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周玥在做什么!
四喜丸子2016-08-26 23:563,120

  “你好心可以,可是你也得多想想,周献礼可不是只有我和吴姨娘两个姨娘,接下来接二连三的来,你吃得消么。”冯姨娘也不是什么心肠如铁的人,看着周艳那可怜样她也心疼,可是她也有顾虑,很多事情不能只因为好心就去做。

  这么多年下来,她见的多了,听得多了,看得多了,对于好和坏有自己的行事方式。

  她的提醒不无道理,周芮收拾东西的手停了一下,忽然间又打定主意似的把旧衣服又往巷子里放了放,“姨娘,我知道了,不如看看,等过了年开春了再说,要不然这么冷的天咱们见死不救也不好。”

  周芮的话在理,让冯姨娘看着吴姨娘冻死她也于心不忍,不过是给她提个醒而已,得了她这句话,她也就放心了,应了一声然后拎了箱子走出去。

  周树育已经被林真接了回来,看到周艳这么可怜也是心疼了一下,恐怕是有跟冯姨娘一样的顾虑,让周芮拿了一些大洋给周艳却没提把人接过来的事情。

  即使是这样的结果,周艳也不吵不闹,乖乖的道了谢拿着东西回去,周芮让人开车送她,然后转身进屋,却被林真给拉住了。

  “大嫂,你真的要把他们一家人接过来?”林真跟钟厚骁是一样的人,这种可怜的事情见多了也见怪不怪。

  点了点头,周芮想了想把钟厚骁的话转述给林真,听的他挠了挠头,然后叹气,只说这事儿管不了了,不过叮嘱周芮千万不要他们张口要钱就给。

  “可是有什么不对的?”周芮好奇,林真是钟厚骁的人,可是在一起相处的时间长了,林真的性子她也知道,既然这么叮嘱肯定是有不对的地方。

  看了看四周,林真默默的凑过来跟周芮说道:“你怕是不知道,吴姨娘的弟弟前些日子染上了大烟膏子,我怕吴姨娘也……”

  “什么?!”周芮真真的惊了一下,若是这样,那还真不好说把人给接过来的话。在学堂的时候,教员就说过大烟膏子这东西是万万不能沾的,周芮知道其中厉害,若是真的接过来了,怕是要拖累了他们一整家子。

  可是,若是不接,难道真的看着人冻死饿死?

  “二小姐你也别急,这都是东边码头搞出来的幺蛾子,前些日子东边码头悄悄的弄了这么一批东西出来,老大堵了三天没堵上,眼睁睁的看着溜进来,干着急也没办法。这几天老大正在摸人,把人都摸出来了放心了就行。”

  左右早晚是老大的人,告诉周芮也没问题,林真给周芮吃了一颗定心丸。

  周芮一听也下了一跳,东边码头的人是真够坏的,什么都做。

  “钟先生为什么要堵这批货?”周芮觉得,钟厚骁不是能做出这种事情的人,总觉得他只是为了所谓的地盘。

  林真也觉得费解,“我也不知道,自从你来了之后我一直都在你身边转,还真没闹明白大哥这次想干啥。按理说东边码头的人走的是自己的水路送进城的,跟咱们庆余帮没什么关系这么费力不讨好图个什么啊。而且,东边码头的人肯定不会放过大哥,据说上次大哥受伤就是东边的人做的。”

  难道真的是痛恨这些东西?周芮觉得自己好像不是很了解这个人。

  吴姨娘的事情周芮没有告诉冯姨娘,怕她担心,这种事情可真不是好事儿。

  不过钟厚骁从这天开始就变成了周芮的一个心病,于是在第二天跟钟厚骁出去吃饭的时候忍不住的就问了。

  “我师父就是被大烟膏子给害死的,就是看着东西不顺眼,没别的意思。”钟厚骁好像一点都不在意,慢条斯理的切牛排,头也不抬的回答周芮。

  钟厚骁从小父母双亡,是庆余帮的老帮主一手拉扯大的,师徒感情好并不奇怪,只是老帮主是被大烟膏子害死这件事她还真不知道。

  “啊?”周芮惊讶了一下,老帮主在世的时候去过周家,她见过老帮主几次,身材魁梧,声如洪钟,怎么也不像是吸这种东西的人。

  “恩,有人骗师傅用了这个东西,师父为了不受那东西的控制宁愿一头撞死。”对于这种秘闻周芮是真的不知道,她只知道庆余帮的老帮主是在两年前突然病逝,究竟是因为什么病逝她还真不清楚,没想到竟然是因为这个。

  老帮主在世的时候就光明磊落,死的时候也是这么铁骨铮铮。周芮忍不住唏嘘,这样的人离开真的是太让人惋惜了。

  “过去的事儿了,不用在意,不过你之前说过腊月要把这你妹妹接来的事情可以准备一下了。”钟厚骁话题一转,把事情转到了周芮身上。

  周艳还在上学就不说了,但是吴姨娘一定不能吃白饭,要告诉她们不能白吃白喝才行。

  “恩,你什么时候收拾好了那些事情跟我说一下就行,到时候我们一起住在梧桐公馆。”

  “要不要给你加点零用钱?多了两个人,总要吃喝拉撒的。”钟厚骁问她,对于钱这个概念他没什么标准,毕竟每天经他手的大部分数额都很大。至于养家糊口需要多少钱,他没算过。

  本以为周芮会点头,谁知道她竟然摇头拒绝,“不用,让他们住在梧桐公馆就够了,等到吴姨娘和妹妹住进来之后,我想让吴姨娘和冯姨娘一起做些女红卖,也好贴补家用。”

  荣妈来了之后,家里很多事情都有荣妈搭理,冯姨娘空了手也没闲着,天天揽了不少零活回来做。先前是帮人糊纸盒子,后来经人介绍了做衣服的活计之后就开始做一些缝缝补补的差事。

  在周家的时候,吴姨娘的手艺就很好,不过一直有人伺候着她也很少动手,除了帮周艳和周献礼做些东西,别的都没怎么动过手。

  不过今时不同往日,怕是不动手也不行了。

  而且,冯姨娘的话在耳朵边响着,周芮可不能不听。

  没想到她还有这种鬼主意,钟厚骁抬头看了她一眼,没有坚持,不过唇边的笑意一直都没下去。

  两人吃完饭,钟厚骁说要去百乐门办点事情,周芮不想去,可是又顺路,让林真来回跑着又不合适,只好跟着一起去了。

  百乐门梅城一个老板仿着伤害的百乐门开的一个歌舞厅,周芮想不通钟厚骁为什么要来这里,跟在钟厚骁的身后看着那些旗袍开衩开到大腿根的女人忍不住的就是一哆嗦。

  “冷?”她一哆嗦,拉着她的钟厚骁明显的感觉到了,回头问她,见她摇了摇头。

  顺着她的眼睛看过去,忍不住笑了笑,然后把她丢在舞厅里让她自己玩。

  “我要跟陆老板谈些事情,你在这里玩,林真看着你,放心吧。”

  知道的不介意他真的有事,但是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故意整周芮呢。舞厅这种地方,她怎么可能玩的开。红着一张脸看着钟厚骁离开,周芮左右看看,气鼓鼓的瞪着林真。

  “大嫂,你别瞪,大哥来这里什么坏事没干过,嘿嘿,你瞪我也没用。”

  林真很明显会错意,咧嘴一笑就把周芮往二楼带。二楼有钟厚骁单独的包房,视野好,清静,没什么人敢去乱来。

  周芮坐在包房看着下面一群人在那里调笑,在那里说话,东边的台子上有人在唱着让人面红耳赤的歌。实在是欣赏不了这种东西,周芮索性吃吃喝喝打发时间。

  等到舞台上的歌女下台,上来一个新人,周芮是吓破了胆子。

  虽然那个人浓妆艳抹,可是她绝对不会认错,那可不就是自己的大姐周玥么!

  “哟,这姐姐也来了。”林真也看到了周玥,吹了个口哨,饶有兴趣的倚在护栏上看着下面。林真的姿势恰到好处,把周芮挡的严严实实,却又没挡住她的视线。

  周玥今天是第一次上台,本来就紧张,一抬头看见林真更吓了一跳,唱的歌也走了音。

  “唱的什么鬼东西,下去吧!”

  “下去,下去,让玫瑰姑娘上来!”

  ……

  这是一个连锁反应,一个人起哄,下面的唯恐天下不乱,也跟着起哄起来。周玥在台上气的两眼泛泪光却强忍着唱了一整首才下去。

  不过周芮非常费解,她这么做是自己要这么做还是周家人让她这么做?

  等到回去的时候,周芮把这件事告诉了冯姨娘,冯姨娘当下脸就变了。

  “你说的可是真的?”

  “我骗你做什么,姨娘,你说周玥究竟是为什么要这么做?”周芮不理解冯姨娘为什么会变脸,自顾自的想事情。自从她从周家出来之后,似乎周家在不停的走下坡路。

  “管她为什么,明天你给学校告个假,我们回周家一趟,我要是不跟大太太理论个清楚,我就不姓冯!”

继续阅读:第21章 老大,你要打光棍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墙里佳人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