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3 两年
北以2019-09-30 11:434,399

  赶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

  沈木腾正拉拢着脑袋恹恹的坐在病房外面,班主任徐老师沉着脸在训斥着什么,小孩一言不发,手垂在腿边用力攥着,时不时的点下头。

  沈木兮呼吸急促的跑过去,一把拉过他,目光在他身上快速的梭巡了一遍,“你有没有受伤?”

  小孩抬头,内疚的看着她,没说话。

  沈木兮看到他额头上鼓起的一个小包,立马心疼的湿了眼眸,“走,我先带你去包扎。”

  “沈小姐,”徐老师有点坐不住了,凉着声音提醒了一句,“您先不要忙着护短了,这次是您弟弟先动的手,把人打的可不轻。”

  沈木腾的眸光瞬时就黯淡下去,有气无力的叫了她一声,“姐,”

  他看了沈木兮一眼,又极快的别开,不敢与她对视,“对不起,姐,我又给你惹麻烦了。”

  沈木兮揉了揉他的头,牵起他的手,看向徐老师,难为情的扯了下唇角,“今天麻烦您了,剩下的事情我来解决就行,小腾以后还要您多帮忙看着点。”

  徐老师无奈的叹了口气,摇一摇头,也没说话,转身走了。

  沈木兮还是拉着他先去包扎了额头的伤口。

  “姐,那小子说咱爸,他说咱爸是,”

  “小腾,”沈木兮沉声打断他,“学会接受现实。”

  他们说的都是事实,所以他们无可反驳。

  她不能再哄着他了,因为如果他连最起码的接受都做不到,他只会永远的走不出这片阴影。

  倏地,那个男人的那句话就这么突然的浮现在了脑海。

  一盏灯,一只手。

  可是,他们什么都没有啊,连影子都抓不到。

  *****

  靠在墙角摁了摁眉心,她轻提气,推开病房门走进去。

  床上那孩子头上缠着一圈圈的纱布,裹得像个木乃伊,嘴上却是没停的吃着旁边那女人喂过来的东西。

  怎么看怎么像是…演戏。

  那女人见她进去,立马变了脸色,速度快的跟换脸谱似的,“沈家的沈小姐吧,您弟弟把我儿子打的可不轻,怎么着,您说私了还是走法律程序?”

  沈木兮反感的拧起眉,寂定看向女人,语气不卑不亢,给她纠正,“您好,我叫沈木兮,不用叫什么沈小姐。”

  轻轻地握了下沈木腾涔着薄汗的手,她平静的问,“请问私了的话,您开什么条件?”

  那个女人怔了一下,似乎是没想到面前的姑娘会这么冷静,很快又像模像样的拢了拢耳边的头发,“我儿子现在是中度脑震荡,撇开住院费医药费不说,学习这段时间肯定也得耽误,加上精神损失费,”

  “你直接开个价。”沈木兮心口涌出一股恶心,低声打断她。

  “五十万。”那女人抬高下巴,说的也直接。

  沈木兮低下头,极淡的笑了一声,“那走法律程序呢?”

  “那就简单了,”女人一副势在必得的模样,眼里冒着精光,“以我们家的条件,请个好点的律师,让他进去蹲几年简直易如反掌,或者我家儿子发发善心,只给他留个档案也有可能,就是你家这小公子哥可怜了,年纪轻轻的。”

  沈木腾用力的握了握拳,嘴唇咬的惨白,刚想上前一步就被沈木兮拉住。

  她深吸一口气,“您给我半天的时间。”

  …

  走出医院的每一步都像是踩在棉花上,虚空的,完全不知道接下来会踩到什么,腿也一阵阵发软,唯一的真实感就是沈木腾那只涔着细汗的手心,让她清晰的意识到,她没有逃避的选择。

  下午难得有阳光,穿透过厚重的云团,被过滤掉只剩浅薄的一层。

  “姐,他们就是故意的。”沈木腾气的腮帮子鼓鼓的,还是那副年少轻狂的模样。

  她叹一口气,想起,他们转身离开的时候,病床上那孩子得意的冲沈木腾扬了扬下巴。

  “可你打了人是真的,那小孩看着眼熟,以前是不是被你欺负过?”

  沈木腾声音立马削弱了几分,脑袋垂下去,“我没有欺负他,以前是他自己死乞白赖非要跟着我的。”

  沈木兮眼睛空望着前方,有些失了神。

  沈木腾又小声的问了一句,“姐,我们现在有五十万吗?”

  五十万,沈木兮低下头自嘲般地笑了一声,“早知道当初该想办法把家里的那把吉他拿出来的。”

  沈木腾没话了,头垂的更低。

  沈木兮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在深呼吸着慰藉自己了。

  她揉一把小孩的头,语气放轻松,“小腾你自己先回家吧,不用担心这件事,我来想办法。放心,在你能保护我之前,都让我来保护你。”

  …

  终于把小孩塞进了出租车,沈木兮拿出手机,开始一个个的翻着通讯录。

  翻了没一半她又拧着眉的合上。

  家里刚出事的时候,她给那几个和爸爸平日里关系不错的叔叔打过电话,想让他们帮帮忙调查一下爸爸的事情,得到的答复呢,不是人在国外,就是电话通着没人接,对了,还有一个直接说没钱的。

  她已经感觉不到绝望了,因为比这更绝望的事情都已经经历过了。

  低下头,她看到了自己的影子,黑色的,被拉的长长的,就跟在自己身侧。

  如果非要有一个选择,她一定毫不犹豫的让沈木腾做那个活在阳光下的人。

  她想起了那个男人,那个她抽过一个耳光,觉得恶心,道貌岸然的男人。

  二十万,呵。

  …

  打了车回到学校。

  沈木兮刚好赶上了讲座的收尾。

  台上跑过去一群捧着鲜花的女生,拍照,签名,真是颇有几分某大腕开演唱会的气氛。

  心下嘲讽,她低呵一声,摇了下头,面无表情的转去了学校的停车坪。

  估摸着那人一定会被热情的粉丝围堵个一时半刻,却没想到她刚到停车坪,远远地就看到那群女生围绕成了一个圈似的往这边走来。

  不知怎的,她忽然就想起一句话,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只是这句话形容他,怕定是最不合适的。

  “那片花”离她越来越近,被围在中间的那个男人的轮廓也渐渐清晰起来。

  他微低着头,并未看向前方,那样子倒像是害怕一不小心会踩到谁,倒是他旁边的那个男人,春光满面的笑着与旁人攀谈,还时不时就亲昵的来个摸头,这两个人…像是形成了一种鲜明的对比。

  *****

  还是杨言先看到了沈木兮,他轻轻地撞了撞季遇白的胳膊,有些诧异,“诶,你说,沈家那丫头不会是在等我们吧?”

  季遇白这才抬起头。

  那个清瘦的身影就这么安静的映进眸底。

  还是昨晚站在路边等车时的那件黑色风衣,很肥大,像是还能再装下一个她。

  长发被风卷起,吹散成一朵深色的墨菊花。

  双手都放进了口袋,似乎很紧张,整个人都紧绷成一根弦。

  她看着自己的方向,眼睛却没有焦点,总在飘忽不定的闪躲什么。

  很狼狈。

  和昨晚,简直大相径庭。

  他眯了眯眼,没有说话。

  …

  越来越近。

  她看清了他的眼眸,却是没有深入探究的力气。

  她只知道,他在看她,似乎有些困惑。

  那束目光落在她身上,清冷的,审视的,她觉得,自己站在这里,仿佛已经被剥光了所有的衣物。

  可笑又可悲。

  从她站在这里,她便已经狠狠的抽了自己一个耳光。

  她轻提气,咬了下唇,把手从口袋里拿出。

  身后的车子突然响了一声。

  她微怔,转身去看。

  大切诺基?昨晚,她等车时路边经过的那辆?

  没顾那群女生异样的目光和指指点点的议论,她径自拉开后排车门坐了进去。

  季遇白似乎怔了一下,轻挑眉,随即又低下头,几可不察的弯了弯唇角,拉开后座另一侧车门也坐了进去。

  杨言疯了。

  那群女生也疯了。

  *****

  季遇白淡淡的看她一眼,没有任何情绪外露,声音清冷而疏离,像是碎掉的冰棱,“沈小姐有什么事吗?”

  “有,”她强迫自己笔直的与他对视,“不需要叫我沈小姐,我叫沈木兮。”

  “哦。”男人轻点一下头,没了下文。

  仿佛,就像她突然出现在这里,突然做出这一系列举动,于他而言,都是多余的。

  沈木兮用力的抿唇,喉咙被哽住,她低下头,拼命下咽,不知试了多少次,终于发出声音。

  “一夜,二十万,我同意。”

  刚拉开车门钻进车里的杨言听闻就是一怔,他偷偷的从后视镜看了看后面的战况,正对上季遇白那凉凉的眼神。

  “开车。”

  杨言,“……”我是老司机,这话没毛病……

  沈木兮身子不自在的缩成一团,紧贴着车门,她默不作声的用力蜷起手掌,再舒展开,一次又一次。

  她似乎已经看到了自己的灵魂正在步步走进泥潭,越陷越深,终究会迎来一场万劫不复的旋涡,支离破碎。

  整个人像是被绑到了木桩上,正煎熬的等待着临刑的火把。

  漫长的沉默过后,一直到车子驶出学校大门,那人才开口。

  “不好意思,我改变主意了。”

  她听到自己的心脏很用力的跳了几下。

  庆幸,害怕,困惑?她根本来不及去思考。

  “季先生,如果是因为昨晚的失礼,我向你道歉,对不起。或者,你可以打回来。”

  她甚至,差点就无意识的给他下跪。

  她已经走投无路,无论如何,她都要守护好她唯一的亲人,不管…怎样的低声下气,又或者,是多么肮脏的交易。

  男人的手忽然伸了过去,轻轻地捏住了她冰凉的下巴,微微上抬。

  她看到,他微眯起眼睛,眸色深晦。

  他的指腹很热,她的身子却在他碰到自己皮肤的一瞬间就僵住。

  她连呼吸都滞住了。

  她闭上眼睛,眉心紧蹙成结,不敢发出任何声音,沉默等待着即将到来的行刑。

  她在回来的路边便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准备。

  可,下巴上的温热忽然离开了,那指腹轻轻地压过唇角,又蜻蜓点水般的擦过了唇瓣。

  他放开了她。

  因为他并没有看到他想要的东西。

  她闭紧了眼眸,只剩下恐慌。

  热度离开,男人清冷的声音重新拂过耳际,生硬的将她扯回现实,“这就害怕了?”

  她缓慢睁开眼,吃力咽了下喉咙,又迷茫的摇摇头。

  “我是个商人,所以,二十万,一夜,现在想来总觉得有点亏了,”男人审视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沉默片刻,继续说,“两百万,两年,如何?”

  正在专心开车的杨言像是被吓到了,突然用力的咳了起来,差点没把车子撞到树上。

  沈木兮错愕而抗拒的看着季遇白,眼睛一眨没眨。

  大脑像是迅速闪过很多念头,没做丝毫停留,最终仍是一片空白。

  良久,她才艰难的挤出两个字,两个字她觉得肮脏,晦涩,却又不得不直视的两个字。

  “包养。”

  季遇白定定的看她两秒,忽然低笑一声。

  他说,“你想太多了,我家里养了一只狗,一直没有时间照顾它,所以,想请沈小姐帮忙照顾两年。”

  这么冠冕堂皇的措辞。

  的确可笑。

  沈木兮低呵一声,极轻的摇了摇头。

  两年,一夜,又有什么区别呢?

  脏了,就是脏了。

  唇瓣蠕动了几次,她才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那就谢谢季先生了。”

  “不过,”季遇白顿了下,“我想知道你来找我的原因。”

  “一点私事。”她说。

  季遇白眯了眯眼,似乎对这个回答不太满意,“我希望知道我的钱花到了哪里。”

  她皱眉,有些犹豫,“我弟把人打伤了,对方要赔偿。”

  一直沉默的杨言终于找到了自己插话的机会,他用力的一拍方向盘,激动地说,“那句成语叫什么来着,虎落平阳被犬欺?”

  季遇白从后视镜看他一眼,脸色微沉,低声说,“停车。”

继续阅读:chapter 4 麋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渡你一世安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