我知道,咱们能帮一次,难道能帮一辈子么?吴姨娘和三小姐可不是旁人,吃穿用度上……”

  周芮也有些犹豫,俗话说的好,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若是一不小心把他们搭进去可如何是好。

继续阅读:第20章 周玥在做什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墙里佳人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