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3 晴天
北以2017-11-28 11:264,337

  季遇白去洗澡之前先看着餐厅的服务生上来收走了那些外卖的餐具。

  沈木兮将琴盒放到了卧室飘窗上,又抱着吉他回到沙发上坐下,已经几个月没有摸过琴的手多少有些生了,她眉眼低垂着,指尖轻抚过琴弦,嘴里似有若无的哼着连不成调的曲子,跟着自己的节奏微微啄着头。

  落地窗前的窗帘被季遇白拉的严严实实的,她像是被包裹进了一个安全的小世界里,甚至连雨声都听不到了,耳蜗只有轻缓的琴音阵阵拂过。

  似乎手里的吉他是美的,连弹出的旋律都跟着变美了。

  渐渐找到那种感觉了。

  她眨了眨眼,从音乐中恢复清明,低垂着头,边拨动着琴弦边细细观摩着琴面勾画别致的花纹,忍不住又弯起唇角。

  她太喜欢这把吉他了。

  季遇白边抓着还有些潮湿的头发边低着头朝落地窗的方向走过来。

  他刻意没有穿睡衣,只是换了一件纯白的V领T恤和灰色的休闲裤,一副日常的家居打扮。

  他的头发应该是没有吹,只拿毛巾随意的擦了擦,凌乱且随意,额发柔软的垂下来,散散的盖住了眼睛,发丝还带着湿意,是自然的黑色。

  他的身材是极好的,双腿笔直而修长,随着每次的走动,柔软的料子擦过皮肤又分离,隐隐勾勒出男人的身廓,他无疑是偏瘦的,可又不是那种单薄的清瘦,肌肉紧实而不浮夸,她模糊的记得,那晚的浴室,水雾迷蒙之间,男人肌理分明的上身。

  她只搬来两天,还没有完全了解他的生活习惯,也不知道他都什么时间去锻炼身体,但是他是注重保养的,无论身材还是日常的饮食,这点仅从他的气质便可以轻易看出。

  沈木兮没有见过此时这样的他。

  随意的,慵懒的,甚至说,是普通的。

  对,普通的。

  这样会让她觉得自己和他的差距其实没有那么大。

  季遇白从她面前经过,停在落地窗的藤椅前时,余光留意到沈木兮还呆愣的保持着刚刚的姿势看向他,一动没动。

  他停下抓着头发的手,又转身向她走近几步,居高临下的对上她的视线,看她懵了一下,又慌乱的躲开,忽然就笑了,带了几分调侃,“不认识我了?”

  沈木兮尴尬的抿了下唇角,又赶忙摇摇头,笑眯眯的转移话题,“遇白,你好像年轻了几岁。”

  她甚至都有冲动想给现在的季遇白拍张照片然后传给司影看看,这怎么会是她口中的老男人!

  季遇白无奈的敛了下眉,似乎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接话了,想了想才说,“为了配合你待会要唱的你们这个年代的歌。”

  沈木兮窘意全无,忍不住咯咯的笑了两声。

  软软从藤椅上爬过来,贴着季遇白的脚踝有一下没一下的撒着娇,他弯下腰把小家伙捞进怀里,一只手轻轻地给它顺着毛,走到藤椅前坐下,轻声说,“从小培养你的艺术细胞怎么样?”

  这语气…怎么跟哄孩子似的?

  沈木兮刚要调侃他,忽的又想起什么,脸色一变,惊呼一声,“我今天忘记喂软软了!”

  季遇白唇角勾了一下,不易察觉,又很快落下。他倒也没有丝毫愠意,还在面色如常的跟她开玩笑,“软软已经生你气了。”

  沈木兮终于舍得放下怀里的吉他了,她走过去蹲在季遇白的身边,也伸手去揉软软的头,有些不好意思的问,“所以你喂过了是吗?”

  季遇白也不看她,拍了拍小家伙的脑袋,“你问问软软?”

  然后小家伙十分配合的扭过头懒洋洋的看了沈木兮一眼,又傲娇的别过脸去。

  “嘁。”沈木兮不屑的哼了一声,放下心来,又窝回沙发把吉他抱进怀里。

  她先拨了拨琴弦,又一本正经的清清喉咙,“季先生真的不要点歌?还需要再考虑一下吗?”

  季遇白捏了捏软软的小耳朵,“沈小姐随场发挥就好。”

  她撇了撇嘴,从旁边拿了一个蒲团放到藤椅右边,距离季遇白一步之遥,自己盘腿坐上去,怀里抱着吉他,认真的问他,“那就周杰伦的晴天怎么样。”

  季遇白意料之中的点了点头。

  沈木兮深深的吸了两口气,然后垂下头开始认真的拨着琴弦。

  其实她还是很紧张的。

  开头那几句甚至声音都在微微抖着。

  音乐大概真的可以让人进入一个忘我的境界。

  或许是有些太过投入了,她唱了一半的时候才重新抬起头,下意识看向藤椅上的人,就见他正阖着眼睛,眉目都舒展开了,薄唇自然的抿着,神色安然,似乎…很享受的表情?

  沈木兮满足的弯了弯唇角,又垂下头继续唱着。

  她的声音格外清透,因为哭过,此刻又带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沙哑,这首歌被她唱的很轻缓,加上这琴音悠扬的伴奏,听起来是莫名舒服的质感。

  一直到整首歌曲完毕了。

  沈木兮松了口气,指尖还未离开琴弦,抬起头刚要问问他的意见,唇瓣张开了,却见藤椅上的人似乎是睡着了?

  她轻轻地把吉他放到旁边的地毯上,拿开拖鞋光着脚小心翼翼的移步过去,倾下身子,将手掌放到他紧闭着的眼前晃了晃,发现真的是毫无反应。

  沈木兮像是发现了新大陆,兴奋的心跳一下子就乱了。

  她大胆的观察着这张脸,隔着一指间的距离开始勾画,从精致的下颌开始,微抿的薄唇,高挺的鼻翼,再往上,最勾人的竟然是他的睫毛…

  那么长。

  以前从来没有发现过。

  她差点就忍不住过去摸一下了。

  沈木兮咬了下唇,收回手,小小的后退了两步,深呼吸着转过身,放轻脚步去卧室取了一条毛毯出来。

  把软软从他身上抱下来放到沙发上,她将那张毯子小心翼翼的搭在他身上。

  手指刚松开毯角,身子正欲离开之际,这人却忽然睁开眼睛,不知是被她惊醒还是做了噩梦。

  那眸色很深,有些凉,都是她看不懂的情绪,他紧紧的抓着她的眼睛,冷硬的,尖锐的,一时分不清梦境与现实。

  她忘了躲开,也忘了自己是盖完毯子正准备站起身子,像是被这束深沉的目光胶着住了,动弹不得。

  两人安静的对视着,一个躺着,一个倾着,像是进入了另一个世界,周围都空了,旷古,山野,他,还有她。

  沈木兮忘了呼吸,脸蛋憋的绯红,季遇白忽然松了口气,用力的闭了下眼睛,抬手去揉了揉眉心。

  沈木兮也回过神来,不自在的抓了抓头发,低着头跑回蒲团上坐下。

  “你睡着了。”

  “我睡着了。”

  两人几乎同时开口。

  沈木兮默然的摸了摸鼻尖,那种不自在的氛围更加浓了,季遇白也难得有些尴尬的清了下喉咙。

  “我唱歌像催眠曲吗?怎么你一听就睡着了?”

  季遇白微怔,又轻轻的笑了两声,坐直身子,“怎么不说像安眠药?或许还能治好我的失眠。”

  沈木兮有些惊讶的愣了一下,“你经常失眠吗?”

  季遇白也没有否认,只是“嗯”了一声,然后从藤椅上起身,径自一把拉开落地窗前的灰色窗帘。

  然后他转回身对她笑了,“木兮,雨停了。”

  她顺着他的目光向外看去,那星空像是被谁的手特意点缀过,繁星点点,每一颗都在固执的闪烁着自己的光彩,密集的织了一张让人不愿逃离的网。那轮凉月像是被大雨冲刷过,虔诚,圣洁,清白色的月光透过厚重的落地玻璃,洒在这个男人身上,像是披了一身薄光。

  他像是渡她的那尊佛,渡她安心,渡她温暖,就像几个小时前,他拉上窗帘,为她挡去那骇人的雨声和风浪,就像现在,他拉开这窗帘,将这最美的星空与月华全部赠予她面前。

  他说,木兮,雨停了。

  她又想起那天,他说,天总会亮。

  *****

  沈木兮第二天破天荒的睡到七点钟就自然醒了。

  又把头埋进被子里磨蹭了好一会,她才慢吞吞的起床穿好衣服。

  软软早就睡醒了,一直趴在枕边懒洋洋的瞪着眼睛看她,见她对自己勾了勾手,跃着身子扑了过去,潮湿的小舌头轻轻的舔舐着她的手心,似乎在为自己饿了好久的肚子抗议。

  沈木兮把它放去客厅,自己钻进了洗手间洗漱。

  刷牙刷了一半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输入密码的“滴答”声,季遇白没在卧室?沈木兮疑惑着,手里还拎着牙杯,牙刷还含在口中,探出半个身子往门口的方向看去。

  季遇白正低头换鞋,似乎是听到了脚步声,也抬头往这边看了过来。

  沈木兮本以为他还在睡觉,还想着今天可以试着熬一锅粥,学学怎么做早餐,但是看到面前这一幕她才知道自己错的有多离谱。

  季遇白身上是一套黑色的阿迪运动套装,脖颈上挂了一条白色的毛巾,额头似乎还冒着一层细密的汗珠,房间熹光微弱,他的皮肤蕴着一层薄薄的亮意,俨然一副刚刚晨跑结束的模样。

  他手里拎了两杯豆浆,还有一个纸袋,里面放的不知道是什么,大概…是今天的早餐吧,估计是晨跑的时候顺路买回来的。

  要知道此时已是初冬,沈木兮觉得自己七点钟起床已经是奇迹了,没想到…他竟然已经结束了晨跑…

  季遇白似乎也没有想到会在进门的时候看到沈木兮,还是刷牙刷了一半,嘴里含着牙刷的沈木兮。

  他换好拖鞋,并没有立马走进客厅,而是站在原地安静的看向她。

  她呆萌的一副没睡醒的模样,头发随意的扎了一个低马尾,睡眼惺忪的看着自己发呆,杵在那里一动不动,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就是个可爱的小丫头。

  他忍不住笑了,把门关好,迎着她的视线朝她走近,然后在两道目光交融的距离仅剩一步之遥处站定,微微挑眉,有些玩味,“每次换完衣服都会不认识我?”

  沈木兮第一反应是窘了个大红脸,立马缩回洗手间,又顺手把门带上。

  洗完脸再推门出来的时候餐桌上已经摆好了早餐,两份生煎,一碟小菜,两杯豆浆,简单的像是日常生活的一个缩影。

  这样的平淡,于她来说,已经足矣。

  季遇白拿着给软软泡好的早餐从厨房出来,小家伙早就等不及了,抓了抓他的拖鞋,又乖巧的蹲在了原地,一副“赶快伺候朕用膳”的傲娇模样。

  沈木兮对着小家伙撇嘴,心里嘀咕了一句,“下辈子你应该投胎成猫咪才对…这么会撒娇。”

  几乎下一秒,她又突然反应过来,这人怎么又把喂软软的工作独揽了呢?

  “遇白,”她有些委屈,抱怨着,“下次让我喂软软好吗?”

  季遇白正蹲在地上看小家伙狼吞虎咽,听到这句话才站起身,竟有些抱歉,“木兮,我忘了,以后注意。”

  这人…

  沈木兮过了会才发觉这句话哪里怪怪的,明明是他帮自己做了该完成的工作,怎么最后倒好像是自己不高兴了,又让他去陪着不是?

  她豆浆喝了一半,咬着吸管陷入了沉思。

  这是什么逻辑?

  季遇白不经意的抬头,见她又在发呆,看了她几秒,无奈的伸过筷子轻轻地敲了敲她面前的餐盘,“木兮,我在考虑,要不要带你一起晨跑。”短短一个早晨,已经两次在发呆了。

  “好啊,”沈木兮瞬间回神,也顾不得考虑刚才那个逻辑问题了,笑着看过来。

  “确定你可以坚持?”季遇白放下手中的筷子,探究的看向她。

  “一周两次可以吗?”沈木兮又吸了一大口豆浆,咕咚咕咚的咽了两下,有些兴奋,“我上午没课时候跟你一起去跑步,然后跑完回来再补个回笼觉,好不好?”

  关于回笼觉这个问题倒是和他的生活习惯不谋而合,季遇白淡淡一笑,“那记得提前一天晚上告诉我,我叫你起床。”

  沈木兮忙不迭的点头,满心满眼的欢喜。

继续阅读:chapter 14 醉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渡你一世安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