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好狠的心
大老猫2016-10-25 11:303,219

  我呆若木鸡。原来,我只是挡路了而已。

  洛临很是幸灾乐祸地看着我,笑的很癫狂。

  我鄙视地看他一眼,洛临是师父的好友,也是个上仙,我听说现在上古的上仙总共也就八个,这就占了两个,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两个看起来都这么的不靠谱。

  所以说这不靠谱的两个人竟然是上仙。

  哎。

  我真的该同情一下仙界了。

  花遇淡淡地扫了我一眼,我立马唯唯诺诺地拿起锄头做翻地状。

  “找我什么事?”花遇收回目光,看向洛临。

  神仙不靠谱榜排名第一名的洛临难得严肃一次,“我是来给你送请柬的,西王母要邀请四海八荒有头有脸的人物,包括上仙啊,中仙啊,少仙啊,还有妖界的帝君,上古神兽什么的,还有……天庭也会去……”

  花遇的瞳孔一缩,“我不去。”

  洛临一哽,叹息了一声,“西王母,你可不能得罪啊。”

  花遇摇摇头,“既如此便叫隐寻去好了,派个徒弟也未尝不可。”

  洛临顿时石化,“什么?”

  花遇安抚地拍一拍他的肩膀,冲我招招手,“隐寻啊,过来。”

  我拄着锄头一瘸一拐地过去,脸上的表情十分乖巧,“师父有什么事情?”

  他绽开一朵灿烂的笑容,慈祥地看着我。

  我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战,心道一声完蛋,一般师父像这样肯定就没有好事情。好吧我承认我是很没有骨气的,努力挤出一个笑脸,却还是忍不住哭腔,“师父你有什么事就直接说吧,徒儿定当刀山火海,肝脑涂地,在所不辞!”

  花遇很是满意地点点头,慈爱地摸摸我因为每天都在翻地而变得脏兮兮的头发,摸完以后顿了顿,很自然地将手指往一边洛临的肩膀上一擦,不动声色道,“既如此,那这次西王母的宴请,你就代表我,和洛临上仙一起去吧。”

  这下我是彻底傻眼了,愣了半晌,“西王母的宴请是什么?”

  一旁正头疼的洛临呻吟了一声,“阿遇啊,你看看小隐寻都不知道宴请是什么我怎么带她去啊?”他一边说还一边冲我挤眉弄眼。我淡定地看着他,因为我完全不知道他想表达什么,可能是看到我太高兴眼睛有点抽筋。

  花遇瞥了他一眼,对我笑的眼睛都成了一条缝,他继续慈爱地看着我,“为师也不想这样啊,因为为师太忙了,所以只能麻烦隐寻你了,为师听说,西王母的宴席,可是有很多美食的,真是可惜了啊!”

  我在心里悄悄地鄙视了他一下,就你还忙,一天到晚闲的没事找事,但是,我说出来的话却和心里想的完全不同,“真的有很多好吃的吗?”

  洛临愣了愣,用一种很恐惧的眼神看向我,“喂,你不是吧”

  “洛临上仙!”我乖巧地冲他鞠了一个躬,“有劳上仙提携。”装礼貌我还是很会的,跟着师父几百年了,仙术虽然没学到,装的本领倒是很有。

  洛临打了个寒战,冲我翻了个白眼,“你的腿还没好,怎么和我去?”

  我如梦初醒,可怜兮兮地看向花遇。

  花遇对我打了个响指,一束淡金色的光线从他的指尖射出,瞬间包围了我崴了的脚踝。

  光束渐渐淡去后,我惊奇地发现自己的脚好了,蹦了几下后,我欣喜道,“师父你既然能治好怎么不早点给我治好了!害我敷了这么多天草药还辛苦地翻地。”

  花遇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抱着阿北走远了,他的声音懒散地飘过来。

  “你不是觉得自己的医术很可以吗,弄了半天连崴了脚都治不好。另外,我记得你说过你甘愿受任何惩罚,这就是惩罚。”

  我瞬间泪如雨下,“师父你好狠的心。”

  洛临在一旁伸出手想拍拍我的头给我安慰,看了半天也没在我头上找到一块干净的地方,只得作罢,“好了好了,别难过了啊,你师父就这样,这些日子就跟着本上仙混吧”

  我抬起胳膊用脏兮兮的袖口擦擦眼泪,认真地看向他,“我不难过啊”

  他一愣。

  我继续说,“我是觉得师父好可怜,都不能去吃好吃的了”

  话说自从那日师父将我抛弃在地里以后,我就一直屁颠屁颠地跟在了洛临上仙的身后,先去了他那里住了两天,吃了许多好吃的,这才跟他一起去西王母那里。

  洛临也有一座单独的山头,叫什么羽宿山,名字怪怪的,远远没有我们家东华山好记,具体有多远,我也不知道,我只记得在他的白鹤上睡了一觉之后,我就到了。

  羽宿山比东华山要有趣得多,有很多各式各样的鸟,大的小的,红的绿的……洛临是个很有名气的上仙,他的门下有很多弟子,其中不乏许多优秀的已经修成仙体,再不济也算得上小游仙,大部分还是属于修气状态,说白了就是会一点点仙术,整天在山里打杂。

  不过让我羡慕的是他们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灵兽。这就是拜师到羽宿山的最大好处,当然,羽宿山也不是谁都收,得看灵气。这是洛临的原话,虽然我至今没有理解这么一个得看灵气的门派掌门为什么会看上我,要我做他的徒弟。

  我正在一门心思地窝在洛临给我安排的小房间里琢磨这件事,我的房门就被“哐”地一声踹开了,一个咋咋呼呼的女子奔进来,“快点来不及了!”随着她的叫声,身后有两个小姑娘跌跌撞撞抱了一堆衣服进来。

  我一脸茫然地看着来人,“月华师姐?”

  月华秀眉一拧,很嫌弃地看我一眼,“干什么?”

  我缩一缩脖子,“我只是想问问,你要干什么?”好吧我承认我就是一个欺软怕硬的好姑娘,谁让我打也打不过,骂也骂不过,我不低头认错怎么办。

  月华对我的表现很满意,点点头,开始从那堆衣服里不停地拿出来贴近我比划,“隐寻真乖,呐,姐姐在给你选衣服呢。”

  “我为什么要选衣服?”我弱弱地看着她。月华是洛临门下的二弟子,是别人的大师姐,虽然已经是中仙的地位,可是却依然赖着不走,赖着这个词,是我不小心听师父和洛临聊天时听到的。

  话说这月华也奇怪,她原是安宁帝姬的女儿,这安宁帝姬呢,是当今天庭帝君的亲妹妹,算一算月华也算是皇亲贵戚了,他们原就是仙家的人,一出生便是仙气笼体,虽然修为不够,但是,是不用来拜师学艺的,自己搁家里合计合计,时不时吃个仙丹,仙气蹭就上去了,可是这姑娘不知道哪根筋断了,自从在宴席上看到了洛临,便一见钟情,死乞白赖地来到了羽宿山,这一赖,就是几千年啊!

  以上都是我听师父说的,真实性不作考虑,其实我更在意的是,如果月华已经在这里赖了几千年,那么她该多大年纪了,想到这里我忍不住偷偷鄙视了她一下,这么大年纪了,还好意思自称姐姐。

  可是我的小动作没有逃过她的眼神,她淡定地拍了一下我的脑袋,“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

  我心下一颤,立马低头。

  她瞥我一眼,“选衣服是因为你要和师父一起去参加西王母的宴会,要替你打扮地好看一点,别给花遇上仙丢人。”

  我恍然大悟,“这样啊!那姐姐你给我挑一件方便吃东西的。”

  月华挑衣服的手顿住。

  我振振有词,“我要把师父那份,还有阿北那份,不然也算上师姐你的一份,都吃回来!”

  月华虚弱地抬起手捂住我的嘴,“不劳你费心,你乖乖闭上嘴就好。”

  我向来都是听话的好孩子,乖乖闭上了嘴,乖乖地看着她折腾。

  一个时辰后,月华总算折腾完了,抱着胳膊看着我,满意地点头,“转一圈我瞧瞧。”

  我乖乖地转了一圈。

  她笑道,“明明是个很漂亮的小姑娘,成日里穿着男子的衣服,像什么样!”

  被表扬总是开心的,我又转了一圈,凑到镜子前,“真的很漂亮吗?”

  镜子里,是一个穿着绿色荷叶边裙的少女,头上扎了两个发髻,很可爱的小丸子,眼睛亮亮的,脸颊上因为开心而酿成两朵浅浅的酒窝。

  虽然跟以前比起来,已经是很好看了,但我还是沮丧地扯了扯我的小丸子发髻,“为什么我的发髻好奇怪,没有姐姐你的好看!”

  “因为,你还只有八百年的道行,若是按照人间来算,应该不过十三四岁。等你长到一千岁了,就可以变成像我这样了。”月华很是慈爱,刚说完这句,又改口到,“不,即使你到了一千岁,你也不会有我这么好看的。”

  我忍住想翻白眼的冲动,默默低下了头。

  不知道,师父若是看到我的模样,会不会很惊讶呢

  反正我是不知道师父是什么反应,我只知道,洛临来接我的时候,他完全没有看到我,而是很着急地对月华说,“快,隐寻呢,我们得出发了。”

继续阅读:第三章 仙体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倾城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