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章:牛肉的新鲜吃法
端木摇2016-10-06 12:533,310

  沈知言端起茶盏一饮而尽,“查到这儿,好像线索都断了。不过殿下放心,我已经吩咐大理寺的衙役去玉器行探查,晚点我回大理寺问问。”

  慕容辞沉吟须臾,道:“你有没有觉得那首歌谣很古怪?”

  “你意思是,那首歌谣可能有预示的作用?”

  “若真能预示未来,那接下来还会发生事情。”她笃定道,“雨漫天……鱼食人……难道过几日有人会被鱼吃了?”

  “先吃饱饭再想,我饿得前胸贴后背了。”他哀嚎,“这几日天清气朗,怎么可能会下雨?再说下雨有什么好稀奇的?”

  她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这时,伙计送来饭菜,他们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吃饱喝足离开得月楼,慕容辞决定回宫去问问老玉匠。

  沈知言回大理寺问问下属是否探查到什么,然后笑得清朗如湛蓝长空,“黄昏时分我带上牛肉去东宫,洗手做牛肉给殿下尝鲜。”

  她回到东宫,差人去传召老玉匠,她则更衣后躺着锦榻上闭目歇会儿。

  老玉匠已经在宫中侍弄玉器大半辈子,手艺堪称洛阳城顶尖的。

  他翻来覆去仔细瞧着血玉,皱纹横陈的脸庞弥漫着惊喜,因为激动而双手发颤,“殿下,这是极品血玉。”

  “你瞧得出这血玉产自何处吗?”

  “血玉极为罕有珍贵,产地一向成谜。不过卑职可以断定,咱们燕国产不了这种血玉。”老玉匠犹自兴奋,“殿下,这血玉从何处所得?”

  “这个你无需理会。”找不到线索,慕容辞脑仁疼,“城里的玉器铺子掌柜说血玉是从数百年、上千年的墓地尸骸里挖出来的……”

  “那掌柜的只是说对了一半。”老玉匠严肃道,“血玉里的暗红、褐红色泽,实则称呼为红沁,也叫血沁。血玉有两种,一种便如那掌柜说的,是从久远的尸骸里挖出来的,一种是玉石埋在地下,土壤里的铁慢慢沁入玉里,经过数百、上千年,整块玉里的暗红越来越多,就变成了血沁。”

  “原来如此。”她恍然大悟,但也无法解决天降血玉这个谜团。

  老玉匠离去之后,如意道:“殿下,不如先歇歇?”

  慕容辞躺在锦榻上,阖上双眸,如意轻手轻脚地取来小毯子盖在殿下身上,然后退出去。

  风急雨骤,她奔跑在狂风暴雨里冲向清元殿……

  父皇躺在龙榻上,面目安详宁和,可是无论她怎么叫唤,父皇就是不醒,不睁开眼睛,好像去了另一个世界。

  她焦虑着急地叫唤,蓦然看见父皇身边有十几枚血玉,那些血玉忽然流出鲜血,血水越来越多,弥漫了整个龙榻,父皇好像躺在血海里。

  她声嘶力竭地喊“父皇”,惊骇地发抖,可是父皇依然沉睡着。

  血水不断地从血玉里流出来,流到宫砖上,好像要蔓延整个寝殿,血漫清元殿……

  她想淌过血海去救父皇,可是无论她怎么努力,就是迈不开脚步。

  父皇……

  慕容辞剧烈地喘着,胸脯起伏得厉害,忽然,她睁开眼眸,眸子睁得大大的。

  如意听见那一声凄厉的“父皇”,连忙奔进来,柔声安抚:“殿下,是否发恶梦了?”

  慕容辞喘得厉害,口干舌燥,说不出话。

  如意拿着布巾擦拭她额头的汗珠,“只是噩梦,不是真的。殿下,喝杯茶吧。”

  说着,如意端来茶盏,伺候她饮茶。

  饮茶后,慕容辞收拾了一番来到外殿,此时日薄西天,晴艳的夕阳为宫墙抹上一层金艳艳的血色。

  晚风徐来,些许凉意拂面,清爽极了。

  “殿下,沈大人已经来了,正在膳房下厨呢。”如意笑道。

  “哦?本宫去瞧瞧。”

  慕容辞来到膳房外,看见厨子和宫人都被沈知言赶到外面,膳房里只有他一人忙活着。

  她挥退厨子和宫人,问道:“大理寺可有查到什么?”

  他把两块牛肉放入烟雾缭绕的锅里,顿时响起吱吱的清脆声响,“我问过了,没查到有用的线索。”

  她坐在一张小凳子上,无奈地叹气,没有任何线索!无从查起!

  虽说犯案之人大有可能是宫里的人,可是宫人那么多,如何查起?难道要一间间、一座座地搜宫吗?

  “殿下,你也别太灰心。这件事也没危害到人,咱们以静制动。”

  沈知言让侍从注意火候,说了一句。

  慕容辞知道这件事暂时没什么可怕,可是宫里已经传遍了,不少宫人都在暗地里议论天降血玉一事。

  想起刚才做的那个噩梦,她心里忐忑,总觉得要发生什么事。

  不多时,他端着两只青花瓷碟出来,明朗地笑,“殿下,去吃牛肉。”

  焦香扑鼻,牛肉的香味随之散发出来,她闻到了,顿时食指大动,“你这做法是煎牛肉?”

  沈知言神秘地挑眉,径自前往大殿。

  慕容辞坐在案前,看着青花瓷碟里一块热气腾腾的香嫩牛肉,“为什么把牛肉切得这么薄这么小?”

  “不小了,这块牛肉吃下去,就七八分饱了。夜里你还可以吃夜宵。”他嬉皮笑脸地催促,“快尝尝。”

  “这么大一块,怎么吃?”

  她拿起银箸夹起来,却被他阻止。

  他举起一把精巧的匕首,“我这么聪明,当然发明了一种有趣好玩的吃法。来,我帮你。”

  说着,沈知言把她那碟香煎牛肉拿过来,用银箸按住牛肉的一侧,用匕首切出一小块,再切出一小块。接着,他把那碟牛肉还给她,“会了吗?”

  慕容辞先把那两小块牛肉吃了,回味无穷,“香嫩爽滑,风味独特,妙极妙极。”

  琴若和如意目瞪口呆,这样吃也太诡异了吧。

  “其实做法很简单,不过牛肉要腌一下,还要我独家秘制的孜然香料。这种香煎牛肉既有牛肉最本真的味道,又能把我独家秘制的香料融入到牛肉里面,色香味俱全。”他一边切牛肉一边手舞足蹈地说,“殿下你知道我是如何发明这种吃法的吗?有一次,我在验尸的时候,发现女死者的小腿腹被烧得通红的铁片烧了……”

  “你再说半个字,本宫把牛肉扣在你脸上。”慕容辞低着头切牛肉,不紧不慢地说着。

  “沈大人你还是专心吃吧。”琴若笑道。

  沈知言丝毫不以为意,笑了笑道:“下次我多做两块给你们尝尝。”

  如意笑得眉目弯弯,“那就多谢沈大人了。”

  这时,一个内侍疾步来报:“殿下,端柔郡主求见……”

  声音还没落地,后面就冲上来一人,侍卫都拦不住。

  慕容辞无语地皱眉,她怎么又来了?

  琴若和如意连忙伸臂拦住,“请问端柔郡主有什么要事?”

  慕容诗拍下她们的手臂,一本正经道:“我找太子殿下当然有要事,很重要的事。”

  琴若、如意再次阻拦,没想到她一屈身,从她们的手臂下钻进去。她们也不好揪住她硬拦,连忙追进去,“殿下,郡主她……”

  慕容诗看见沈知言也在,有点错愕,不过很快就恢复如常,向慕容辞行了个礼。

  沈知言起身行礼,“拜见郡主。”

  “你们在吃什么?”她看向那碟牛肉,吞了吞口水,,“这是牛肉吗?好奇怪的牛肉呀,不过好像挺香的。”

  “郡主,下官正与殿下商讨要事……”看见殿下那张脸如秋水般冷彻,他就知道殿下现在心情不太美丽。

  “你们不是在用膳吗?”慕容诗坐下来,用银箸夹起整块牛肉,“正好我也饿了,我尝尝这牛肉味道如何。”

  说完,她大口咬下去,嚼了嚼,惊喜地点头微笑,“殿下,这牛肉好好吃。”

  沈知言全身僵硬,一副被惊雷劈中的模样,一脸的生无可恋。

  琴若和如意仅表示爱莫能助,为他的牛肉节哀。

  慕容辞悠然吃着牛肉,不理会眼前发生了什么事。

  “郡主,这牛肉是下官的。”沈知言低声提醒,笑得干巴巴的。

  “是吗?可是我已经咬了,有我的口水呢,就是我的了,你还要吃吗?”慕容诗一边津津有味地嚼着一边说,口齿不清。

  “那就送给郡主了。”他备受挫折,摆出一副苦逼脸看着殿下。

  慕容辞用清冷的声音一字字强调道:“郡主,这里不是御王府,是东宫。”

  言外之意是,郡主你这般无视宫规,本宫该如何惩罚你?

  慕容诗幸福地吃着牛肉,娇憨地笑,“我知道是东宫。”

  沈知言紧紧握拳,为她的智商感到担忧,“你擅闯东宫,没有经过殿下的同意,就在这儿享用膳食。端柔郡主,你好大的胆子!”

  “殿下不会责怪我无礼的,因为从现在开始,我是殿下的伴读。”

  慕容诗笑眯眯道,眉目笑成一弯月牙儿。

  即使她笑得娇憨可爱,可还是改变不了她智商、情商感人的事实,让人气得咬牙切齿。

  慕容辞和沈知言等四人一脸懵逼,郡主是太子伴读?

  慕容辞的内心好像有一万匹骏马奔腾而过,她这个太子怎么不知道?

  PS:如无意外,今天开始每天二更哈。喜欢文文的妹纸可以放入书架哈。

继续阅读:第018章:血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太子殿下有喜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