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狐假虎威
大老猫2016-10-25 11:303,301

  我叫花隐寻,住在东华山。

  当站在我面前的漂亮女子问我是谁的时候。其实让我自恋一下,我觉得面前的人说不定是被我的美貌震慑住了。不过,碍于师父曾经说过不要把真实姓名告诉别人这件事,我权衡了许久,却还是乖乖地把真实姓名告诉了她。谁让我把脚给崴了,还得求助于别人。

  那女子长了一张很精致的脸,微微露出惊讶的表情看向我,“花遇和你是什么关系?”

  “他是我师父。”我眨眨眼,乖巧地回答。

  只见那个女子脸上的表情变得五彩斑斓起来,原本好看的面庞变得有些狰狞,“花遇是你师父?你是他徒弟?你真的是他的徒弟?”

  我小心翼翼地看着她,往后挪一挪,心道我不是说的很清楚了么,这姑娘莫不是脑子不好使。

  对的,这八成是师父大人那个混蛋招来的什么仇家啊。

  她直勾勾地看着我,忽然仰起头大笑起来。

  “隐寻。”

  正当我纠结着怎么摆脱这个好像忽然疯掉了的女子时,一个熟悉的低沉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我像是看到了救兵似的,爬呀爬爬到了来人的身边,揪住他的袍子,“师父……”

  然而师父大人各种嫌弃地将袍子从我手里夺去,又各种嫌弃地看我一眼,“瞅瞅你的手,跟乌龟爪子似的,不要碰我的衣服。”

  我热泪盈眶,锲而不舍地将袍子重新抢回来紧紧抓住,“师父我脚崴了……”

  恩,锲而不舍就是这样用的。

  师父大人不动声色地和我继续抢袍子,然而我却看到了师父大人微微抽动的眼角,,“先站起来,爬来爬去的跟阿北似的。”

  阿北是我五年前从山上捡回来的一只小狐狸,此刻正从师父身后探出脑袋来,很是嫌弃地看了我一眼。没有错,也是嫌弃。

  我抹着眼泪颤巍巍地站起来,因为脚崴的生疼,我只能一个脚站着,摇摇晃晃,即使这样我也没有忘记狠狠地瞪了阿北一眼,没良心的,当初是谁把你捡回来的!

  阿北从来不拿我当回事,耀武扬威地瞪了回来。

  我气结,还没有反应过来,身子忽然就腾空而起,我在空中挣扎着挥动着四肢。就听见师父颇为无奈地叹了口气,“你别动,为师带你回去。”

  我恍然大悟地“啊”了一声,絮絮叨叨,“师父你要扛我回去啊,那多不好意思啊!”

  他很是直截了当,“那我和阿北就先回去了,你慢慢爬。”

  我一激灵,死死地抱住他的脖子,“师父你说什么呢!”开玩笑,我住在山顶,这里是山脚,要我爬回去还不如要我直接去死算了。

  花遇清了清喉咙,“喘不过气来了。”

  我,“……”

  正当我们师徒二人外加一只小狐狸一起准备离开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个幽幽的声音,“花遇,你要假装看不到我么?”

  花遇正欲走的身形顿了顿,依旧没有回头,扛着我大步往回走。

  那女子在身后有些歇斯底里了,“花遇!几千年了!你还不能原谅我吗!当初我也是有苦衷的,你不是说,不是说,除了我你不会再收第二个徒弟了吗!那这个花隐寻,又是怎么回事!你怨我骗了你,你现在何尝不是骗了我!”

  纵使我脑袋再不灵光,也能感觉出花遇现在的心情十分格外不好,相信阿北也察觉到了,它爬到我的背上,大气都不敢出。

  花遇背对着她,用我从未听过的冷漠声音说,“知月,从你下山那日我就已经说过,你我师徒缘分已尽,从此相遇,行同路人,以前所说过的一切,你背弃了,我自没有坚守的道理。你走吧。”

  花遇的口气冰凉,是我在东华山上住了几百年都没有听过的冰冷,我感觉到阿北在我背上打了个冷战。我缩一缩脖子,花遇扛着我的手紧了几分,声音又恢复了往常的清亮,“冷了?我们回去吧。”他快步走开,走出那女子的视线。

  这一次,她再没有出言阻拦。

  一到山顶的小屋里,花遇就毫不客气地把我丢在了地上,摔得我那叫一个疼啊,可是他一点怜香惜玉的想法都没有,抬手用仙术变出一把椅子,很大爷地坐下,阿北那个势利的小狐狸,屁颠屁颠地窜上他的肩头。

  我恨恨地看着阿北,该死的,我总算知道什么叫狐假虎威了。

  花遇斜睨我一眼,轻轻地“嗯?”了一声。

  我恶狠狠的眼光立马变成一脸谄媚的笑容,“师父”我是动了脑子的,用了林子里的小蛇妖告诉我的,魅惑撒娇的语气。

  小蛇妖告诉我,男人最吃这一套了。可是事实情况是,我失败了。

  因为花遇好像被恶心到了一样打了个冷战,随即打了个响指,“少跟我嬉皮笑脸,我有没有告诉你,不许自己去山下?”

  我现在就是一只战败的公鸡,“有!”

  “哼!”他难辨情绪地发出一个声音,“那你为什么还要去!”

  我继续垂头丧气,“我是从山上滚下去的,不然我怎么会崴了脚呢对吧师父?”我生怕他不相信,特地把崴了的脚伸出来给他看,这一个剧烈的动作让我又痛的龇牙咧嘴。

  花遇做了一个惊讶的表情,“从山顶一路滚下去的?啧啧,居然只崴了脚,你还真是福大命大啊。”

  我抬起眼皮看他一眼又迅速垂下,“我,是去了半山腰,滚下去的。”

  “哦?”他挑一挑眉。

  我彻底阵亡了,“好吧师父我知道错了,我甘愿受罚。”我承认我是因为好奇所以才偷偷溜下山的,结果,一不小心就崴了脚,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这时,那个美丽的女子出现了。

  我忽然想到了什么,张口问道,“师父,我想问你件事儿。”

  花遇的神色迅速暗淡下去,完全没有了刚刚质问我的气势,“什么事情?”

  我很认真地看着他,很认真很关切地问,“刚刚那个女子,师父你是认识的吧?我想问问,她是不是这里不好使啊?”我很是担忧地指了指自己的头,“师父你也知道这几百年来你都没有教我什么仙术,我一直都学的是医术,所以我觉得我的医术还是过得去的,要不我就给那个姐姐治治?”

  花遇默不作声地看着我,脸上的表情好像直接吞了一个鸡蛋还不允许他嚼碎了。

  我向来都是个古道热肠的人,继续絮絮叨叨,“我对自己的医术还是有自信的,师父你也知道的。你还记不记得上次那个地瓜精?就是那个老是拿脑袋撞树的那个,我不就把它给治好了嘛!”

  花遇的脸色越来越黑,“霍”地一下站起来。我却浑然不觉,低下头扳手指头,“还有上个月。那个隔壁山头上的……”

  阿北很是同情地对我低鸣,我诧异地抬起头,就看到面前笼罩了一团黑云。

  花遇站在我面前,高大的身影完全遮住了光线,我颤巍巍地看着他,“师父……”

  他的话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似的,“去,把外面所有的地都给我重新翻一遍,这三天都不要吃饭了。”

  ,

  我哀嚎一声,“师父我还崴了脚呢!”

  花遇淡淡地瞥我一眼,转身抱起阿北,轻柔地抚着他的背,臭狐狸很是得意地看了我一眼,我用极其哀怨的眼神回看过去。

  似乎是注意到我和阿北的眼神交战,他很是轻松地将阿北往我身上一扔,“既如此,便叫阿北陪你一起好了。”他拍了拍手,步履轻松地踏出了屋门。

  阿北的眼神瞬间由得意变成了凄凉。

  我看着这个骤然失势的小狐狸,哈哈大笑,笑完之后觉得自己好像比它还可怜,瞬间抱着阿北哀嚎起来。

  我拿了一个锄头一瘸一拐地在外面的草药田里辛苦地劳作着,时不时停下来用袖子擦擦汗,很是感慨地对着太阳大吼一声,“我是劳动人民,我骄傲!”

  旁边传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你还是快点干活吧!”

  我愤愤地对着声音的主人挥了挥锄头,“信不信我一锄头砸死你?”

  “啧啧……”声音的主人拿掉遮在脸上的叶子,起身伸了个懒腰,原本睡在他怀里的阿北也很配合地跳下来,亲昵地在他的袖子上蹭了蹭。

  他一点都不在意到处乱坐会弄脏衣服,一点点蹭到我身边,笑眯眯地,“隐寻啊,你看你师父待你这样不好,要不你就跟我走吧?”

  我坚定地摇了摇头,“不!”我这个人,其实是很有原则的,哪像阿北,那个长着势利眼的狐狸,看谁比较有势力就跟谁身边蹭。

  他叹息一声,伸出手摸摸我的脸,“可惜了,多漂亮一女娃娃啊!”

  “洛临,不要随便乱摸我的徒弟。”花遇忽然从我身后冒了出来,我吓了一跳,差点把锄头砸到自己的脚。

  花遇淡定地握住我的锄头,“不就是三日未见到为师吗?你需要这么激动么?”他把锄头往旁边一扔,然后将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

  我顿时热泪盈眶,恨不得扑上去,师父总算肯原谅我了,我总算可以不用翻地了,总算可以吃饭了。

  可是,师父只是微微一紧手指,然后……把我像锄头一样往旁边一扔。

继续阅读:第二章 好狠的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倾城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