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章:饮酒赏月
端木摇2016-09-29 09:003,475

  “本宫来了。”

  慕容辞兴致高昂地笑,迫不及待地张开双臂捉人。

  那些闺秀们失声惊叫,个个花容失色,仓惶逃奔。

  百花宫宴演变成一场闹哄哄的闹剧,她们一边惊叫一边闪避逃跑,惟恐被太子一把抓住。

  站在角落里的如意忍俊不禁,拼命忍住笑,殿下这主意真妙,把这些闺秀吓跑了。

  这回摄政王必定气得不轻。

  慕容辞演得非常卖力,用力地抓人,可惜一个都没抓到。

  萧贵妃掩嘴偷笑,这个太子呀跟他老子一个德性,迟早把这江山断送了。

  瞧那些贵妇的表情就知道,都不愿意把女儿嫁给太子。

  没眼看呐!

  忽然,如意惊讶地捂嘴——

  慕容辞双臂一合,终于抱到一个人,惊喜地笑,“本宫抓到了!本宫抓到了!”

  可是这个人好像跟寻常的女子不太一样,身躯硬邦邦的。

  她连忙摘下丝帕,站前面前的赫然是摄政王!

  “王爷。”

  她触电似的松了手,后退三步,心里到底有几分忐忑。

  慕容彧冷厉的声音突兀地扬起,“太子贪杯,神智不清,言行有失,本王代陛下好好教导太子。诸位继续品尝美食、欣赏歌舞。”

  说罢,他拉着她的手扬长而去。

  那些闺秀一脸的懵逼,这是什么情况?摄政王拉着太子跑了?

  ……

  走在宫道上,慕容辞甩开手,理也不理他,径自回东宫。

  慕容彧的俊脸布满了乌云,望着太子的背影越来越小。

  太子这么抗拒择选太子妃,抗拒大婚,是因为什么呢?因为她不是男儿郎?

  他为自己这个大胆的猜测而心潮起伏,却怎么也不敢相信。

  罢了,太子是男是女,跟他有什么关系?

  回到东宫,慕容辞看着精挑细选的六个宫女,摸着下巴窃笑。

  有的清秀佳人,有的奇丑无比,有的一脸麻子,有的眼睛如豆,有的嘴大如肠,有的喜欢挖鼻孔,有的喜欢掏耳朵……

  慕容彧,祝你今夜有一个香甜美梦。

  夜色深沉。

  慕容彧推开房门,看见房里站着六个女子,不禁愣了一下。

  这六个女子都戴着薄纱,容貌令人浮想联翩。

  “王爷。”她们齐声道,语声清脆。

  “谁让你们进来的?”他面寒如铁,林管家是怎么当管家的?府卫都是吃屎的吗?

  “王爷,是太子殿下让奴婢来的。让奴婢伺候您沐浴就寝。”她们再次齐声道。

  慕容彧的唇角噙着一抹邪魅的冷笑,果然是太子。

  这么快就反击了,速度够快。

  六个风华绝代的女子不约而同地摘下遮面的薄纱,不约而同地朝他眨眼睛。

  慕容彧吓了一大跳,不由自主地后退两步,扶着门框,差点儿呕出来。

  他捂着胸口,好像受了极其严重的内伤,脏腑翻江倒海。

  这六个女子的长相奇丑无比,个个都是奇葩。

  太子这招够绝!

  他闷呕一声,她们担心地问:“王爷怎么了?可是哪里不适?奴婢……”

  “不想死就立即滚!”

  慕容彧沉厉的语声充满了杀气。

  谁不知道摄政王手段毒辣?六个女子惊慌地逃出去。

  黑暗里,他的黑眸掠起一束野狼般的狠戾寒光。

  沐浴更衣后他躺下来睡觉,却辗转反侧睡不着,那几个女子的奇葩容貌不断地闪回,他越来越心烦气躁。

  这一次,被一些辣眼睛的东西“伤”得不轻。

  突然,他弹身而起,穿上外袍往东宫疾行而去。

  慕容辞睡得正香甜,今日做了一件大快人心的畅快事,因此做梦也在笑。

  慕容彧站在床榻前,俊脸越来越黑,太子竟然在笑!

  他睡不着,太子也休想做美梦!

  这么想着,他把太子拽起来,掐住她的嘴,迫使她清醒。

  痛!

  谁这么胆大包天,竟敢扰她清梦!

  她恼怒地睁眼,正要呵斥对方的胆大妄为,却看见一张令人毛骨悚然的面孔。

  无与伦比的惊悚!

  摄政王竟然三更半夜地跑到她床前!

  慕容辞彻底清醒,怒不可揭地呵斥:“你做什么?你要谋害本宫?”

  话一出口,她意识到严重性,立即往后退,缩在里侧。

  “若本王要杀你,何须叫醒你?”慕容彧冷哼。

  “那你……”其实她早就意识到这一点,只不过是伪装一下人的正常反应罢了。

  “把衣袍穿上。”他把衣袍扔在床上,转身走到窗前。

  慕容辞手忙脚乱地把衣袍穿上,好在她连睡觉也伪装成男子,否则被人闯进来不就露陷了吗?不对,他出入东宫如履平地,神不知鬼不觉,杀她岂不是易如反掌?

  想到这里,她冷汗涔涔。

  她穿戴完毕,打呵欠嘟囔道:“眼下已是子时,王爷究竟想做什么?”

  他拽着她的手腕堂而皇之地出去,反正现在这时候宫人都歇下了,没人会看见他们。

  她想挣脱手,他却越拽越紧。

  忽然,她觉得腰间一紧,接着腾空飞起,稳稳地落在琉璃屋顶。

  慕容辞故意摇晃了两下,表示自己弱不禁风,根本没有修习过武功。

  上屋顶做什么?赏月?看星辰?吹风?喝西北风?

  哦,对了,他一定是看了那六个“国色天香”的女子,欲火焚身睡不着,这才来找自己。

  “王爷为本宫的婚事操劳多日,本宫为了聊表谢意,送去六个女子伺候王爷,不知王爷是否满意。”想起他看见她们奇葩容貌的反应,她就觉得特别的痛快。

  “满意,很满意。”慕容彧一字字咬牙道。

  “你是专程来谢本宫的?”

  “本王的确专程来谢殿下的体恤之心。”

  “王爷满意就好。”慕容辞心里乐开了花,心情特别的爽。

  慕容彧从一侧的琉璃瓦间取出一小坛美酒,拔开盖子就往嘴里灌。

  她暗暗思索,他三更半夜来找她,就是和她一起坐在屋顶赏月饮酒?

  可惜呀,今夜月黑风高,星辰都没几颗,星光暗淡,并非什么良辰美景。

  他把酒坛递给她,她连忙摆手,“本宫今夜不想饮酒。”

  “本王从西北边境带回来的烈酒,不喝你会后悔。”

  “好吧,就尝一口。”

  慕容辞一向向往北境的割喉烈酒,那才烧喉带劲。

  饮了一口,果然辛辣无比,简直要把咽喉割断,不过特别的酸爽。

  她忍不住又饮了两口,慕容彧劈手夺过去,她不满地抗议:“还没喝够呢。”

  “这酒后劲很猛,你这小小身板受不住。”

  “谁说本宫受不住?”

  “莫非你想醉倒在本王怀里?”他邪气地勾唇,尔后举起酒坛。

  慕容辞恼恨地瞪他一眼,弄不懂他为什么总是调戏自己。而且他明明是那么刚毅冷厉的男人,那张瑰美绝伦的俊脸却总是给人一种邪魅的错觉。

  她望着夜色下起伏连绵的宫殿,才发现偌大的皇宫是这样的静谧而诡谲。

  这是从未有过的感受。

  慕容彧搁下酒坛,高深莫测地挑眉,“或许今夜有事发生。”

  “什么事?”她打呵欠。

  “本王把那些女刺客的尸首放在一个隐蔽的地方。”

  他侧过头看太子,暗影绰绰,太子的脸庞显得格外的白皙,似是清雪堆砌,线条柔和,弧度优美,一双眸子水汪汪的,黑白分明,清亮秀绝,像极了女子的杏眸妙目。

  他有点失神,这双眼眸美得惊心动魄。

  慕容辞追问:“什么地方?为什么这么做?”

  直觉告诉她,他必定有所图谋。

  “咻——”

  死寂的深夜响起一道诡异的声响。

  她知道,那是信号弹。

  慕容彧兴致盎然,“殿下想知道答案?跟本王去瞧瞧就知道了。”

  “好呀。本宫倒是挺好奇的,王爷究竟在做些什么。”慕容辞扬眉一笑,心里雪亮,琴若说过,今晚有行动。

  “抱紧本王。”他的长臂搂在她腰间,提气飞下去。

  她挥散那些纷乱的情绪,不要去想,不要在意他的举动。

  由于他是骑马来的,离开东宫之后,他们必须骑马赶去,只能共乘一骑。

  这一路,慕容辞相当的不自在。

  想来他策马疾驰,急着赶路,也没有心思戏弄她。

  来到东郊,他们下马藏身在一处隐蔽的地方,前方不远处一户民宅前,双方人马激战已有多时。

  慕容辞的心揪得紧紧的,死死地盯着前方。

  这次抢尸首,琴若没有带队,负责策应。没想到,慕容彧的准备这般充分。

  虽然她早已猜到他会有精密的部署,但还是要抢那些下属的尸首,这是她的执念。即使这样做会牺牲更多的下属。那些下属也跟她一样,就算是死也要把战友的尸首抢回来。

  琴若说,她们做了充分的准备,即使有损伤,也会降到最小。

  慕容彧握住她的肩头,黑眸微眯,“殿下,你在发抖。”

  “哦,本宫……有点害怕……本宫想回宫……”

  慕容辞低弱道,焦虑在心里泛滥成灾。希望她们没事,全身而退。

  慕容彧拍拍太子的肩头,低沉道:“有本王在,怕什么?”

  太子至于怕成这样吗?到底是没见过世面。

  “那些来抢尸首的黑衣人跟行刺你的人是一伙的?”

  “毫无疑问。”

  “倘若抓到那些黑衣人,你会不会全部杀了?”

  “那些黑衣人很狡猾,想抓他们,不容易。”慕容彧的黑眸掠起月夜下孤狼的狠戾寒光。

  “哦。”慕容辞望着那边的动向,手心冒出冷汗。

继续阅读:第010章:金镶玉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太子殿下有喜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