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种菜
大老猫2016-10-25 11:323,280

  “我再问你,你记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到东华山拜师学艺的?是什么时候?”知月的语气急切了些。

  “我不太记得了啊,那个时候年纪太小了。”我想了想,“大约是一百岁这样吧,以前的事情我并不怎么记得了。”

  “那你的父母呢?在哪里?”知月的问题一个接一个地蹦出来,完全没有给我休息一下的机会。

  “不知道啊。”我诚实地回答,“从我有记忆开始就不知道了,我是被师父捡回来的。”

  “捡回来的,捡回来的”知月重复着我的话,喃喃地开始自语起来,“如果是这样的话,可是也不能完全证明,还是再回去问问,还是…”

  “砰”地一声,原本紧闭的房门被重重地打开了,这声巨响打断了知月的喃喃自语,她有些惊讶地转过身去,对上了面无表情的花遇。

  知月目光一凝,方才还说个不停的嘴,一下子闭起来了。

  我从凳子上跳起来,开心道:“师父你怎么这么快就来了啊?你是不是看到阿北身上的字条了?是不是?”

  “嗯。”花遇很明显地不想跟我废话,淡淡地点了点头,对我使了个眼色,“过来。”

  像我这么会察言观色的女子,自然看出了师父的心情不是非常好,聪明如我,立马乖巧地溜到了花遇的身边立正站好。

  “我临走的时候有没有告诉过你,不要到处跑,不可以下山?”花遇的语气很是严肃,一反往常和我说话的时候那样略带了调笑的的语调。

  “是那样说过没错。只是……”我自知理亏,却只能硬着头皮想了一个反驳的理由,“那个,我也没有下山啊,我是飞过来的,从一个山头飞到另一个山头而已,从高度上来说,我还是没有下山的!”

  “隐寻,这样子狡辩可不是乖孩子应该做的事情啊!”一个熟悉的声音传过来,我欣喜地看过去,便对上了洛临笑眯眯的俊脸,他从花遇身后冒出一个头来,对着我笑脸盈盈。

  我看到救兵一般泪水涟涟:“洛临上仙我好想你。”

  “嗯嗯,我也很想你。”洛临赞同地点点头,一副很感动的模样看着我,“可是想我也没用啊,这次你到处乱跑,你家师父是肯定要惩罚你的,不如你不要跟着你师父了,跟我去羽宿山吧?我送你一只凤凰好不好?”

  “洛临!”花遇喝住了他的话,声音低沉道,“带隐寻回去吧,咱们走。”

  洛临缩了缩脖子,笑道:“明白,你也别板着脸了,该吓着隐寻了。”

  没想到洛临的话此刻竟然有了些许作用,花遇缓和了一下脸色,对我轻声道:“好了,有什么事情回去再说,走吧。”

  “花遇!”一个尖利的女声忽然刺进了耳里。我朝声源看过去,只见自从花遇破门而入之后便愣在原地的知月终于缓过神来,花容有些扭曲地看着我们三人:“你一次又一次地无视我是想要怎么样?”

  “没有想要怎么样。”花遇已经背过身去,自始至终未曾看过她一眼,“太子妃以后如果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问我,不需要用些卑劣的手段,找我徒弟的麻烦,花遇告辞。”他冷冷地说完这些话,拽住我的袖子,直直地便走了出去。

  洛临看了脸色煞白的知月一眼,轻轻地摇了摇头后快步跟着我们一起出去了。

  天虞山的大门外,一只白色的仙鹤正低着头梳理自己的羽毛,在看到洛临出来的时候,它先是仰起修长的脖颈对着他的方向轻轻叫了一声,声音婉转动听,可是这美妙的叫声在看到我的时候转化为了一声难以抑制的尖叫,并且毫不犹豫地别过了头。

  我浑然不觉地扑过去,欣喜地抱住了它的脖子:“小白我好想你。”

  小白惨痛地叫了一声。

  花遇沉了沉眼色:“隐寻,别闹。”

  我吐了吐舌头,收回自己脏兮兮的胳膊,中规中矩地垂着手站好。

  “二位既然来了,不多坐坐便走吗?”正当我艰难地爬上小白的背的时候,一个清澈的女声出现在了耳畔。

  轻画不知何时出现在大门便,一袭白衣清雅,脸上的笑容飘渺无依。

  “小徒不懂事,叨扰上仙许久,岂敢再烦劳?”花遇淡淡地回应,礼貌地点了点头,“我这就带她回去了。”

  “花遇。”就在花遇准备也坐上小白的时候,轻画开了口,那声音里带了笑意,“有些事情你是瞒不住的,过不了多久,一切都会被知晓,一切都会回归到最好的模样。”

  “你们认为的最好,我却并不那么认为。”花遇忽然笑出了声,“轻画,迟早你会知道,什么才是最好的模样。”

  小白长啸一声,展开了翅膀。

  它翅膀刮起的风太大,让我不由地闭上了眼睛抱紧了它的脖子。

  一句模糊的话语被大风灌进了我的耳朵里。

  “至少我知道,作为神和仙,都是不应该拥有那可笑的,爱情。”

  我有些茫然地睁开眼,却只看见风。

  那好像,是轻画的声音。

  东华山顶的小屋里。

  小狐狸阿北正靠在门口,眼神斜斜地看着站得中规中矩的我,眼睛里流露出的是毫不掩饰的鄙视之情。

  我自然是注意到它那眼光,狠狠地给了它一记白眼,明明动作隐秘,却还是被坐在桌边的花遇给看到,他用中指敲了敲桌面,冷声道:“做什么?叫你好好儿罚站是听不懂吗?”

  我倒吸了一口冷气,有些胆怯地缩了缩脖子,挂上我招牌的赔笑:“没有没有,我在很认真地罚站呢师父,真的我发誓!”

  “噗!”花遇还未来得及说话呢,一旁的洛临却一口茶水噗了出来,他一边咳嗽一边笑道,“隐寻你这张拍马屁的笑脸真是绝了。”

  我瞪他一眼,真是的,怎么这样呢,不帮我说话还笑话我,这朋友没得做了!

  花遇清了清喉咙,示意一旁的洛临闭上嘴别说话:“花隐寻,你倒是给为师说说,你怎么就跟着一个不认识的人出了东华山了?你是怎么想的?脑子不好使了吗?”

  “她那哪儿叫脑子不好使了,那根本就是没有好使过啊。”洛临上神乐呵呵的说道。

  “师父你不能这么说,我的脑子是很好使的,你不能侮辱我的人格!”不管在多么危急的关头,我依然要一本正经地维护自己的尊严。

  花错严肃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丝的变化,他努力克制住自己嘴角的抽动,再次清了清喉咙:“别跟我贫嘴,好好儿回答问题!”

  “是!”我瘪了瘪嘴。

  “我再说最后一次,你给我记牢了,不要下山,不要跟任何人离开,哪怕我不在山头,你也要听话!”花遇的神色缓了缓,眉宇间似乎有疲惫的痕迹,“这次的事情,我也有责任,何况是她亲自出马的。”

  我喜形于色:“是啊是啊就是的,我这次就不用受罚了吧?”我欢欣鼓舞地眯起了眼睛,转身就走,构思着待会儿要去哪里找小蛇精玩儿。

  “谁这么告诉你的?”花遇慢吞吞的声音逐渐靠近我,他眯了眯眼对着我笑一笑,轻哼一声,“方才瞧着后院的那亩菜都已经生虫了,一看就让人没有食欲,你待会儿把它们全挖了,重新种!”

  我顿时石化,愣愣地看向他:“此话当真。”

  “不能再当真了。”花遇的声音无比轻松,随即他的目光落在了阿北身上,笑眯眯地喊了声:“阿北呀。”

  我发誓我眼睛绝对没有问题,方才还很嘚瑟的小狐狸此刻绝对是打了一个大大的冷战。

  “为了‘奖励’你,没有看好她,那些生了虫的菜,交给你解决掉了,这是你这几天的饭,省着点吃哦!”

  伴随着花遇大踏步的离开,留在我耳朵里的,只剩下了阿北惨痛的哀嚎。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晴朗的日子,我扛着锄头戴着草帽在地里挥汗如雨,不远处的小棚子里,小狐狸阿北正愁眉苦脸地看着面前的一堆大白菜。

  正当我累的直不起腰的时候,头顶上的似火骄阳忽然消失了,笼罩住我的,是一片阴暗的清凉。

  我茫然地抬起头,对上了一张面无表情的冰山脸。

  我扛着锄头呆呆地看着面前的冰山面瘫脸已经半天了,已然是浑身都不自在,可他似乎却一点都不觉得,仍旧淡定地看着我,面无表情,目光里却似乎有什么在淡淡流淌。

  一旁的阿北终于看不下去了,叫了一声后跳到我们两个人中间,颇有意见地看了我一眼。

  被它这么一看我顿时整个人都不乐意了,嘿你说你这么看我干嘛,有本事你去瞪这个冰山脸啊你个欺软怕硬的臭狐狸!

  倾憏看着突然跳出来的阿北,有一瞬间的怔仲,随即脸上的表情竟莫名地柔和了一下,终于开了口:“花隐寻,你在做什么?”

  “种菜!”我长舒了一口气,一锄头狠狠地砸进地里,“做一个勤劳勇敢的人,是我一直追求的目标。”我说这话说的咬牙切齿一本正经,自以为自己很是凶神恶煞,谁料我如此严肃的话被倾憏听去之后,他居然,缓缓地勾起了一抹笑容。

继续阅读:第九章 狐狸精也有男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倾城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