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8章:血雨
端木摇2016-10-07 09:003,359

  见慕容诗一脸的笃定与笑靥,又见殿下眸底的清寒之气,沈知言正色道:“郡主,伴读贵精不贵多。殿下有我一个伴读就够了。”

  慕容诗扬起下巴,深以为然地点头,“太子伴读当然是贵精不贵多。沈大人你身兼大理寺少卿之职,事务繁忙,哪有空闲陪伴殿下?你这个太子伴读当得太不称职了。”她看向慕容辞,挺起胸脯,“殿下,往后我这个伴读日日我都陪着你,鞍前马后地伺候殿下。”

  慕容辞克制着把她扔出去的冲动,不置可否,清冷地看向沈知言。

  他明白殿下的意思,眼里闪过一丝狡黠,道:“郡主出身御王府,贵不可言,自然有资格当太子伴读。不过太子伴读并不是那么好当的。敢问郡主,您熟读四书五经吗?要当太子伴读,首要的要把四书五经倒背如流,不如您先把《孟子》背一遍给殿下听。”

  琴若和如意对视一眼,端柔郡主怎么可能背得出来?

  “这……”慕容诗挠挠头,面露几分尴尬,“几年前我跟师傅学过,但时隔多年,忘了。”

  “郡主,不如您先回去请个师傅教授四书五经,待您把四书五经背得滚瓜烂熟,再来求见殿下。”

  沈知言心里偷乐,早就知道端柔郡主不学无术,即使跟着师傅学习了几年,也是天天逃学去爬树掏鸟窝、下河去捉鱼。再者,她出身将门,御王府对后代在文这方面的培养颇为疏怠。

  慕容辞径自往外走,呼出一口长气,“沈大人,本宫还有要事跟你商讨。”

  他立马跟上,把慕容诗晾在那儿。

  慕容诗看着他们离去,想叫住他们,却只是张了张嘴,心有不甘地咬着下唇。

  琴若劝道:“郡主,入夜了,您还是先回王府吧。”

  站在殿门处,慕容诗回望东宫,心更加坚定了。

  ……

  东方的长空浮现一抹鱼肚白,最初的天光似一把利箭刺破浓重的黑暗。

  万籁俱静里,一声闷雷从遥远的苍穹动地滚滚而来。

  天子寝殿守夜的内侍元顺被闷雷惊醒,迷迷糊糊地抬起头,透过纤薄的窗纸看外面还是漆黑一片,便再度睡过去。

  接着,殿外响起淅淅沥沥的清响。

  初夏的第一场雨如豆子般筛下来,敲打在黄琉璃瓦上,叮叮当当。

  元顺再无睡意,索性起身,去寝殿内瞧瞧陛下。

  陛下睡得很沉,宽大的御帐里静谧如死。

  然后,元顺轻手轻脚地打开殿门,往外头望去。

  凌晨的斜风裹着水汽扑面而来,冷气直钻袖底和衣襟,他冷不丁地打了个寒颤。

  忽然,他睁大眼睛,面上布满了惊诧狐疑,把殿门拉开一些。

  顿时,他剧烈地喘着,下意识地捂着嘴,脸上交织着惶急与恐惧。

  怎么会这样?

  他再也不敢耽搁,疾奔出去找人。

  东宫。

  慕容辞思虑甚重,被这场凌晨的雨惊醒了,翻来覆去的再也睡不着。

  匆匆的脚步声已经放得很低,不过她还是听见了。

  她坐起身,扶着有点疼的头,“怎么了?”

  如意用莲花金钩把玉色纱帐,尽量用平静的语气道:“清元殿内侍来报……”

  “父皇出事了?”慕容辞的心猛地揪起来,立即下榻,从衣架上扯过衣袍,“为本宫更衣。”

  “殿下别慌,陛下没事。”如意连忙安抚,“元顺等内侍亲眼目睹,清元殿下血雨。”

  慕容辞的心落回原处,但眉心蹙起来,那首歌谣里的第二件事果真应验了。

  只是,老爷天下血雨,这不是很奇怪吗?

  来到外面,冷气、水风直扑而来,她望着灰濛濛的长空,望着被绵绵雨丝笼罩的连绵宫殿,望着被初夏的雨洗得模糊、氤氲的景物,忽然间心里涌起一阵恐慌。

  清元殿殿前站着不少宫人,惶然不知所措。

  刘安挽着拂尘站在殿廊下,望着下面一地的血色雨水,精明的面目有些焦虑、忧愁。

  看见太子来了,他隔着雨帘施礼,“殿下,奴才不敢破坏现场,就在这儿给您行礼了。”

  如意为殿下打着伞,慕容辞站在殿前一丈处,脚下是淡红的雨水。

  慕容辞看过去,殿廊阶下那地儿的雨水比较红,像是被雨水洗刷过的凶案现场。而从殿檐落下来的雨水已经恢复原本的透明,只是偶尔有一丝丝的血色。

  她淌着雨水踏上殿阶,如意收了绘着芙蓉的素骨宫伞。

  “殿下,天蒙蒙亮的时候,元顺起身,看见从殿檐流下来的都是猩红的雨水。”刘安面色沉重地说道,“此事千真万确,这几个都亲眼目睹。”

  “派人到屋顶看过了吗?”慕容辞的心倍感压抑。

  “稍后雨小了,奴才派几个人到屋顶看看。”刘安道。

  “父皇醒了吗?”她看向元顺,往殿内走。

  “陛下醒了,不过时辰还早,尚没起身。”元顺在前面引路,进了寝殿。

  龙榻上,慕容承闭着眼,好似睡着了,面目安详。

  慕容辞不愿惊扰父皇,低声问元顺:“果真如刘安所说?”

  元顺点头,“奴才不敢隐瞒。”

  外面传来刘安指挥侍卫上屋顶察看的声音,她来到殿外阶上,等候结果。

  这时,萧贵妃的銮驾匆匆赶来,看见地上那些淡红色的雨水,她吃了一惊,冷淡地扫了慕容辞一眼,进寝殿去看望陛下。

  三把木梯架在殿檐,由于雨过湿滑,侍卫只能在木梯的顶端往上看,都说屋顶没有异样。

  不多时,闻讯赶来的摄政王慕容彧和大理寺卿顾淮、大理寺少卿沈知言同时抵达。

  慕容彧看着满地的淡红色血水,面目沉郁。

  雨水打湿了他的玄色蟒袍,袍子下摆和衣袂都湿透了,可见这一路赶得匆忙。

  这雨已经下了半个多时辰,而地上积蓄的雨水尚有浅淡的红色,可见这血水之多。

  他温淡的目光不由自主地扫向站在一旁的太子,慕容辞原本是等着沈知言来禀报,忽然察觉到一道目光注视着自己,便转眸看去。二人目光相撞,她下意识地转开视线,心神微乱,有点不自在。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顾淮向刘安问询,沈知言察看过现场,走到太子面前,半个身子被雨水洇湿了,“血水溶于雨水,已经分辨不出是人血还是狗血猪血。”

  她点点头,“这件事不同寻常,和昨日的天降血玉一样,本宫觉得是人为的。”

  这时,聚集在东侧廊下的宫人窃窃私语。

  “这件事太古怪了,其他宫殿都不下血雨,偏偏陛下的清元殿下血雨。”

  “昨日奉天殿天降血玉还没查清楚,今儿一早又出事,这血雨下得诡异。”

  “莫非是天谴?”

  “还记得那首歌谣里唱的吗?前两件事都应验了,接下来会不会发生鱼食人?”

  “我猜呀,八成会,估摸着有人要死。”

  “别胡说八道,小心被总管大人听见了。”

  刘安阴郁的目光扫过去,那些宫人连忙闭了嘴,不敢再议论。

  他问摄政王:“王爷,这事……”

  慕容彧眸色沉沉,“吩咐宫人把殿前清扫干净。”

  刘安得令,自去吩咐宫人。

  顾淮沉思半晌才道:“王爷,今早这事儿应验了那首歌谣里的第二件事。莫非真的跟那首歌谣有关?那首歌谣又是从哪里传出来的?”

  虽然他不相信怪力乱神之说,可这两件事也太巧合了吧。

  慕容辞问:“排查了宫里有宫人失踪或死亡吗?”

  “臣吩咐底下的人排查,据回报,宫里无人失踪或死亡。”他皱眉回答。

  “宫里没人失踪或者死亡,那就是说,这两件事所用的血并非来自宫里。”沈知言道。

  “顾大人,尽快查出真相。”天地间潮湿灰濛,慕容彧的瞳眸深黑灼亮,好似唯有他一人清醒。

  “下官遵命。”顾淮拱手施礼,心里开始焦灼。

  这血雨哪里不好下,偏偏下在天子寝殿,这件事非同小可,比昨日奉天殿的天降血玉还要令人心惊。试想,清元殿下血雨这事倘若是人为的,那么犯事者布局时出入清元殿如入无人之境,谋害陛下岂不是易如反掌?

  因此,陛下的安危成为悬在众人心头的一把利剑。

  他越想越心惊,看见御王与赶来的禁卫军统领低声协商,部署宫里和清元殿的巡守事宜。

  雨停了,众人就此散了。

  慕容辞进去看看父皇,说了几句便告辞。

  刚跨出大殿,她听见后面有脚步声,再熟悉不过的脚步声。

  “殿下,借一步说话。”慕容彧低沉道。

  “在这儿不能说吗?”她抬眸直视他,摒弃那些混乱的思绪。

  他径自往东侧殿廊走去,她只好跟上去。

  他乌黑的头发沾染了一两滴细小晶莹的水珠,那张俊脸格外的寒沉。

  “殿下可有发现什么?”他语声清凉。

  “暂时没有发现。”慕容辞淡漠道,经过雨水的洗涤,碧绿的叶子鲜亮清新,娇艳的鲜花依然在风中摇曳。

  殿檐间断地落下一滴滴雨水,宛若断了线的珍珠。

  慕容彧转身看她,眸色清远,“这几日殿下最好不要外出,在东宫好好待着。也请殿下放心,本王已经吩咐禁卫军蒙统领加重清元殿布防和宫内巡防,确保陛下安然无虞。”

继续阅读:第019章:歌谣的指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太子殿下有喜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