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9章:歌谣的指向
端木摇2016-10-07 12:533,486

  慕容辞讥诮地勾唇,“王爷还是花点儿时间管教端柔郡主,以免她三天两头地往东宫跑。”

  他目送她离去,剑眉一扬,郁色消散了些。

  回到东宫,慕容辞更衣后用膳,然后从密道离开东宫。

  因为,她收到容湛的密函。

  漱玉轩是城中风景秀绝、私密性最佳的品茗庄园,青砖灰瓦,亭台楼阁,每个雅间相隔有段距离。

  容湛早已煮好茶水,看见慕容辞推门进来,便起身相迎。

  雅间布置得非常雅致,满墙的书画和盆景花卉营造出淡雅清远的意境。

  容湛嬉皮笑脸,斟了两杯茶,“这天儿真真诡异,竟然出日头了。”

  慕容辞把茶水一饮而尽,“我让你查的事,有结果了吗?”

  “庄主你先缓口气。”他的眉宇堆满了灿笑,“这樱桃毕罗是漱玉轩一绝,快尝尝。”

  “我不饿,你快说。”

  “我把天下第一庄的人手都派出去了,没打听到哪户人家有人失踪了或是死了,不过有意外收获。”他卖起关子。

  “是什么?”她心里着急,瞪他一眼。

  “有五只狗死了,而且死法奇特,血被抽干了。”容湛八卦地问,“庄主,你在查什么事?”

  “狗血……”慕容辞的眉心蹙得更紧了,五只狗被杀,血被抽干,和今早的血雨有关吗?

  太过巧合的事,必有妖。

  然而,那么多狗血,如何带进宫?又是如何让清元殿下血雨?

  倘若有人在清元殿做手脚,又如何避过巡守宿卫的耳目?

  一连窜的谜团堵在心头,她越想越觉得这件事疑云重重。

  “庄主,庄主……”容湛见她呆呆愣愣的,叫了两声。

  “我没事。”慕容辞回神,拿起樱桃毕罗轻轻咬了一口,风味还挺独特的,美味极了。

  “庄主,最近宫里发生了什么事吗?”他见她今日魂不守舍,觉着一定是发生大事了。

  “嗯。”她忽然想到什么,眼眸一亮,“这两日你听闻京城里孩童吟唱的歌谣了吗?”

  “庄主忘了吗?天下第一庄网罗天下能人异士,在这些能人异士里,就有通晓天下事的,更何况是洛阳城里的事。”被庄主质疑,容湛快呕血了,“庄主定是这两日忧思过重,一时不察。”

  慕容辞的思绪不在这上面,凝眉道:“那首歌谣应该是人为流传的,你派人查查从何处传出来的。”

  他点头,“我会派人去查,不过倘若幕后之人有意行踪隐蔽,相信不容易查到。宫里发生的事,我能帮得上忙吗?”

  她寻思一瞬,明眸掠起迫切的光,“今日凌晨时分下雨,从清元殿殿檐流下的雨水是红色,如下血雨,几个内侍亲眼目睹。几个内侍架梯察看过殿顶,没发现什么异样。”

  容湛含笑的脸庞严肃起来,“竟有这种诡异荒诞之事。你觉得此事是人为?”

  慕容辞颔首,眸色凝重,“怎么做才能让清元殿下血雨?”

  “这件事倒是稀奇有趣,若我想到什么,立即告知庄主。”他隐隐有点兴奋,他这个天下第一庄的管事并没有那么多事做,闲极无聊,有这种诡异荒诞之事让他钻研思索,能不激动么?

  “先有天降血玉,后有清元殿下血雨,与那首歌谣暗合,我觉着那首歌谣有预示之效。接下来或许会发生鱼食人?”她端着青瓷茶杯,茶水的袅袅热气在她面前氤氲成雾,使得她的小脸迷离而恍惚。

  “庄主,血玉,血雨,鱼食人,玉窃国,那首歌谣应该在暗示一个人。”容湛总是嬉皮笑脸,此时难得的一本正经,眼眸无与伦比的锐利。

  慕容辞心神一震,平静的心湖荡起波澜。

  原来他也想到了。

  清元殿下血雨事发之后,她的脑子里就盘旋着那首歌谣和一个人的面容。

  那首歌谣,明显地指向一个人。

  她不敢深入地思索,担心会变成血淋淋的现实,担心天河倾泻,长空骤变,山河倾覆,而自己什么都做不了,无法力挽狂澜。

  看见庄主急速变幻的神色,容湛犀利道:“庄主早就想到,只是不敢深入去想。倘若这首歌谣当真指向那人,那么,幕后之人要警示你和朝廷,是那人的仇敌?”

  慕容辞默然不语,端着青瓷茶杯的右手悄然用力。

  “那人的势力已然坐大,你想与他对抗,或者想要将他连根拔起,无异于以卵击石、自取灭亡。”

  “眼下我的实力还不足以跟他对抗,我不会轻举妄动。”她将茶杯放下,眸色冷郁。

  “这两年你暗中联络朝中重臣,培植势力,不过那些官员实力微弱,实在不值一提。若能得到四大世家的支持,尚可一搏。”

  她又何尝不知?汲汲营营五年,或许连自保的能力都不够。

  容湛为庄主的命运、安危担忧,不过眼下朝廷没有异动,只是冰河下波澜暗涌,实在不得不防。

  他安抚道:“庄主,眼下之事最要紧。”

  慕容辞点点头,“我先回宫。”

  “对了,御王府的人每日都来询问你回来了没,每次来两次,也是够了!庄主,你总不能一直避而不见吧。”容湛愁苦道。

  “他又能如何?就让他查去。”

  她勾唇冷笑,告辞离开。

  马车已经停在漱玉轩门口,她正要走过去,却看见一辆外面装饰十分普通的马车行驶缓缓停下。

  那辆马车好像是御王府的。

  她立即低下头,三步并作两步地走向马车。

  “殿下。”

  一道沉朗的声音刺破明媚的日光传来。

  慕容辞不得不止步,看见慕容彧朝自己走来,披着一身的金灿日光,踏着一地斑斓。

  雨后长空明净如洗,湛蓝如汪洋,白云悠悠,似棉絮被初夏的风扯着舒卷。

  “王爷日理万机,也有闲暇来漱玉轩消磨时光?”她挑眉冷淡道。

  “本王路过罢了,看见殿下在这儿,便过来打个招呼。”慕容彧风光霁月地说道。

  “这个时辰,王爷不是应该在宫里批阅折子吗?”

  “殿下在漱玉轩会友?”

  慕容辞直接无视他的问题,道:“时辰不早了,本宫该回宫了。”

  他看着她登上马车,薄唇勾起一抹愉悦的弧度。

  马车行驶,他猛地跳上马车,马车轻轻一震,车里的慕容辞感觉马车晃震了一下,接着看见一人弯身进来,堂而皇之地坐在左侧。

  她拢了拢眉心,恨不得一脚把他踹下去,“莫非王爷觉得本宫的马车更为舒适?”

  慕容彧执起矮几上的茶壶,斟了一杯茶,“殿下的马车镶金嵌玉,舒适之外还有一股淡渺的清香,本王逐香而来。”

  慕容辞心头一凛,眉心一跳,他察觉到了?发现了?

  一时之间,她脊背僵直,纤纤素指悄然握紧。

  他悠然品着茶水,一时无话。

  方才艳阳下那一眼,无比惊艳。

  今日殿下身穿一袭白纱无绣衣袍,纯净的白色纱衣在晴灿日光的照射下,宛若千山落雪,又似白芙蓉纤薄柔软,那白瓷般的脸庞灵透明艳,染了轻微的桃花颜色,娇艳得令人怦然心动。

  此时看来,她安静地坐在那儿,若有所思,仿若清雪砌成。窗外流光偶尔流射进来,从她漆黑纤长的睫羽流闪而过,平添几分艳丽。

  他怎么越来越觉着,殿下太过柔秀。

  慕容辞知道他在打量自己,慕容彧也知道她在看自己。

  “那首歌谣,殿下有何想法?”他低缓道。

  “眼下发生的两件事,暗合歌谣里的前两件事。不知王爷有何高见?”她心知他在试探自己,把球踢回给他。

  “你我想到了一处。”他深眸微眯,“可以断定的是,那首歌谣是冲着皇宫来的。”

  “王爷觉得,能查到歌谣的来源处吗?”

  “有心之人散布歌谣,必定不会让人查到。”

  “换言之,我们处于被动的劣势,而且不知布局者的真正用意。”

  “查不到不等于不查。这件事本王会命人查到底,殿下外出还请注意安全,多带几个人。”

  慕容彧看着他,似有关心之意。

  慕容辞漠然道:“下次我会带几个侍卫。”

  因为他也要进宫,因此一路同行。她如坐针毡,很想把他赶下车,可是很难开口。

  这时,外面传来嘈杂的喊叫声:“出事了……洛河出大事了……死人了……”

  慕容彧从车窗往外看去,不少百姓小跑着往前。他扬声道:“去洛河瞧瞧。”

  慕容辞的纤眉蹙起来,洛河发生命案,莫非是鱼食人?

  街上百姓多,马车行驶得慢,他们索性跳下马车。他握住她的纤细手腕,疾步往前赶,“别走散了。”

  她试图甩开手,无奈他握得很紧,努力了几次都没挣脱。

  他究竟是故意的,还是单纯地不想被人群冲散?

  然而,两个大男人这样拉着手在街上疾奔,不是很奇怪、很荒诞吗?

  洛河是洛阳城的主干河道,从城中靠南的地方穿越而过,两岸风光秀绝,垂柳依依,画舫艘艘,店铺林立,是文士墨客、百姓游玩之胜地。

  河畔杨柳下,不少百姓围成一个圈,议论纷纷。

  京兆府的四个衙役已经赶来,在圆圈里保护现场和尸体。

  “后退,后退。”一个衙役大声呼喝,“衙门办事,不要靠得这么近。”

  “都说了不要挤进来,你怎么……”衙役看见一个轩昂男子挤进来,劈头盖脸地斥责。

  慕容彧拉着慕容辞挤进去,脸膛冰犹如覆了一层薄霜,眸光森凛犀利。

  衙役见他器宇轩昂,不后退反而前进,立马拦住他,凶光毕露地说道:“我说的你没听见吗?”

继续阅读:第020章:洛河鱼食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太子殿下有喜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