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冰山脸
大老猫2016-10-25 11:313,129

  当我揉着脑袋抬起头看看是什么东西的时候,那个东西已经转过身来眯起眼看我。

  是一个陌生的男子,有一双狭长冷漠的双眼,五官生的十分精致,一袭银白色的衣袍给人很压抑的感觉,更要命的是,他的头发居然也是银白色的,顺着后背倾泻而下,整个人被装点的更加冷漠了几分,说真的我很少看到头发也是白色的男子。对,我也很少看到除了花遇和洛临以外的男子!此时这个银白色的家伙正面无表情地低头凝视着我。

  周围的气氛很是不对劲,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周围的空气温度在一瞬间降下来了,可是就算是这样,我小心翼翼地看了一下“冰山脸”。他长得真好看,比师父都好看。

  冰山脸盯了我一会儿,脸上忽然露出一个奇怪的神色,“你是谁?”他忽然开口,声音低沉,不比师父的清朗,却别有一番韵味。

  于是我就在想啊,这个韵味是什么呢,用手指不停地敲着脑袋,忽然灵光一现,对了,就是小蛇精说过的,性感的感觉!

  “冰山脸”看着我的表情从纠结变成释然,终于皱起了眉头,“本君问你话,你难道没有听到吗?”

  “啊!”

  他的话好似醍醐灌顶,将我一锤子砸回来,我痛心疾首地低下头,这种时候,我居然还在开小差,“我,我。”

  我忽然想起来,这个自称“本君”的“冰山脸”,会不会也和师父有仇啊,而且我不知不觉走到了这么个人烟稀薄的地方他会不会杀了我泄愤!

  正当他又快不耐烦的时候,一个声音从身后响起,“她是花隐寻,花遇的徒弟。”

  “冰山脸”和我一起向声音的方向看过去。

  说真的这么多年我第一次觉得这个人的声音如此动听犹如天籁啊!

  我瞬间打了鸡血一样眨眨眼,扑向来人,“洛临上仙。”

  洛临颇为负责地将我护在身后,对“冰山脸”道,“见过倾憏帝君。”又回头摸摸我的头,难得温和道,“这是妖界的帝君。”

  倾憏的眸色瞬间一紧,往前踏了一步,“是,她么?”

  洛临淡淡地看他一眼,“你希望隐寻也成为她那样吗?这么多年我和花遇护着她,是为了什么?”

  倾憏丝毫不放松,“那为何还带她出来?”

  “因为瞒不住了。”洛临的声音里有无奈,“她被人瞧见了,天庭该知道她的存在了,若是再存心去瞒,天庭着手一查,到时候更危险。就算你不相信我,凭你和花遇的交情,连他,你也不信么?”

  倾憏冷哼了一声,“莫不是谁告的密?”他的眼睛眯了眯,似乎是不信任一般地在洛临的身上扫过去,眸色中的冰冷毫不逊色于他周身的气息。

  洛临难得有恼羞成怒的表情,“你别瞎想,我门下的人,我敢用性命打包票的,自然不会胡说。”

  倾憏没有答话,眼神平静,冷意却好似减了些,随即直接越过了洛临,毫不客气地落在了我身上。

  本来他们俩人说的话我是半点都听不懂的,可是又不敢问。想一想刚刚既然洛临介绍我是花遇的徒弟,看起来这个人和师父也算是朋友,而且现在又这么直勾勾的看着我,于是聪明的我,立马就乖巧却又怯怯地跟他打了个招呼,“帝君好!”

  装乖确实是我的强项可是怯意却真不是装出来的。好吧我没法不怯啊!我欺软怕硬了几百年改不过来了嘛!谁让这个什么帝君看起来跟冰块儿似的而且明显比我强,我肯定打不过他啊而且洛临一脸不靠谱的样子打起架肯定弱爆了!而且我也是个懂礼貌的好孩子嘛,更不能给东华山给师父丢人!

  说真的我以为自己表现得很好,这么懂礼,这个帝君肯定会笑眯眯地点点头然后摸摸我的头发表扬我,可是我没想到的是!可是他居然哽了一下,然后迅速地抬起头问洛临,“这真的是她?”

  洛临有些不解,“确实,怎么了?”

  倾憏抚着下巴,很困惑的样子,“看起来脑子似乎不太好使,不太像啊!”

  洛临一个踉跄,差点摔倒,看了我一眼,终是忍不住哈哈大笑。

  好吧!我承认从这么一个冰山身上听到这样的话是很好像,更何况他居然还可以如此一本正经的说出来!可是我和洛临这么多年的交情,他居然当着外人的面,如此嘲笑我!不知道我脸皮薄吗!

  我立马恼羞成怒,人间常说一句什么话来着,柿子生的时候可以忍,熟了就不可以忍了!我从洛临身后跳出来,“喂!你说谁脑子不好使啊!你才脑子不好使!我告诉你别以为你厉害就可以这么瞧不起人!帝君怎么了!帝君有什么了不起!帝君就可以随便说别人坏话而且当面说吗!你懂不懂礼貌啊!”

  倾憏被我突如其来的动作弄得一怔,随即,冰山脸上居然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果然是,这样有气势的模样才像。”

  我迷迷糊糊不知说什么,见洛临只是笑笑,便也只能讪讪一笑,随他去了。

  自从那日在西王母的宴席上遇见了妖界伟大的帝君倾憏,我觉得我的噩梦就到来了,且不说整整七天原本很美好的生活因为他的存在而毁了,就连宴席结束后我好不容易松了一口气,结果回到东华山的第二天就看到他坐在师父的房里和师父悠哉悠哉地喝茶了。

  当时我差点没一口气背过去,师父还假惺惺地问我怎么了。

  还能怎么了,我哀怨地看着他,如果他知道,我整整七天,面对着无数美食,却只能不停地被这个冰山脸拦下蠢蠢欲动的爪子,他绝对不会再问我什么了。

  我的眼神又幽怨了几分,因为我又想到了那七天悲伤的生活。

  “这个太油腻,对肠胃不好。”

  “这个太凉,不好。”

  “这个味道不好,本君方才尝过了,不要吃。”

  ……

  这个该死的帝君就如此这般面无表情地说着这样子的话,理所应当地让我吃了整整七天的粥!

  谁让我欺软怕硬呢,在倾憏的冰山威慑下,我只能乖乖就范。

  可是当我欲哭无泪地去寻找洛临时,却发现他又去勾搭小仙子去了。

  我再次在心里鄙视他并且发誓一定要和月华师姐告状。

  这都不是事儿,我真正悲伤的是,这个家伙居然阴魂不散跟我来到了东华山!

  这次连师父我也一并在心里骂了,因为他居然说,要去找洛临上仙有事,让我招待客人,然后就拍拍屁股走人了!

  招待客人!开玩笑!我觉得“客人”在这里我连呼吸都困难了!

  当我再次打算低下头时,“客人”说话了,“你已经看了我一百零一次了,是有什么话要同我说吗?”

  我默默地停住低头的动作,用袖子擦了擦鼻子,从瑶池回来我就换上了以前穿的男式小袍子,灰色的,头发也用一根荆钗束在头顶,作成少年的打扮,照师父的话来说,我这样打扮比较符合他低调的性格。

  话说想到这个我就来气啊,我穿着绿色的裙子回来的时候,原本想看到师父惊艳的眼光的,可是他不但没有配合我的幻想,反而是淡定地对我说了一句,“为师今日忽然想起来,原来你是个姑娘。”

  我泪眼婆娑,“师父你一直以为我是男的吗?”

  花遇,“哦!怎么可能,跟你开玩笑的,傻孩子。”

  好吧我承认我的联想能力太丰富了,导致我再一次用呆滞的神色陷入了无限的自我世界中,完全无视了“客人”的话。

  倾憏等了我半天也不见我回答,眉头也皱起来,“我在问你话。”

  我迷糊地看向他,“什么?”

  倾憏的脸上依旧面无表情,冷冷道,“我问你,是不是有话和我说。”

  我小鸡啄米一样点点头,“若是真是这么说的话我确实有话想问问帝君!”

  倾憏饶有兴趣地看着我,脸上依旧面无表情,“你问吧。”

  我踌躇了一下,想一想,还是热情地问道,“你的头发和衣服都是银白色的,会不会很容易脏呢?有没有专人给你洗衣服?”

  屋子里静悄悄的,阿北不知道什么时候溜了进来,依偎在我身边,被屋子里的气氛给吓到,大气都不敢出。

  默默了良久,正当我实在看不下去那张冰山脸的时候,他终于也受不了我了,猛的起身,大踏步走了出去。

  我呆在原地看着他的袍子扬起屋外的沙尘,终于忍不住对他离去的背影翻了个白眼,“不回答就不回答呗,怎么说走就走啊!”我很是不满地低下头继续捡我的草药,就听见一个声音在我头顶答道,“你不知道我会法术的吗?清洁衣服这种东西,不需要动手。”

继续阅读:第五章 差点被砸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倾城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