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寿宴遇刺,旖旎宠幸
端木摇2017-08-02 16:593,225

  “有刺客!保护王爷!保护太子!”

  不知是谁尖声大叫,歌舞不休、推杯换盏的寿宴顿时一片惊乱。

  所有贵宾惊慌失措地站起来,宴案上的杯盏碗碟被扫落在地,哐哐啷啷,伴随着贵宾的惊叫声,声音嘈杂,满地狼藉,怎一个“乱”字了得。

  只见四个打扮妖艳的舞伎转瞬之间化作刺客,手持软剑,向今日的寿星御王飞身刺去。

  招式凌厉,动作神速,令人防不胜防。

  御王慕容彧本是坐在主位赏舞饮酒,在那四支软剑如毒蛇般迅捷地游来之际,他依然气定神闲,缓缓地端起青玉酒杯,送入口里。

  锋利无比的剑尖直逼而来,危急万分。

  凶险之际,他的黑眸沉缓地抬起,猛地拍案跃起。

  青玉酒杯里的酒水倾洒出去,化作见血封侯的利器,袭向四个舞伎刺客的眼睛。

  “啊……”

  四个刺客惨烈地尖叫,眼睛被凌厉强劲的烈酒击中,顿时睁不开,又红又肿,伤势如出一辙。

  今日来为当朝摄政王贺寿的都是朝中大员,部分贵宾恐慌地逃奔出去,部分贵宾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几个武将跟其余的刺客展开激战。太子慕容辞站在安全的角落,冷郁地盯着这一场惊心动魄的刺杀。

  那四个舞伎刺客倒下,又四个舞伎上前刺杀慕容彧,招招夺命。

  “保护太子!保护太子!”

  慕容辞的近身内侍如意惊惶地大叫,伸臂挡在主子身前。

  慕容辞明亮的英眸迸出冷冽的芒色,步步后退,最后悄然离开大殿。

  疾步前行一阵,他忽然止步,闪进一个房间,如意连忙跟着进去。

  看见殿下解下缃色滚金锦袍,如意大惊失色,压低声音道:“殿下你做什么?”

  “本宫不能什么都不做。”慕容辞迅速脱了外袍,“速速把本宫的头发散下来。”

  “是,殿下。”

  见殿下这般坚定,如意唯有听命,把太子的三千青丝用一根丝带束起来。

  接着,慕容辞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贴在脸上,在脸的边缘用劲地摁了几下。

  转瞬之间,英气明朗的太子摇身一变成为一个容貌冷媚的女子。

  “你找个地方躲起来,机灵一点。”慕容辞满意地看着自己的变身。

  “奴才会的,殿下千万当心,切勿逞能。”

  如意叮嘱后,打开门探出头观察四周的动静,确定四周无人才让殿下出去。

  此时,御王府里的侍卫都在大殿那边擒拿刺客,慕容辞顺利前行,不过她改变了主意,折往内苑。

  大殿这边,一个舞伎刺客被生擒,其余七个都死了,血流一地。

  那个被生擒的刺客向御王撒了一种白色药粉,此时他满脸都是白粉,衣袍上也有。

  所有贵宾被安置在其他房间,林管家指挥下人把刺客尸体搬走,然后道:“王爷不如先回房更衣。”

  慕容彧寒沉地眯眼,龙行虎步地离去。

  回到内苑,推开房门,他忽然止步,幽沉的俊眸掠过一抹寒色。

  接着,他面不改色地进去,关好房门,“出来吧。”

  躲在房梁上的慕容辞心神大骇,他的耳目果然敏锐非常。

  软剑在手,她如燕子般飞冲下来,凌厉地刺向他的脑门。

  慕容彧非但不闪避,反而徒手探去,一道气劲飞袭出去,强劲如利刃。

  慕容辞大惊失色,若要坚持刺他的脑门,自己就会被他的气劲击中心口,那就死翘翘了。

  传闻摄政王武艺绝顶,果然不假。

  不过…………

  她诡秘地冷笑,飞身闪开,接着顺手抓起一只茶杯朝他掷去。

  他依然不闪不避,在茶杯飞袭到身前的时候,徒手捏住。

  忽然,茶杯在他手里四分五裂,他扬手一掷,无数碎片飞袭而去,追风逐月一般。

  慕容辞挥舞软剑,剑气横扫,茶杯碎片纷纷掉在地上。

  她的明眸溢满了杀气,心里冷笑:慕容彧,内力用得越多越好。

  慕容彧剑眉微挑,“本王让你三招。”

  她心里大喜,立即持剑刺去,杀气在她眼里弥漫:慕容彧,本宫要你死!

  他轻巧地侧身一避,右手如灵蛇般游过来扣住她的手腕,卸了她手里的软剑。

  利刃被卸,慕容辞气恼自己疏忽大意,挣扎了几下,发现挣不脱,于是一掌拍向他的胸膛。这时,用丝带束着的青丝散落开来,簇拥着一张冷媚的小脸。

  “如此美人竟然是刺客,真真可惜。”

  慕容彧的黑眸闪过一丝惊艳,忽然,他眉宇一皱,大掌捂着胸口。

  慕容辞眸色晶亮,机会来了!

  化手为刃,她当胸拍去一掌,他挨了结实的一掌,后退两步。

  他容色大变,黑眸爬满了猩红的血丝,脸膛发红。

  她知道他已经血脉逆行,这是杀他最好的时机,于是她捡起软剑,凌然刺去。

  慕容彧的眉宇痛苦地蹙着,疾步后退,直至床前才停下来。

  慕容辞继续往前,眸里杀气翻涌,刺向他的心口。

  “想杀本王?”

  手指轻巧地一捏,他捏住剑锋,竟生生地折断软剑。

  她惊骇地睁眸,愣了一瞬。

  就在这一瞬,慕容彧扣住她的手腕,将她摔向床榻。

  慕容辞火速爬起来,手刃劈向他,可是被他轻而易举地制服。

  他变成一只嗜血的猛兽,把猎物扣在床榻,狠辣地撕裂她的衣裳。

  她激烈地反抗,拼了多少力气都无济于事,逃不出他的魔爪。

  那些白色粉末是一种令人血脉逆行的药粉,只要吸入一点就会让他使不出内力,还会让他性情大乱、神智不清。

  慕容辞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样,没想到行刺不成,反倒把自己送入虎口。

  看着他那双充满了色欲的血眸,她疼得差点儿昏厥过去。

  慕容彧将她压在身下攻城略地,激烈地冲撞,粗暴地索取,暗哑的低吼声充斥在帷帐间。

  眉骨酸涩,可是她没有哭,她把泪水咽回心里,死死地咬着唇。

  “你是谁?叫什么名字?”他把她翻过身,啃咬她的香肩,如狼似虎。

  “我是你的仇人!我一定会把你碎尸万段、千刀万剐!”慕容辞趴在高枕,咬牙切齿。

  慕容彧从来没有这样放纵过自己,在他铁血倥偬的三十年人生里,心里只有一个信念:男儿志在家国。

  因此,当这紧致、娇嫩的身躯带给他超乎想象、无以言表的销魂蚀骨,他食髓知味。

  慕容辞不知道为什么他在血脉逆行的情况下还有那么厉害的身手,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兽性大发,不知道他为什么能折腾那么久,她几次差点儿昏厥过去。

  现在应该是子时,慕容彧沉沉地睡了,她轻手轻脚地越过他下床,却疼得龇牙咧嘴。

  全身散了架,像被车轮碾过,下面也疼得很,一走动就牵到什么似的。

  撕裂般的剧痛告诉她,要她记住这次耻辱!

  宾客已经散了,但府里刚发生刺客行刺一事,下人不敢去睡觉,府卫也加紧巡视。她这样子怎么出去?

  然而,若现在不出去,他苏醒了她就跑不掉了。

  有了!

  她取了一件慕容彧的外袍匆忙地穿上,再把青丝简单地束起来,最后看一眼床上那睡得跟死猪一样的摄政王。不对!现在不是杀他的最好时机吗?

  笨啊!怎么没想到这一点?

  想到今夜赔了夫人又折兵,慕容辞捡起地上的断剑,狠狠地刺下去。

  就在紧要的关头,死寂的夜晚响起敲门声。

  咚咚咚……

  是林管家的声音:“王爷……王爷……”

  她连忙闪身到一旁,以免慕容彧苏醒。

  不过,他貌似没有苏醒的迹象,睡得很沉。

  林管家继续叫,慕容辞万般无奈地放弃这个机会,,把人皮面具撕下来,放在衣襟里,然后开门。

  林管家原本是来看看王爷怎么样了,为什么王爷回房更衣那么久,宾客都走了也没出来。

  他好像看见鬼一样,揉了揉眼睛,确定眼前之人就是太子,这才行礼。

  “太子殿下,您怎么还在府里?您不是早就回东宫了吗?”

  “本宫的确走了,不过又回来看看摄政王。你也知道,摄政王总揽朝政,倘若遇刺受伤了那如何是好?”慕容辞冷冷道。

  林管家不再怀疑,看看昏暗的寝房,“王爷没事吧。”

  她眸色清冷,“摄政王没事,已经歇下了。本宫回宫了。”

  他连忙道:“奴才为殿下备一辆马车。”

  然而,他忽然发现,太子身上的玄袍有点眼熟,跟王爷的衣袍很像。

  太子怎么会穿王爷的衣袍?

  一时之间,他完全想不通。

  回到东宫,如意伺候慕容辞更衣。

  内侍打扮的琴若悄声进来,面色沉重,“殿下,我们的人死了十人,三号被生擒。”

  慕容辞随手拿起妆台上的一把象牙梳,用力地掷出去,明眸森寒地凝着。

继续阅读:第002章:最想杀本王的那个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太子殿下有喜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