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章:凤凰楼
端木摇2016-10-01 09:003,261

  这位公子正是慕容辞。

  慕容辞轻抚红衣女子的纤纤玉手,暧昧至极,她纤眉微挑,“若有烦忧,美人可否为我排解排解?”

  红衣女子妩媚的的鹅蛋脸浮现一抹轻笑,“在凤凰楼,任何烦忧都会烟消云散。公子看上哪个?是台上那些,还是那些玉面少年?”

  “没熟透的,不解风情,像美人这般知情识趣的,才是我心头好。”

  慕容辞边说边站起身,勾起对方的下巴,邪肆地盯着她。

  红衣女子抬手轻抚鬓边的乌发,妖娆地笑,“得公子赞誉,愧不敢当。可惜我已淡了那心思,不如我找个妙人儿伺候公子,可好?”

  “也好,那就劳烦美人了。”

  “公子请跟我来。”

  慕容辞跟着红衣女子上了三楼,走进一个雅间。

  她们没有发现,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跟随她们上了三楼,站在角落里暗暗思索,水汪汪的秀眸滴溜溜地转。

  少年打听过,那个红衣女子是凤凰楼的鸨母容澜,那个白衣公子似曾相识,好像在哪里见过。

  琢磨了片刻,他轻手轻脚地走近那个雅间。

  昏暗的房间里,慕容辞斜坐书案,雪白广袂流垂如碧蓝长空的流云。

  “近来可有收获?”

  “那些豪富、官员都上了瘾,隔几日就要来,无意间透露了蛛丝马迹,我派人暗中查访,查到了一些。”红衣女子容澜把三张纤薄的纸张递给她,“楼主先收起来吧,回去再看。”

  “嗯。”慕容辞把薄纸折好,放入衣襟里。“近来没什么麻烦事吧。”

  “你还不相信我吗?若有麻烦事,我也能解决。”容澜嫣然一笑,“那些少年训练了三四年,个个都是拔尖儿的人精,手段圆滑,谨慎得很,不会出事的。”

  慕容辞点点头,忽然纤眉冷凝,“外面有人!”

  容澜打着手势,二人心领神会。

  接着,她从另一边的小门出去。

  外面那个身形娇小的少年戳破窗纸,使劲地望向里面。

  咦,为什么一个人都没有?

  方才明明看见那个戴着金色面具的公子和鸨母容澜进去了呀。

  太奇怪了!

  “你在这里做什么?”

  一道冰冷的声音在他身后炸响。

  他惊得身躯一震,迅速转过身,拍着胸脯大口大口地喘气。

  站在他面前的,正是容澜!

  他瞠目结舌地指着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怎么在这里?”

  “鬼鬼祟祟的,你究竟有什么目的?”容澜厉声喝问。

  “我……我……”

  少年结结巴巴道,总不能说觉得那个戴金色面具的公子似曾相识,想看看他是不是来寻花问柳。

  其实,他来凤凰楼只是猎奇,他好奇那些有龙阳之癖的男子来这里做些什么,也算见见世面。

  “你这么凶做什么?来者是客,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客人?”

  他忽然抬头挺胸,秀眸怒睁,骄横地驳斥。

  容澜阅人无数,见他生气了也这般女气,一眼瞧出他是女扮男装。

  一个黄毛丫头也敢来捣乱?

  忽然,她扬手狠狠地击向少年的侧颈。

  “你……”

  一个字还没说完,少年就晕倒在地。

  两个青衣大汉蓦然出现,架着少年离去。

  慕容辞从雅间出来,自然不担心被那女扮男装的姑娘听见什么,或者是被她发现什么。因为,那个狭小的暗间位于两个雅间的中间,除非找到机关才有可能看见那暗间。

  她们来到关押人的暗房,那少年被绑住手脚,侧身躺在地上。

  “这姑娘不知是什么来历,会不会是来探查的?”容澜蹙眉寻思,觉得此事不同寻常。

  “若有人探查,也不会派一个粗心大意的小姑娘来。”慕容辞忽然觉得,那姑娘好像在哪里见过。

  “那如何处置她?”

  “先关一夜。”

  这时,暗房里传出声音,接着是那姑娘愤怒的叫声:“放开我!你们怎么可以绑着我?”

  容澜和慕容辞对视一眼,冷笑,“那姑娘醒了。”

  那姑娘骄横地喊叫:“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是端柔郡主!我三叔是御王!若我告诉我三叔,你们都要人头落地!这什么凤凰楼也会夷为平地!”

  “速速放了我,听见没!”

  “我三叔是当朝摄政王,若我有任何损伤,你们都要诛九族!”

  “放了我!”

  声嘶力竭的叫声充斥在整个暗房,不过这边的隔音做得很好,声音不会传出去。

  容澜长眉微蹙,“她真是端柔郡主?”

  慕容辞恍然大悟,怪不得觉得她好像在哪里见过。

  慕容彧有两位出自同一娘胎的兄长,大哥是已经过世的御王慕容扬,二哥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端柔郡主慕容诗三岁时,慕容承为了嘉奖慕容扬的卓著功勋,赐封其胞弟的嫡女慕容诗为端柔郡主。

  五年前,慕容彧回朝没多久,那纨绔子弟带着女儿慕容诗离京回祖籍地。

  那么,慕容时是什么时候回京的?

  “应该是。稍后把她扔到街上。”

  慕容辞眸色略沉,离开暗房。

  容澜颔首,心知楼主有这个决定,是不想因为一个无关紧要的端柔郡主而招惹摄政王查到凤凰楼。

  她陪着楼主前往大堂,却见楼主走到二楼阶梯处止步。

  这时,她看见一个男子沉步上楼。

  那男子伟岸挺拔的身躯拢在玄袍里,冷峻而瑰美的五官棱角分明,黑眸深幽如沉渊,目光锐利如猎鹰。

  她从未见过这般俊美的男子,连女子和神仙都会妒忌。

  也从未见过犀利得可怕的目光,好像他看一眼就能洞穿别人的所思所想。

  他抬着头盯着楼主,好似在研究判断,兴致盎然。

  容澜打理这么大的凤凰楼,应变的本事自然不在话下,加上她对慕容辞非常了解,看见楼主错愕的神色,于是笑道:“公子,方才您见过的那几个可是我们这儿最红、最受欢迎的儿郎,您都瞧不上吗?”

  “你把别人挑剩下的塞给我,以为我眼瞎么?”慕容辞收回视线,面色恢复如常。

  “我怎敢糊弄公子呢?那几个儿郎真的是顶尖儿,是我们凤凰楼的招牌。”容澜一个劲儿地赔笑,“要不我再介绍几个儿郎给您?”

  “不必了,小爷我再也不会来了。”

  慕容辞匆匆往下走,跟慕容彧擦身而过的时候,冷不丁手腕被一只大掌扣住。

  不想被认出来,却还是被他认出来。

  他来凤凰楼做什么?追着慕容诗来的?

  她恼怒地甩开手,改变声线粗声粗气道:“你抓我干什么?”

  容澜暗道不妙,站在一旁不发一言。

  慕容彧只用眼角余光扫她一眼,拉着她往二楼走去。

  慕容辞几次想挣脱,无奈力气不够他大。

  容澜看着他们走远,眼珠转了几圈,那个男子是什么人?

  应该是楼主相识的人,而且应该颇为熟悉,不然楼主不会让他拉着手。

  若是旁的人,楼主早就卸了侵犯她的人的手臂。

  慕容彧拽着她进了雅间,右掌往后袭出一道白色气劲,房门砰的一声关上。

  慕容辞满心愤懑,终于把手挣脱出来。

  “想不到太子殿下也有龙阳之好。”他调侃的声音里含了几分讥诮,俊颜宛若覆盖着一层薄薄的清霜。

  “摄政王不也是吗?”她反唇相讥。

  他的目光落在旁边的一张凳子,示意她坐,然后斟茶。

  她故意坐在他对面,“王爷来凤凰楼做什么?”

  慕容彧一饮而尽,“本王和你一样。”

  慕容彧才不会相信他的鬼话,暗暗寻思。

  他走到她身后,在她站起身之前按住她柔削的双肩,把她的小脸掰到侧面。

  她心里更愤懑了,恨不得用手肘狠狠地击向他的腹部。

  他略微粗糙的修长手指揉着她的柔腮,带起一丝丝异样的触感。

  邪恶得令人发指,却又有一点点的暧昧在空气里流淌。

  她气得攥紧拳头,几乎把自己的贝齿咬碎,该死的慕容彧究竟想做什么?

  “以为戴着面具,本王就认不出你了吗?”

  慕容彧冷笑,随手把金色面具扔在案上。

  慕容辞气得快吐血,但极力克制着胸腔里熊熊的怒火,“本宫只是方便行事。”

  “京城淫狎娈童之风盛行,虽然没有摆到台面,但暗地里的勾当香艳得很。凤凰楼专营此道,听闻不少官员来这里寻欢作乐,凤凰楼已然是京城淫狎娈童之胜地。”他复又坐下,眸色深深,“你是来瞧瞧有哪些官员喜好此风?”

  “难道王爷不是?”她反问。

  “那殿下看到了什么?”

  “那些官员都在雅间里,本宫刚来一会儿,还没查呢。”

  “想知道哪些官员,本王倒是有一法子。”

  听了他的法子,慕容辞非常想骂他一句:脑子被驴踢了。

  根本没有必要,她早就知道哪些官员!

  慕容彧一本正经道:“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殿下连这点儿牺牲都不肯吗?”

继续阅读:第012章:演戏演全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太子殿下有喜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