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你没资格
大老猫2016-10-25 11:323,054

  像我这种善解人意的人,阿北不愿意,我自然是不会勉强的,于是我蹲下身子,难得温柔地摸摸阿北白色的小脑袋:“那你乖乖在东华山等我回来,如果师父回来了,你就把这个给师父。”我说完后大大咧咧地从自己的衣服上撕下一条布条,正想着要不要学着话本子里一样把手指咬破来写血书,一旁的轻画就贴心地变出一支笔来递给我,我感激地回了她一个笑容,歪歪斜斜地写下几个字后,将布条拴到了阿北的尾巴上。

  阿北有气无力地摇了摇脑袋,我安抚地拍拍它:“我没有系的很紧,你到时候给师父看看就好了啊!”

  阿北没有再反应,我又揪了揪它的耳朵,这才站起身。此刻轻画已经重新将她的琴背到了背上,一尘不染的白衣被微风吹的飘起来,她笑着朝我伸出一只手。

  以前的时候,洛临会偶尔带一些人间的话本子来给我解闷儿,话本里说姑娘的手,柔荑轻软,指如削葱根。我一直不能理解,削葱根是个什么东西,柔荑又是一个什么东西,洛临说,那是形容女子手好看,于是我又不能理解,什么样的手才叫好看。

  可是当我握住轻画的手时,我忽然就明白了这些句子的意思,她的手指根根细长柔软,肤若凝脂,指尖因为抚琴而有一层薄茧,可是连茧子都是软软的。

  我正在满脑子胡思乱想的时候,就被一股力量给拉过去,回过神来时,轻画已经将我轻轻揽在臂弯里:“要走了哦。”

  我正在满世界寻找着轻画的坐骑,还在想是不是和洛临的小白一样可爱,却被她轻轻一提,直接飞了起来。

  于是我便开始不要命的尖叫起来,轻画不得不腾出另一只手来捂住我的嘴,脸上的表情多少有些愠怒:“你叫什么?”

  要知道原本很温柔的人忽然板起脸来才是最恐怖的,所以我的尖叫声被硬生生吞回去了。怯怯地向下看一眼,此时,我已经在云端之上了。

  好吧,我孤陋寡闻没有见过世面,这是我第一次被人带着这样飞,虽然我不恐高,但是我还是很害怕掉下去,谁知道这个看起来瘦瘦弱弱的上仙胳膊有没有力气抓住我,按照师父说的,我的体重是每日愈增的。

  轻画见我不叫了,便放开我的嘴,她倒是完全忽略我的担忧单手很是轻松地提着我,像是提一个破衣服:“不要着急,很快便到了。”

  我唯唯诺诺地点点头,觉得脑子越发迷迷糊糊的。

  门被“吱呀”一声打开的时候,我正坐在小凳子上撑着脑袋看桌子上精致的雕花灯发呆。

  这里是天虞山,我已经在这个小房间里待了一整天,轻画将我带到天虞山后便将我丢在了这个房间里,然后就消失不见了。

  原本和轻画呆在一起的时候,我的脑袋里不知为何一直迷迷糊糊,从她“砰”地一声关上门后,我忽然就清醒了,呆滞了几秒后,机智如我就发现门不仅被关上了被轻画用法术锁住了,无奈我不会法术,又怎么踹门都出不去,实在没办法,只能坐在小凳上撑着脑袋发呆。

  咳咳,不要以为我这么没用!其实我表面上是在发呆,内心里是在进行深刻的思考。

  说实在话,我就奇怪了,我怎么就这么乖乖地跟着轻画来到了天虞山呢,按理来说,虽然我不算聪明,但是至少也不至于笨到这么容易就听信了陌生人的话,屁颠屁颠就跟着她走了,而且还丢下了和我几乎形影不离的阿北。

  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刻里,门又再一次被打开了,伴随着“砰”的开门声,从外面走进来一个穿着绿色衣裙,面庞精致的女子。

  我只抬头瞧了她一眼,第一反应是不认识,第二反应是觉得很是眼熟,眨了眨眼睛努力从脑海里寻找这么一张不应该被轻易忘记的脸孔,唔,莫不是在西王母宴席上一起吃饭的饭客?

  漂亮的女子果然都是体贴人的,我还没发问呢,进来的女子很是贴心地解决了我的疑惑:“花隐寻。”

  我一听到这个声音就立马恍然大悟了,我说怎么这么熟悉呢!这不是那天在山下遇到的那个脑子不太好使的姑娘嘛!我记得好像和师父有私交的样子,不过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不成她也是天虞山的人?呀,说不定也是位上仙什么的,完了之后听说我医术高明,就让人请我来帮她治病的?

  我淡淡地看了她一眼,便很是不屑一顾地就又重新低下头去想自己的事情了。

  她狠狠地剜了我一眼之后,她冷冽看着我说道:“不知道东华山是怎么教徒弟的?花姑娘你的教养就是对来人连招呼都不打吗?好歹也是在东华山修仙的,简直给你师父丢人!”

  我挠了挠自己乱糟糟的头发,很认真地看向她:“我不是修仙的,我只是在东华山种地的,顺便学学医,而且啊,你叫我隐寻就好了,不用那么客气。”

  她冷哼了一声后在我面前的凳子上坐下,背脊挺得直直的,居高临下的看着我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知月……吧?”偏了偏头,我笑了笑,“我记得师父那天是这么喊你的?”

  “你没有资格喊这个名字。”知月动作优雅地理了理自己的衣服,“我是天界的太子妃。”

  “太子妃?”我惊了一下,着实没想到这个女子有这么高的名头,咬了下嘴唇后,我决定自己还是礼貌点比较好,“太子妃娘娘貌美如花,自然是身份尊贵的。”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这么文绉绉的风格实在是不适合我。

  可是没想到的是我这么发自内心的赞美居然惹怒了面前的美人儿:“你的意思是,我只不过是个绣花枕头,当上太子妃只靠这张脸吗?”

  好吧我整个人都惊呆了,我刚刚有说过这句话吗?

  知月貌似很不开心,漂亮的眼睛也瞪得大大的,睫毛一抖一抖的,正想说什么却被一个温柔的声音打断了:“知月,注意你的言行。”

  循声而去的我,在门口看到了那个声音的主人——依旧是飘飘渺渺的仙子,背上的琴却被放下了,一头乌发倾泻而下,安静地垂在白色的衣裙之上,有微风轻轻吹过,有细细的发丝被吹起来,她的面庞沉静如水,似乎还夹杂着一丝丝笑意,眼睛没有看向我,而是看着那知月,眸子里似乎写着隐隐的责备。

  知月似乎是感觉到了轻画的怪罪,不满地撇了撇嘴,却到底还是把声音放低了些:“是了,我知道了。”

  我正在疑惑这个张扬跋扈的太子妃怎么会这么听话,就听见轻画一边进来一边对我温和道:“这是知月,想必你已经知道她的身份了,她也是我妹妹。”

  我恍然大悟,怪不得呢。

  谁知轻画的话还未说完,她站在我面前微微笑:“也是你师姐。”

  “师姐?”我大惊,“我从未听师父说过这个呢。”

  “那也情有可原,毕竟知月是很久以前在东华山修仙的。”轻画似乎很能料得到我的惊讶,继续云淡风轻地微笑,“那个时候还没有你,所以你不知道。”

  我轻轻地皱了一下眉,不知道面前这个女子到底想说什么:“那好吧。”她是不是我师姐又怎么样,我完全不介意这个事情来着,而且觉得跟我也没什么大关系啊,所以这样特意来告诉我一声做什么。

  轻画轻轻点了点头:“知月只是在我这里住一段时间,这段时间里,你们师姐妹也可以好好聊一聊。”

  “姐姐,我知道了。”知月似乎并不希望轻画这么客气地跟我说话,“有些问题我也要单独问她,太子殿下也交代了很多。”

  轻画看她一眼,淡然道:“随便你,只是你要记清楚你自己的身份。”

  “我会的。”知月的神情似乎有些不太耐烦了,草草地说了一句,便伸了手去推轻画。轻画只是淡淡地笑着,意味深长地看我一眼之后走了出去。

  知月关好门后才重新看向了我,下巴又再次微微扬起来,眼睛里是一股子傲气:“花隐寻,我问你,你今年多大年纪了?”

  我小小地扳了一下手指头:“如果硬要算的话,应该是有八百岁了。”

  “是八百岁吗?”知月愣了愣,神情忽然严肃了几分,“你没有说谎吧?确确实实是八百岁的年纪了?”

  “是啊!”我被她问的莫名其妙,这种事情有什么好撒谎的呢,“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吗?再有两百年我就可以变作大人的模样了。”

继续阅读:第八章 种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倾城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