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伏羲琴
大老猫2016-10-25 11:313,194

  “左边左边!哎哎哎……又去右边了!”

  “阿北你笨死了,后面,后面,一只蝴蝶都抓不住……”

  “笨呐!你以后要是下山去了千万别说我是你的主人!”

  我指手画脚了半天,觉得口干舌燥,正想起身回去寻些水来喝,一回头就看到身后站了一个白衣黑发的女子,不知道站了多久,正直直地看着我。

  任凭我是多么淡定的人,也经不住被一个陌生人这样看着,我犹豫了一会儿后,还是站起身来,拍拍衣服,慢慢地走了过去。

  方才离得远不晓得这女子长什么样,走近了才看清她的容貌,是一个极年轻的女子,黛眉舒展,眼睛很大,黑白分明的双眼正看着我,眼睛里的神色很是温和,柔柔地看着我。

  她的黑发挽成一个低低的发髻,并无过多的装饰,只斜斜地插了一支玉簪,只不过让我奇怪的是,她的身后背了一把琴,虽说我对这东西没什么研究,却也能看出来这琴的材质很是特殊,好像完全是用玉石制作的,通体都是晶莹的,还隐隐泛着白色的柔和光芒,那光芒似乎都快蔓延到她的身上。

  此时我站在她面前,先是对着那琴发了一会儿呆后,这才抬起头看她。她微微睁大了眼睛,而目光从未从我的身上离开过。

  我从未被人这样盯着看过,不觉有些红脸,冒冒失失便开了口:“你是谁?”

  她微微一笑,面部更加柔和了:“你就是花遇的徒弟吗?”

  我不明所以,只点点头:“是。”

  “我叫轻画。”她摸了摸我的头,“真是个可爱的小姑娘。”

  我第一次被除了月华之外的女子这样亲昵地碰触,一时间不太适应地往后退了几步:“你是我师父的朋友吗?”

  轻画似乎有些惊讶,将手笼回袖子里:“你竟不知道我吗?”

  我迷茫地摇摇头。轻画笑了笑,本来就温柔的面颊更加和婉,她的声音软软的却轻灵,跟我说起话来慢慢的,像是哄小孩子一般:“我是天虞山的掌门,我叫轻画,和你师父一样,是个上仙。”

  我一听她说自己是上仙,立马肃然起敬,毕竟面前这个女子可是八大上仙之一,而且,听她这么说以后,觉得人家看上去确实是很有仙气的模样,不像我师父和洛临,总是那么一副不靠谱的模样,要不是事实摆在面前,打死我都不相信他们会是上仙。

  我向来是个有礼貌的人,于是乎我的态度立马一百八十度转变,很是有礼地鞠了个躬:“上仙好,您是来找我师父有事情的吗?可是师父现在不在呢,要不然过几日等师父回来了,我再请师父去拜访您。”

  啧啧啧,我真是说话得体的紧。

  我没想到的是,轻画只是轻轻地“哦”了一声,脸上的笑似乎反倒浓烈了些:“没关系,我也没什么大事,只不过许久没有来往,想来拜访一下罢了。”

  阿北不知道什么时候放弃了扑蝴蝶,来到我的脚边乖乖地伏下,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这个飘渺的上仙。

  轻画原是没有注意到阿北,忽然瞟到他后,好像很是惊讶,不过她很快收拾好情绪,想了想,她竟然蹲下身子,不顾阿北脏兮兮的模样,抬手摸了摸它的毛。

  我感觉有些奇怪,却说不出这奇怪从何而来:“上仙,你认识阿北吗?”

  “它叫阿北?”轻画抚摸的动作顿了顿,随即轻声笑出来,指尖冒出一股浅白色的光芒,像是烟雾一样笼罩到阿北的身上,犹如彩练一般缠绕,不多时后褪去,阿北的毛在眨眼间便变回了白色。轻画起身看向我:“这是你的灵兽吗?和你一样可爱呢。”

  我从来没有这样连续不断地被别人表扬过,一时间竟然不好意思起来:“谢谢上仙夸奖,它只是一只小狐狸而已,而且其实阿北很笨的。”

  阿北听到我说它笨,立马弓起背来,白色的皮毛一根根竖起,还从喉咙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很是不满地瞪着我。

  我对它翻了个白眼:“注意点,你是只狐狸,不是猫!”

  阿北瞬间焉了,呜咽了一声后又乖乖趴下去。

  轻画瞅着我,掩着唇笑起来:“真是有趣的孩子,你师父不在,你便一个人在这山上吗?会不会很着急呢?”

  我又重新恢复到乖巧的模样:“也不是特别的着急,但是多少是有些的,不过时间久了也就习惯了,而且,有阿北陪我呢。”

  轻画的手又重新笼进袖子里,笑吟吟地看着我:“若是你师父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不如你随我去天虞山,怎么样?”

  风轻轻吹过,我脑袋后面乱糟糟的头发也被吹的动起来。

  轻画是微笑着问出这句话的,她笑的很温柔,说起话来也很温柔,整个人柔柔软软的,让人有一种想去亲近的冲动。

  我的大脑立马短路了,毕竟这是第一次有人对我这么温柔,于是我又开始发愣,愣愣地看着她。

  轻画的秀眉微微挑一挑:“不相信我吗?”似乎是不加考虑一般,她抬手从身后将自己背上一直背着的琴拿下来,对我淡淡一笑:“你认识它吗?”

  我的表情肯定是十分茫然的,虽然这个琴很漂亮但是我肯定是不认得的,当然这绝对不是我孤陋寡闻的原因。一定意义上来说我是个诚实的好孩子,所以我坚定地摇了摇头。

  好吧,其实说实话我愈发觉得自己孤陋寡闻了。

  轻画像是抚摸自己的孩子一般抚摸着玉石般的琴身,纤细的手指轻轻划过琴弦,她似乎没有用力,只有细微的声音流露出来,可是却出奇地清脆好听,而她看向这琴的眼神中是深深的喜爱:“这是伏羲琴,上古十大神器之一。你可曾听说过吗?”

  我顿时更加肃然起敬,上古十大神器啊十大神器啊,师父那个不出名的什么上古神器都这么厉害了,这个赫赫有名的岂不是更厉害,所以我更加坚定面前这个人真的是一个很厉害的上仙,说不定比师父和洛临都厉害,而且还长得这么漂亮。

  我小小地嫉妒了一下,顺便在心里骂了一声老天爷的不公平。

  轻画见我很是艳羡地看着她的琴,笑出声来,腾出一只手朝我道:“怎么样,隐寻,要不要随我去天虞山?”

  我想了想,又看了看四周觉得东华山确实很是无趣,正准备点头但是忽然心中闪过疑惑,又问道:“上仙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她的笑容变得有些飘渺起来,并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隐寻,你,要不要来呢?”

  我见她没有回答我的意思,虽然心里疑惑却不知为何没有问出口,眼前的一切忽然变得有些雾蒙蒙了,轻画更是笼罩在雾里一般。

  我不知如何作答,只点点头算是应允。

  轻画像是松了一口气一般,靠近我一些想要拉住我的手。

  这时,一只趴在一旁的阿北忽然站起身来,大力蹭了蹭我的腿。我忽然想起来我还有一只小狐狸,便抱起它:“上仙,我可以带着阿北一起去吗?”

  轻画的表情有些为难,神色复杂地看了阿北一眼,犹豫道:“这?”

  我怀里的阿北挣扎着从臂弯里跳出来,第一次用一种我说不出来的眼神看着面前的轻画,过了一会儿,它对我轻轻叫了一声,声音很是温柔,还有一点我说不上来的感觉。

  阿北虽然表情丰富,但是大多数的时候我都是可以准确地把握它的想法的,只是这次,他颇为古怪。

  我挑着眉毛奇怪地看着这个行为古怪的小狐狸:“你怎么了阿北?你是不想去吗?”

  阿北不会说话,只是又叫了几声,看了一眼轻画,又看向我,这次它的眼神里夹杂了些许愤怒。

  我内心的不解更深,虽说阿北经常有一些不像普通动物的行为和眼神,但是,这次它给我的感觉,是它完完全全就是一个人一样,它的眼神里,是属于人类的感情,这种情感让我直接地感受到了愤怒和抗拒。

  我愣愣地看着它的眼睛,阿北黑色的眼睛亮亮的,直勾勾地看着我。

  这到底是,怎么了?

  然而我却没有更多的时间去思考阿北到底想要表达什么。

  轻画声音似乎坚硬了许多, 毫不客气地打断了我和阿北的眼神交流:“看来,你的小狐狸不愿意离开东华山呢。”

  我偏过脑袋看她,她脸上的笑容飘渺却柔和,温温暖暖的感觉,可是这次,许是太过仙子和不清晰,她让我有一种不真实的错觉。

  轻画没有看我,低下头看着阿北,脸上的笑容犹在,而手指却好似不经意地轻轻拨动了一下她手里的伏羲琴,这上古神器也是真的古怪,不过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个琴音而已,却好听的要命。阿北似乎是被琴声感染了,原本有些犀利的眼神一下子柔软了下来,也不再看我,只垂下头呜咽,好像是对她刚刚说的话表示赞同。

继续阅读:第七章 你没资格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倾城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