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1 沟壑
北以2019-09-30 11:434,449

  沈木兮拉开驾驶座的车门,临坐进去,又转身看着男人,确认了一遍,“现在还是我开吗?你……还要继续睡觉?”

  看她小心翼翼的模样,季遇白笑了一下,没说话,绕过车头,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兀自坐进去,算是给她的回答。

  沈木兮努了下嘴,也爬进了驾驶座。

  把手机取出来扔到中控台上,又把包包放到了后座,沈木兮启动车子。

  季遇白调好椅背角度,刚闭上眼睛,放在大衣口袋里的手机就开始嗡嗡的震动起来。

  沈木兮看了他一眼,见他有些不耐烦的皱了下眉,取出手机滑下接听,放到耳边后又闭上了眼睛,兴致缺缺。

  那边是杨言的声音传出来,声音起伏很大,似乎是在激动地叙述一件什么大事,时不时还爆两个粗口。

  季遇白安静的听着,良久,一直到那边彻底没了动静,他揉了揉眉心,睁开眼睛,淡声说,“我想到了。”

  那边沉默了一下,随即是更加汹涌的一通爆发,杨言泄愤的声音在这密闭的小空间里格外清晰,沈木兮似乎听到了什么,她把车子靠边停下,困惑的对着季遇白微微挑眉。

  季遇白那边还在听他发泄,跟沈木兮对视一眼,目光胶着了几秒钟,从中控台拿过她的手机,递给她。

  沈木兮不解的皱了下眉,接过手机,解锁。

  有一条司影发来的未读信息,时间显示是上午十一点十三分发送的。

  她点开,看了一眼信息内容后错愕的差点把手机掉到脚底。

  她一时无法接受,下意识扯了扯季遇白的大衣袖口,季遇白抬起眼皮看着她,解开安全带,坐直身子,探过胳膊,揉了揉她的头,又对电话这边说,“昨晚临走前提醒你了。”

  那边是杨言抓狂的吼了一嗓子,沈木兮在旁边听的清清楚楚,季遇白皱眉将手机拿离耳边,等他发泄完了,重新开口,“你先冷静一下,晚点再说,挂了。”

  把手机放回口袋,季遇白揉着她头发的那只手才垂了下来,见小姑娘脸上情绪复杂,他轻轻一笑,“杨言这次,是被人睡了。”

  “可是,司影不是那种随便的人啊,”沈木兮蹙起眉,顿了一下,似乎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司影……她好像是动了真格呢。”

  季遇白不置与否,问她,“昨晚你们都听杨言讲过自己的那段过去了?”

  沈木兮用力的点点头。

  季遇白移开目光看向正前方,像是陷入了回忆里,双眸有些失焦,微光拂过,那双眸子晦暗不明,藏了太多的东西,还落了尘。良久,他淡声说,“那也不排除这种可能性,但是,现在的问题是,杨言觉得自己被个女人睡了,脸上挂不住。”

  “他这是不想负责吗?”沈木兮忍不住用力的摔了下方向盘,心里窝火,“凭什么就说他是被人睡了啊?这事他要是不乐意也办不成啊?”

  季遇白低低一笑,收回视线,颇有深意的看了她一会,小姑娘紧绷着脸,眉心蹙个结,小模样较真的不得了,抓着方向盘的小手骨节都泛着青白,可想而知有多用力了。

  他幽幽的说道,“的确,这事他要是不乐意还真办不成。”

  沈木兮后知后觉自己这句话还可以无限延伸出多层含义,她腾地红了脸,一抬头,正撞上季遇白似笑非笑的眼睛。

  “遇白!”她生气的喊他一声,“我没别的意思,就是……就是……”

  她就是了半天,嘴唇都要被自己咬破了,也不知道心里究竟想表达什么。

  “木兮,别管了,他们都是成年人,而且,这里数你小,”季遇白瞧着好笑,想多逗她一会,又怕小姑娘真气坏了,只好作罢,“感情的事情,让他们自己处理,你不许去添乱。”

  沈木兮又皱着小脸看了他一会,索性整个的趴到了方向盘上,似乎还是没办法说服自己接受这件事情。

  季遇白拉开车门下去,绕去驾驶座,将小姑娘散在肩膀上的长发顺到一旁,又捏了捏她白皙的颈子,“木兮,我来开车。”

  沈木兮哼哼两声,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气什么,抬头看了看他,还在那趴着,没动。

  “你这朋友,还真是有点意思,”季遇白说着,目光向下扫,直接倾过身子将人抱了起来,绕过车头往副驾驶走,沈木兮怔愣的抬手环住他的脖子,紧张的连话都不会说了,还恐怕心脏跳得太快会被人察觉。

  季遇白把她放进去,手还托在她的腿弯没有抽离,他弓着背,身子探进来了一半,他离她很近,她都不用低头,就能看到他微微耸动的喉结,就着这个姿势,他接着上句话,继续说,“木兮,你不许跟她学,以后无论遇见谁,都不能这样做,再喜欢,也不可以拿身体去冒险。”

  这个问题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转移到了她的身上,男人的声音低沉,语气像是长辈的告诫般郑重,沈木兮深深的看着他的眼睛,像是看进了一汪深海,她找不到路,也靠不了岸。

  她只能听话的点头,心里的某些思绪却瞬间变得更加复杂。

  说到底,他和她之间,总归是横出了一道沟壑的。

  不是很宽,却也无法轻易跨越。

  至少现在,她还找不到迈出去那一步的勇气。

  他就是把她当了个小孩子的,无需质疑。

  车子重新启动,沈木兮又捞过手机,重新打开那条信息。

  司影说,木兮,经过昨晚,我发现自己好像真的爱上这个男人了,我们做的时候,是十二点十七分,我没打乱他的原则。

  沈木兮盯着屏幕看了好一会,犹犹豫豫的输入了一长段话,看一遍,又删除,重新输入,反反复复,最后也只发了一句:司影,你后悔了吗?

  信息发送成功,那边却迟迟没有回复。

  沈木兮心情说不上来的乱,不知是因为司影的事情还是自己心底某些刚刚萌芽的小悸动。她看着旁边开车的男人,问他,“杨言是真的打算一直这么玩下去吗?”

  “没遇到那个让他收心的人而已,”季遇白眯了下眼睛,眸光微敛,沉默少顷,又说,“或许这次也是个转折,毕竟这些年不止是他在玩,那些女人也都是一样的,说白了,就是最简单的走肾不走心。”

  她点了点头,似懂非懂,目光正要从男人侧脸移开,旁边这人却忽然扭头盯住她,两道视线紧密相撞,让她还有些猝不及防,心跳都瞬时漏了一拍,男人戏谑的笑道,“小丫头,我说的这些,能听懂吗?”

  “大叔!”沈木兮瞪他一眼,心里的那层想法在听到这句话后更是确定了,她反应有些过激的嚷他,“我已经成年了,不是小孩子!”

  前面路口正巧是红灯,车子稳稳停下,季遇白笑了一下,有些玩味,“那好,你给我讲讲,你都懂些什么?”

  沈木兮气呼呼的别过脸不看他了,小手握得紧紧的垂在腿侧,像只被激怒的小兔子,随时会爆发一样,殊不知,在旁人看来,兔子终归是兔子,再怎么武装也都是软绵绵的一小团,没有任何杀伤力,只会把人心挠的痒痒的。

  季遇白低低的笑,“说你小,你还不承认?”

  沈木兮哼哼两声,就是不说话。

  车子停在地下停车场,季遇白解了车锁,见她还保持别着脸的姿势贴着窗子,哭笑不得,“木兮,小心待会脖子扭不回来了。”

  沈木兮先摸了摸自己的脸蛋,发现还是有些发烫,估摸着应该不会太明显了,余光扫了男人一眼,拉开车门跳下去。

  两人一前一后的进了电梯。

  沈木兮往角落里一缩,低着头,从口袋摸到手机,按亮,发现司影还是没回信息。

  季遇白靠到她身边,双手放到大衣口袋里,下巴点了点,凉凉的说,“去按楼层。”

  沈木兮绷着脸抬抬眼皮,不服气,“你最后进来的,你为什么不按?”

  男人勾了下唇角,要笑不笑的睨着她,“就是喜欢欺负你。”

  沈木兮回他一个笑脸,一字一句道,“我记得有人教过我,被人欺负了,要欺负回来。”

  季遇白哈哈直笑,揉她的头,“小丫头,学的挺快。”

  电梯停在二楼,季遇白去推了一辆购物车,跟到沈木兮身后。

  周六的超市客流量明显比平日里多出了几倍,室内温度也调的较高,沈木兮逛了一会就已经闷出了一身薄汗,她放慢脚步,边走着边脱掉了大衣,衣服刚挂到手弯,就被身后的男人拿了去。

  沈木兮回头看他,心里暖暖的,又调皮的用口型对他喊了一句,“谢谢遇白叔叔~”

  男人没理这茬,下巴点了点购物车,“抓好,小心待会走丢了。”

  “怎么会走丢,”沈木兮边抱怨边抓住了购物车的支架,“不要总把我当成小孩子。”

  季遇白眉眼温润的笑了,“那就换种说法,别让我跟丢了。”

  沈木兮满意的点了点头,像模像样的说,“年轻人会适当走慢一点等等老年人的。”

  还真就是个小机灵鬼。

  零食专区,沈木兮照着沈木腾爱吃的那些零食分别选了一些扔进购物车,没多会就堆了一座小山出来,想着家里冷冷清清的矮几,她回头看了看一直默不作声的男人,“遇白,你有爱吃的零食么?”

  这人还在记着刚刚的那句话,无奈的摊了下手,“老年人不爱吃这些你们年轻人的零食。”

  “嘁,”沈木兮懒得跟他计较,又扔了两袋牛角包到购物车,“这是明天的早餐。”

  季遇白安静的看着她挑选商品的侧脸,心里早已柔软的一塌糊涂。

  又买了一些水果和晚上要煮的食材,最后购物车都要堆不下了,沈木兮索性全程站到购物车旁边,一只手探过去虚虚的揽住最上面的几个包装袋,以防待会稍有不慎的掉出来,季遇白推着购物车慢慢的往收银台的方向走去,目光一刻都舍不得从小姑娘脸上移开,看的多了,沈木兮察觉到什么,忽然扭头跟他对视,“我这样很傻吗?为什么要一直笑?”

  季遇白很平静的点评道,“木兮,你越来越不像后妈了。”

  “我本来就不是后妈,”沈木兮反驳,“我是软软的姐姐。”

  男人顺着她的话点了下头,“嗯,我是软软的叔叔。”

  ……

  车子停下,排在收银台的队尾,季遇白伸手扣住小姑娘纤细的手腕把人往回拉,带到自己身边,“待会让人家以为你要插队。”

  沈木兮低头,看了眼男人紧贴在自己皮肤上的那只手,刚刚他说了什么根本就没听到,心里像是架起了一个小鼓,咚咚的立马就跳乱了节奏。

  他每一次无意的靠近都总能瞬间把她点燃,从皮肤到血液,一股脑的都热了。

  男人似乎并未在意,自然的松开手,搭到购物车上,跟着队伍的移动往前走动了一步,又问她,“明天准备什么时间去学校看小腾?”

  沈木兮反应有些慢的“嗯”了一会,找回自己的思路,“我明天没课,什么时间去都可以。”

  “那就吃过午饭去,午自习刚好不会影响上课。”

  沈木兮点了点头,又想到什么,“我自己打车去就行,你周末有什么活动就去做好了,不用送我的。”

  “老年人的周末,读书,看报,散步,遛狗,”季遇白低头看她,眼底是一层柔软的光,像要把她吸进去,“我比他们多一项,想蹭个车出去兜兜风,可以吗?小司机?”

  沈木兮陷在他柔软清澈的眸底,差点忘了呼吸。

  季遇白勾了下唇角,扶着她的后脑勺带着她往前面走了一步,“昨天晚上没有唱歌,今晚要一次唱两首,准备好了吗?”

  沈木兮用力的点点头,满心期待的扯着他的袖口晃了晃,“你要点歌吗?”

  “待会告诉你,我要想一下。”

  这人难得不再说随便了,沈木兮激动的眼睛都亮了起来,口不择言,“或者你今晚把自己喝醉了,我给你唱歌到天亮啊?”

  后脑又被人用了些力度的拍了一下,季遇白垂眸凉凉的睨她一眼,“真不知道男人喝多了有多危险吗?昨晚的事情难道不够给你长教训?”

  沈木兮扯着他的袖口,还在傻乎乎的不服气,“昨晚明明是女人喝多了也很危险好吗?杨言不就被司影给欺负了?”

  季遇白被这傻姑娘给气笑了。

继续阅读:chapter 22 星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渡你一世安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