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最想杀本王的那个人
端木摇2016-09-22 10:453,467

  “殿下息怒。”如意柔声劝道。

  “殿下放心,三号应该不会供出什么。”琴若小心翼翼地说道,这次行刺殿下精心部署了一年,没想到功败垂成,死了这么多人。不说殿下愤怒,她也觉得非常可惜。

  “即使她供出什么,本宫也不怕。”慕容辞的明眸射出凛冽的寒光。

  “那奴才先通知柳叶巷的人,让她们撤到桃花巷。”

  “嗯,这事你去办。”

  “奴才告退。”琴若悄无声息地退出去。

  “殿下,热水准备好了。”

  如意轻声道,难怪殿下这么生气,那个摄政王太嚣张跋扈了。

  浴殿,慕容辞站在宽大的温泉浴池里,若有所思。

  如意见她满目阴郁,不敢出声,默默地为殿下擦身。

  想起无辜被毁的清白,慕容辞气得牙痒痒,恨不得抽他的筋、扒他的皮、喝他的血。

  “出去吧,本宫想一个人静静。”

  “是。”如意虽然担心殿下,但还是什么都没问,退出浴殿。

  那时,殿下扮作刺客出去,可是她在御王府外等到半夜才看见殿下出来,这当中两个时辰殿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御王是否发现了什么?

  慕容辞发狠地搓着手臂、身上,恨不得把身上沾染的他的气息统统消灭掉。

  一想起那屈辱不堪的一幕,她就满腔怒火无处发泄。

  慕容彧,你的项上人头,本宫要定了!

  ……

  次日午时,慕容辞才懒洋洋地起身。

  全身到处都痛,手臂好像被折断了,双腿酸软,一迈开步子下面就刺痛。

  她看着案上摆着的各色佳肴美食,一点胃口都没有。

  “王爷,您不能进去!王爷,殿下还未起身……王爷……”

  外面传来内侍的阻拦声。

  她示意如意,如意知道殿下不想看见摄政王,于是到殿前阻拦。

  慕容彧龙行虎步,一袭滚金绣祥云玄袍衬得他更加轩昂挺拔,玄色广袂随着步履的行进而摆动。

  “王爷请留步。”如意站在门槛外,伸臂拦住,“殿下身子不适,不见任何人。”

  “你拦得住本王吗?”他漫不经心地斜去一眼。

  她心神一凛,被他寒厉的目光一盯,好似被一支银针刺了一下。

  殿内的慕容辞扬声道:“让摄政王进来吧。”

  慕容彧跨步进殿,径直坐在她的对面,似笑非笑的目光锁住太子。

  “昨夜王爷在寿宴遇刺,本宫吓坏了。”她胆小恐慌地说道,是一只受了惊吓的小白兔。

  “让太子殿下受惊,是本王的不是。”话虽如此,语气里可没有半分歉意。

  “为什么有女刺客行刺王爷呢?”

  “应该是一些惦记着本王人头的逆贼。”

  “听闻昨夜生擒了一个女刺客……”慕容辞故意打住,胆怯不已。

  “本王已经吩咐属下对那女刺客严刑逼供,相信很快就能擒住幕后主谋。”慕容彧的黑眸掠起一抹锋锐的寒光,“本王抓住那幕后主谋,定要让他尝尝十八般酷刑的滋味。”

  “本宫也希望王爷尽快擒住主谋。”

  “最想杀本王的那个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王爷,你这是什么意思?”

  迎上他嗜血凶残的目光,她心神一震,眸色冷了几分。

  行事之前,她猜到,他应该会猜到几分。没想到他真的猜到了。

  这个该死的御王太精明了。

  慕容彧忽而邪魅地勾唇,“本王的意思,太子殿下会明白的。其实本王有过怀疑,昨夜那场行刺是近在眼前的人部署的。”

  慕容辞心神骇动,干巴巴地笑,“王爷真会开玩笑。”

  他的黑眸眯了眯,“不过,本王相信,太子殿下没有那个胆量。”

  她暗暗松了一口气,“王爷说的是。”

  慕容彧离去之后,她吩咐如意:“昨夜本宫带回来的那身玄袍,烧了。”

  如意看见殿下的脸庞浮动着冰寒的戾气,无奈道:“是。”

  殿下在东宫韬光养晦五年,没想到首次出击就功败垂成,还死了那么多人,怎么可能不恼怒呢?

  现如今,陛下昏聩,不理朝政,摄政王总揽朝政,嚣张跋扈,朝中官员大多是见风使舵之辈,除了阿谀奉承还是阿谀奉承。无论是朝野还是民间,没有人胆敢对摄政王说一个“不”字。就连殿下这个东宫太子,未来的一国之君,都不能对摄政王说一个“不”字,殿下又怎能不憋屈、不悲愤?

  这日,慕容辞懒懒地靠在贵妃榻上,半个字也不说,直至黄昏时分。

  琴若匆匆奔进来,神色略有慌张,“殿下,出事了。”

  慕容辞唬得弹起身子,“什么事?”

  “柳叶巷和桃花巷两个地方都被一锅端了。”琴若沉重道。

  “什么?”慕容辞霍然站起,眸里寒光闪烁,“是慕容彧做的?”

  琴若郑重地点头。

  慕容辞重重地拂袖,“如意,伺候本宫更衣。”

  琴若劝道:“殿下,这风口浪尖的,您不能出去。”

  如意给她打眼色,意思是说:殿下决定了的事,谁能阻止或改变?

  不多时,慕容辞打扮成女子模样,戴上人皮面具,往书房走去。书房有一条隐秘的密道直通宫外,每次她出宫都是从密道出去。

  桃花巷那户民宅很普通,从外面看绝不会发现里面隐藏着什么,那么只有一个可能,是三号招供的。

  宅内凌乱不堪,一地狼藉,很明显发生过激烈的打斗,不过尸首都清理了,只剩下发黑的血迹。

  这个地方是她经营五年的成果,和柳叶巷那户民宅一样,用于训练女杀手。

  没想到,她一次失败的谋划,让大部分人陪葬了。

  顿时,泪水夺眶而出。

  她攥紧拳头,骨节啪啪地响。

  慕容彧!

  有声音!

  慕容辞迅捷地飞上屋顶,这时她看见下面的墙头站着一个人。

  玄色广袂在三月料峭的寒风里噗噗飞扬,那张白皙的俊脸沉寒如铁。

  慕容彧!

  他没有动,她也没有动。

  她不得不承认,他的五官俊秀瑰美,半生铁血的沙场生涯把他的面容磨得冷厉刚硬,那种属于军旅的凌厉、狠辣是她无法拥有的。

  慕容彧记住了她的容貌,她就是昨夜跟他抵死缠绵的那个冷媚女子。

  在春光的照耀下,她比昨夜更是娇艳、明媚几分。

  “姑娘可否告知芳名?”

  一想起昨夜的销魂蚀骨,他就筋骨酥软,心潮澎湃。

  他自嘲地笑,没想到他也会有这么一日。

  “你只需记住,有朝一日,我们会用你的人头来祭旗。”慕容辞似笑非笑,心头落满了冰雪。

  “那是本王的荣幸。”慕容彧的黑眸迸出猎鹰般的厉光,“你是东楚国人?”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她明白了,三号先招供出柳叶巷和桃花巷这两个地方,接着说自己是东楚国人,他就会相信。

  “姑娘何不考虑一下,成为本王的……”

  “你献上自己的人头,我或许会考虑一下。”

  慕容彧低沉地笑起来,“若你怀了本王的骨肉,可来御王府找本王。”

  慕容辞讥诮地冷笑,“即使我有了你的骨肉,你应该去阴曹地府找寻。”

  他语笑从容,“果然是非一般的女子,本王越发喜爱了。”

  她正要飞奔离开,忽然看见他如箭离弦似的飞来,不由得惊怒交加,迅速提气飞奔。

  只是,她低估了他的轻功,不多时就被他追上。

  慕容彧扣住她的右肩,把她揽在怀里,然后落在一条僻静的街道。

  “放开我!”被他当街调戏,慕容辞气得快吐血了。

  “姑娘不留下芳名,今日是走不了了。”他捏住她的下巴,邪魅的眸光犀利如剑,“昨夜没看清楚,今日好好看个究竟。”

  她蓦然抬腿踢向他的腰腹下方,力道劲猛。

  他的反应非常敏捷,后退避开,邪气地低笑,“姑娘可是惦记与本王做过的美妙销魂事?只要你跟本王回府……”

  “下流!无耻!”慕容辞羞恼地骂道,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像他这么不要脸的。

  “咻咻!”

  凭空出现的两枚暗器袭向慕容彧,他立即闪身避开。

  紧接着,“砰”的一声,烟雾弥漫,笼罩了一切。

  他暗道不妙,立即飞身掠起,然而已经没有那姑娘的踪影。

  他冷冽地勾唇,原来那姑娘还有同党。

  用了几种酷刑,那个女刺客才招供,不过行刺的人真的是东楚国派来的吗?

  难道行刺这件事真的跟太子没有半点关系?

  ……

  是琴若及时赶到,救了慕容辞。

  慕容辞刚回到东宫,如意就迎上前,眉间布满了慌急,“殿下,清元殿内侍来报,陛下呕血病重。”

  “什么?”慕容辞心神大震,脑子里有瞬间的空白,“何时的事?”

  “半个时辰前来禀告的。”

  “速速为本宫更衣。”

  她火速进了寝殿,如意跟着进去。

  更衣后,主仆俩匆匆赶往清元殿。

  清元殿是天子寝殿,跟东宫有一段不短的距离。

  此时的清元殿,一众内侍、宫女在殿外候着,六个太医在大殿紧急地会诊,萧贵妃坐在北首主座,安之若素地饮茶,而之前,她还表现得着急焦虑。

  “太子驾到。”

  清元殿外的内侍拉长声音通报。

  所有宫人、六个太医纷纷屈身行礼,萧贵妃在近身宫女桃枝的搀扶下,慢悠悠地下来,一张美艳的鹅蛋脸慢慢染上焦虑担忧的神色。

  PS:摇摇新书,新书娇嫩,喜欢的朋友收藏一个哈。

继续阅读:第003章:斩杀萧贵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太子殿下有喜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