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2 星火
北以2019-09-30 11:434,268

  购物袋用了两个,全部装得鼓鼓的。

  沈木兮把自己的大衣接过来挂到手弯,看季遇白一只手拎过一个购物袋,像是很轻松的样子。

  她看了好几眼,尤其是在自己两手空空的前提下,心里总觉得有些过意不去。季遇白似乎感受到了,直接将右手边那个装满了零食的袋子递给她一半,看小姑娘眼睛亮了一下,忙不迭的接过来,忍不住笑了一声,“木兮,看来你是抖M。”

  沈木兮也没反驳,眼睛满足的都笑弯了,“我是在照顾老年人的身体。”

  说到这里,沈木兮忽然又想起一件事情,“遇白,我明天跟你一起去晨跑吧!”

  电梯到了,旁边的几个女人蜂拥而上挤了进去,沈木兮往里面巴望了一眼,发现还有空余,便直接拎着一半的购物袋迈了进去,季遇白本是想等下一趟电梯的,这会也直接被手上那购物袋的牵扯力度带了一下,索性便随小姑娘去了。

  两人一站进电梯就显得有些拥挤了。

  季遇白想起自己还没回答小姑娘的问题,带着人往角落里靠了靠,一人拎了一半的购物袋横到中间,垂眸看她,“七点钟开始,七点半结束,半个小时,能坚持么?”

  沈木兮懵了一下,似乎没反应过来这句话的意思,旁边的几个女人也因为这句略有偏意的话忍不住都看向角落里的二人。

  季遇白感受到那几道灼热的探视,后知后觉自己刚刚那句话似乎是被人误解了,尴尬的清了下喉咙,又补充,“明天的晨跑。”

  胶着在身上的几道灼热光线这才移开,小姑娘也恍然大悟,“可以啊,明天我一定准时起床。”

  好在这趟迷之尴尬的电梯很快便到了。

  季遇白接过沈木兮手里的购物袋,全都拎了过来,提醒她,“把衣服穿好,下面风大。”

  沈木兮听话的穿着衣服,跟在男人身后走出电梯。

  “我们现在回家吗?”

  季遇白把购物袋放到后备箱,拉开车门坐进去,“去旁边的商场,你需要再买几双鞋子,还有,以后晨跑要穿的衣服好像也要买吧?”

  “我跟你穿同款可以吗?”沈木兮满心期待的看着他。

  季遇白笑了一下,启动车子,看着后视镜倒出车位,有些漫不经心的问,“不会觉得有三个代沟了?”

  沈木兮乖巧的摇头,嘴上还在不依不饶的追问,“可以吗可以吗?到底行不行……”

  ……

  半个小时之后,季遇白一只手拎着阿迪的手提袋,另一只手扣在小姑娘脑后,带着她走出了专卖店。

  “为什么要跟我穿同款?嗯?”

  沈木兮回答的一本正经,“因为跑丢了好找啊。”

  还以为她要讲出什么令自己震惊的理由呢,季遇白低低的笑了,“跑丢了就自己回家,家门口还能找不到路了?”

  小姑娘固执的摇头,“一起出门,就得一起回家。”

  “季董!”迎面转角处忽然飘来一道温婉的女声,正打断了二人的闲侃。

  沈木兮扭头看过去。

  一个看起来约莫也就二十五岁左右的女人正朝他们的方向走来,妆容精致,身姿款款,眼睛像是含了水,一颦一笑都是成熟女人的柔媚。

  季遇白的一只手还扣在她的脑后,这会非但没有垂下,指腹还搭在她的头上轻轻的点了点,不知有意无意。

  沈木兮抬眼看他,面无表情,“又是你的追求者?”

  季遇白好笑的挑了挑眉,“又?”

  沈木兮权当他这是默认了,撇了下嘴,“都是烂桃花,喜欢这款吗?需不需要我帮你挡一挡?”

  季遇白温柔的垂眸看着她,轻轻摇头,“不喜欢。”

  女人高跟鞋与地板的碰撞发出有规律的“嗒嗒”声,临近二人了,慢了一瞬,随即又恢复。

  韩棠棠看了眼十指交叉垂在二人中间的两只手,怔了怔神,脸色微变,再抬头,强迫自己收起思绪,客套的寒暄着,“季董,真巧,家父最近还念叨呢,想请你去家里做客,明天有约了吗?我先提前排个队?”

  “不巧,明天,”季遇白刚开口,就被旁边的小丫头打断。

  沈木兮可怜巴巴的抿了下唇角,“遇白,那我们就改天再去看电影好了,你先去赴约吧,我没关系的。”

  入戏还真是快,季遇白配合的低头对她笑,声音里都是掩盖不住的宠溺,“不是你先约我的?”

  韩棠棠早在面前这小丫头自然的喊出“遇白”两个字时就仿佛被人兜头浇了一盆冰水,凉彻心脏。

  再看男人低头温柔的对她笑的样子,她用力蜷起手掌,指尖陷进了手心都毫无察觉。

  她喜欢这个男人三年,从那场慈善酒会上第一眼看到便一发不可收拾,可无论她有意无意的暗示或直白的主动,这个男人却从未做出过一丝回应,甚至就连对她的称呼从来也只是淡漠又疏离的“韩小姐”。

  说白了,就算是她一丝不挂的站在他的床边,或许他也只会淡淡的看她一眼,再无其他。

  或者说,他会看她一眼,只是出于韩家这层关系。

  这个男人清冷倨傲,可他值得她去仰望与钦慕,他是当下投行神话般的存在,他的私生活干净的像是一张白纸,他是她们圈子里单身名媛津津乐道的青年才俊,她不是没有设想过,这样一个近乎完美的男人最终会属于一个什么样的女人。

  她只是没想到,自己最后败给的,竟然是一个看起来不到二十岁的小丫头?

  季遇白从小姑娘笑的天真无害的小脸上移开视线,看向对面脸色灰白的女人时又恢复了以往的清冷,淡淡道,“不好意思,韩小姐,明天有约了,韩伯父那边,改日我再登门拜访。”

  果真还是一如既往的推辞,甚至连借口都懒得更换。

  韩棠棠低了下眼,又强扯出一个优雅的笑容,“那好,季董再见。”

  二人手牵手走远了。

  沈木兮拉着他的大手,牵的紧紧的,还时不时的晃一晃,季遇白低眼看了看,想笑,又忍回去,刻意压低声音训她,“木兮,人都看不见了,还不放手?”

  沈木兮哼哼两声,不知道自己哪来的没好气,“烂桃花这么多,你能保证下一个拐角不会再冒出来一个吗?”

  季遇白没忍住,低低的笑起来,“所以,以后走哪都得带着你了?”

  小姑娘调皮的跟他眨眼,“管吃管住,我没意见哦!”

  这小机灵鬼。

  手上拎的几个袋子放到后备箱,季遇白把牵在一起的两只手微微抬高了一点,提醒她,“木兮,你还不放手?”

  小姑娘想了想,说,“我数到三,我们一起放。”

  季遇白失笑,“小丫头事情真多。”

  沈木兮把两只手抬高到了胸前,晃一晃,“我数了哦……三!”

  说完,小姑娘就快速的缩回了自己的手,咯咯的笑了两声,逃似的跑到副驾驶,拉开车门钻了进去。

  季遇白垂眸,翻过手心,看着突然空出来指隙,微微蜷了蜷,眸色晦暗。

  你看,抓到了,再失去,不管时间长短,都像是从你身体最柔软的地方硬生生脱离出来一样,又疼,又空,所以,就这样吧,她还是她,他们,还是他们。

  两年而已,那么短。

  第一眼遇见,是开始,亦是分离的倒计时。

  *****

  车子开进公寓,天边最后一抹亮意也被暮色吞噬,不知什么时候,连夜晚都开始变得温柔。

  没了那条黑黢黢的小路,没了蛰伏在夜色里像是小兽的灌木丛,家里的门没有铁锈,楼道整洁而干净,迈进房间,会有一团软绵绵的小东西在脚边打滚撒娇,生活美好的像是她的梦里幻想出来的样子。

  后脑被男人轻轻拍了一下,季遇白换好拖鞋,站在她身后,见小姑娘又发呆了,只能动手把人拍醒,“我去做饭,水果放到冰箱,零食自己找地方归类,听到没?”

  沈木兮揉了揉自己头,皱着小脸装的像模像样,“拍傻了怎么办?你干嘛老是打我的脑袋?”

  季遇白拎着两个购物袋从她身边擦过,往厨房走,回答的漫不经心,“要不然打哪?你告诉我?”

  沈木兮噎了一下,细想之后发现这句话似乎也在理。

  她拎着那几个手提袋跑去卧室放好,又直奔了厨房。

  季遇白已经把煮晚餐要用的食材都放到流理台了,购物袋里剩下的水果和蔬菜都是需要放到冰箱里的。

  沈木兮把毛衣袖子翻折起来,露出纤细白皙的小臂,双侧冰箱门都打开,哼着小曲先把里面所剩不多的果汁牛奶整理了一遍,又分门别类的将刚买来的水果蔬菜一格格的放置好,看着空荡荡的冰箱被填满,心里竟莫名的涌出一种满足感来,搓了搓被冷气吹的有些汗毛林立的胳膊,她关好冰箱门,又把小手送到嘴边呼了呼热气。

  “忽然想吃冰淇淋了。”

  季遇白扭头看了她一眼,手上切着香葱的动作顿了顿,“冻傻了?”

  沈木兮撇了撇嘴,看他说完后又扭头继续切香葱了,悄不蔫的放轻脚步跑去他身后,踮起脚,将冰凉的小手往他颈子上一贴,看他果真轻轻的“嘶”了一声,自己恶作剧得逞,忍不住咯咯的笑起来。

  后来……煮意面的任务就全都交到了她的身上。

  季遇白全程倚在厨房门口,双手环胸,面色阴鸷,凉凉的念给她,哪些配菜需要切成什么样,肉酱怎么炒,面需要煮多久,最后看她把厨房鼓捣成了战场,小姑娘皱着脸就快哭了,跟他诉苦,“你就是抖S……”

  这顿晚餐吃的着实是印象深刻,估计能让人记一辈子的黑暗料理。

  饭后,沈木兮抱着盘子任命的去厨房继续受虐,季遇白则还是老样子,闲适的往身后的流理台一靠,指间夹着烟,安静的看她洗碗。

  放在餐桌上的手机响了一声,是短信。

  沈木兮回身,冲他瘪瘪嘴,“遇白叔叔去帮我拿一下手机可以吗?”

  季遇白低笑,把烟垂到烟灰缸里,起身去拿手机,抱着试试看的心理,解锁时输了一遍小姑娘的生日,竟然毫无悬念一次就成功了。

  沈木兮手上沾着泡沫还没冲洗,见这人唇角含笑的看着自己手机屏幕走进来,立马就恼了,气呼呼的喊他,“谁让你看我信息的?”

  季遇白看完了那几条信息,把手机一锁,扔到流理台上,身子倚回去,烟重新夹回指间,又缓缓的吸了一口,半眯着眼眸看够了发怒的小白兔,这才安抚小姑娘的情绪,“其实不看,我也知道你问的那些傻乎乎的问题。”

  这一安抚,小姑娘火气更大了。

  “季遇白!”她连名带姓的喊他,咬字清晰,绷着脸,眼底又燃起了两团小小的火苗。

  男人觉得有趣,先看了眼小姑娘身后的水龙头,发现这次是已经关好了的,似乎是没给他走近一步的机会,想了想,他把指间的烟掐了,扔到烟灰缸里,冲小姑娘勾了勾手,“木兮,你来。”

  沈木兮回身冷静的洗干净手,上前两步,疑惑的仰头看着他,不知道他想做什么。

  男人在她的注视中伸手勾起了她的下巴,微微上抬,他的指腹很热,带着淡淡的烟草气息,能醉人,本是轻浮的撩拨,她却莫名的反感不起来,男人的动作温柔的不可思议,像是在欣赏一件价值连城的宝贝,那张脸慢慢贴下来,眼眸半眯,一点点向她靠近,那深邃如海的眸子让她差点沉溺。

  男人鼻尖就要挨到了她,又停下,两人呼吸渐渐纠缠到了一起,湿润而热烫,只差一个微小的火星就能点爆一切。

  他唇瓣动了动,声音低哑而轻,入了她的耳,便是致命的性感与蛊惑,她听见,他说,“木兮,生气的样子这么可爱,我以后更喜欢欺负你了。”

  他清楚的看到,那两团火灭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渡你一世安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渡你一世安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