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4 麋鹿
北以2019-09-30 11:434,401

  他从钱夹里取出一张卡递给她。

  黑色的,指尖触上去,很凉,像极了第一眼见到这个男人的眼睛时一样的薄凉。

  沈木兮低头接过卡,指尖无意识的轻颤了颤。

  薄薄的一张卡而已,可只要接过来,压在心口的,便是一块巨石。

  她第一次,开始说服自己,要学会认命。

  抬头对上男人淡如清茶的目光,她微颔首,“谢谢。”

  她值两百万,也不知该高兴,还是该悲哀。

  拉开车门下去,周遭骤然降低的温度让她瞬间清醒,她抓着门框,表情困惑,“那我什么时候…搬过去照顾那只狗狗?”

  季遇白刚移开的目光又因为这句话重新锁定在她的脸上。

  那双眼睛已经氤氲了层水汽,是潮湿的,深处还藏了一道光,就这么迷茫而担忧的看着他,很像一种小动物…清晨找不到家的小麋鹿。

  眉心拧了一个小小的郁结,在这张白的血色尽失的小脸上衬的越发可怜,不知怎的,忽然就有种让人很想过去抚平的冲动。

  他不知道自己在心疼什么,又或者,在心软什么。

  这个世界上可怜的人太多,他救赎不过来。

  更何况,很可笑的是,他也是这可怜之人中的一个。

  又究竟是谁来救赎谁?谁能够救赎的了谁?

  季遇白轻抿唇,从她的脸上移开视线。

  “我明天下午在学校门口等你。”

  他的声音低而冷,可也字字清晰。

  她眨了下眼,点点头,发现自己已经说不出话,只能沉默的把门关好,迅速转身,抬手盖住脸。

  杨言没有即刻启动车子,从后视镜看了他很久,却见这人双眸紧阖,不发一言。

  似乎并没有什么需要解释的。

  “喂,我说,你家什么时候养狗了啊?”

  季遇白闻言才睁开眼,从后视镜冷淡的看他一眼,很是平静,“为了配合你的虎落平阳被犬欺。”

  被犬欺…

  杨言这才反应过来,他好像一竿子打翻了一船人…

  而且还包括他自己…

  他尴尬的清了清嗓子,有种想把语文老师找来重新温习一下功课的冲动。

  季遇白扭头,看向那道站在路边拦出租车的清瘦身影,揉了揉眉心,渐露出一丝倦色。

  “你也下去。”

  杨言有些崩溃了,“不至于吧?大哥,一句话而已。”

  “你跟她去把事情解决了。”

  杨言已经不满足于后视镜中的对视,直接转了身子过来,“要去一起去啊,干嘛我自己去,人是来找你的,最后也不归我啊。”

  季遇白有些不耐烦的蹙起眉,“我去买只狗。”

  杨言又一次疯了。

  他觉得自己这两天一定是撞邪了。

  “你这是真的打算养这姑娘两年?我说,两百万给就给了,人可以不要的,我又不是不知道你,都禁欲这么多年了,再怎么也不能栽到一个小姑娘身上吧?我劝你啊,还是别招人家了。”

  季遇白沉沉的闭了下眼睛,再睁开时,那眼底已经无波无澜,清凌凌一片。

  “这么多年了,难得有个让我想靠近的人。”

  顿了一下,他又说,“这次是她来招我的。”

  杨言已经彻底凌乱到说不出一句话了。

  季遇白见他还愣着,又轻描淡写的提醒一句,“还不下车?待会人跟丢了你家的投资就别想要了。”

  杨言愤恨的剐他一眼,“卧槽,算你狠。”

  他麻利的拉开车门跑下去,看着那个黑色的身影刚坐进了一辆车内,急急忙忙伸手拦了出租车跟上。

  *****

  沈木兮下车的时候才发现外面又起风了。

  医院门口的几棵木棉树已经光秃秃的没了生气,枝桠上仅剩的几片叶子被这风一卷就随之脆弱的飘零下来。

  她伸手接过了一片叶子,上面泛着点点的黄斑,看起来像是污渍一样,她用手揉了揉,又自嘲的笑了,揉不掉的啊,哪怕最后碎了一地,该在的,也还是在的。

  这一路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

  灵魂已经不属于自己,都空了。

  这幅躯壳,活着,只剩了一个再简单不过的原因。

  裹了裹身上的大衣,她低着头往住院部走去。

  走廊里处处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刺激的眼睛都有些泛酸。

  她知道,自己没办法回头,身后的路早已经断了,或许,这是她唯一的浮木。

  那间病房就在走廊深处。

  她靠紧墙壁,闭上眼睛深深的呼吸了两次,抬手叩响门。

  那个女人正在剥着橘子,慢条斯理的,细致的撕着那白色的纹路。

  见她进来,也只是淡淡的掀了下眼皮,漫不经心的抛出一句,

  “沈小姐考虑好了?”

  她不得不承认,金钱,的确在某些时候会给人带来底气。

  “给我卡号,我待会转钱给你。”

  那女人慢悠悠的给孩子喂了一片橘子,有些不以为然,“儿子,这个姐姐说的,你同意吗?”

  那孩子戏谑的扬着眉看了沈木兮一眼,然后摇摇头。

  女人满意的笑了,回头看她,“沈小姐啊,我儿子觉得,还是走法律程序比较好。”

  沈木兮狠狠皱起眉,她凝视着女人得意的笑容半晌,终究是忍了,舒展开眉眼,低头,语气诚恳,

  “如果是因为之前的一些事情惹您和您孩子不高兴了,我代表沈家,代表小腾给您道歉。他还只是个十几岁的孩子,希望您,站在父母的角度也原谅他一次。有什么问题,您可以都冲我来。”

  “代表沈家?您这口气不小嘛。”女人放下手里的橘子,轻轻地拂了拂手,“你妈妈当时也真是够清高的,我们想约人家喝个下午茶都要排着长队呢,沈小姐现在这么低声下气的站在我面前,我可是会折寿的。”

  杨言推门进来的时候正听到这女人阴阳怪气的说到最后一句。

  他沉默的看了沈木兮一眼,拔高声音,“丫头,你出去等我。”

  沈木兮站在那里一动没动,指甲用力的抠进了手心里,像是没有听到。

  他蹙眉,直接搂过人的肩膀,把人带出了病房。

  她像个提线木偶,没了思想,没了生气,甚至连来人是谁都忘记了看。

  他带着她走,她便走,他停下来,她便也不动了。

  杨言一向吊儿郎当的脸上也难得浮现出少有的凝重。

  他又拍了拍她肩膀,她才缓慢的抬起头,湿漉漉的黑眼睛盯着他,迷茫而空洞。

  像是把灵魂弄丢了。

  这样的沈木兮,是陌生的。

  几个月前的那场生日宴可谓空前盛大,沈家小姐的成人礼,本市几乎所有的大人物都应邀赴会,季遇白没什么兴趣,一个人跑去国外度假,他被家里的老父拉了过去,打算借势让他多认识一些朋友。

  那时候的沈木兮说是被捧在手心的小公主都有点逊色,沈家就差把她当成一个小女王来供着。

  谁曾想几乎是一夜之间就落败成了这番境界。

  两百万,若是放在之前,怕也就是她一件高定小礼服的钱吧。

  杨言叹了口气,忽然就有点觉得自己昨天晚上真是像个禽兽了。

  他转身推开病房门,一个人走了进去。

  …

  不过两分钟。

  那个嚣张跋扈的女人已经堆了满脸的讪笑,对她点头示好,“沈小姐,之前是个误会,这件事就是小孩子之间的插科打诨,我已经教训过我家孩子了,那些话,您就当我犯浑了跟您开的玩笑就行,沈小姐千万不要放在心上才对。”

  沈木兮看了杨言一眼,对方朝她耸了耸肩膀。

  她大概也能猜到一些什么。

  这个社会不正是这样?

  要么权,要么势,要么钱。

  沉默几秒,她仍旧诚恳的低头,“对不起。”

  其实,这声对不起,是说给自己听的。

  与杨言一前一后的出了住院部的大门,沈木兮停下脚步,同样转身对杨言微颔首,机械的如同没了血肉与温度。

  “刚才谢谢你,也替我…谢谢季先生。”

  这下轮到杨言有些局促起来,他轻咳了一声,想拍沈木兮的肩膀,手伸了一半,又收回来,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不自在的笑起来。

  “昨晚还逗你呢,行了,算是将功补过吧,至于你的季先生,回头你自己谢吧,走啦,小美女,回见!”

  沈木兮一直看着那道背影消失在了甬道转角才缓慢的收回目光。

  眼睛很涩,她眨了眨,却发现已经没什么可哭的。

  …

  沈木兮到家的时候暮色已微浓。

  漫天红霞都淡了,黑暗笼罩下来,无边无涯。

  她抬头望天,忽然就冒出个奇怪的念头,会不会有一个夜,是等不到天亮的。 

  沈木腾一听到门被推开,立马就跑了过来,一脸担忧的看着沈木兮。

  “姐,怎么样了?实在不行就让他们告我好了,我不怕。”

  “傻孩子,”她轻描淡写的说,“已经解决了,姐还帮你找了一个寄宿制的学校,明天上午给你办转学手续。”

  沈木腾愣了一下,有些难以置信,很快又绷着脸直摇头,都是小孩子气,“我不去,我要跟你在一起。”

  “换一个全新的环境对你来说是最合适的,”沈木兮低头换了拖鞋,拉着他去沙发坐下。

  “我以后也要做很多兼职,会很忙,根本没有时间照顾你,而且认识一些新的朋友对你有好处的,小腾,你要听话。”

  沈木腾垂着头,闷闷不乐,在心里挣扎了好久,半晌才闷声挤出一句话,“好,那你不忙了要经常去看我。”

  她笑着揉他的头,“一周至少一次。”

  沈木腾这才稍微宽下心,“姐,你真的给了他们五十万?”

  “没,”她正在倒水的那只手僵了一下,那杯子的凉意从手心开始细细的蔓延,一直穿破心脏,阵阵发寒。

  “爸爸的一个朋友刚好认识他们,帮忙说了几句话。”

  她听见自己这么说了一句。

  *****

  杨言打车去蓝衫总部的时候看到季遇白的车已经停在公司门口了。

  他几乎是一路哼笑着去了顶层,心里被一种叫做惩恶扬善的自豪感占据的满满的,似乎完全记不得自己在今天之前也是归属于“恶”那一边。

  推开门正准备邀功之际,一见到办公室那个熟悉的身影立马就愣住了。

  愣的十分彻底。

  季遇白的黑色西装外套已经脱掉,里面是一件湖水蓝的衬衫,下摆收进西裤,挺括的熨帖着上半身肌理流畅的线条。

  男人气质明明清冷倨傲,此刻怀里却正抱着一团奶油色毛茸茸的小东西,那只平常只用来签字,连开车都觉得麻烦的修长指骨正轻柔地给小东西顺着毛,反差最大的,是那双眼眸里的漾满了的温柔。

  他很确定,这样的季遇白,他有很多年没有见到。

  “遇白,你知道你现在这副模样被传出去之后会有多少女人想做你怀里的那只狗吗?”

  季遇白抬头扫过来一眼,习惯性的皱眉,毫不客气的说,“滚。”

  杨言仍旧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站在原地叹着气摇头。

  “事情解决了?”

  “当然,”杨言找回那种奇怪的正义感,扬着眉几步走过去,很自然的想接过那团毛茸茸的小东西也试试手感,却被季遇白闪身错去了一边。

  他郁闷的翻了个白眼,抬腿坐到身后的办公桌上,吊儿郎当的晃着脚开始复述自己的英勇事迹。

  “那孩子是程家的小公子哥,就是你前段时间刚投资的那家什么广告公司,我就跟他们说,沈家的人,你们之前动不了,以后也照样动不了,小心我们沈小姐不想陪你们玩了,一个不高兴就让她遇白哥哥把蓝衫的投资给撤了,看你们还嘚瑟个毛。然后就搞定了。”

  季遇白听到了想要的结果,自动屏蔽掉杨言其余的废话。

  杨言过完嘴瘾,沉默的盯着他眉眼低垂还在耐心逗狗的侧脸半晌,又不确定的问了一遍,

  “你这是来真的啊?明天就去接那丫头?”

  季遇白正穿梭在那毛茸茸里的指骨顿了一下,抬眼,眸色清淡的看着他。

  “当然,要不然小家伙谁来照顾?”

继续阅读:chapter 5 软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渡你一世安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