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起名
大老猫2016-10-25 11:453,336

  妖界最近不是很安宁,据说是一个一直关在监狱里的恶妖逃了出来,法力还有些高强,于是我搬去了映南的院落里同她睡一个屋。

  其实倾憏表示,他会保护我,不过想到他每每到半夜在我面前放大的脸,颇有些毛骨悚然,于是我拒绝了。

  听映南说,前一阵子冥界地府出了问题,大大小小的鬼跑了一半到妖界的地盘上,倾憏很是头痛,经常忙到半夜里。

  而我搬到映南屋里的这阵子,倾憏出现的次数明显多了,我琢磨着估计是地府的事儿解决了,他有些闲了。

  今天倾憏是第三次到映南的院子里了,站在门口,手里提着据说是千年才成熟一次的碧翠果,而他上一趟来,手里提的是号称万年仅酿出一壶的用蟠桃园里的桃花,经过九千九百九十九道工序才酿成得桃花酿,感情“进贡”东西越来越次了。

  我差映南去打开,青翠欲滴的果真好看,手一挥,将果子赏给了小红啊碧。

  而我躺在一张铺了七仙女织的七霞锦的软塌上,映南为我剥着葡萄,小红啊碧现在两边,而堂堂的妖王大人倾憏帝君正站在门边,不敢进来。

  生活如此美好,我觉得我此刻像极了凡间皇宫里的贵妃,而倾憏像是……嗯,与我🈶️私情的小太监……

  都是什么想象,我摇摇头,“腾”

  地一下从软塌上做了起来,生活的太颓废了,都快忘了我可是个需要勤学苦练法力低微的小仙了。

  门口倾憏又呆了一会儿,默默的放下果子,离开了去。

  我回过头,悄悄看了下门口,已经没了倾憏的身影,微微有些低落。

  然而正当我准备努力上进,缠着映南要学她们千机狼族的法术时,我听见门口传来“嗷”的一声。

  小红啊碧吃瓜子的手吓到颤抖,而我也吓得差点……嗯……尿裤子。

  我们四个跑出门,巨大的火麒麟正站在院子中,火红地毛发威风凛凛地抖动着。

  “我的花……”映南看着院落里她惊心养成的花,止不住地心疼。

  我很惊喜,这不是禁地里我遇见的那只火麒麟嘛,我还记得它变小的模样,虽然眼神和阿北一样讨厌,不过我更喜欢它毛绒绒的样子,手感很好。

  我跑过去,摸了摸它的毛,同它打招呼。

  不过这火麒麟很有性格的将透一转。

  这时,我听见倾憏“咳咳”的声音,然后火麒麟便不情不愿的伸过头来从我手背上舔了一下。

  ……

  很是恶心!

  不过为了和它搞好关系,我还是装作很惊喜的样子,抱了抱它。

  “火麒麟,缩小点嘛!就像上次一样。”

  于是我就看见了眼前如同小猫一般大小,浑身红毛地火麒麟。

  “还能再小一点吗?”我期待的看着它。

  “嗷!”火麒麟很是不情愿,不过在倾憏的注视下它还是乖乖又便小了点。

  “过来,我抱抱。”仗着倾憏在身后,我对它命令道,我可是还记得在禁地里,火麒麟那无视的眼神,有仇不报非君子。

  见它不动,倾憏又在身后“咳咳”两声,火麒麟这才不情不愿的扭着小屁股钻进了我的怀里。

  小红啊碧见到我怀里的火麒麟,纷纷伸出爪子蹂躏它,过了一会儿,火麒麟原本顺滑的如同水般的毛发,便成了稻草堆。

  “隐寻,不如一起给他起个名字吧,火麒麟在妖界也有许多万年可,却还没有一个亲切的称呼。”倾憏道。

  “恩,叫什么好呢?让我来想想。”我很是认真的思考起来。

  不如叫阿南?不好,不能跟阿北一样,太没个性。小红?我想起了火麒麟火红的毛发不过,额……身边有一个了。

  那叫什么呢?真是费脑筋啊。

  突然,我眼睛一亮,“不如,叫二哈吧!”又有个性,又特别,拉出去绝不会和其它麒麟重名儿地。

  “呵呵……”倾憏一阵怪笑!

  “嗷~”我一声大叫,便闻到了一股烧焦的味道。

  我努努鼻子,使劲儿的闻了闻,这味儿怎么那么近?

  “映南,你是不是把鸡烧糊了?”

  我看见小红啊碧拼命捂着笑,映南随手在我面前划出一块水镜。

  “啊!火麒麟,我要弄死你?我的头发。”该死的火麒麟,竟然怀恨在心将我头顶的头皮都烤焦了。

  我一只手去掐火麒麟,一只手拼命的往头顶扇风,烫死我了!

  见我似乎很是吃痛,倾憏这才正了正颜色,用法术将我的头发还原。

  “呼……”我叹了一口气。

  只见我手上的火麒麟,理他没我这么幸运了,身上的红毛已经长一块,短一块,有的地方还隐隐的见了光。

  我又伸手蹂躏了它几把这才解气。火麒麟瞪着大眼睛愤恨的看着我,可又碍于倾憏在这不敢报仇,气呼呼的样子很是可爱。

  倾憏伸出手,同样的恢复了火麒麟的毛发,它这才平静下来。于是我将它继续抱在怀里有一下,没一下的揉着。

  “不如叫它相思可好。”倾憏说这话时很温柔,温柔到让我觉得面前的倾憏仿佛是另一个人。

  我在心里默念,相思,相思,此物最相思。

  倾憏这是在想念谁嘛?她或许又与着火麒麟,还有倾憏有着怎样的故事?

  我忽然的就悲伤了。

  “怎么了?”倾憏伸出手掌摸了摸我的头。

  我摇摇头“没什么”。

  这段相处大约是我们这段时间以来最为和谐的一幕了。

  眼看着气氛因为我冷却下来了,于是我装作雀跃地模样,抱着火麒麟,哦不,是相思到院子里去玩耍。

  映南的院子里有一棵大枣树,虽然还没到成熟的季节,但我想了想,提早练习让相思爬树,等到枣子熟了,不就可以熟练的给我们上树摘枣子了嘛?万一……它学不会,那就让它变大,让小红啊碧站上去摘。

  “你上不上去?”我掐着腰,指着地上的相思生气到。

  真是汝麒麟不可教也,训了半天了,也没有让它爬上去。

  不够义气的倾憏四人站在门口阴凉地里吃了瓜子看我训练。

  “咳咳,倾憏帝君,怎么才几月没见,我这小徒弟就被你养成了……嗯……还变成了泼妇。”

  这凉凉的口气?

  “师父!”我一转身果真是花遇,我一激动,变犯了个错误想要扑到花遇身上去。

  可惜花遇不是倾憏,一挥指便将我弹了开来。

  我拍了拍身上的泥,看见小红啊碧正捂着眼睛不敢看我,而相思在旁边幸灾乐祸,只有映南倾憏担心的看着我。

  我略微感动,真爱呀,你们,我记住了。

  而这一扑才看见了被花遇挡住的阿北。

  而阿北正一脸幽怨的看着我,我开心的将阿北抱在怀里,然后狗腿的看向花遇。

  “师父……许久不见,你还是辣么帅。”

  花遇嫌弃的打量我一番“许久不见,你果真如同洛临说的那样……胖!”

  会不会聊天儿啊!天都让你聊死了!

  不过我还是继续狗腿的装作开心的看着花遇。

  “花遇上仙,不知到我妖界何事?”倾憏变回了冰山脸,同花遇招呼道。

  “呵呵,自然是来接我这不懂事的小徒弟,这段时间多有叨扰,回去我一定好好教训她。”花遇眼睛眯的像倾憏的同类。

  我看看花遇,再看看倾憏,倾憏眉头皱的紧。

  “隐寻在这呆的很好,就不劳烦花遇上仙了。”

  “哪里话,隐寻是我徒弟,是麻烦倾憏帝君了才是。”

  不愧是一位帝君一位上仙,打起官腔来,绕的我头晕,而不巧的是。

  两人同时看向了我。

  “不如……”

  “我也正有此意。”

  “隐寻,跟我回东华山,门口的地可是许久没翻了,都等着你呢。”我黑线,有你这样的嘛?

  “隐寻,别走,你走了映南还有小红啊碧怎么办?”

  诶,我头晕,别让我选好嘛?

  “我看隐寻很难抉择,不如花遇上仙也在我妖界小住几天,让隐寻慢慢的选。”

  “也好,那我就打扰几天了。”花遇略一沉吟,答应了下来。

  花遇被倾憏安排住在了他的院子里,睡到半夜饿的时候,隔着那么远,我们还是听见了他们拆房子一般的打斗声,映南经不住我恳求,携了我偷偷的躲在了屋顶上偷看。

  “花遇,你果真当她是你徒弟了不成?”倾憏发出一道法术,一边同他打着嘴仗,不过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隐寻本就是我的徒弟,她与她不同!你可不要用心用错了人。”花遇沉声道。

  “与你何干,我自是能分清谁是谁,你还是回你的东华山去吧!”

  随后倾憏率先停手,“花遇,我们打个赌如何?”

  而我师傅花遇也从上空飞回了地面“什么赌?”

  于是二人便从空中打回了书房。

  我打了个哈欠,知是没戏看了,拽了拽映南,示意她回去睡吧。

  第二天,我同映南顶着俩黑眼圈出来的时候,看见倾憏和我师傅花遇,一个一身白衣,一个一身蓝衣,风度翩翩的站在了门口,花遇还很风骚的一下一下地摇着他那宴古扇,看见我和映南时,很惊讶的问道“你们怎么了,昨晚这是做贼去了?”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 我想回家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倾城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