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2 吉他
北以2019-09-30 11:434,097

  这个男人的怀抱是温暖的,带着他身上特有的一种像是木质香水的气息,竟让她逐渐安心下来。

  她试着松开抱住膝盖的双臂去环住他的腰,然后慢慢的,慢慢的,环的更紧些。

  她很冷,是从身体最深处散发出来的寒冷,恐惧和难过侵袭着浑身上下的每个角落,就快把她吞噬了。这个男人却是热的,他就站在床边,她的头就紧紧的贴在他正跳动着的胸腔上。

  她闭紧了眼睛,一直紧绷的神经无意识的放松下来。

  没有人给过她这样一个拥抱。

  仅隔着一层衬衫的距离,她清晰的感受到他皮肤传来的源源热度,他每一次沉稳有力的心跳。

  体温是会传染的,身上那些寒意褪去,她混沌的神思也逐渐清晰。

  沈木兮睁开眼睛,像是刚从梦魇中醒来一样,她先看到了他的衬衫上被自己的湿发晕开了的阴影,视线下移,自己还在断断续续滴着水珠的发丝正垂在他的西裤间,大腿内侧像是也湿了一片?

  她蓦地松开环在他腰间的手,下意识先捂住了自己瞬间就滚烫起来的脸,感觉到搭在自己肩膀的那双手移开了,她才慢慢的拿开手,有些不知所措的抬头去看他。

  这下好了,她已经羞窘的连害怕都忘了。

  还冷么?脸蛋就要被自己烫熟了……

  季遇白好笑的多看了她几秒,又抬手轻擦了一下鼻尖,是个不经意的小动作。

  “去洗个热水澡吧。”

  没等沈木兮反应,他又低下眼看了看床下,直接转身出了卧室。

  一分钟后,他手里拿着她的拖鞋,弯身放到了她的脚边。

  沈木兮垂着头,神色纠结的用力咬着嘴唇,她已经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这个男人了。

  好在季遇白也没继续顿留,放下拖鞋后便直接出去了。

  她已经习惯了将自己软弱和不堪的一面隐藏起来,甚至这四个月她都不曾在沈木腾面前掉过一滴眼泪。

  但是刚刚,她竟然没有推开他,甚至还主动的去抱住他,抱了那么久?

  沈木兮的注意力已经成功被转移了。

  …

  她不知道自己在浴室待了多久,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就见餐桌上已经摆好了几道家常菜。

  沈木兮推开卧室的门,一看到面前这一幕立马就怔在了原地。

  季遇白正倾着身子在帮她更换湿掉的床单和被子。

  他还穿着那身被她发丝晕湿的衬衫和西裤没来得及换,因为一直垂着头,额前的碎发就随意的耷拢下来,是他从不在人前展现的随意的一面。他修长白皙的手指细致的铺着床单,耐心的抚平了每一道褶皱。那床绵软温暖的被子在他指尖像是盛开了一朵圣洁纯白的花。

  沈木兮眼睛一下就潮了。

  她从未想过,会有一个男人为她做这些事情,更不曾想,这个男人会是季遇白。

  季遇白铺好床转身的时候才看到站在门口的沈木兮。

  像是在门口站了好久,眼圈是红的,眼睛很亮,望着他的模样,有些呆。

  他几步走过去,她这才恍惚了一下,脚步往后挪了挪,抬头认真的跟他说,“遇白,谢谢你。”

  季遇白安静的看她几秒,笑了,“木兮,应该是我谢谢你,帮我断了那些烦人的烂桃花。”

  沈木兮先是一愣,随后又是有些惊讶,“你去找戚静了?”

  他身子往门边随意的一倚,双手抄进兜里,难得有些戏虐的模样,“怎么不说是她去找我了?”

  沈木兮一想到自己今天逞口舌之快应付戚静的那几句话会被季遇白听到,立马就懊恼的低下了头,摸了摸鼻尖,像是犯了错的小孩子,声音轻的都快听不到了,“她都跟你说了?”

  今天面对戚静时的那种气势她此刻是一点都找不到了。

  季遇白眯了眯眼,忽然抬手捏起她的下巴,迫使她与自己对视。

  他像那天在车上时一样,伸手拿指腹刮过她的唇瓣,深深的盯着面前这双眼睛,像是在欣赏一件价值连城的古玩,细致入微。

  沈木兮整个人都僵住了,眼睛定定的看着他,垂在腿侧的双手紧张的用力握成拳,一动都不敢动。

  不过几秒钟的对视,季遇白松开手,重新抄进口袋,勾了下唇角,“我告诉她,你说的都对。”

  沈木兮反应慢了一拍的眨了眨眼,然后毫不隐藏的松了口气,清晰到他都听到了她吐出那口气的声音。

  这个姑娘是一直都这样真实吗?季遇白忽觉得她怎么能这么可爱?

  他安静的审视着她现在的模样,唇角带笑,看她有些不自在的给自己解释,“我以为说完那些之后她就不会去找你了。”

  “木兮,不是所有的女人去找我我都会见的。”

  见她迷茫的瞪了瞪眼睛,他又说,“我见她,自然是为了那几张帖子。”

  沈木兮这才有些迟钝的后知后觉,季遇白是公众人物,那些帖子真的发布之后其实带来影响最大的不是自己…而是他。

  她懊恼的叹着气,头垂的更低了,只觉得是自己一时冲动闯了祸,内疚的给他道歉,“对不起,这件事情是我没有处理好。”

  季遇白脸上没有丝毫愠色,反而低低的笑了。

  “你的点评,总体来说我很满意,木兮,如果以后还有类似的事情,都交给你来处理好了。”

  沈木兮忽然反应过来,原来说了这么多,这人只是在拿那句话和自己开玩笑?

  她有些没好气的抬起头瞪他一眼,“下次我会直接告诉那些人,季先生喜欢男人,不喜欢女人。”

  他唇角的笑意更大,甚至还抬手轻拨了下她额前的刘海,“沈小姐,那就不好玩了,以后我们或许会成为情敌。”

  “坏蛋,”沈木兮把擦过头发还有些潮湿的毛巾发泄似的扔到他身上,转身赌气的哼了一声,怄着火自己去餐厅坐下。

  季遇白垂了下头,将那块毛巾拿在手里,一直疲乏的大脑似乎在这短短几分钟之内竟全然放松下来。

  沈木兮看着那些餐具上的标志才知道这是楼下那家餐厅送来的外卖,不是季遇白做的,她那会还奇怪呢,自己洗澡应该也没有洗太久,他怎么会这么快就做好了晚饭呢。

  季遇白把毛巾挂回洗手间,在她对面坐下,先给她盛了一小碗熬的浓白的鱼头汤,又提醒,“汤里放了白胡椒,可以驱寒,今天要喝两碗,要不然该感冒了。”

  沈木兮还没消气,绷着脸反驳他,“我跟戚静说了,季先生晚餐都是在家自己做,看来是说错了,今天季先生点的是外卖。”

  季遇白不置与否,只是淡淡的笑着,将那碗汤放在她面前,“因为点外卖的话你可以不用洗碗,这些餐具待会会有服务生上来收走。”

  他抬头看着她还在气鼓鼓的腮帮子,完全一副小孩子模样,又说,“沈小姐,既然说了这句话,那以后你要准备好每天都要洗碗了。”

  沈木兮别着脸,也不理他,端起那碗汤捧在手心吹了吹,连汤匙都不用,直接送到嘴边喝了一小口。

  这碗还没来得及放下,歪头就打了一个喷嚏。

  季遇白一时失笑,抽了纸巾递给她,有些无奈,“木兮,我说了,里面是放了白胡椒的。”

  她小脸皱成了一团,接过纸巾揉了揉鼻尖,抬起头时眼角余光却先扫到了客厅墙角放着的那个琴盒。

  她扭头诧异的去看季遇白,这人没等她开口,直接说,“补给你的生日礼物。”

  沈木兮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小跑过去,一眼就看到了那黑棕色皮质琴盒边缘“Martin”的特有标志,和她之前用的那把吉他是同一个品牌。

  她收到过各种各样的礼物,有从天南海北收集来的许多稀罕玩意,可是不得不说,她此刻的期待是从未有过的。

  她一个个打开那锁扣,翻开盖子,那把Martin D-100 Deluxe就这么惊艳的出现在眼底。

  这是她一直想要的一把吉他,可当年却很遗憾的没有买到,因为是限量版,全球都只有五十把,无论是质地的选材,还是琴颈的巴洛克镶嵌纹饰以及整体琴形的矜贵高雅,她一眼看去便觉得喜欢极了。当时因为没有买到还郁闷了好多天和爸爸发脾气。

  她从来没想到自己竟然还有机会见到这把吉他,更何况是在现在的情境之下。

  这种惊喜,无疑是最深得她心的。

  沈木兮小心翼翼的把它取出来,手指一点点的从琴头抚摸而下,那精致的花纹,象牙质琴桥,琴身镶有的每一颗珍珠,所有别具匠心的小设计都让她爱不释手。

  她喜欢音乐,之前的梦想便是背着吉他走遍全世界。

  可是现在她却不得不舍弃这个梦想,因为她需要生活,她还有一个亲人需要照顾。

  她改了专业,去学那本身就枯燥烧脑的法学,她做着不喜欢的兼职,每天都过着不喜欢的生活,甚至时间长了,她都快要忘了自己究竟喜欢什么。一直到季遇白的出现,他告诉她,木兮,做你喜欢做的事情。

  她还是觉得自己像是一片落叶,可又不同于一片落叶,因为她从枝桠飘落下来的时候刚好落到了他的手心。

  *****

  “木兮,”季遇白站在她身后,她全部的欣喜与满足都尽收眼底,“你之前用的那把型号的吉他已经停产了,目前市面上还买不到,刚好有个朋友收藏了这把,你试试手感还习惯吗?”

  沈木兮都顾不上回头了,就那么坐在地上,把吉他抱在怀里拨动了琴弦,只是轻轻的弹了两下,就发现音质甚至比之前那把更加清透。

  她过了会才转过身子抬头去看季遇白,眼底的雀跃和欢欣像是刚出笼的小鸟,写满了她对这份礼物的挚爱。

  “遇白,我以后把钱一起还给你好吗?”

  他笑着摇了摇头,“这是送给你的生日礼物,不需要还。”

  沈木兮的目光立马黯淡下来,她低下头,手里仍旧一下下的抚摸着那琴身,刚才还清脆的声音顿时弱了些,“可是这份礼物太贵了,这样会让我过意不去。”

  季遇白微抿了下唇角,皱着眉略一思忖,又改口,“木兮,你可以拿唱歌来还。”

  “唱歌给你听吗?”沈木兮微怔之后目光重新闪烁起来,“好啊,那我以后每天晚上都唱歌给你听。”

  …

  有了这个小插曲,沈木兮连晚饭都吃的心猿意马。

  窗外的雨还在下着,她却已经完全忘记了几个小时前的恐惧与害怕,早早的放下筷子,笑的眉眼弯弯,不耐其烦的问着,“遇白,你到底喜欢听什么歌呢,你们那个年代喜欢的歌手是不是王菲和陈奕迅?周杰伦喜欢吗?”

  季遇白哭笑不得,看她一会,无奈的说,“唱你喜欢的歌就行。”

  沈木兮却一本正经的解释,“如果是三岁一个代沟的话,我们之间差了十岁,那就是三个代沟了,我喜欢的歌你不喜欢怎么办?”

  季遇白似乎被呛了一下,放下手里喝了一半的汤,侧头轻咳了两声,佯装生气的睨了她一眼,“是不是一定要听我说出一首光辉岁月你才满意?嗯?”

  沈木兮咯咯的笑着,像个恶作剧得逞的小孩子,忙不迭的摆手,“我在开玩笑呢,其实我就很喜欢周杰伦的歌啊,王菲的也喜欢,我们没有代沟,一个都没有。”

继续阅读:chapter 13 晴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渡你一世安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