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我想回家
大老猫2016-10-25 12:503,273

  我呸呸呸,尽会用话怼人,一点也没上仙风范。<p>  不过我可不敢说这话。<p>  “呵呵,师父,我太想你了,昨晚一宿都没睡好。”我笑眯眯的拍着花遇的马屁,然后看见了阿北和相思如出一辙的鄙视,还有倾憏明显的不爽。<p>  “真是好徒儿,为师很是感动,那你今天在这好生的想一想,为师去妖界四处转转。”<p>  “嗯嗯。”我尊敬地点头道。<p>  于是我很认真的想了一上午,真的……还是没办法做决定,而我能想到最完美的办法……便是把东华山搬到妖界来,不过……天帝会杀了我吧。<p>  接近晌午,我心愈乱,我舍不得师父……可是毕竟东华山才是我的家。<p>  想起倾憏,最近我总是与他作对,而他对我忍让颇多,说真的,他对我真的好,所以我对他非常非常愧疚的。<p>  瞒着映南,小红啊碧,还有阿北相思,我决定偷偷的去一趟倾憏的院子,如果他真的……确实喜欢我,那我要同他说清楚,虽然他年岁大了点,但是如果他能认真的向我师父求亲,那也是有可能的,想到这里,我拍了拍自己的脸蛋,通红通红。<p>  等我偷偷摸摸的到了倾憏的院子,才发现这一趟,我根本不该来,也不该有那……可笑的念头。<p>  倾憏的院子有一棵唯一的花树,桃花,而树下摆了一张石桌,还有几张石凳。而此时,正是桃花落的季节。<p>  莲姬此时正穿了一身粉红的就像桃花般的衣衫,坐在树下安静的弹着琴,见到此景,我才真正明白人比花娇的意思。<p>  而我最想见到的,那个对我好,总是被我欺负,还说……喜欢我的倾憏正斜倚在桃花树上,眯着眼睛听着琴,偶尔露出温柔的目光看向莲姬。<p>  好一幅郎情妾意的般配画面,看着倾憏如星辰般的眼睛里露出的目光,那才是真的喜欢吧,而以前他同我说的喜欢……大概不过是哄我吧,一瞬间,我的心如刀割似得。<p>  我默默的退出了门外,不愿意打扰他们。眼泪却止不住的掉下来,我抬起衣袖,擦了擦。<p>  回到映南院子的时候,花遇已经坐在了院子里喝茶。<p>  我拽了拽他的袖子,眼泪“哗”得便流了出来。<p>  “师父,我想回家,我想回东华山,现在。”<p>  花遇这次没有挥开我,微笑着摸了摸我的脑袋,说“好”。<p>  我向映南还有小红啊碧以及相思一一道了别,抱起阿北便要走。<p>  谁知映南竟然二话不说施了法力,封了门。<p>  “映南护法,你这紧制可拦不住我。”我从花遇的话里听出了威胁的意味,每次他这样说话,我总是要倒霉。<p>  但我不愿意映南受伤,并且我知道映南法术比不上花遇,所以我悲切的对映南说“映南,让我走吧,以后小心莲姬,她可能……真的要成你们的王妃了。”<p>  映南紧促眉头,不解。<p>  “花遇上仙得罪了,映南无意冒犯,不过你想要带走隐寻仙子,我得向王交代一声,王很快便会赶来。”<p>  未过多久,我便从上空看见了倾憏的身影,想必是琴听完了,这才赶来。<p>  “花遇,你可还记得昨日的话么?”倾憏见花遇拉着我的手,不悦的说道。<p>  “当然记得,不过隐寻主动要求我带她走,那我自然……”花遇呵呵笑道。<p>  倾憏转过身来看我“隐寻,你……怎么突然要走?”<p>  我“哼”了一声转过脸不愿和他说话。<p>  映南凑过去在他耳边不知说了些什么,我看见倾憏原本阴云密布的脸上顿时阳光灿烂。<p>  “隐寻,你果然这般在乎我。”倾憏莫名其妙的对我说。<p>  “谁在乎你,你可不要瞎说!”<p>  “隐寻,过来。”倾憏唤我。<p>  喊小狗呢?我才不过去。<p>  于是倾憏走过来,硬生生的将我从花遇手里夺了过来,花遇挑挑眉,打开晏古扇,扇呀扇,却并没有再将我夺回去。<p>  “看!”倾憏从袖子里拿出一颗珠子,通体透明,如梦似幻,一见便不是凡物。<p>  “这是什么?”<p>  “这是南海老鲛王的心头泪,是我一早上便去了南海,方才才急匆匆赶回来拿给你的。”<p>  什么?难怪这么好看。<p>  “你不是一直想要能照明的珠子嘛?你晚上带着它,方圆百里都能看清,若是不需要,只用一层衣服遮挡,便不会有任何光亮。”倾憏说着用手拉出一条红丝线来,将鲛泪系到了我的脖子上。<p>  脖子一片温温润润,如此这般,果真是好东西。<p>  “这是我一早上特地去的南海,刚才才拿回来的。”见我目光完全被珠子吸引去了,倾憏又将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p>  知道了,知道了,我有些不耐烦。<p>  等等,什么……叫刚才?<p>  刚才我不是看见他倚在树下听莲姬弹琴?<p>  真是搞得我糊涂了。<p>  我正满心满头的晕着,冷不防花遇呵呵笑了一声。<p>  “帝君好手段!既然这样,我就告辞了。”花遇转向我“隐寻,在这里过的不好就回东华山,那里永远是你的家,师傅一直再东华山等你。”<p>  花遇这话着实让人感动,我这一生里,是第一次听见花遇对我说这种温情的话,我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眼看着又要拉上花遇的手,却不期然的被倾憏将手掌包裹。<p>  倾憏很不嫌弃的用自己贵重的白袍为我拭去了鼻涕眼泪。<p>  擦完,将我微微抱在怀里,摸了摸我的头,“乖,跟花遇上仙说再见。”<p>  我又自己揉了揉眼睛,乖巧得对花遇道“花遇上仙,再见。”<p>  我看见云头上的花遇一甩袍子“哼”的一声驾云离去。<p>  等等,我刚才做了什么?说了什么?<p>  回头神来,我无比黑线的看着倾憏,却迎来了一张笑容无比灿烂的脸。<p>  咳咳,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看他这样,到嘴的话我都不忍心说出口,更何况脖子上还戴着人家刚送的东西。<p>  我黑着脸走进了屋。<p>  于是映南还有小红啊碧,阿北相思都很同情的看了眼倾憏,然后随我走进了屋,可怜的妖王,扒着窗户,可怜兮兮的看我们玩耍。<p>  过了几日,我才知道相思原来是只母麒麟,于是我动了撮合相思和阿北的念头,只不过相思迫于倾憏的“淫威”,小声“嗷嗷”了两句便不敢再抗议,而阿北却抗拒的紧。<p>  太不给面子了人家麒麟还没抗议,你这狐狸抗议什么劲。<p>  我说这话时,收到了四束不满的目光“咳咳”,居然忘了屋里还有一只狐狸,不过他俩这目光倒是相似的很。<p>  人多了,便不觉得无聊,从前我每天都是和映南去妖街上从南到北的逛,以此来消磨时间,而现在,随便的说说话,中间再夹杂着阿北的狐狸叫或者是相思的“嗷嗷”声,一天便过去了。<p>  值得一说的是在倾憏的帮助下,相思终于学会或者说愿意爬树了,我很欣慰。而有了相思,映南也解放了出来,偶尔会去帮倾憏办些事情,额……差点真的将映南当成了我的私人保姆,这才想起来映南可是妖界位高权重的护法。<p>  这几日,我发现院子有些不一样,原本随意的院落里摆进了不少稀奇玩意儿。<p>  问了映南才知道是天界的太子要来妖界,难怪倾憏如此要面子,将院子打扮一新。<p>  天界太子来的那日,我央求了映南,好不容易将她说动,答应将我带去瞅上一眼。只是很不巧,还是很不习惯后运来的假山,于是以一个很不雅的姿势出现在了倾憏还有天界太子的面前。<p>  我“嘿嘿”笑着,爬起了身,“走错路了,你们继续……继续……”我偷偷向后退着。<p>  “慢着!”天界太子竟将我喊了住。<p>  “ 倾憏帝君,这……仙子好生有趣,不知是谁?”太子笑道。<p>  “这是隐寻仙子,乃是花遇上仙的弟子,因法术一直不长进,便送了过来让我调教调教。”倾憏淡淡说道。<p>  “原来是花遇上仙的弟子,没想到竟在这里还能遇见仙人,倾憏帝君想是公务繁忙,夫君常常教导我要向帝君学习,所以是万万不敢劳烦帝君带我去游览的,不如隐寻仙子带我去妖界四处游玩游玩吧。”<p>  “她还不熟悉……”<p>  “好呀!”<p>  我和倾憏的回答很是不和谐。<p>  天界太子在一旁呵呵的笑了。<p>  想起倾憏还不曾向我解释莲姬弹琴的事儿,一股无名火气冒了上来,偏偏想和他对着干。<p>  “太子,这妖界,我很熟悉呢,<p>  倾憏帝君可忙的很,还是我带你去吧。”我自告奋勇,丝毫不给倾憏留面子。<p>  “隐寻,还不退下,不得无礼。”<p>  我偏不,今天这路我带定了。<p>  “呵呵,隐寻仙子可爱的紧,怎算得无礼,九重天上我从未见过比隐寻仙子再天真烂漫的仙了。”<p>  这会儿,我是真的不知道天界太子这话是在变着法子说我傻了,要是知道,我铁定给他领禁地里玩玩。<p>  见我坚决,倾憏也不在好说什么,只是嘱咐映南随我一起去,便背着太子对我一甩衣袍回了书房。

继续阅读:第二十一章 天界太子来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倾城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